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七百五十二章 封镇神主!(求订阅,求月票)
最快更新纯阳武神 !
    轰!
     钧琥神主竭力抗争,他通体都在发光,金色的神曦自每一寸肌体喷薄而出,宛如亿万口天剑出鞘,斩在晶莹的封镇锁链上,激起无量火花。
     但这一次,他却未能斩断束缚,那晶莹的石质锁链,不仅封镇一切,更仿佛蕴藏着截断一切的神意,竟也像是拥有诸神权柄的部分神能。
     更重要的是,他被刚刚那跨越时空的一箭重伤了,已经远不及巅峰之时,封神域被破,他留下了难以弥补的破绽,尤其是神魂的箭伤,令得他意志都生出了退转的迹象。
     刹那间,他没能挣断封镇锁链,却迎来了人王万物生划破虚无,映照神魔谪落的斑斓刀光。
     噗!
     斑斓的神血再次溅起,时空像是凝固在了这一刻,钧琥神主被立劈成两半,那刚刚连人皇兵器,也能只手硬撼的神体,被诸天刀一下就斩破了。
     不灭龙船上,人王万物生身形微晃,眼中混沌与清明交织之地,有斑斓的锋芒流溢,他手握那口四尺长刀,刚刚裸露出的斑斓刺亮的刀身,随着这一刀斩出之后,又重新归于寂静,肉眼可见的,一片又一片暗红色的铁锈,像是从未剥落过,在刀身之上再次浮现。
     诸天神刀!
     河老三几人相视一眼,皆心生摇曳,真的是传说中的那口刀,这位真的铸成了,诸天刀下,连至高的神体都能够斩破,那股刀道锋芒,不同寻常,诸天路,似乎被这位近古人王走到了一个神鬼莫测的境地。
     难以想象,这位还未完全清醒,还在找寻失落的记忆,等到这位近古人王彻底找回了过去,回到巅峰之时,又该是怎样的光景。
     “你们敢渎神!”
     被立劈成两半的钧琥神主怒喝,震得虚无之地剧震,甚至透过被撕裂的斑斓神域,令诸天百界都有感,很多无上强者闷哼一声,嘴角溢血,那神音浸透诸天,传荡诸界,愈是强者,愈是被撼动心灵世界,精神意志,在那神音下,都生出了强烈的撕裂感。
     轰隆隆!
     这一刻,人王古唯一出手了,继万物生之后,他手中托着的大夏玄黄鼎被掷出,石质的大夏玄黄鼎,循着被诸天刀劈开的刀路,一下出现在钧琥神主头顶之上,那石质的鼎身倒转,鼎口朝下,一下将被立劈的钧琥神主吞入鼎中。
     大夏玄黄鼎看上去古朴无华,生有三足两耳,鼎身刻有草木虫鱼,山川湖海的纹路,就算是苏乞年也没有想到,人王古唯一竟然会以这玄黄大地第一口元神器来镇压这位媲美诸皇的神国强者,在将钧琥神主吞没的一瞬间,大夏玄黄鼎转动,鼎口朝上,那鼎身铭刻的纹路中,千丝万缕金玉般的原始气息弥漫而出,纯净阳和,交织成一道晶莹的火焰,将鼎身笼罩。
     “五色石!”人王古唯一沉喝道。
     刘清蝉念动间,那枚拇指大小,五色氤氲的石头顿时出现在大夏玄黄鼎之上,在那道原始阳和的晶莹火焰中融化,成为一方五色鼎盖,哐的一声,将鼎口封住。
     轰隆隆!
     就在五色石化成鼎盖,落下的一瞬间,大夏玄黄鼎剧震,鼎中像是有一尊巨龙在翻腾,有宏大的撞击音,将鼎身四方的诸道都击碎了,石质的鼎身,在原始纯阳之火中暴涨,前一刻比星辰还要巍峨,下一刻就化成微尘,那是鼎中的钧琥神主在挣动,要打碎鼎身。
     人王古唯一眸光沉凝,大夏玄黄鼎虽然不断变幻,但始终坚固不催,那鼎身缭绕的纯阳火焰,更是比苏乞年见到的任何一位玄黄大地的纯阳高手还要纯净,即便是他孕育出的先天纯阳之体,似乎也远远不及。
     在泰山石,锁妖塔之后,这是苏乞年所见到的,玄黄大地的又一种超出界限的器物,都远远凌驾于他所认知中的,玄黄大地的力量上限,竟然囚禁住了一位神国强者,比肩诸皇的存在。
     下一刻,苏乞年念动间,又有一道又一道石质的封镇锁链落下,缠绕在鼎身之上,这是他眼下借助时光之心,所能衍化出的极颠之力。
     很快,大夏玄黄鼎就沉寂下来,如金似玉的纯阳道火萦绕鼎身,那一条又一条石质锁链,仿佛天龙盘踞,至此,那位钧琥神主,被他们联手封镇,镇压在了大夏玄黄鼎中,并开始尝试炼化。
     人王古唯一抬手,大夏玄黄鼎缩小,重新化成拳头大小,落入其掌心,只是相比于之前,多了五色石化成的鼎盖,以及石质的封镇锁链,但苏乞年看得清楚,那五色鼎盖的边缘,似乎已经被浸染,生出了几分原始的石质光辉。
     “真的……镇压住了!”即便是第一刑天,此时也不禁深吸一口气,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过惊心动魄,身为大帝,也心生摇曳,难以平静。
     “出乎预料,但我们,都还活着。”第四刑天也感叹一声,他嘴角溢血,驾驭战皇遗蜕一战,他深知那钧琥神主的可怕,非是更多的几口人皇兵器,就能够抹平彼此之间的差距,至高的伟力,没有至高的境界驾驭,也只是一具空壳,一触即破。
     此刻,那笼罩虚无之地的斑斓界壁消散,不灭龙船上,苏乞年一行人长身而立,虽然或多或少身上都带着伤,但那股凝结的大势,却令诸道退避,不敢临近。
     嗡!
     也就在这一刻,浩瀚星空中,一片星空黯淡下去,虚无中,一方苍茫而神圣的国度,自虚无中缓缓浮现,他看上去并不真实,似乎处于虚幻与真实之间,但当中一座伟岸的神山上,有几道恐怖的身影浮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临近真实界。
     诸天颤栗,万道都在哀鸣,诸族星空,众生都生出了莫名的心悸感,乃至恐慌,像是有什么可怖的存在,将要出现在天地间,一股难言的压抑感,在浩瀚星空的每一寸角落蔓延。
     那是古老的神国强者,在俯瞰诸世间。
     不灭龙船上,苏乞年眸光冷冽,看那星空中浮现的神国一角,此前他斩破命运的迷雾,曾见到的,就是这几道恐怖的身影,显然与那钧琥神主一般,这是诸神国度的另外几位神主级强者,与诸皇媲美的至高存在。
     轰隆!
     时空凝滞,浩瀚星空在这刹那间,都像是停止了运转,那是几只斑斓的大手,弥漫金色的神曦,比星河还要庞大,比神阳还要璀璨,从那伟岸神山上落下,从虚无的神国中,探入真实界,朝着虚无之中的不灭龙船按落下来。
     这是怎样一股神伟的力量,诸道成空,虚无炸碎,在那几只大手之前,不灭龙船剧震,竟被压得生生嵌入了虚无中,被定在了原地。
     噗!
     无论是第一刑天这样的大帝,还是苏乞年,抑或是两位人王,此刻都在咳血,不灭龙船可以抵住那无匹的杀伐气,却不能抵住那股对于心灵的重压,普天之下,放眼诸天,谁能在面对几位诸皇层次的大敌,而真的面不改色,这无关于强者姿态,无敌心,差距太大了,即便是失落记忆的人王万物生,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再次握住了背后的诸天刀刀柄。
     一位钧琥神主,就逼迫得他们倾尽全力,方才借助大夏玄黄鼎镇压,封入鼎中,现在诸神国度的其他几位神主也出手了,光是气息与压迫感,就令众人心神剧震,神庭都像是要裂开了,尤其是此刻驾驭不灭龙船的苏乞年与第一刑天,即便是眼下与过去、未来二身融为一体,苏乞年也感到肌体快要裂开了,战体天地猛烈摇晃,肉身诸天,都隐隐生出了崩溃的迹象。
     但即便是如此令人绝望的神伟之力,也没有抹消苏乞年等人的战意,在决定掀翻那片海时,他们所有人,对于可能遭遇的种种凶险,就已经有所准备,他们早已将生死抛却,是抱着陨落的结局,来踏上这条远征路。
     即便现在战死了,他们也不虚此行,掀翻了那片海,断绝了血族的起源之地,破灭了未知的血棺底蕴,这曾经的一方强族,无论是哪个纪元,从未在百族中跌落出二十名之外,眼下注定了将走向衰落。
     何况,他们联手,连诸皇层次的至高存在也镇压了,还有什么遗憾的。
     战死,是人族强者的宿命!
     轰!轰!轰!
     也就在这霎那间,凝固的时空崩碎,浩瀚星空各地,十四股至高的皇道气机复苏,十四股璀璨的光束,划破了浩瀚星空,撕裂了诸天,不是在彼此征伐,而是齐齐打向了那片虚幻的神国,截住了那几只按落下来的神伟大手。
     咔嚓!
     星空大崩溃,映照众生心灵,那是一道巨大的裂缝,横亘在宇宙星空中,不知道蔓延多少光年,将一挂又一挂星河撕裂,显照出一片灰色而迷蒙的未知之地,那是破碎的诸天壁障,通往诸世之外。(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