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春秋大领主 > 第853章:四晋归一无可扭转
最快更新春秋大领主 !
    打内战最怕是什么?不就是人心在敌不在我嘛!
     吕武否认了中行吴的指控,然而荀军发生大规模的内讧,怎么可能是荀国的贵族自己弄的,里面肯定有汉国去人穿针引线,少不得再做出种种承诺。
     荀国的大势本来就不妙,尤其中行吴还搞了全国动员这种操作,一下子让荀国贵族对战胜汉国的信心再次遭受打击。
     很现实的事情,目前的贵族深知出兵作战不能光看人数多寡,一个打一个或许胜负难料,十个打十个就能显示出经过训练以及没有接受训练的差距,对阵数量超过一百以上正规军分分钟吊打一群乌合之众。
     中行吴不懂那个道理吗?他怎么可能不懂!他依然选择那么干,更多的是想要达到一种鱼死网破的效果。
     所以了,真的不要怪吕武后面玩那么多的小动作,他与中行吴到底谁才是那个失去贵族应有品德的人,事实上是一件非常需要争论的事情。
     待在某个山头观看汉军与荀军对阵的列国代表,他们看到荀军后队出现内讧,起初有点没有能够反应得过来。
     在春秋历史阶段的大多数时间里,军队在战时出现内讧是一件极其罕见的事情,哪怕是同一国的贵族有再大的矛盾,到了战场也只能咽下心中的不平,一致为了胜利而去协同奋斗。
     哪怕是进入到战国阶段,战场上真的矛盾大到无法调和,一般也是贵族带上自家的部队脱离,为了名声或是国内家人、产业等方面,反正不会干出攻击友军的事情。
     “这是……”田盘再聪明面对荀军发生内讧也是懵了。
     季公鸟想了想,说道:“荀人盼汉王久矣?”
     只有那个解释了呗。
     也就是荀人觉得由汉王武当自己的国君好,愤恨荀王吴为什么不答应汉王武单挑分胜负的提议,受不了当场发作啦。
     鲁国人很喜欢讲人心那一套,几乎什么都能扯着扯着开始争论人心的重要性,季公鸟是鲁国公孙级别的人物,怎么可能不擅长侃人心的嘛。
     偏偏战场上……又或者说战局的发展有点诡异,好像是能跟“人心论”扯得上一些关系,使得所有听到季公鸟言论的各国代表陷入了思考。
     “或是如此罢?”华元心里闪过一些思考,琢磨着汉氏是子姓,自己也是子姓,算不算一家人呢?
     楚国的代表芈远则是脸色变得无比阴沉。
     别误会,不是芈远发现荀军无力招架汉军,纯粹是听了季公鸟的话,想起了楚国现在也是一片人心混乱。
     田盘苦笑说道:“若汉国轻易兼并荀国,想来范国亦是不保,新‘伯’再现已成定局?”
     玛德!
     齐国一点都不希望汉国和荀国的交战那么快出现结果,他们非但还没有来得及吞并周边所有小国,连带长城也没有修建好,真的招架不住得胜后可能乘势东征的汉军。
     芈远从自己的思考中退出来,说道:“你等可有甚想法?”
     好了,各国代表开始你看看我,我再看看你,一种莫名的气氛就开始弥漫开来。
     而战场之上,汉军骑兵冲到一半进行拐向,直扑因为两军互相发起冲击而在靠近的荀军马军。
     双方的见血是从骑马互冲的位置开始,正面迎上再互相不断交错而过时,能看到有些荀军坐下战马跑着跑着竟然出现失蹄,并且还不止是个别情况,是大批荀军马军跑到了碎石子多的路段,战马的马掌可能是磕疼了,搞得人马都是摔得犁地或滚葫芦,好一副人仰马翻的壮观场面。
     那么就是荀军的马军并没有装备马蹄铁,才会是那种情况?
     看看一样是在冲锋状态的汉军骑兵,战马的四蹄奔腾,马掌踩到石头一点事都没有,足以说明战马有没有装备马蹄铁的差距有多大。
     事实是什么?有马鞍和马镫是重要,但是跟马蹄铁一比,马鞍和马镫的重要性就比不上了。
     游牧民族为什么会在各个历史阶段谋求铁的来援?除了打造兵器之外,还有打造铁锅的需求,能不能让游牧民族发挥出高强战斗力的则是极度需要铁来制作马蹄铁啊!
     两军的骑兵在交战,战车兵和步兵迎着头顶的箭雨发生了接触。
     战车兵面对密集步兵其实不会冲上去,他们该做的是游弋着不断射箭,找到合适机会,又或者明知一冲会让自己没了还是必须冲才会冲。
     双方步兵又是成了那种“战列线”的交战模式,拿着手里的长兵器不断捅,他们的头顶则是来来回回激射看上去无比密集的箭矢。
     这样一来,两军的远程部队一直在射箭,能处在“战列线”位置好像显得更安全一些?
     吕武没有冲锋,他已经改换位置来到一辆巢车之上。
     正面对上的两军,没有那么快分出胜负。
     这一场战争的模式也不是正面交锋来分胜败,有荀国贵族决定反水,变成了吕武需要总揽战场全局,调动正面交战区域之外的汉军前往某处。
     在刚才,吕武就一再下令,调遣哪支汉军前往哪里,寻求汉军一到能够配合反水的荀国贵族逼降其余荀军,或是可以攻占某处营盘。
     这种交战现状之下,战局态势会显得非常复杂,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因势应变得来。
     中行吴已经在退往后大营,一路上保持阴沉脸色,路过爆发内讧的区域没有尝试上去依靠威望弹压。
     反水的贵族肯定是一再权衡才那么干,不是中行吴露面就能使他们回心转意,极可能中行吴露面会让反水的贵族大喜,搞得他们想俘虏中行吴去向吕武邀功呢!
     “我们败了!”中行吴回到‘中军’,将自己的儿子中行寅喊到一边,压低声音说了那么一句。
     中行寅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安静等着自己的父亲继续往下说。
     “便是汉王武不杀我,我亦决不做韩起第二。”中行吴说的是态势最糟糕的情况,顿了顿问道:“你愿归‘沫’待汉王武兵临城下,抑或往楚都?”
     中行寅答道:“智盈在北,我便往南罢?”
     那什么,中行吴是太悲观了吗?绝对不就是!
     现在的情况是,荀氏本来就打不过汉国,中行吴进行了彻底的垂死挣扎,没想到因为时代的差异性,搞成变成让荀国的崩盘加速。
     之前,魏绛觉得无法抵抗吕武,开始就安排了后路。
     现在,中行吴怎么可能比魏绛差,绝对也是早早就为荀氏安排了退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