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 第2139章 骑黄牛
最快更新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

    他们虽训练有素,百里挑一,但是面对老谷主以及云舒公主布下的阵法,却也不敢乱闯。

     且离镜岛地貌广阔,阵法也都是根据岛上地形以及特殊植被布置,设下了迷宫阵法。

     即便你能从这迷宫阵法里走出来也没用,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云香现在在阵法的什么位置。

     想要找到云香,并且将她从迷宫阵中带出来,最少也需要三天的时间。

     尤其,云香究竟误入了哪个阵法,谁也不知道。

     宋弦思想到他们经常带着宝儿去后山看木槿花,为此他还特地用绿色的藤蔓植被,在草地上搭建了一个小绿藤房子,让宝儿在里面玩。

     于是他立即朝后山的方向走去。

     立在山谷上的云清月,看到宋弦思朝后山走去的背影,微眯了下眸,就跟了上去。

     就在前往后山的偏僻道路上,面前是一大片,一望无际的高长草。

     这处高长草丛林占地极大,只要走进去十步就会被密密匝匝的长草包围,完完全全的与外界隔绝。

     让你看到的除了枯黄的草之外就是草。

     周围亦是一片平原,看不到高山,也看不到山谷。

     没有任何的参照物。

     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兔子跑进去,都再也别想出来,就这样活活的被困死在里面。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这些看似没有危害的长草,却是可以隔绝外面所有的声音。

     不管里面的人怎么呼唤,哪怕不远,外面的人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同样里面的人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所以这一片比人还要高的长草丛,被称之为死亡之草。

     即便你武功高强,利用轻功,飞上了这片草丛,但是因为草柔软,找不到任何的借力点,最终也飞不出这片草丛。

     哪怕是你看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出口方向在哪里,可是这就跟蒙着眼睛让你走直线一样,你以为你走的是直线,可是殊不知你又走回去了。

     这四周的草长得一模一样,充满着迷惑性,根本让你没办法很好的判断方向。

     不过这仅限于毫不知情,误闯,且身边没有带任何工具的人。

     只要携带一枚指南针,亦或者是用来标记的粉末,就可以很轻松的穿过这片草丛。

     但问题就是,要如何在这么一大片的草丛中找到云香。

     基本上只要人一进去,身边就是密密匝匝比人高的长草。

     必须要有足够的人进去进行地毯式的寻找才行。

     俨然面对这么一大片长草,离镜岛上的人手显然是不够的。

     宋弦思没有思考太多,他猜测着云香是从哪里进去的,这么一大片草丛,云香肯定是不可能往深了的走的。

     她之所以走进这片草丛,一是因为深夜,她看不清,二,俨然是不想被人发现。

     所以云香应该不会往草林深处去,她发现自己被困在这片草林丛中之后一定不会在继续走了,说不定就停留在某个地方等着他去找她。

     宋弦思拿出怀中的指南针,又在河边抓了好几把小石子,在将水壶灌满之后就直接进去了。

     他一边走,一边往地上丢小石子做标记。

     这样他就知道哪条路他走过,等找到云香的时候就可以通过指南针将云香和宝儿带出来。

     阡陌让暗卫和药童两两牵着绳子走进去,实在是这片长草丛,是又密有多。

     不仅肆意生长,而且一丛丛的还极为遮挡视线。

     哪怕就是相隔一株长草,甚至就在你的身后不远处,那也都可能看不见对方。

     除了地毯式的搜寻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

     这要是在广陵,直接派一个营的军队进去了。

     “你也去。”云清月对着阡陌道。

     阡陌怔了一下,随即便领命走了进去。

     迟云歌朝自己的小老弟看了一眼。

     云清月的神色依旧是一副疏离、漠然,仿佛尘世间的一切皆与他无关一般。

     然而迟云歌却看得出他墨玉般的黑眸下是一片沉郁之色,浓郁的怎么也挥散不去。

     薄唇轻抿,眉心紧蹙。

     他双手环胸,望着这片密密匝匝,随风摇摆的长草林道:“照这样下去,最快也要等到天黑,大人倒也无所谓,只是宝儿还那么小,可经不起饿,再加上宝儿脑袋上的伤,若是不按时施针的话,怕是以后也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云清月侧眸朝迟云歌看去,幽暗的眸底隐隐闪过什么。

     “表哥,借你爱骑黄牛一用!”

     说完云清月就朝着远处悠闲吃草的黄牛吹了一声响哨。

     也压根不管迟云歌同不同意。

     黄牛听到熟悉的哨声,立刻屁颠屁颠,挥着尾巴就朝这边走来了,嘴里还嚼着青草。

     挂在脖子上的铃铛,发出清脆古韵的声响。

     迟云歌也是没有想到,这都过去二十几年了,还是在云清月几岁的时候,对着黄牛吹哨子,如今,云清月竟然还记得。

     在这片长草林中寻找云香最大的障碍就是视野受限,若是骑着高头大马进去,那么视野的阻碍便也就不存在了。

     可是这离镜岛中没有马,唯一能骑的就是黄牛。

     黄牛虽然听到哨声过来了,但是这黄牛跟云清月又不熟,怎么可能给云清月骑呢。

     于是云清月再次朝迟云歌看了一眼,那意思俨然就是他若不让黄牛给他骑,那他就要用他的方法。

     迟云歌是知道云清月训马的残酷,自然不可能让他的老伙计被云清月这样对待,便在自己的老伙计耳边低语了几句,又拍了拍它的牛背。

     黄牛眨着大眼睛,自是听懂了主人的话,低低的“哞”了几声,不情不愿的让云清月骑了。

     “娘,水,喝水……”今日的太阳十分的好,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但是如今已经接近中午,宝儿被晒的嘴巴干渴。

     再加上宝儿饿了一上午,还哭过一次。

     可怜巴巴的用手指着自己,问云香要水喝。

     云香心里也十分的难受、焦急,但是她除了待在原地,哪里都不能去。

     因为她试图跳起来,看看她进来时的方向,但是目之所及皆是枯黄的长草,仿佛一望无际,绵延没有尽头。

     她显然有些绝望了,也更是不知道宋统领要如何才能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