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狂战神 >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不试试怎么知道?
最快更新最狂战神 !

    饭后,帝天钧就去机场,因为今晚,韩画雪的人就到了,此刻,华地,温婉等人带着人已经将马国机场保护的十分严密。

     因为马国的战事,如今的机场已经不接待外人了,今晚只有一架飞机降落。

     但韩画雪抱着孩子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帝天钧上前,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了韩画雪的身上,开口道:“天已经冷了。”

     韩画雪撇嘴道;“我还以为你忘记还有个媳妇和儿子了呢!”

     周围的人都是抿嘴笑,帝天钧老脸有点尴尬道:“老婆,人都,给点面子!”

     韩画雪翻了一个大白眼,然后看向了叶君和陈魅,两人上前问好,陈魅率先就接过了帝安,然后帝天钧抓过韩画雪,迈步走出机场。

     韩画雪这会儿眼神中满是期待,努力了那么久,她终于可以站在自己男人边上,真正的为他减轻负担了。

     是的,作为如今天王殿财团负责人,韩画雪手握财政大权,她的几个姐妹也成为了很厉害的商人,分管天王殿各处的集团。

     可以说,如今天王殿没了帝天钧可以,但没了韩画雪,可能一天都坚持不住。

     钱,才是硬道理。

     韩画雪不擅长战斗,但她通过努力,在书生和众人的帮助下,终于成为了天王殿麾下财阀真正的女主人,如今的她,是真正的女财阀了。

     等到了安排好的别墅,韩画雪就开始收拾住所了,帝天钧想帮忙,韩画雪也没让,还拿了一些衣服给帝天钧,众人都没打扰他们,孩子也先被带走了。

     他们两人是真的分别已久了,给帝天钧试衣服的时候,韩画雪开口道:“你送过去的几个孩子我都安顿好了,都是可怜的孩子,在天王阁不好。”

     “我知道你想让他们以后也入天王殿,照顾他们一生,可是他们还是孩子,应该有自己的选择,第一个晚上,我是抱着他们一起睡的,一个个惊恐,但却带着一丝仇恨,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我能感受到。”

     说着,韩画雪抹了一把眼泪,继续道:“这些孩子已经够苦了,江湖打打杀杀,你自己也朝不保夕的,没准哪天咱们夫妇就没了,他们之前生活在仇恨之中,应该让他们重新生活了,我让他们回去南城了,由我父亲照顾,先过几年正常人的生活吧。”

     闻声,帝天钧点头道:“听你的,老婆。”

     “还有,无心姐孩子就要出世了,青羽大哥也在那边,你不用担心太多,我这次过来也不会呆的太久,所有的计划书,我都准备好了,只要按照上面的方案建设就行,我知道你也不想我在这里呆的太久,那样你会担心。”

     说着,韩画雪又拿出了一件衣服,让帝天钧试,帝天钧继续试着衣服,满是心疼,韩画雪继续道:“这次我特意过来,是安安的生日到了,每天喊着爸爸去哪里了,所以我带他过来跟你见一面,我知道你为了找寻咱们爸妈,还有维持这么大一个摊子不容易,不应该要求你,但是抽出几天总行吧。”

     听到这里,帝天钧眼眶微红,抱住了韩画雪,韩画雪感受着帝天钧的怀抱的温暖,忍不住抽泣起来。

     是的,她心中比谁都委屈,在所有人眼中,她掌控整个天王殿的财团帝国,可谁有知道她内心的苦。

     她只想和自己的儿子,老公好好生活,但是她明白,除非帝天钧达到了巅峰,天下在无人对付他们家人,这日子才会结束。

     每天担惊受怕不说,她还得替帝天钧打理好集团,为的就是帝天钧无忧,同时也是为了帝安的以后。

     一路走来,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胆小怕事的女孩了,她如今是天王殿殿主夫人,也绝对配的上做的帝天钧妻子。

     为母则刚,她必须变的强大,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哪怕帝天钧真的出事了,她也要保护帝安。

     这些年,她无形中已经变的十分强大,这些帝天钧都看在眼里,他心中愧疚,但却无力改变,他能做的,那就是自己冲锋在前,自己没倒下的时候,自己的妻儿好友绝对是安全的。

     良久,两人分开,帝天钧出声道:“苦了你了。”

     “你我是夫妻,我知道你比我更苦,也更想我和孩子。”

     韩画雪说着,双手捧住了帝天钧的脸,柔声道:“好了,正事说完了,现在该说说咱们的事情了。”

     帝天钧一愣道:“咱们什么事情?”

     “我想再给你生一个孩子,安安也想要个弟弟妹妹!”

     韩画雪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直视帝天钧,没有了从前的娇羞,帝天钧先是一愣,然后开口道:“老婆,这话由你说出来,有点让我无地自容啊!”

     “那你自己不主动,只能我主动了!”

     韩画雪略微委屈,那眼神带着挑衅,帝天钧心中大动,抱起了韩画雪,开口道:“好,那这几天老公好好努力,什么都不做了,就陪着你和安安,争取给安安造出一个弟弟妹妹!”

     ……

     这一夜,两人共赴巫山,一切尽在不言中,夫妻是什么,是互相理解,有些话,不用多说!

     接下来几天,帝天钧将韩画雪的计划交给了集团的人,自己带着韩画雪和帝安在马国游玩起来。

     此刻的马国还是比较混乱的,但有帝天钧在,韩画雪是一点都不担忧,他相信自己的男人,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和儿子受伤的。

     这会儿,在一处破旧的街道上,几个孩子正在抢着一瓶饮料喝,韩画雪看到这里有些心疼道:“这些孩子,太苦了。”

     帝天钧抱着安安,开口道:“有些东西不是我们能改变的,但我们可以努力,我已经跟巴霍谈好了,我们的集团以后会在这里开设分部,支持他的教育和经济,但他们要回馈相应的价值回去夏国。”

     韩画雪听后点头道:“是啊,我们考虑他们的时候,还是先考虑自己的国家吧。”

     韩画雪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泛滥仁慈,她清楚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拉过帝天钧就往边上去了。

     黑白无常跟在他们身后,也没多说什么,同情,有时候该有,但也要看什么地方。

     有些同情是无法改变什么的,与其同情,还不如去做些什么。

     当晚,一行人在海边烧烤,迎着海风,吃着烧烤,好不惬意。

     这会儿,帝天钧和叶凡坐在边上看着欢腾的众人,帝天钧由衷道:“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在我妻儿亲人边上,我是真的不放心。”

     叶凡这时候一笑道:“外面走一圈,该做的事情都做,忽然没处去了,想回去找鸿一师祖,但毕竟已经退出了,他曾经说,出世和入世同样重要,这阵子在你们身边,我的经历也是前所未有的,很精彩,你儿子也拜我做师父了,我做师父的保护他,是应该的。”

     帝天钧听到后面道:“这事情我咋不知道?”

     “嫂子同意的,说你的意见不重要了。”

     叶凡淡淡开口,帝天钧笑道:“确实,家里老婆说了算,不过说起来,我们好久没交手,我听说,你出去后也有奇遇,有一次异能高手偷袭,被你几招解决,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强!”

     叶凡见状,淡淡看了一眼帝天钧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帝天钧眼神中满是战意道:“那可未必。”

     “我们走的路子不同,我走的是修心,你修的是武,我只要境界突破,实力突飞猛进,现如今,我距离青禾真人应该只有一步之遥了,你的实力确实厉害,但不是我的对手。”

     “不试试哪里知道?”

     帝天钧话落,身形跃起,踏海而去,叶凡满是无奈,跟随而上的时候,海面上站起爆发,两座武像出现,所有人都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