可可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世歌 > 第十六章 愿将黎民苍生担在肩上
最快更新凡世歌 !
    老叟的出现将叶飞的计划全盘打乱,他万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位顶尖强者盘亘在九幽山的入口等待着自己自投罗网!他又一次为长久坚持的正义付出代价。
     老叟说的没错,叶飞之所以毫不犹豫地走上去与她攀谈,之所以明明察觉了异常仍然不打算离开,原因只有一个!
     ——便是他要亲自打探出老叟的虚实,一旦确认了站在面前的不是个好人,便会为民除害手刃剑下。
     身在蜀山的叶飞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多管闲事,来到人国的叶飞眼见苍生疾苦,愿将黎民苍生担在肩上,从此为不平事拔剑。更甚之,随着日积月累,他心中的正义感开始爆发,本性中的善良开始膨胀,越发以英雄,以正义自居了。
     在这种情况下,叶飞道心获得了稳固,却也一次次地陷入险境。
     人!面对不平之事,面对邪恶之物究竟该选择明哲保身,还是挺身而出为不平事拔剑!
     叶飞的选择是为不平事拔剑,为此便要付出无穷的代价吗?
     他的道心会否选错了!他会否应该回到过去,变回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叶大夫。
     矛与盾,进与退!实体化的道心又一次变得虚淡,叶飞一天对生活感到迷茫,道心便一天不得稳固,境界便一天不得提升,甚至可能倒退。
     道便是这样,稳固的道心带来强大的实力,道心不稳,实力不再!
     逃亡中的叶飞真想回到过去,变回那终日为了生计奔波忙碌的叶大夫,那个时候虽然又苦又累又没有地位,但总归,总归不用像现在这样,每天都活在痛苦和挣扎之中。
     求索道心的过程宛若将身心重新淬炼,宛若将铁器在火焰中炙烤敲打,不承受成千上万次的锤炼是无法获得新生的。
     一剑入九幽!
     叶飞这一刻所做的选择证明了他从未变过。
     ——要红娘离开!
     他知道,老叟一定会追上来,自己一旦被追上,必然面对九死一生的局面。
     所以,他要红娘走,走的远远的,躲开不知何时便会降临的危险,让所有的责难由他一人承担。
     红娘不愿,叶飞执意如此,甚至用花瓣云送她去远方。
     红娘中毒已深尚未痊愈,抵抗不过叶飞的执拗,干脆以死相逼,声泪并下!无奈之中,叶飞只得留下了她。
     红娘说生是叶飞的人,死是叶飞的鬼,一辈子为叶飞当牛做马,以主仆相称。
     叶飞视若无睹,不发一言地乘着花瓣云往远方去了,看起来心意已决;红娘不愿,擦干泪水追上。
     红娘实力绝对在叶飞之上,但她身为女人,有着全天下女人都拥有的弱点,便是动情。女人一旦动情,境界和智商都会直线下降,以至于应有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了。
     红娘生来优渥,却一生坎坷,今日为叶飞之奴,或许从某个角度来说,也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一剑入九幽!
     叶飞以朝花夕拾剑承载两人,往九幽山更深处挺进。
     幽者,隐也。
     极尽隐蔽之地谓之九幽。
     相传,九幽是死者往生之处,是生与死的分岔路口。
     相传,九幽山纵深百里,峦峰无数,其神秘之处,即便仙、魔两派连年征乱仍不可穷尽。
     相传,九幽山是九州大地上最神秘的所在,其中秘境密布,居住在九幽山的道士们直到今天仍然只能在外山活动,其幽闭山峰环绕形成的腹地,时至今日仍被列为禁区。
     仙、魔、佛,九幽山自己的道士,凡深入禁区者无一生还。这就是魔教和蜀山,无论哪派势大都不将九幽彻底吞并的原因,因为即便吞并了,也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深入九幽,叶飞感到一丝冷寒,这份冷意并非源自温度骤降,而是阴森恐怖所带来的体感,风吹过身体,如同被厉鬼爬过,好生难受。
     这还只是外山,距离九幽腹地不知还有多远!
     “你来过这里吗!”御剑飞行的时候,叶飞问红娘。
     红娘答道:“从没来过,除了蓬莱,我去过的地方真的不多。”
     “这样……”
     “不过我在岛上的古籍中看到过有关九幽的记载!说九幽存在着很多秘境,都是从遥远的时代留下来的,其中存在着未可知的力量,妄入者多数有去无还!
     现在控制着九幽的仙人,其实只是在外区活动而已,从未到达过九幽的核心。”
     “我也见过相关记载,不知是真是假。”
     “公子,你来九幽是为了寻找纳兰姑娘的灵魂?”
     “不错!若雪明明吃了蓬莱岛不死药,却还是不能转醒,我怀疑与她三魂不全大有关系,我要将她散落的魂魄都找回来。”
     “这样做无异于大海捞针。”
     “只要能找回她,即便大海捞针又能如何。”
     “公子可真是性情中人。”
     “那一天……死的本该是我!”提及伤心事,叶飞神色一暗,艰难地重复了一遍,“死的本该是我!”
     “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和我说说吗!”
     “往事何必再提!”叶飞长袖一引,“快要天黑了,我们去寻个落脚的地方。”
     “看起来,咱们只能在山林里将就一晚了。”
     “再走走,要能找个村子落脚就最好了。”
     “为什么要寻人多的地方落脚!”
     “人越多,咱们越安全。这是反其道而行之!那老叟不会想到,咱们胆大妄为地躲进了村子。”
     “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公子你可真是聪明!”
     “别夸我了。”
     “万一她追上来怎么办。”
     “有六小放哨,危险临近咱们可以第一时间察觉。”
     “既然如此,咱们得抓紧时间了。”
     “走。”
     之所以要在天黑之前找到落脚之地,是因为叶飞察觉到,九幽山地界内阴气极重,而且越到太阳落山,阴气越重。可以预想到,到了晚上这里会变得非常危险,所以要在天黑前找个阳气重的地方,防止被邪魅侵入体内。
     御剑飞行,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两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落脚的村落,村子坐落在半山腰上,村民们穿着蓝紫相间的衣服,头上裹着头巾。来此落脚的仙人们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几对,其中包括魔教的人,大家互不干扰,各走各的,早已习惯了如此。
     仙人们常来九幽,不仅因为这里是正邪交汇之地,更因为九幽山内灵力特殊,特别适合修炼偏僻法门。
     御剑飞行降落在村庄里,叶飞寻了一个村民问路:“请问,哪里可以投宿。”
     村民笑容质朴,伸出右手指向村西一处三层瓦舍,道:“那里,去那里。”
     “谢啦!”
     往前走的时候,叶飞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村子里一共两处三层小楼,一处坐落在村东,一处坐落在村西。穿着黑衣的魔教中人全部赶往村东落脚,穿着道服的蜀山人全部去村西落脚。
     “这样就不会相看两生厌了,村民们想的可真是周到。”红娘和叶飞一样,心细如发。
     叶飞道:“这里是我至今为止见到过的,魔教人和蜀山人相处的最和谐的地方。”
     “不愧是正邪交汇之地。”
     走入客栈,没有店小二的迎接,只在前台坐了一个十八九岁的村姑,笑眯眯地望着他们,“客人,投宿啊。”
     叶飞展目望去,发现这里真的是纯粹的客栈,一楼、二楼、三楼全部都是一个个房间,没有酒桌,也没有肉菜,甚至没有特别的装饰。
     “果然是民风淳朴的地方。”叶飞走过去,“给我开两个房间。”
     “不好意思客人,现在正是采茶季节,客人很多,咱们这儿现在就剩了一间房了。”
     “就一个房间了!”叶飞眉头蹙起。
     “一个房间就一个房间,麻烦你给我们开一下吧。”红娘笑嘻嘻地将银子递过去。住客栈要先交押金,多退少补,银子不够了前台会找你去要。
     前台收了银子,将钥匙递过来:“三楼,三一二!咱们这过一夜収一两银子,转天正午退房,三餐全包。”
     “谢了。”
     红娘接了钥匙,领着叶飞往楼上走,后者在她手伸过来的时候向后闪开,“你上楼吧,我去外面。”
     “公子,你去哪!”
     “不必管我,明天太阳升起之时,咱们村子入口碰面。”语毕,叶飞转身离开,如同一阵风。
     红娘看着他渐行渐远,目光复杂,却没想到耳边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老牛吃嫩草啊,想的美呢。”是前台的姑娘。
     红娘目光一冷,冲上去给了她两个巴掌,“掌你的臭嘴!那是我家主子!”
     前台的姑娘被红娘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捂着通红的面颊,低下头,再不敢说话。
     “若再多嘴多舌,我就将你的舌头剪下来泡酒!”
     “噔噔噔。”拿着钥匙往楼上去了,没有了叶飞的束缚,她还是那不可一世的天上之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