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骄记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五皇子
最快更新骄记 !

    安有鱼名为师兄,然在师弟马文池面前,时常总会被压一头。

     特别是心虚的时候。

     犹如此时此刻。

     两人在马舍前院侧厅里坐着,各倨一排座椅其中一把扶手椅,对面而坐,中间隔了足足三五步的距离。

     面对着浑身发着寒气的马文池,安有鱼觉得还不够远,脚后跟抵着椅脚,总想把扶手椅再往后移个三五步。

     师弟还是老样子,动起真怒来,忒吓人了。

     还没开口训她,光板着一张脸,便已经让她想逃了。

     “师弟,我也是实在没法子……”后半句还没出来,安有鱼便在马文池慢慢抬起的利眼中兀然消了音。

     马文池盯着他心心念念了十数年,一直想要娶进门当妻子的安有鱼,如今他尚未如愿,她却要娶亲?

     锋利如刀的眼缓缓垂下,嘴角慢慢弯起,双手紧紧握着两边的扶手,手上青筋猛涨。

     娶亲……

     呵!

     泪突然就掉了下来。

     滴落在暗绣着远山的袍服上。

     安有鱼原来眼底对马文池的愧疚,在看到这一幕后,她也红了眼眶。

     僵着身子慢慢起身,慢慢走到对面扶手椅前,她蹲下身,看着泪滴滴落的地方,看着它湿透了远山暗纹渲染扩散成小圆圈,心突然疼了起来。

     她的师弟一直是骄傲的,一直都是那么骄傲。

     他总说,血可洒,命可丢,腰不能折,泪不能流……

     可现在,他哭了。

     因着她要娶亲了,她嫁不成他了,他居然哭了。

     抬头看向紧闭着双眼的师弟,她声音哽咽着:“师弟……”

     “是我做得不够好?让你看不到我的好?还是我做得太好,让你感受不到我的好?”马文池睁开双眼,哑着声音问道。

     安有鱼无法回答。

     倘若在不知马文池的情意之前,她可以回答,理直气壮瞬息便能回答出来。

     可她已不再是以前的安有鱼,她已知师弟待她的好,她无法回应,自无法回答。

     “师兄,你回答我!”马文池几近是用嘶吼道。

     他在逼着安有鱼正面回应他的情意。

     此为第一次,却不知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安有鱼手一抖,是被吼的,这是平生以来,师弟第一次吼她,也是被吓的。

     师弟这是晓得她略有感应到他待她的心了,只是他不说,便也容她且先藏着,眼下被她欲娶亲之事逼急了,是再顾不得了。

     她站起身,退开两步。

     看着马文池随着她的起身,也慢慢起身,站在扶手椅前,高大迫人的身躯令她只能再次抬起头看他。

     没有如往日那样扮做儿郎的揖礼,安有鱼深深地向马文池福了一礼。

     这一礼,福得马文池心惊胆颤。

     “师弟厚爱,师兄此生怕是……”

     “师兄不必说了!”

     马文池猝然打断安有鱼接下去的话。

     他害怕了。

     他必须承认,与其被明明白白地斩断干净,还不如就跟往前一般,隔着一层纸朦朦胧胧,让他还能抱着微弱的希望好。

     夜已深,安有鱼又是一个人来的,马文池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

     两人慢慢走在街面,街两旁檐下灯笼皆灭,只余月辉将两人的身影照映出来,在两人身后拖个老长。

     一路无话。

     安宅前,安有鱼冲马文池笑:“我到了。”

     “不请我进去坐坐?”马文池半真半假地说了一句,见安有鱼面色呆了呆,他旋即笑开,“说笑的,夜已深,我便不扰师兄安歇了。”

     “师弟慢走。”安有鱼笑容重现,只差在胸口拍两下安抚安抚又被吓一大跳的心。

     师弟可真会吓唬她。

     马文池笑着转身。

     在背对安有鱼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即刻消失殆尽。

     这一夜,回到马舍的马文池面对着那个安有鱼让乌婶照着他的口味做出来,尽是他喜欢吃的一食盒佳肴,喝光了安有鱼让小乌去买来给他的两坛子酒。

     酒,是女儿红。

     上等的女儿红。

     她自来手中无余钱,吃穿用度素来节俭,买酒来讨好他赔罪,倒是舍得,还送来他喜欢的吃食,也是用心。

     可惜,他想要的并非她这样的用心。

     他想要的,即便她要娶亲了,他也不会放弃。

     师兄若以为来告知她要娶亲了,他便会自此放弃她,那她是低估了他对她的心,更小看了他想要娶她为妻的决心。

     @

     南张能被夜十一下令撤回,那是有原因的。

     其后两日里,其他势力的眼线也逐个逐个撤了个干干净净。

     原因是,后宫曲美人无声无息地产下一位皇子。

     得永安帝赐名,李绎。

     时隔二十年,皇宫再添龙胎,且是第五位皇子,瞬时举天同庆,大赦天下。

     秋络晴便这么给放了出来。

     出来以后,秋络晴在情理之中地沉寂下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她自个的院落都没出过。

     相较于秋络晴的安份,安山候府的平静,后宫却是意料之中的开始热闹起来。

     不管是谢皇后、夜宁两位贵妃,亦或是四妃,对于曲美人能在她们严守之下怀上龙胎,且瞒天过海地直至五皇子呱呱坠地才让她们知晓的愤怒,足以让母家单薄的曲美人在产后惶惶不可终日。

     五皇子来得意外,永安帝得知后虽也欢喜,然东宫已定,即便未定,他属意的东宫自来也仅有他结发妻子莫皇后所生的三皇子李昊,有无五皇子都是一样的。

     故而大庆归大庆,心中并未有丝毫涟漪,竟是连曲美人都未去看过一眼,只让人把五皇子抱到御前让他看了看,嘱咐宫人要好好照顾五皇子之后,便将一切交由谢皇后料理,再不过问。

     此后,被宫中红了眼的众妃嫔死死盯住饲机想咬下一嘴血的曲美人在得知永安帝态度后,原本想靠着龙胎再往上争一争的盼头一下子被浇灭。

     她原来把怀上龙胎之事捂得密不透风,身子怀孕期间便未得到最好的照料,位份又低,还得紧勒腰带着宽大宫装,时不时装个病来掩盖怀胎的事实,心惊胆颤到临盆,拼着性命产下龙胎,见是皇子,还独自欢喜许久。

     未曾想到头一盆冰水,把她浇回了现实。

     心中郁结,偷偷垂泪,在月子里又被各宫各殿多少动了些手脚,以致未出月子,曲美人便病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