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958章 朝堂激辩
最快更新极品太子爷 !

    “太子接触朝政不久,行事难免轻浮一些,想不到此中关系,倒也正常。”

     王睿丝毫不放过半分嘲讽王安的机会,儒雅一笑道:“不过为兄痴长几岁,早些接触朝政,正好可以为你解惑。”

     真幼稚……王安心中鄙视,嘲讽般一笑,看向王睿故作惊讶道:“要不是皇兄这么说,本宫都险些忘记皇兄在朝政上也有些作为了,真是险些错过皇兄这个人才,还请皇兄指教。”

     这话里带刺,讽刺王睿之前屡屡败在他手上,而且不管怎么样现在他是太子,王睿不管怎么样都只是皇子罢了。

     一个是储君,一个只是臣!

     王睿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脸色一僵,眼神隐隐沉了下去,看向王安的眼神带着几分怒气,顾及着皇位上的炎帝,只是轻哼一声,眼睛一眯。

     “白石滩的教学看似是一地的小事,但其中影响之深远,远不是太子你能想得到的啊。”

     但王睿转念一想,想到这件事可能为太子和昌王带来的后果,又心平气和起来道:“你以为在白石滩搞有教无类,是救那些流民吗?当然不是!我大炎朝,向来奉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圣人之道深远,不是普通人可以知道的,如果没有学好,就会歪曲甚至攻击圣人之,哦,本王当然不是在说太子你。”

     虽然王睿嘴上这么说,眼神却明明白白盯着王安,我就是在说你!

     王安打了个哈欠,抱着胳膊无辜地看向王睿:“我说皇兄啊,你只会说这些吗?这都是废话啊。”

     废……话?王睿深呼吸几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呵呵,你还年轻,没有耐性,也很正常,但是处理朝政,可最不能缺的就是耐心,太子,你还要好好学啊。”

     “嗯嗯,没错没错,”王安敷衍地点头,打量着王睿,不停摇着头。

     王睿嘴角一顿,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当然不止那些,还有科举的根基,在于经义,有了对经义的标准注解,才能更快将科举推广开去,也能迅速选拔出一批能够处理朝廷政务的官员!”

     “若是像白石滩一样,都教一些五花八门的东西,朝廷如何选拔人才?又如何有统一标准?”

     “所以,白石滩,不行!”王睿嘴角带笑,自信满满,“太子,听为兄一言,这里面水太深,你把握不住!”

     “呵呵,对白石滩毫无了解,还能说出这番话吗?”

     王安戏谑一笑道:“如何选拔人才?科举选拔的……是人才,还是一群死读书的书呆子?”

     “你!”

     王睿有些傻眼,太子怎么敢堂而皇之说出这些话,这朝堂上,谁不是通过科举上来的,太子这是……要向满朝文武开炮?

     “太子未免太过狂妄!”

     早就忍不住了的杨代善,在群臣的群情激奋中跳了出来,冷笑一声:“科举乃朝廷举士之本,乃大炎太祖以来百年先人智慧所创,岂是太子可以置喙!”

     才百年就这么嚣张,本宫还身怀上下五千年文化结晶,说什么了吗?

     王安翻了个白眼:“杨大人,先人智慧所创,不代表没有疏漏啊。而且,本宫也没有抨击科举的意思!”

     说到这里,王安眼中寒芒一闪:“杨大人扪心自问,科举选拔的人才,是真正能用得上的人才多,还是死读书的书呆子多?”

     “这……”

     杨代善也犹豫起来,毕竟任一个身在朝廷的都知道,别说人才,就算是很多已经在地方担任地方官的,处理政务也只会之乎者也,政务全靠师爷。

     但这要是说不是……

     “殿下,这不是问题重点吧。”

     杨代善只能转移话题,正中王安下怀。

     王安笑了笑道:“当然,本宫也无意在此事上纠缠,毕竟,本宫可不是为了改变科举,本宫可没有父皇的魄力。”

     听着这小兔崽子顺手拍了一记自己的马屁,炎帝轻哼一声,倒也升起了几分兴趣。

     毕竟,他确实也察觉到了科举的问题,但是……也没办法改变!

     若是自己这个乖儿子能在土地改革之后把科举也解决了……

     炎帝来了精神。

     “本宫也只想改变白石滩一地罢了。”王安懒懒道,“毕竟白石滩和别的地方不一样,需要的多是会解决实际问题的人,而不是只会空谈的儒生。”

     “敢问太子如何证明,白石滩所培养的,一定是能解决实际问题的人呢?”

     贾希言思索片刻,拱手向太子发问。

     看到贾希言开口,王安立刻明白这是给自己助攻来了,向贾希言拱拱手,又朝炎帝拱手道:“自然是眼见为实了!”

     “父皇,本宫明白,白石滩教学刚刚推出,诸位大人肯定对白石滩有疑虑,这也正常。”王安自信道,“因此,本宫请父皇与诸位大人,下朝之后,到白石滩走一走看一看,再决定是否废除白石滩的教学,如何?”

     炎帝深深看了王安一眼。

     这小子打赌倒是没输过,但这回……去能靠谱吗?

     昌王和徐怀之对视一眼,眼中露出几分无奈之色。太子这次摆明有准备,他可不想撞枪口,这回算是虎头蛇尾,草草收场了。

     王睿知道太子邪门,此时见他说出了类似于打赌的话,更不愿意开口,朝堂上竟一时沉默下来。

     张征和徐忠年对视一眼,徐忠年立刻站出来道:“臣附议,正所谓耳听为虚,白石滩究竟怎么样,我等谁也没见过,正应当去看一看。”

     “臣赞成徐大人的说法,不过,既然是为了评价白石滩的教学,微臣建议,将国子监或太学院的学生也一并叫上,与白石滩学生坐而论道,毕竟,若无对比,也看不出差别。”

     张征站出来附和道,看着太子满意的眼神,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只是,他虽然按太子说法说了,可这白石滩,他也没去过啊……

     太子自己倒是很厉害,可这白石滩的学生,真的能靠谱吗?

     早知道,自己该向太子申请,去白石滩教教课,探探底也好,现在心里也好有个数……

     张征心中叹息,但王安的安排,他不敢反驳,只能照办,心里祈祷着太子这一次也大发神威,靠着自己之前的准备,将这关头度过去。

     炎帝闻言,沉吟片刻,轻轻颔首:“也好,那便下朝之后,选国子监学生十人、太学院学生十人,一并带上,去白石滩看一看。”

     “谢父皇。”

     眼看炎帝一锤定音,王安赶紧顺杆下,将这事定了下来。

     “臣遵旨。”

     知道这件事算是过去了,朝会里酝酿的肃然气氛渐渐烟消云散。

     反正,等到去了白石滩,再说不迟!

     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心中盘算,暂时蛰伏下来。

     感受到朝堂上变化的气氛,贾希言朝太子深深看了一眼,心底也对白石滩的现状多了几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