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2 > 第三十四章 玻璃面具
最快更新罪全书.2 !

    ◎第三十四章 玻璃面具

     香港十大奇案之猫公仔肢解案中,一名女受害人被三名凶犯禁锢,被迫饮尿、吃粪、严重殴打、燃烧身体,死后被肢解、烹尸,头颅被塞进一个洋娃娃内。法官判案时形容:“被告丧心病狂、残忍、冷酷无情、堕落、暴力及恶毒,并非人类对待人类所能做出的行为。”

     日本冲绳杀人奸尸案中,一名少年乔装成送快递包裹的邮递员持枪侵入民居。他用尼龙线把男主人捆绑在椅子上,当着男主人的面,掐死了他的妻子。当时十一个月的婴儿啼哭不止,往已死去的妈妈遗体处爬去,变态少年举起婴儿想要摔死。男主人猛烈挣扎,少年逼迫男主人自杀后,将婴儿重摔地面数次,用绳索勒毙。

     这类丧心病狂的罪犯一般都抱有杀人的决心,当控制住受害人的那一刻起,犯罪上升为战争,受害人成为俘虏。

     此刻,蛇坑内的众人即半脸人的俘虏!

     包斩最初分析认为,这个半脸人可能有着非法拘禁的变态嗜好。当他开枪打死亚图和小小后,包斩意识到,下一步犯罪行为就是虐杀。杀人是为了喂蛇,这些蛇很显然都是人工饲养的,半脸人应该就是饲养者,洞内棉线悬挂的内脏和肠子、锅内煮着的尸体,都是蛇的饵料。一般而言,蛇喜欢吃活的小动物,如老鼠、小鸡、青蛙等。人工饲养蛇,如果是喂死饵,蛇会拒食,可采用引诱的方式让蛇认为是活饵。包斩心想,那些棉线的作用就是如此,当冬眠的蛇醒来,从土里钻出,爬行时触动棉线,棉线上悬挂的人肉即会被蛇当成活饵吞食。

     猎枪威力巨大,亚图的胸部被霰弹炸开,一个乳房不翼而飞。

     小小面部中枪,倒在血泊中抽搐了几下,双腿一蹬,死去了。

     转眼间,两个活人成为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坑内众人吓得全身战栗,说不出话来。

     半脸人对着坑里冷笑道: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望云跪在地上,拱手哀求道:大哥,你饶命吧,我们都听你的,你可别开枪,别开枪。

     猫颜看着同伴的尸体,捂着自己的嘴巴,压抑住哭声,不敢大哭,担心惹怒了半脸人。

     包斩想,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争取时间,他们中,最有战斗力的画龙昏迷不醒,山下的警察应该已在路上,非法拘禁的特点是拘禁时间普遍较长,有的长达几天。包斩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对半脸人说:我们都听话,你要让我们做什么?

     半脸人好奇地询问:死的是你们啥人?

     王不才说道:朋友。

     部首火补充道:普通朋友。

     半脸人有点失望地说:要是亲戚就好了,你们都对着她们撒尿,尿到她们嘴里。

     众人在逼迫下乖乖照做,嘉嘉和猫颜哆嗦着蹲下,分别尿在小小和亚图的脸上,男人们撒尿的时候转过头,不忍心看着同伴的尸体。苏眉脸色煞白,求生的欲望使她顾不得羞耻,上面那个变态随时都可能开枪,包斩小声提醒了一下苏眉,两个人都尿在了画龙脸上。

     画龙的头部遭受外力打击,出现短暂性昏迷。

     两泡尿将画龙浇醒,他捂着头,想要站起来,只感到四肢无力,还有耳鸣和恶心。脑震荡者会出现短暂的意识模糊,回忆不出受伤时的情景。

     包斩看到画龙醒了,大喜过望,他小声提醒画龙别动,躺在地上装死。

     半脸人在上面说道:你们几个男的,打架,我看看谁最厉害。

     王不才说:大哥,我没劲了。

     半脸人说:嘿嘿,你们饿了啊,就吃蛇,我不要你们的钱。

     猫颜哀求道:求你了,放我们走吧。

     半脸人不耐烦地说:快点打架,砰砰地打,就像狗熊那样,要不我就开枪了。

     王不才和望云装模作样地厮打起来,包斩和部首火也扭打在一起。半脸人在上面饶有兴趣地看着,四个男人打得并不精彩,半脸人有点失望,不断地威胁他们要动真格的才行。周围的蛇群出现一阵骚动,一条蛇咬了嘉嘉,嘉嘉只是皱眉倒吸了一口冷气,目前的危险处境使她对蛇并不感到害怕,与蛇相比,那个半脸人才让她万分恐惧。

     包斩对部首火悄声说:使劲打我。

     部首火说:干什么?

     包斩挥拳狠狠打中部首火的下巴,部首火的怒火从心中升腾起来,一拳将包斩的嘴角打出了血。包斩抓起地上的一条蛇当做武器,使劲抽打部首火,两个人一边打一边破口大骂。半脸人哈哈大笑,一会儿,包斩扔下蛇,用一种恼羞成怒的语气对半脸人喊道:有刀子吗,我要杀了他。

     半脸人扔下一把带鞘的蒙古刀,他说:有,谁最后活下来,我就放谁走,我说到做到!

     后来,梁教授问起他们是如何逃离蛇坑的,包斩细细描述了一番。

     当时,坑内众人手无寸铁,无处可逃,蛇坑上面还有半脸人持枪威胁,这个灭绝人性的家伙以虐杀为乐,很想看着众人自相残杀,包斩利用了这点,争取到了一件逃生的关键工具:刀。当遇到穷凶极恶的罪犯时,只有想方设法制伏或者杀死他,才有生存的希望。画龙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体力,很快看清了眼前的危险境地。刀落入坑内,他立刻捡了起来。包斩大声命令众人的探灯一齐照向半脸人,半脸人抬起一只胳膊遮挡强光照射,胸腹部门户大开。画龙不用包斩提醒,拔刀出鞘,右手握住刀柄使出全力甩向半脸人。灯光照射下,目标明显,飞刀在空中转了半圈,刺中半脸人的腹部。飞刀绝技是武警和特种兵的训练科目,画龙身为武警教官,技艺更是超群。然而此举是孤注一掷,如果稍有偏差,不能刺中半脸人,下场肯定就是被他杀死。半脸人腹部中刀,跌入坑内,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众人怒不可遏,围上去一阵拳打脚踢……等到山下警察赶来的时候,半脸人已经奄奄一息,快要死了。

     当地警察将坑内众人救出,身受重伤的半脸人被送往山下医院抢救治疗。这个变态凶犯在医院里受到了特殊的优厚待遇——手术后,他被送进了单间病房,警察二十四小时守卫,只等他脱离生命危险后就对其进行讯问。

     一个小护士问走廊里的一个警察:这个人是高干吗?

     警察摇头说:他可不是什么高干。

     小护士说:那为啥召集专家会诊,给他用最好的药、最好的针,你们警察还给他站岗?起码是个大官。

     另一个警察说道:这是一个畜生,简直禽兽不如,他犯下的罪行,能吓哭你。

     警方很快调查出了半脸人的身份,此人生下时就是个怪胎,母亲因难产去世。妇产医生称他为海豚婴儿。海豚婴儿是一种先天性残疾,主要特征为下肢包括双脚连在一起,像海豚一样。

     半脸人一生下来就没有妈妈,跟着父亲长大。手术后,他走路的姿势很像是大猩猩,步伐沉重,身体歪歪扭扭,他从来都没有上过学。这个孩子在野外长大。父亲是一个猎人,最初在山上饲养牛蛙,后来饲养果子狸,卖给山下的野味餐馆。半脸人十六岁那年,父亲托人运来几条小鳄鱼,偷偷喂养打算贩卖,鳄鱼长大后咬伤了孩子的脸。从此,半脸人就戴着一个塑胶玻璃面具。父亲死后,半脸人就在山上过起了单身生活,他二十六岁养山鸡,二十九岁养狍子,三十三岁养蛇。半脸人对山上的游客怀有仇恨,他认为那些人扰乱了他的生活。

     警方走访中,群众举报,他曾经开枪威胁几个野炊者离开。

     半脸人很孤独,更喜欢和动物待在一起,有一只猎狗和他形影不离,他仇恨山下那些喜欢吃野生动物的人,但自己又不得不靠养殖出售蛇来谋生。他相依为命的猎狗前些天死掉了,特案组分析认为,这有可能成为他杀人煮尸的诱因。

     几天后,躺在病床上的半脸人脱离了危险期,虽然身体极为虚弱,但是已经能够开口讲话。当地警察和梁教授一起对他进行了简单的审问。

     梁教授:你的狗叫什么名字?

     半脸人:山炮。

     梁教授:和你死去的父亲的名字一样。

     半脸人:我早就不想活了。

     梁教授:所以你杀人?用这种方式自杀?把一个女孩儿扔进锅里?

     半脸人:那个女的,不是我杀的。

     梁教授:实不相瞒,我们在刀柄上发现了另一个人的指纹,你能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吗?

     半脸人闭上了嘴巴,将头歪向一边,一副拒不开口顽抗到底的态度。梁教授拿出一部手机,这正是包斩在乱石堆里发现的一朵毒花的手机,里面有一些自拍的照片。包斩曾经吓得双手哆嗦,画龙和苏眉看到后也是大惊失色。

     手机里究竟是什么内容让特案组三个成员都感到惊恐呢?

     梁教授把手机里的照片给半脸人看,半脸人龇牙咧嘴想要咬住梁教授的手,两个警察将他的头按住。梁教授一张一张地播放照片,很快就到了最后一张。

     梁教授对半脸人说:看到了吗?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