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三千一百零一章 单骑直入雍州营
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 !

    四将的脸上,都露出了叹服之色,檀祗不住地摇头道:“我现在才算真正地明白过来,为何寄奴哥会把你放在这里,以前我以为是因为你是他的弟弟,可现在我才知道,是你的能力,心胸,才让这荆州刺史,非你其谁?!”

     檀道济也笑道:“这辈子我真正服气过的只有寄奴哥,但今天,我檀道济对你道规哥,也心悦诚服了。能在荆州跟着你学到这些,是我一辈子受用不尽的财富。”

     到彦之的眼中光芒闪闪:“也许论用兵之术,英雄神武,道规哥还是不如寄奴哥,但要论争取人心,料敌先机,恐怕寄奴哥也要在你面前甘拜下风,我完全听你的安排和指挥。”

     傅弘之正色道:“道规哥是真正的宰辅之才,做一州刺史太可惜了,这仗如果我们真的能共渡难关撑过去,我们希望你能接替无忌哥,成为新的京八党三巨头。”

     刘道规摇了摇头:“弘之兄弟,慎言,现在大难还没有解除,这种功利之心,千万要不得的。你们好好准备一下军中之事,那万余俘虏,我准备一切顺利的话,交给鲁宗之带走,弘之,你不会怪我吧。”

     傅弘之笑道:“这怎么会怪道规哥呢?鲁宗之对于这些老兵求之不得,但要是到了梁州,恐怕我还得费事看管他们,在这个时候,我可不想为了看守这些人而回去,我还想留这里帮忙讨贼平叛呢。”

     刘道规点了点头:“好的,你们各自约束部众,守好营盘,我只带几个亲兵护卫去见鲁宗之,万一我半天之内不回来,大军由檀祗统帅,道济和彦之副之,荆州的战守之事,完全由檀祗决定,记住,勿要以我一人为念,更不要因为要为我复仇或者是要救回我就轻易跟鲁宗之开战,我们的大敌永远是天师道的妖贼和苟林的羌骑,这点一定要认识清楚,鲁宗之若退回雍州,哪怕杀了我,也不许追击!”

     檀祗咬了咬牙:“若真是那样,我们岂可不去救…………”

     刘道规断然道:“大事比我一个人的生死重要,阿祗,不可为一人而坏大事,你如果这点认识不清楚,那我要换人了。”

     檀祗的眼中泪光闪闪:“我明白了,道规,你放心地去吧,无论如何,我会牢牢记住你的嘱托的!”

     刘道规大笑而走出了大殿,在脚迈过门槛的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原来是右脚的靴带散了,他自嘲式地摇了摇头,俯身系起靴带,边系边说:“我从小就这个毛病,以前一直是大哥看到了会帮我系上,这一次…………”

     刘道规深吸了一口气,直起身子,大步而去,他的声音顺风传来:“这一次,我手中的江山,我自系之!”

     一个时辰之后,枝江北,雍州兵大营。

     一面“鲁”字大旗,高高飘扬在中军帅帐那里,全副武装的鲁宗之,眉头紧锁,帐内只有一员身长近九尺,虎背熊腰的二十多岁年轻小将,看模样跟鲁宗之倒是有七八分相似,同样的紫红色脸膛,面相凶悍,只不过,他的两条眉毛几乎连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道一字眉,此人正是鲁宗之的长子鲁轨,小字象齿,这世上只有取错的名,没有叫错的字,这位鲁公子还真的是如象齿一样又硬又利,从小就经受了最严格的军事训练,即使是在精兵锐卒,关中佣兵极多的雍州之地,也是公认的头号悍将,也是鲁宗之多年来所倚仗的最得力手下。

     鲁轨不停地在帐内来回走动着,仿佛一只笼中野兽,他一边走,一边咬着牙:“爹,你还在等什么?我们的计划早就暴露了,那书信还在桓谦手中呢,这回桓谦命都没了,这书信也一定落入了刘道规的手中,要么进攻拼一下,要么现在赶快回师退保雍州,再这样拖下去,只会让北府军作好攻击的准备,到那时候,再走就来不及了!”

     鲁宗之轻轻地叹了口气:“怪我一时糊涂,上了这桓谦的当,本想写个效忠书糊弄他一下,结果他一再强要我出兵跟随,要不然就和后秦一起联兵攻我,现在刘毅的北伐没戏了,还要掉头去对付天师道,胜负难分,而我这一万精锐,本是用来攻打洛阳的,却想不到要陷入这荆州之战中,现在桓谦已死,我进退两难,一个不留神,就是家族灭亡之举,当年我们鲁家在关中无法容身才逃奔大晋,这次若是再呆不住,天下之大,又有何处可以容我?!”

     说到这里,鲁宗之恨声道:“都是你这个小子,误听人言,跟司马国璠这种反贼搅和在一起,成天听他这些屁话,才让我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现在桓谦完蛋了,刘道规手中有我们效忠桓谦的信,岂可信我?!”

     鲁轨咬了咬牙:“若是爹爹责怪孩儿,那就把孩儿交出去好了,一人做事人一当,绝不会连累爹爹!”

     鲁宗之气得一拍大案:“混帐,你以为现在交出你,我就没事了?”

     鲁轨挺了一下脖子:“就算爹爹交出孩儿,孩儿也一样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刘裕本就是想要代晋而立,要不然怎么会找机会对司马国璠这些晋国宗室下手?除掉了宗室,后面就是去消灭各地不听命于他的外藩,而我们雍州鲁氏,以前就是桓家的人,当时不过是因为北府军西征兵力不足,无力控制整个荆州,更不愿为了个雍州和我们翻脸,这才让我们在雍州留任。”

     “这回我们先是秘密响应刘毅北伐,再是跟桓谦有效忠书信,现在带兵至此,有一万张嘴也解释不清了,你要刘道规亲自来见你,更是主动暴露不臣之心,那刘道规又不是傻瓜,他肯定会带着千军万马来见你的,到时候,你恐怕就是主动交我出去,也来不及啦。”

     鲁宗之的眼中光芒闪闪,手微微地发抖,似是在作激烈的思想斗争,鲁轨沉声道:“趁着晋军刚刚打完桓谦,还有俘虏,缴获之类的需要处理,不如我们趁机撤军,就说去跟刘毅会合,只要能撤回襄阳,就有机会。”

     一个斥候的声音在帐外响起:“将,将军,刘荆州,刘荆州他来见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