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梅府有女初成妃 > 第1414章又爱又恨
最快更新梅府有女初成妃 !

    “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我不过是惩罚了一下梅开芍,真的没有想到会闹得这么大。”

     善儿很快开了口,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想让梅开芍死,就是没想到大家的反应会这么大。

     族长叹了口气,说道:“大夫人,你以后行事还是有些分寸的好,如果侯爷回来了,咱们没办法交代,别忘了梅开芍还有两个兄长,他的那两个兄长现在是一品大将军,如果真的把内宅里的这些事情给捅出去,到时候大夫人肯定会被流言蜚语所困扰,纵使芳华郡主会帮大夫人,但想全身而退肯定是不可能的。”

     善儿的脸色有些复杂,这才意识到梅开芍有个强大的母家。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不想让我娘担心,我也没打算让我娘出面解决这件事情。”

     善儿意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整个人很是慌乱。

     族长说道:“梅开芍那边已经请娘家人过来了,梅夫人跟梅大人最晚明天就会过来,只怕他们两个不会轻易罢休的,毕竟是自家女儿,见女儿伤成这样,他们怎么可能不会伤心,少不了要上书禀告皇帝。”

     善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心慌的说道:“这么点小事居然还要禀告给皇帝?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已经不是小事了,都快要闹出人命来了,你贵为候府夫人,还是郡主之女,而梅开芍只是妾室,现在也没办法撼动你的身份,他们只能将这件事回禀皇帝,这样一来皇帝肯定会替梅家做主的。”

     顿了顿,族长继续道:“虽说这确实是内宅里的事情,可是唯有内宅安定,在外才可以顾及上政事,倘若陛下瞧见那样的奏折,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虽我们是族长,身上也有王爵,可也是不问世事了多年,只怕这件事爱莫能助,最多只能帮你美言几句。”

     善儿看向了若雪,他将全部的希望放在了若雪身上,于是开口问道:“事情到了这里,咱们该怎么办?”

     若雪冷静的说道:“这件事情奴婢已经给郡主写信了,事情闹得这么大,确实是奴婢的错,奴婢应该阻止大夫人的,奴婢也没想到事情会闹腾的这么大,等这件事情解决后,无论郡主跟大夫人该怎么惩戒奴婢,奴婢都心甘情愿。”

     善儿叹了口气,听着若雪这么说,这会儿知晓这件事没了什么转机,她道:“不,这件事情你我都没有预测到会变成这样,不怪你。”

     梅开芍整整昏睡了三天,当她睁开眼眸后,只觉得浑身难受的很,身上痛的要死,这种感觉让人窒息。

     梅夫人时刻守在梅开芍身旁,见女儿醒了,她满脸惊喜的说道:“乖女儿,你终于醒了,现在感觉如何,要知道候府是火炉,我又怎么可能会推你进来?”

     梅夫人说着便开始拭泪了,整个人难受的很。

     梅开芍这才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她被长老惩罚了,后来那丧心病狂的善儿也来了,也是善儿把她变成了这样。

     对于一醒来就瞧见梅夫人的事情,她只觉得有些不真实,娘亲真的在自己身边吗?

     “娘,你真的在我身边吗?”梅开芍开了口,她嗓子哑的厉害。

     梅夫人取来水,让梅开芍喝过后才道:“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肯定会过来的……你有什么委屈,现在大可以说出来,娘替你做主。”

     “娘,我是被大夫人给陷害了,她陷害我做了许多坏事,还说我刻意阻止她跟慕容寒冰洞房,那晚是慕容寒冰非要来我哪里的,我怎么会使手段?”

     梅开芍很是委屈,她从未在旁人面前流泪,现在是第一次。

     顿了顿,梅开芍继续道:“那些族长也偏袒善儿,他们对我用了银针的刑法,那时候我丝毫没什么力气,后来善儿便进来打了我。”

     梅开芍简单的将这件事说了一边,梅夫人搂着女儿,母女二人哭的稀里哗啦的。

     半响后,她们终于平息了心情,就听见梅夫人道:“这件事情你爹已经上了奏折,陛下也知道这件事了,这是侯府的家事,关系到芳华郡主跟梅家,陛下很是重视,还特意召见了芳华郡主。”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梅开芍询问道。

     梅夫人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想问问你的意思,这几日芳华郡主想见我,只不过被我推辞了,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梅开芍心里特别憋屈,可她也知道有些事情只能以大局为重,于是开口说道:“娘,这件事情是女儿不好,让你们担心了,最后只能化小,咱们不能跟长公主一脉对峙,如果全力对峙下去,梅家的利益肯定会受到损失的,咱们折腾不起。”

     “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只要稍微给善儿一点教训就好。”梅开芍说道:“娘,来日方长,这笔仇恨我会一直记在心里的,往后我不会让善儿好过。”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就按你说的这样去办吧。”

     梅夫人最终还是答应了女儿,实际上她心知肚明,这事确实不能跟长公主一脉对上,只要往后善儿不敢欺辱女儿,这件事也就达到了目的。

     梅夫人毁的肠子都轻了,恨不得把梅开芍带回去,只是现在也有些力不从心,束缚实在是太多了,她一介女流真的没了什么法子……

     善儿还是为此付出了代价,她亲自给梅开芍道歉,虽说她的态度也显得不怎么诚恳,不对梅开芍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算是变相的打了善儿的脸。

     长公主那边亲自罚了善儿,还要她抄写了百遍女戒,善儿被训斥的劈头盖脸的,整个人收敛了许多,也不敢欺负梅开芍了,灶房里的奴仆全部更换了,以前的那些旧人,早就打发府了,灶房里的都按着时辰送饭菜,很是规矩。

     至于那日告发梅开芍的小媛,也已经被赐死了。听说小媛的惨状后,梅开芍一阵唏嘘,那小媛背叛了自己,投向了善儿,可最后也没得个善终,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梅开芍养了大半年这才彻底痊愈,身上有许多鞭伤,一直在用膏药祛除疤痕,那些浅的伤口差不多好了,只剩下比较深的疤痕,不过她相信只要坚持涂用,最后疤痕会全部消失……

     清晨,阳光斜洒进屋里,梅开芍已经在梳妆了,就见小丫鬟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芙蕖正给梅开芍上妆,见小丫鬟如此冒失,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小丫鬟见状忙沉稳下来,也不敢再造次了。

     梅开芍瞧见了两人的举动,忍不住扯出了笑容,她开口问道:“怎么了,外面发生了什么?”

     “二夫人,侯爷回来了。”小丫鬟说道:“大夫人那边在门口相迎,回来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大夫人是故意不告诉咱们的。”

     梅开芍的笑容逐渐消失,她脸色很是凝重,心里五味杂陈的,这些日子以来慕容寒冰都没有回来,甚至都没给她写一封信,遭受了善儿那么多羞辱,调养了大半年才痊愈,为了梅家的荣辱,最后她也选择将这件事化小,受了委屈的时候,巴不得慕容寒冰会帮自己,可男人一直都没有出现,这让她特别难受。

     如今什么都解决了,身子也痊愈了,偏偏这时候慕容寒冰回来了,感觉这跟个笑话一样。

     “夫人,咱们要不要也去迎接侯爷回来,倘若不去的话,会不会不合适?不能让大夫人得逞。”

     小丫鬟哪里知道梅开芍是怎么想的,只是尽可能的将这件事往好事上去想。

     梅开芍淡淡的开了口:“既然大夫人没把消息放进来,那咱们又何苦跑到门口去迎接,就装作不知道吧。”

     小丫鬟还想说什么,这时就见芙蕖冲着她眨了眨眼眸,小丫鬟这才彻底噤声,不再言语。

     梅开芍一整天都待在了院子里,她根本不愿意出去,最怕的就是会碰到慕容寒冰,现在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对于慕容寒冰真的是又爱又恨。

     到了夜里,梅开芍正在用饭,这时就见丫鬟来禀告,说是侯爷来了。

     纵使梅开芍心不甘情不愿,最后还是起身行礼。

     男人一身锦服,丝毫没有什么变化,再看梅开芍,她穿着素色的衣裙,头发上簪了小小的梅花,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就那么干净的站着,让人觉得煞是单薄。

     “本侯爷好不容易回来了,怎么见你好像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慕容寒冰问道。

     梅开芍抬起了头,男人的俊颜出现在她的面前,阔别多日,终于见到了心爱的男人,可她心里难受的紧,别提有多折磨了。

     梅开芍扯出了一抹笑容,说道:“没有,妾身还是很开心的,侯爷应该没用饭吧,我让下人给你准备碗筷。”

     两人就这么静默的吃完了整顿饭。

     看慕容寒冰的意思是不打算离开了,丫鬟们很快便退了下去,不再打扰两个人。

     整个屋里静悄悄的,香炉里炊烟袅袅,两个人静默不语,这样的气氛让人压抑。

     慕容寒冰率先开了口:“我知道这段日子你受了很多委屈,是不是觉得我应该保护你的?”

     梅开芍没想到慕容寒冰会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她扯出了一抹苦笑,没有否认这件事,她开口说道:“你说的很对,有时候是觉得很委屈,感觉你应该护着我的,纵使你不喜欢我,但好歹我是一条性命,你应该会救我的,我心里就是有这样的想法,挺委屈的,在想如果你在府中的话,事情会不会不一样。”

     顿了顿,梅开芍继续说道:“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如果的,我幻想的那些没什么用,事已至此,我不想再去追究什么了。”

     “你这么想就好,我不在府中,所以没办法护你。”慕容寒冰开口说道:“往后我不会再去大夫人那里。”

     听到这里,梅开芍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恼怒地说道:“侯爷,我被大夫人欺辱就是因为她觉得你很是宠爱我,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我觉得特别诧异,你这样只会让她觉得我是眼中钉肉中刺的,倘若你真的还想让我活下去,那就去宠爱大夫人吧。”

     梅开芍知道慕容寒冰不会袒护她,她也没打算期待男人会如何宠爱她,现在她只是不希望慕容寒冰再将祸水引到她的身上。

     “可是我根本不喜欢那个善儿,这一点你也是知道的。”慕容寒冰一本正经的开了口:“更何况她在成亲之前就跟别人有了肌肤之亲。”

     “那我在成婚之前不也是被人给欺负了?”梅开芍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说道:“我跟大夫人的情况又有什么不同,在我看来侯爷你的厚爱反而成了我的束缚,我真的不想再让你一直关注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