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宋疆 > 1348 天下大势
最快更新宋疆 !

    城楼下的大军严阵以待,大量的攻城械具,在被清理出来的泥泞地面上缓缓向前推进,不知何时,原本已经在深夜停下来的雪花,在灰蒙蒙的天空中又开始缓缓飘落。

     大军兵士的喊杀声开始在会宁府的上空响起,会宁府的城楼上同样也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时不时传来一些将领声嘶力竭的对兵士的调遣声音。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如今就待叶青一声令下,而后一场一定会惨烈无比的攻城战就将要开始。

     中军帐内的叶青再次穿戴好甲胄,威风凛凛之余不乏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让李师儿在仰望时不由自主的都感到有些心醉。

     同样,李师儿在此刻望向叶青时,才惊觉,不知何时,原本只有双鬓有些花白的叶青,如今就连下巴的胡子不知何时都已经冒出了隐隐的白色胡须,此刻看起来不单不显得叶青有所老态,倒是给叶青增添了几分威仪与风采。

     像是例行性的,李师儿再次缓缓在案几前坐下,开始给叶青煮茶。

     而李师儿看似平静的表面,却被一双颤抖着的双手所出卖,名贵的瓷器在李师儿煮茶的过程中,时不时因为颤抖的双手而发生碰撞,从而发出清脆的响声。

     李师儿期盼这一刻已经许久许久,甚至在无数个梦里,都出现过她看着无数的大军不顾一切的冲向会宁府的城墙,而城墙上亲自只会的完颜珣,在目瞪口呆与绝望之中,痛苦的闭上双眼,终于跪在了她的脚下求饶。

     大营内所有的兵士都已经准备就绪,随着传令兵传来乞石烈诸神奴、完颜陈和尚、乞石烈白山三路主力军都已经准备好攻城的消息后,李师儿的双手更是忍不住的颤抖着,随即感到手背一阵温暖,叶青的大手缓缓覆盖在了她白皙的手背上。

     “昨夜你辗转反侧,一夜未睡,怎么,还没有调整好情绪?”叶青握着李师儿的一只手温和问道。

     李师儿再次凝视着叶青下巴那些许已经花白的胡须,而后缓缓低下头,另外一只手继续斟茶,嘴里说道:“也许吧,是有一些紧张。”

     叶青温和的笑着再次拍了拍李师儿的手背,正待转身把李师儿抱进怀里安抚一番时,营帐外传来了贾涉以及完颜从彝急切的声音。

     李师儿有些失落的向后退了两步,随即贾涉带着完颜从彝走了进来。

     从完颜从彝的身上就能够看到,外面的雪花如今再次越下越大,而完颜从彝的头顶、肩膀甚至是前胸、后背在进入营帐后,还带着薄薄一层未来得及融化的雪花。

     “有事儿?”叶青拿起刚刚准备抱李师儿时,放下的雁翎刀再次拿在手上,微笑问道。

     “燕王,可否再等等再下令攻城?”完颜从彝急切期望的说道。

     “为何?”叶青微皱眉头,还是有些不明白完颜从彝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还阻止他攻城,外面的雪花越来越大,若是再拖下去,恐怕又将要错过最佳的攻城时机了。

     老天爷好不容易在昨夜深夜停了雪花,他们自然就要把握住这个机会一举拿下会宁府才是。

     “燕王可还记得,在下随您一路行来时,与您的谈话?以及对完颜珣的评价?”完颜从彝不答反问道。

     “不错,我记得。”叶青点点头后答道。

     “那么燕王一定还记得我曾经说过,完颜珣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完颜从彝继续说道。

     “心高气傲,那么他难道还会出城主动投降?”叶青笑着问道,不自觉的看了看一旁不言不语的李师儿。

     “我虽然不敢肯定,但这不是没有可能。”完颜从彝语出惊人,一旁的李师儿都有些惊讶的突然抬起头看着完颜从彝,完颜从彝在感受到李师儿的目光望向他后,冲着李师儿点了点头,而后接着说道:“从天还未亮时,我就一直在观望会宁府城墙上的一举一动,虽然如今他们看似因为燕王的大军要攻城,如今也做好了守城的准备。但我总觉得,他们的这股

     势……并没有多少的坚决战意,相反,依我看来,更像是迫于压力的无奈之举。所以我认为,恐怕会宁府里在不到最后一刻的时候,还会有大的变故发生,所以还希望燕王能够延缓攻城才是。”

     “你看到外面的雪花越来越大了吗?”叶青把雁翎刀挂在了腰间,凝视着完颜从彝沉声问道。

     完颜从彝低头审视了一番自己身上还残留的积雪,点头道:“我知道,这个时候请燕王延缓攻城确实有些不妥。自然,也知道如今外面的雪越来越大,估计不出半个时辰,恐怕都很难看清楚站在对面距离十来步的景象了。对于乞石烈诸神奴、完颜陈和尚还有乞石烈白山为主的攻城大军而言,无疑于是增加了攻城的难度。但我认为……。”

     “既然你知道,那么你还觉得我们拖延的起吗?多拖一日,我们十万将士就将在这荒山野外多冻上一日。而你可知道,自到这会宁府城下后,每日都有兵士冻死的报告上报到我这里来?”叶青的神情之间已经隐隐有些不悦。

     “但比起来战死的将士来,冻死的兵士岂不是极少数,而燕王若是此刻执意攻城,哪怕是只攻城一个时辰,不,哪怕只是半个使臣,恐怕战死的将士也会比冻死的兵士要多无数吧?所以燕王为何不在耐下心来再等等。而我猜测,应该过不了午时,就算是燕王您不主动攻城,恐怕他们也会主动投降。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

     完颜从彝看着叶青的左手缓缓握在了雁翎刀的刀柄上,当年跟完颜璟、叶青一同前往武州,而后在回燕京的路上,他就曾好奇的问过是右撇子的完颜璟,为何要在练功时用左手拿刀。

     而当时完颜璟曾神神秘秘的告诉他,这是一个秘密,因为叶青就是如此,在旁人看来,或者是大多数人的固有观念中,一个习惯右手拿刀的人,左手一定会不如右手厉害。

     可叶青却是恰好相反,虽然他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右撇子,但叶青的左手刀可是比右手刀还要厉害。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个时候的完颜璟,便开始效仿叶青把左手刀作为杀手锏。

     但可惜完颜璟最后因为继承皇位等等原因,最后还是没有坚持下来,从而也使得他梦寐以求的左手杀手锏,从来都没有实现过。

     所以知晓叶青这个秘密的完颜从彝,在看到叶青的左手缓缓握住腰间雁翎刀的刀柄后,不自觉的立刻往后退了两步,随即感到像是撞到了一堵墙一般,急忙回头,只见贾涉已经冷笑着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堵住了他的退路。

     看到这一幕的叶青,神情之间有些诧异,微微一愣,显然,他也没有想到,完颜从彝竟然知道自己这个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毕竟,战场上知道自己这个秘密的,最后都已经是死人了,只有极少数的活人才知道而已。

     但完颜从彝竟然知道,这让叶青的心头不由的感到有些吃惊。

     而完颜从彝看着叶青的左手缓缓松开刀柄后,急忙说道:“燕王息怒,并非是在下有意窥探燕王的隐私,而是……而是当年在下与先帝从武州回燕京时,先帝曾一个练过,所以在下才知道。”

     说到此处后,因为退路被贾涉堵住的缘故,有些紧张的完颜从彝急忙求救的望向李师儿。

     李师儿深吸一口气,淡淡道:“不错,先帝曾经在宫里确实偷偷练过左手刀,只是后来因为朝堂政事繁多的缘故,故而没有……成行。”

     李师儿在说这些的时候,脑海里便会不自觉的浮现当初完颜璟神神秘秘靠近她,而后对着她的耳边说:这可是朕用来保命的杀手锏,你知道吗?宋廷的叶青看起来是右撇子吧?可他的左手拿刀才是真的厉害,比他的右手还要厉害。要是朕什么时候也能把左手用刀练到他那地步就好了。

     与完颜璟初在一起的李师儿,虽然没有见过叶青的面,但却是几乎每天都会从完颜璟的嘴里听到叶青这两个字,而在完颜璟的言语之中,不乏对于叶青的推崇与仰慕,而那时候同样年少、

     情窦初开的李师儿,不知不觉间,竟然是在心里充满了对叶青的嫉妒与不满,毕竟,她真的很嫉妒,一个叶青竟然比她这个未来的皇后,在完颜璟的心里占据的份量还要重。

     所以这也是为何,叶青在最初几次见到李师儿的时候,李师儿一直都对他没有好脸色的一个重要原因。

     听到李师儿帮自己解释后,完颜从彝瞬间是长松一口气,当初在隆安对李师儿的救命之恩,显然李师儿并没有忘记,这也让逃过一劫的完颜从彝,更加相信,就算是金国亡了之后,他与兄长以及家眷,恐怕日子也会比其他人要好过一些。

     “燕王息怒,在下之所以如此相阻燕王攻城,除了因为燕王爱惜将士的性命之外,不愿意看到攻城带来的伤亡……。”完颜从彝再次向叶青解释道。

     而叶青不等他说完,便打断道:“既然是战争,岂有不死人之理?”

     “可燕王拿下隆安城不就是没有消耗一兵一卒?”完颜从彝再次鼓足勇气,挺直了胸膛有些针锋相对道:“燕王为何就不想也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会宁府呢?”

     而后完颜从彝不等叶青再说话,因为他更怕叶青会突然对他失去耐心,所以急忙继续说道:“燕王,相信我,以完颜珣心高气傲的性格,他绝不会战至最后的一兵一卒才会承认失败的。心高气傲之人,往往在绝境之时都会行极端之举,而完颜珣更是如此,甚至……甚至完颜珣若是突然在皇宫内自杀,我都不会觉得奇怪。所以,燕王,等候午时过后,我们再看是不是要用将士的鲜活生命来换取会宁府的城门打开如何?”

     这一次不等叶青再发问,李师儿就声音有些颤抖的道:“你说完颜珣有可能会自杀?”

     叶青扭头望向李师儿,只见李师儿的表情竟然是多少有些失落与不甘。

     而完颜从彝犹豫了下后,还是坚定的点头道:“臣甚至认为这个可能性最大,过刚易折,而完颜珣便是这种人,他能够享受成功之后带来的无限成就感,但他绝对接受不了失败后的挫败感。而心高气傲的性格,会使得他根本没办法来面对您,以及大金国亡国的现实,所以臣猜测,以燕王如今率十万大军给会宁府造成的压力,已经足够让完颜珣在绝望之余行极端之举。”

     完颜从彝说完后再次望向叶青,而后凝重坚定道:“我完颜从彝愿意用人头担保,只要燕王愿意拖至午时……不,拖至天黑之时,最晚到天黑之时,会宁府即便是不会为燕王大开城门,但也一定会有对燕王而言的好消息传出来。这绝对比燕王如今用无数生命去攻城要划算太多了。如今战时已近尾声,燕王又是爱惜兵士的生命,那么……为何就不能再多等等……。”

     完颜从彝话音未落,贾金叶与冯璋哥则领着一个满身风雪,整个人像是一块冰的兵士跑了进来:“燕王,长岭急奏。”

     叶青伸手接过,皱眉头看了看那连眉毛、眼睫毛甚至是鼻孔都积满了冰雪的探子,走到跟前道:“你们一共多少人送书信的,还剩下多少人?”

     “回燕王,虞允文将军命我们四十七人给燕王送信,如今……如今只剩十三人。”那探子双手通红,叶青握在手里,就如同握着一块结结实实的冰块一般。

     深吸一口气后,轻轻拍了拍那探子的肩膀,盔甲发出被冰冻后硬邦邦的清脆声:“辛苦了,下去好生休息,回给虞允文的信,我会安排其他人去送。”

     探子被贾金叶、冯璋哥两人搀扶着走出中军帐,叶青不理会一旁的完颜从彝,径自打开虞允文送过来的书信,而此时不管是李师儿还是完颜从彝,目光都一直看着叶青神情,以及嘴角渐渐泛起的笑容,而那笑容在逐渐扩散的同时,尤为显得霸气与让人心惊。

     “天下大势已定矣!”叶青缓缓把信收好,整个人显得格外意气风发。

     而完颜从彝与李师儿,则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叶青所言的这七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