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682章:多事的夜晚
最快更新秘战无声 !

    咔嚓!

     一声春雷。

     电光火舌,这个夜晚,颇为吓人。

     “科长,蔡松招了!”罗雪站在文子善跟前,一只手拿着供词,另一首下垂,可以看见手指缝隙间的一抹鲜艳的红色。

     “你受伤了?”文子善诧异一声,他给罗雪派活儿,可从来没派过体力活儿,更别说有啥危险的活儿。

     现在只有一个解释,她亲自上手了。

     “时间不等人。”罗雪默默的回了一句。

     “下去找医生把伤治一下。”文子善微微一摇头,吩咐一声,他有些不太能理解罗雪了,她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能对“自己人”下这么狠的手。

     “科长,那个蔡松就剩下一口气了!”

     “剩下一口气,也要给救回来,这个人活着就是铁证,明白吗?”文子善对其他人可没这么好的态度了。

     “是,是……”

     看完罗雪送过来的证词,文子善脸色变了,马上下令一声:“来人,备车。”

     “科长,外面天黑,还下着雨……”

     “废话那么多,我叫你备车,把特别通行证带上。”别看文子善在罗耀面前温和的跟绵羊似的,那在自己手下面前,那是脾气暴躁的如同暴君一般。

     私底下,很多人都叫他“暴君”。

     雨下的很大,罗耀和宫慧差点儿被困在南岸回不了家了,好不容易回到家,一看,衣服湿了半边了。

     “我去煮点儿姜汤,这雨淋湿了,可别感冒了。”宫慧说道。

     罗耀刚想说我没事儿的,可一想到宫慧是女人,那身体构造不能跟男人相比,淋雨了,喝点儿姜汤确实有预防的作用。

     “老虎,去帮忙。”

     “哎。”杨帆答应一声,跟宫慧一起进了厨房。

     香港那边的谈判工作又开始了,这也不知道是第几轮了,反正这两日通讯够密集。

     这场军统主导下的谈判最终没有任何结果,倒是拖延了日军不少时间,积极意义还是有的。

     金陵那边,汪某人也不甘心自己只是一个被操控的傀儡,也在积极的准备还都的各项工作,想要以既定事实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汪氏是日人手上的一个筹码。

     只不过日人发现,这个筹码的作用被夸大了,汪氏没有他们想象中有那么大的号召力。

     现在汪氏周围的都是些什么人,就可以看出汪氏的这个伪国民政府是个什么路数了。

     无非是沐猴而冠。

     “烟少抽点儿。”宫慧已经换了一套居家服,端了一碗热腾腾的姜汤进来,看到罗耀站在窗口,还把窗帘拉开了,手里夹着烟头。

     “嗯,不抽了。”罗耀将窗户关上,转过身来,将烟头在烟灰缸中掐灭了。

     “把姜汤喝了,早点儿休息。”

     “嗯,你今天找了奥斯本谈话了,他怎么说的?”罗耀坐下来,把姜汤端到自己跟前,问道。

     “他确实是在暗地里搞了一个特种技术研究室,韦大铭亲自领导,奥斯本担任技术顾问,目前从暗中搜罗了一些这次合并中分流出去的,咱们密译室也有好几个人被他们重金挖了过去,机构设置跟咱们密译室过去没什么两样,地址呢,就在西郊的侯家院。”宫慧说道。

     “他真把这些都告诉你了,就不怕韦大铭找他麻烦?”罗耀惊讶的问道。

     “我自然是拿话套的,他怎么可能主动告诉我这些,当然,我也做了一些情报的收集,要不然也不会知道这么多。”宫慧说道。

     “戴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们,还是有意为之?”罗耀自言自语一声。

     “也不一定是不信任我们,我们这边的任务繁重,一些边角活儿,挺适合他们干的,要是能干出一点儿成绩来,那也不是多了一个选择?”宫慧分析道。

     “倒也是,咱们虽然还算是军统的人,但人不在军统了,万一这军技室落入毛宗襄之手,那起码也有一个备用的。”罗耀点了点头。

     “毛副主任这一次可是退让不少,你可得小心点儿。”宫慧提醒一声道。

     “我知道,这毛副主任是个心思深沉之辈,这一次他退让并不一定说明他偃旗息鼓了,不想染指军技室的大权了,其实他是看出来了,我跟温博士达成默契了,他想插进来很难,除非,我跟温博士闹翻,他才有机会。”罗耀道。

     “他一定会寻找机会的。”

     “所以,你得帮我盯着,有什么风吹草动,我要第一时间知道。”罗耀道,“我反而担心的是温博士那边,弄不好先出事儿的是他。”

     “温博士一出事儿,上位那个人一定是他,而不是你,到时候,你我处境就不妙了。”宫慧明白罗耀的担忧。

     “我不喜欢权力斗争,但是没办法,有人非逼着你去斗,去争,我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军技室毁在这些人手里,哎……”罗耀叹了一口气。

     “你要是能再立下一大功的话,在军技室的位置就无人可动了。”宫慧道,“哪怕是毛宗襄也做不到,而且他能舍弃伴随在老头子身边的位置吗?”

     “嘘,小慧,老头子是你叫的吗,那是领袖,起码也要尊称一声委座,明白吗?”罗耀严肃的纠正道。

     “这不是听别人背地里这么叫,我也叫那么一声,私底下而已,别的时候可不敢。”宫慧忙道。

     “私底下也不行,有时候这种小的细节最致命,委座不但是国家的领袖,还是长辈,无论从嘴上到心里,都要给予足够的尊敬!”罗耀纠正道。

     其实私底下叫一声“老头子”没什么问题,可要看人,看谁这么叫了,要是跟老头子平辈的人,或者是黄埔的学生私底下这么叫,他未必会生气。

     但是他和宫慧这样的年轻一辈,若是也在私底下这么叫的话,若是有人嚼舌根。

     那后果就大了。

     老头子把传统“忠孝节义”那一套看的很重,他们这等轻浮之举,显然是不喜的。

     一个凭借个人好恶用人的人,一旦他对你产生了恶感,那可就不是一件好事儿了。

     自古伴君如伴虎,就是这个道理。

     宫慧见罗耀说的郑重,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好在她也没再外人面前提过,这件事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耀哥,我知道了,不管是私人场合还是公共场合,我都不会这么称呼了。”

     就在这时,门铃声突然响起。

     罗耀和宫慧具是一惊,这都晚上十一二点了,按理说,这个时间点,怎么会有人过来?

     就算过来,也事先给个电话,让人有个准备。

     “我去看一下?”

     “小心点儿。”罗耀嘱咐一声。

     “太太,不好意思,我是楼下501房的租客,我们还有一个人,她生病了,发高烧,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我实在是没办法,才冒然上来求您帮忙的……”宫慧打开一看,门口站着一个女子,一脸急切的恳求道。

     “谭小姐,别急,进来,慢慢说。”宫慧忙道,都是邻居了,虽然不是很熟,但也见过几次面了,算认识了。

     “事情是这样的……”

     罗耀也从书房出来了,跟着宫慧一起听了情况,原来是叶芸中午回来后,把人关进了书房,谭佩玲也没在意,吃完饭的时候,她去看了一下,叶芸说没胃口吃不下。

     她也没在意,任何人碰到这样的事情,那也心情不好吃不下饭的,她本来就神经比较大条,大小姐嘛,那里会照顾人,别人照顾她还差不多。

     但她还算有心肺,睡觉之前去看了一下,这才发现叶芸在发烧,而且人已经昏迷不醒了。

     这下她慌神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下们都不跟她们住在一起,而且,外面下着大雨,山城又不是别的城市,晚上是严格宵禁的,没有特别通行证,被巡逻的抓到,按时会被当做间谍处置的。

     她住进来才几天,左邻右舍的关心都还不是很熟悉,最多也只是认识。

     这时候她想起来,辛小五说过,顶楼一层住着的是暮光大厦老板一家人。

     于是什么也不管了,就跑上来求救了。

     “小慧,救人要紧,你带上咱家的药箱,陪谭小姐下去一趟,我就不方便了。”罗耀吩咐一声。

     “嗯,谭小姐,你稍等一下,我拿一下药箱陪你下去。”宫慧点了点头。

     她可不怕谭佩玲有什么坏心眼儿,整栋大厦都有自己的人,何况,谭佩玲也不像是在撒谎。

     “谢谢,谢谢你们。”谭佩玲千恩万谢。

     宫慧很快就换了一套衣服,并且背上自家的药箱跟谭佩玲下楼去了。

     宫慧刚下去一小会儿,门铃声又想了,这一次罗耀知道来人是谁,文子善的脚步声他是听的出来的。

     今天晚上,还真是个多事的夜晚。

     “大哥,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慧姐呢?”文子善一进来,看到是罗耀开的门,随口问道。

     “楼下有人生病了,下去看一下,你怎么也招呼不打,突然就过来了。”罗耀问道。

     “电话里不好说,我知道你这会儿肯定在家,所以就直接过来了。”文子善道,“我没敢坐电梯,走的楼梯,挺黑的,有点儿吓人。”

     “这又打雷,又下雨的,什么要紧的事儿,非要这会儿跑过来说?”罗耀将文子善带进了书房。

     “那个蔡松熬不住了,全招了。”文子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