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相性极差
最快更新四重分裂 !

    【他知道……了?!】

     直视着拉莫洛克那双笑眯眯的眸子,墨檀没来由地产生了这样一种想法。

     而仿佛能够看穿人心一般,拉莫洛克立刻变如浴春风地笑了起来,轻声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来参加这场无聊到引人发笑的比赛。”

     “……”

     沉默了良久后,墨檀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那还真是,荣幸之至啊……”

     “哦?”

     拉莫洛克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轻声道:“这么痛快就承认了?我本以为你会想办法找理由搪塞过去呢,这边明明已经准备好配合你了啊。”

     墨檀沉默地摇了摇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有气无力地说道:“我该感谢您的体贴吗?”

     说真的,如果换一个人,哪怕对方再怎么棘手,墨檀都会想办法敷衍过去,他会拼命开动脑筋,用尽一切手段让对方相信‘黑梵牧师’这个存在与迪塞尔代表团在斗技大赛的胜利毫无关系,就算希望渺茫,他也会去尝试。

     但在拉莫洛克面前,他却完全提不起劲来。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尽管彼此之间只见过寥寥数面,也从未聊过什么有营养有深度的话题,无论是‘朋友’还是‘同行’都不够标准,但墨檀却没来由地觉得,在这个名叫拉莫洛克的男人面前,自己的一切辩驳都毫无意义。

     且不说团体战决赛的时候墨檀压根就没露面,就算他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也依然无法真的证明任何事,因为早在比赛日前的那两天,迪塞尔代表团的战术就已经被设计完成了。

     当然,虽说强行表示自己与这件事无关有些勉强,但反过来说,认定自己与这件事有关的想法也颇为片面,至少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这样的。

     只不过,这个‘绝大多数人’中,并不包括梦境教国这位拉莫洛克主祭。

     当对方几乎以‘明示’的口吻笃定自己就是那位战胜了‘巴蒂·阿瑟’,暗中操控迪塞尔代表团取得胜利的主导者后,这个问题便已经不再有半点争议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墨檀是了解拉莫洛克的,尽管他在不久前还只是单方面听过这个名字,并没有见过面前这位看起来随和儒雅,却隐隐散发着某种不安气息的男人,但他确实可以说是了解拉莫洛克的。

     而这份了解的源头,则是那几沓从君芜手中拿到的,用来打发时间的‘战例’。

     几个月前梦境教国与格里芬王朝那场‘边境摩擦’的全部战例。

     尽管只是普普通通的几沓羊皮纸,但当墨檀在‘绝对中立’人格下去回忆拉莫洛克主祭闪电般崛起后的‘不败之旅’时,看到的则是一片片触目惊心的尸山血海。

     在这个男人的指挥棒下,‘战争’二字的定义被诠释得淋漓尽致,宛若一场猩红色的毁灭交响乐,在那被鲜血浸湿的沙盘上震耳欲聋。

     墨檀没办法否认拉莫洛克的正确性,因为无论他怎样复盘,都无法得出能够超越后者的更优解,不仅如此,无形中被那一份份案例主导了节奏的墨檀,甚至在恍惚间得出了一个令人惊恐的结论,那就是这份被正当化的残忍行径竟然是‘正确’的,是唯一的标准答案。

     诚然,他很快便摆脱了那份令人毛骨悚然的错觉,但却久久不能从那如鲠在喉的战栗中清醒过来。

     正因为如此,尽管在学园都市相遇之后,拉莫洛克的言谈举止都堪称绅士有礼,但墨檀依然没办法对这个男人产生半点好感,事实上,对方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他感到厌恶与不适。

     生理与心理上的极度不适!

     而这份不适,正是墨檀自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自己对‘拉莫洛克’这个人有所了解的凭依。

     同理,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无论怎么看都对自己极有兴趣的拉莫洛克,手里至少有一份有关于‘黑梵牧师’的详尽战报,米莎郡的瘟疫事件并不是什么秘密,事实上,在圣教联合下定决心隐瞒苏米尔战役的真正操盘手后,曙光教派立刻便对墨檀之前的‘光辉事迹’进行了大规模宣传,甚至还得到了斯卡兰公国的大力配合,那位曾在米莎郡协同作战的宝拉女将军数次在公开场合下对‘黑梵牧师’做出了极高评价。

     所以但凡拉莫洛克之前跟自己说的不是客套话,他桌上就一定会有最详尽、最写实版本的瘟疫事件战报。

     不仅如此……

     墨檀甚至觉得,对方恐怕一直在怀疑那场同样被圣教联合大肆宣扬,只不过主角被刻意模糊化(太阳教派的杰夫·哈灵顿骑士长并未居功)的圣山之战也与自己有关,理由,恐怕是直觉。

     没错,正是说起来有些滑稽的直觉,但不得不承认,这玩意儿虽然既不科学也不魔法,但在某种情况下确实有着极端的准确性。

     如果唯心一点,抛开逻辑这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么执导了一场大规模战争的拉莫洛克,与两次被迫坐在指挥席上的墨檀之间恐怕确实存在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而就算遵循逻辑,墨檀也觉得只要对方仔细研究过自己负责指挥的两场战事,多半能够从迪塞尔代表团所运用的战术中看出些什么。

     毕竟,任何一个成功的指挥者,都有着不可避免的个人风格,也就是一种类似于‘标签’似的东西。

     在特定情况下,这种‘标签’甚至要比任何身份证明都来得靠谱。

     综上所述,在拉莫洛克刚才直截了当地认定墨檀就是迪塞尔代表团的战术设计者之后,后者也就没再试图挣扎了。

     “如果我真的很体贴,就不会拜托福斯特阁下想办法让你也参加【战火联赛】了。”

     拉莫洛克自嘲地笑了笑,讪讪地摸了摸鼻尖:“希望黑梵牧师你别太介意,毕竟同为指挥者,彼此之间又都是神职人员,我实在很难不去正视自己想跟你玩上一把的心情。”

     【玩一把……】

     或许确实是这样吧,比起面对那些密密麻麻的突变者,比起面对那些人格扭曲的邪教徒,在这种安逸的环境下进行一盘不会有人流血、不会有人受伤的推演确实可以用‘玩’来形容,但是——

     说句心里话,无论如何,墨檀都不想以任何形式,与面前这个人一起‘游戏’。

     两人之间,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

     墨檀和拉莫洛克,是两个世界的人。

     至少对于前者来说,是这样的。

     所以,墨檀跟拉莫洛克,也不应该产生任何交点,换而言之,就是相性极差!

     至少对于前者来说,是这样的。

     但后者显然不这么想。

     或者说,恰巧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极力想和墨檀在这种情况下‘玩一把’吧。

     “话是这么说~”

     拉莫洛克忽然笑了起来,耸肩道:“要是我早早就被淘汰掉的话,就没办法在后面的比赛中遇到黑梵牧师你了,哎呀呀,只要一这么想就会觉得压力好大啊。”

     墨檀微微一愣,诧异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拉莫洛克随手取下自己的单片眼镜,一边用长袍下摆轻轻擦拭着,一边轻快地说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如果我没办法打到十六强的话,就没办法碰到你了,说真的,我对这种推演游戏其实并不是很在行,实在是紧张得很啊。”

     “打到十六强?”

     墨檀无视了拉莫洛克的后半句话,愕然道:“不对吧,拉莫洛克主祭你应该跟我一样是特邀选手才对啊,福斯特队长告诉我说特邀选手……”

     “特邀选手可以直接从三十二强开始打起,不用参加海选,也不需要参与正赛的前三轮,理论上确实是这样没错。”

     拉莫洛克晒然一笑,摊手道:“不过特邀选手的名额其实只有六个而已,如果不够倒是的话可以从种子选手里挑人直接进入前三十二,但要是多出来的话,虽然这种情况很罕见,但这样的话,就必须有人得‘屈尊’去打前面的比赛了。”

     墨檀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这件事他可是从未听福斯特提起过,从头到尾所获悉的情报就只有自己身为特邀选手可以直接从三十二强开始打起。

     “呵呵,是这样的,福斯特队长告诉我,【战火联赛】这次总共发出了三轮邀请,第一轮的六人全都拒绝了,第二轮的六人包括你我在内,有四个人拒绝了,第三轮的四人则答应了三个。”

     拉莫洛克微笑着对墨檀眨了眨眼,耐心地解释道:“而在他们发出第四轮邀请之前,我主动找上了门,表示只要黑梵牧师能参加【战火联赛】,我也会接受邀请,结果……呵,在你答应之后,特邀选手的人数就多了一个。”

     墨檀这才反应过来,颔首道:“原来如此,所以拉莫洛克主祭你才会……”

     “其实用福斯特的话说,主办方完全可以想办法再凑个人,比如那位巴蒂·阿瑟同学之类的,将能直接从三十二强打起的人数扩成八个。”

     拉莫洛克莞尔一笑,重新戴上了自己的单片眼镜,乐呵呵地说道:“因为按照规矩,三十二进十六的比赛,特邀选手只会与特邀选手战斗,也正因为如此,【战火联赛】三十二进十六的火热程度甚至要高于决赛,因为会有三场神仙打架嘛,而在福斯特队长眼里,就算多一个特邀选手进去十六强也完全可以接受,只不过……”

     墨檀皱了皱眉:“您拒绝了?”

     “是啊,毕竟我已经给人家添不少麻烦了,特权阶级也得有个限度啊。”

     拉莫洛克摇了摇食指,淡淡地说道:“所以虽然对不起巴蒂同学,但我还是跟福斯特队长要了一个正赛名额,也就是说,我会从二百五十六进一百二十八的比赛开始打起,三轮之后才有可能跟你分到一起。”

     墨檀扯了扯嘴角,随口恭维了一句:“没想到福斯特队长竟然真的同意您从最初这轮正赛开始打起,总觉得对别的选手有些不公平啊。”

     “我们这种人参赛本身,对其他选手而言就是一种不公平。”

     拉莫洛克懒洋洋地说了一句,不甚在意地看了一圈周围那越来越多的参赛选手:“不过这比赛除了前三名之外都没什么奖励,所以其实也没有特别不公平。”

     听拉莫洛克的口气,完全想象不出他跟刚才那个笑称自己‘紧张得很’的家伙是同一个人。

     就在这时,一道强横的波动忽然从空气中拂过,一位戴着眼镜的消瘦中年人突然出现在场地中央,与此同时,包括观众席在内,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据墨檀分析,一方面是因为这意味着比赛差不多快要开始了,另一方面则是场地中央这位看上去分外严肃的大叔来头不小。

     “理查德·杜卡斯,今年四十八岁,是【丹奴军事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院长。”

     拉莫洛克见墨檀好奇地看着那个中年人,便用轻快地语气说明道:“虽然实力只有高阶,却被人誉为整个大陆最强的海战专家,据说三十年前,他还是斯卡兰公国二线舰队中的一个水手,结果没过多久东南大陆就爆发了【潮汐之战】,海族大举入侵,直接灭掉了两个实力强大的帝国,一时间大家人心惶惶,很快,以紫罗兰帝国为最初发起人,所属涵盖半个大陆的【东海帝王联合舰队】便成立了。”

     墨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接道:“所以这位理查德院长就是……”

     “从水手做起,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便得到了斯兰卡帝国的大将军衔,并在最终一役前被任命为【东海帝王联合舰队】总帅。”

     拉莫洛克很是赞许地看着那位颇有全日制学校教导主任画风的中年人,感叹道:“理查德院长无疑是一位顶尖的棋手。”

     “棋手么……”

     “没错,就像我们一样~”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