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虎警 > 第二百零二节 人生观
最快更新虎警 !

    “这些情况结婚前他都知道,现在反过来拿这些说事儿……”

     苏小琳摇摇头,很是无语。

     卓苗苗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上学的时候就这样,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她比苏小琳大了几岁,家庭情况在当时看来属于中上。

     毕业以后,卓苗苗认识了阮王春。他在地州上工作,隶属于规划院的下级单位。当时他来省城出差,看见卓苗苗在她父亲的办公室里……

     “他以前追我的时候不是这样啊!”卓苗苗一直在抽泣:“他说我长得很好看,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家是村子里的,那年他带我回去,我是真不喜欢他爸妈,主要是卫生问题,生活习惯太脏了。饭钱不洗手,那天吃包子,他爸爸刚端起碗喝了一口汤,左手拿着一个包子,就说要去卫生间……他原话不是这样的,直接说是要去撒尿……琳琳你想想,拿着一个包子吃着就去了啊,我当时听了感觉很恶心,想吐,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事儿苏小琳以前听卓苗苗讲过。好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卓苗苗还在跟阮王春谈恋爱,她把这个当做趣事私下里讲给苏小琳听,乐不可支。

     苏小琳叹了口气:“我以前就劝你,觉得你们俩不合适,但你不听,说什么也要嫁给阮王春,还说这辈子只爱他一个。”

     “我没办法啊!”卓苗苗边哭边说:“学校里没人追我……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跟你不一样,没你这么漂亮。好不容易有个男人愿意追我,我当然……也只能嫁给他。”

     “切!”苏小琳没好气地啐了一口:“我当时就说过,阮王春追你绝对是另有所图,可你说什么都不相信。”

     卓苗苗止住哭泣,抬起头,可怜巴巴地说:“我那时候没往这方面想,现在觉得还是你说的对。可是……可是现在都这样了,我能怎么办啊?”

     虽然比苏小琳年长,卓苗苗却是个没主见的。

     苏小琳快刀斩乱麻:“既然他要离婚,那就离吧!反正你们夫妻俩貌合神离,根本过不到一块儿。趁着现在孩子小,早离有好处。”

     说着,苏小琳忽然想起刚进门的时候,卓父从卧室里被老伴扶着出来,一副病歪歪的模样,下意识地问:“你爸怎么了?”

     “病了……”说起这个,卓苗苗的眼眶又红了:“被阮王春气病的。”

     苏小琳心中涌起一阵迷惑:“到底怎么了?”

     “阮王春现在没在家里住。”卓苗苗解释:“他昨天晚上过来,当着我父母的面提出离婚。我爸一直不知道我们已经分居,就劝了几句,结果被阮王春指着鼻子骂了一顿。”

     “他敢骂你爸爸?”苏小琳睁大双眼,感觉不可思议:“阮王春以前不是你爸一手提拔起来的吗?他怎么这样?”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卓苗苗满面愁容:“阮王春在地舟山只是个普通办事员,后来成了我男朋友,我爸那时候在规划局是副科长,就找熟人他调来省城,进了局里下面的科室。那时候我们已经确定关系,准备去民政局领证,否则我爸根本不可能这样做。”

     “阮王春现在规划局是什么职位?”苏小琳又问。

     “我不清楚。”卓苗苗摇摇头:“我没去过他单位。我爸前年退休,听说阮王春当时是计划科的科员,正准备去基层挂职,回来以后提副科。”

     “这也是你爸给他安排好的?”

     “好像……也许……可能是吧……”卓苗苗满脸都是迷糊的神情。

     苏小琳哭笑不得:“你这媳妇是怎么当的啊?自己男人在单位上是什么职务不知道,你爸是不是给他安排也不知道。苗苗姐,你平时怎么过的日子啊?”

     卓苗苗是个老实人,她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在企业里当会计,老总跟我爸是朋友,平时单位上有事儿我才过去,没事儿就待在家里。前些年我怀孕了,生孩子加上坐月子,有大半年没去单位。现在孩子小,才两岁多,我妈年纪大了,只能我来照看。”

     “你怎么不请个保姆?”苏小琳越发感觉不可思议:“以你家的经济状况,又不是出不起这点儿钱。”

     “阮王春不让。”卓苗苗摇摇头:“他说太费钱了。他一个月工资还不到八千,一个保姆至少得三千多。而且我那段时间休假在家,正好省了这笔费用。”

     苏小琳冷笑着发出讥讽:“所以你就成了管家婆兼保姆?省吃俭用,到头来他还要跟你离婚?”

     卓苗苗被她说着低下了头,讪讪地回答:“……我……我这不是没注意嘛,所以才叫你过来帮着出主意。”

     苏小琳的问题很直接:“对离婚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卓苗苗半天没回答。

     苏小琳有些急了:“那我换种问法:你到底想不想离?”

     卓苗苗抬起头,眼里充满了迷惑,点点头,又摇摇头。

     见状,苏小琳只能抚额。

     “大姐,干脆点儿好不好。”她实在很无语。

     卓苗苗期期艾艾地说:“我有点儿想离……那个,又觉得离了不太好。阮王春……他对我不好,与其这样日子,不如分开。可是,可他又是孩子的父亲,要离了婚,宝宝以后就成了没爹的人。”

     苏小琳深深吸了口气:“我觉得你还是离吧!长痛不如短痛。你这日子过得真没意思。”

     说着,她指着卓苗苗道:“你看看你自己,穿的都是什么啊!这都下午了,看起来就像刚睡醒似的。头没梳,脸也没洗,穿着一套旧睡衣跑来跑去的。还有这棉拖鞋,粉色被你穿成了灰色……多久没洗了?”

     卓苗苗满脸都是无辜的表情:“拖鞋用不着洗啊!穿脏就扔了。再说了,我陪着孩子,洗脸什么的忙不过来,反正都下午了,再有一会儿就到晚上,又该睡觉了。”

     苏小琳被她说的哭笑不得:“不是我说你,人长得又不丑,干嘛非得搞成这样?乱蓬蓬的一个鸡窝头,不要求你扎朵花出来,好好梳直了就行。不洗脸这个别说是我了,换成任何男人都难以接受。咱们女人是靠脸活着好不好?把自己打扮漂亮,走在外面才有自信。”

     卓苗苗迷迷糊糊地说:“可我平时不怎么出去,都是呆在家里。”

     “多出去走走吧,你该运动了。”苏小琳用力捏了一下卓苗苗圆滚滚的肚皮,叹道:“从你怀孕到现在,我都看着呢!整个人跟气球似的一下子圆起来,至少胖了二十公斤。苗苗姐,你该去菜市场买猪肉的摊子上看看,整整两洗脸盘肉呢!你长在身上不难受,我看了都觉得堵得慌。”

     “女人结婚了,要贤惠,要操持家务,可你不能傻乎乎的变成黄脸婆啊!你说你孩子小,可人家的孩子也小,那些辣妈是怎么来的?每天在健身房里跑步,做瑜伽,上舞蹈课,一个个都是练出来的。你这越来越胖真不是好事儿,阮王春跟你闹离婚,我觉得某种程度上……你自己也有问题。”

     卓苗苗又急又慌:“那,那我到底该怎么办?”

     苏小琳仔细思考了一下:“离就离吧!反正他心思已经不在你身上,拖久了只会让大家更痛苦。好好劝劝你爸,万事想开点儿,不要为了那种男人伤身,真不值得。”

     卓苗苗道:“可是……阮王春说,这套房子他也有份儿,离婚以后必须给他一半。”

     “什么?”苏小琳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瞬间跳起来,满脸震惊:“这房子是你爸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阮王春说,这属于夫妻共有财产,离婚就必须分割。”卓苗苗又开始抽泣。

     “简直胡说八道!”苏小琳感觉一阵无名火起:“这房子是你爸单位的福利房,阮王春这是在偷换概念。那个……苗苗姐,你把房产证拿出来给我看看,上面到底有没有阮王春的名字?”

     卓苗苗连忙走进内屋,拿来三本房产证,递给苏小琳。

     “这本是这套的。”

     “这是我外婆在世的时候留下的。说是给我做嫁妆。”

     “这套是我妈1的,是从家里老人那儿继承的遗产。”

     苏小琳一一看过,好奇地问:“这么说,你们家有三套房子?那你结婚住的那套房子,是谁的?”

     “我的。”桌苗苗拿起她外婆留下的房产证:“那套房子很大,位置也好,所以就做了婚房。”

     苏小琳微微眯起双眼:“这么说,阮王春没拿钱出来买过房?”

     卓苗苗神情黯淡,言语苦涩:“他家里人多。除了他父母,还有两个妹妹。他是村里考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两个妹妹在学习方面远不如他,上初中的时候成绩很糟糕,中考结束就去外面打工。尤其是他的二妹……才十七岁就怀孕了,现在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苏小琳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你一直住在这边,婚房一直被阮王春住着?他就一个人,难道……”

     “他不是一个人。”卓苗苗连忙解释:“他父母和两个妹妹前年都来了省城,就住在我们家。”

     苏小琳像看稀有动物似的看着卓苗苗:“你公公婆婆,还有两个小姑子,都跟你住在一块儿?这是谁的主意?”

     卓苗苗怯生生道:“其实在我外婆那会儿是两套房,中间被打通了,连成一套。阮王春说房子大,人少了不好,就让他爸妈和两个妹妹搬上来一块儿住。那段时间我刚好怀孕,他母亲也好照顾我。”

     “不对啊!”苏小琳皱起眉头:“我记得你怀孕的时候给我打了电话,我带着礼物来看你,就是在这儿,你爸妈都在啊!”

     卓苗苗缓缓低下头,声音越来越低:“我在那边住不惯。他父母卫生习惯不好,两个妹妹每天晚上都要出去玩,很晚才回来。早的时候十一、二点,玩的时候两、三点,有时候还通宵……她们不带钥匙,说了好几次都不改。晚上外面一敲,我就得起来给她们开门,根本睡不好。”

     “那老两口呢?他们自己的闺女,半夜不起来开门?”苏小琳愤怒了。

     “他们说是睡着了听不见。”卓苗苗满脸都是无奈:“阮王春也睡着不肯起来。”

     “那你干嘛要起来开门?”苏小琳愤愤不平地说:“不带钥匙是她们自己的问题。把她们关在外面,直接睡楼梯,整治几次就好了。”

     “琳琳你不知道,那是两个不要脸的。”卓苗苗苦涩地说:“不开门,她们就在外面乱敲乱砸。她们平时去夜场,喝多回来满身酒气,我以前也抱着跟你一样的想法,后来左邻右舍被搅得没法休息,我只能挨家挨户上门道歉。”

     “呵呵,都是被你惯出来的。”苏小琳冷笑道:“既然是阮王春的妹妹,他怎么不好好管管?”

     “他的确管过,可老两口护着,他也没办法。每次一说这个就要吵架,还得让他拿出钱来养着那两个活宝。久而久之他也懒得多问,反正他的工资不给我,养着两个老的还有两个妹妹。我在那边实在呆不下去,只能回娘家。”

     “他不给你钱?”想到虎平涛领结婚证的那天,就主动交到自己手里的工资卡,苏小琳就觉得越发不可思议:“你是他老婆,你给他生猴子,他居然这样对你?再怎么样,每个月至少两千块生活费总要给的吧!”

     卓苗苗再次低下了头:“他说我自己有工资,我爸妈都有退休金。可他那边不一样,他父母没钱,两个妹妹也没有工作。”

     苏小琳平复了一下纷乱的思绪,试探着问:“阮王春该不会反过来,让你拿钱给他吧?”

     卓苗苗咬了咬嘴唇,就像一只受伤的猫,可怜巴巴地点点头:“我每个月给他两千五,一直这样。”

     “二百五多个零,好数字啊!”苏小琳感觉整个逻辑世界彻底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