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2 > 第二十八章 两个天堂
最快更新罪全书.2 !

    ◎第二十八章 两个天堂

     2009年1月22日,阴历腊月二十七,还有几天就是春节了。

     过年对中国人来说意味着合家团聚。无论在海角在天涯,无论天有多冷夜有多黑,每个人都想在除夕之夜回到家。魂牵梦萦中,家的炊烟永不消散,炊烟散尽了,还是炊烟。

     我们的小孩子又在哪里,能否踏上回家的路,有一首关于被拐卖儿童的歌曲这样唱:夜深了宝贝你怕不怕黑天冷了宝贝你在哪里睡

     你的脸上是否挂着无助的泪

     没有你我的心已碎

     北风吹宝贝你怎样面对

     雪花飞宝贝你找谁依偎

     没有你我就要崩溃

     满世界寻找你无法安睡

     历尽艰难踏遍千山万水

     快回来吧我的宝贝

     几百名志愿者冒着寒风,聚集在粤西广场,他们中大多是学生,还有一些白领。阿朵是志愿者协会会长,她和苏眉一起将打印好的小蛋蛋照片和相关信息散发下去,人手一份。阿朵将志愿者分为若干个小组,每个小组负责一片区域,务必找遍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苏眉对大家说:照片上的小蛋蛋才四岁半,已经被拐一年,现在五岁多,模样不会发生太大改变,不过,小蛋蛋有可能被弄残,用来乞讨。大家注意,如果找到这孩子,不要匆忙解救,要暗中监视,通知小组长,联系警方。

     阿朵说:出发!

     广场上有几个在旁边看热闹的公司职员,春节放假,他们正在商议去哪里玩。

     一个男职员问道:咱们是去打台球,还是去酒吧喝酒、KTV唱歌?

     另一个女职员看着志愿者的队伍说道:为什么我们不去做一件更好玩的事呢?

     男职员问道:什么?

     女职员回答:难道你没有看到吗,我们应该加入他们。

     在很多城市,都有一些志愿者在默默地奉献,他们不计名利,不辞辛苦。“宝贝回家”志愿者团体需要更多的爱心人士加入,关注被拐卖儿童,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责任!

     苏眉和阿朵在一个小组,她们走过大街小巷,走过繁华的商业区和热闹的居民区,到处寻找乞丐。乞丐在哪里,在那些被唾弃的角落。很少有人愿意走近他们,不是因为忽略,而是因为视而不见。注视着一个乞丐的瞳孔,也能看清楚自己的本来面目。

     一个乞讨的儿童跪在地上,陈述的是我们所有人的罪恶!

     在一家肯德基门前,苏眉和阿朵看到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女孩,捧着一个“全家桶”空桶向过往行人讨钱,空桶里面装着一些硬币和零钱。女孩扎着羊角辫,大概只有十岁,只穿着秋衣秋裤,冻得瑟瑟发抖。她像是水中的一块顽石,人流从她身边绕过。

     苏眉看得心酸,想要施舍。阿朵说,这个女孩讨到的钱,回去也要上交,不如买点吃的。

     女孩讨不到钱,站在肯德基窗前停下了。她靠近玻璃,把手搭在额前,贪婪地望着里面,她似乎饿了,竭力咽着口水。苏眉突然想到童话中的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完全想象得出,这个饥寒交迫的女孩此刻的心情。

     过了一会儿,女孩干脆躺下,在墙边缩成一团睡了。

     苏眉买了一个“全家桶”,叫醒这个女孩,女孩坐起来,有礼貌地说“谢谢”。

     苏眉蹲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左手拿起一个玉米,右手拿起一个鸡翅,她饿坏了,吞咽了半天才回答:没有名字。

     阿朵拿出小蛋蛋的照片,问道:你见过这个小男孩吗?

     女孩瞟了一眼,又说:他们都喊我死妹钉。

     苏眉问:死妹钉,你家在哪儿?

     女孩警惕地抬头看了下苏眉,没有吱声。

     苏眉又问道:你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吧?

     女孩咬咬嘴唇,胆怯地说:阿姨,你……别问我了行吗?

     苏眉说:你告诉我家在哪里,阿姨可以送你回家啊!

     女孩沉默良久说:我没有家,大街上就是我的家。

     苏眉说:你有什么打算吗,不能做一辈子乞丐啊。

     女孩说:我想当……可是我不够漂亮。

     苏眉说:想当什么?

     女孩说:我长大后就去做小姐,就是妓女!

     苏眉取得了这个小女孩的信任,女孩简单地谈起自己的悲惨往事。她家在一个很穷的小山村,母亲去世后,父亲重男轻女,经常打她不给饭吃。七岁那年,这个小女孩被父亲扔在一座小土坡上,父亲骑着自行车狠心离去,女孩哭着喊阿爸,追上后,父亲又把她扔到那座土坡上,女孩再追,如此重复了三次。最后,小女孩赤脚站在土坡上,大哭变成了哽咽,父亲骑着自行车的身影越来越远,夜越来越黑,渐渐看不见了……女孩好害怕,她那么小,已经不记得回家的路。

     女孩被抛弃,从此流浪街头,有个女人收留了她,带她来到羊城乞讨为生。

     几年过去了,家,已经成为遥远往事中的阡陌。

     女孩并不想家,她恨父亲,用一种非常厌恶的语气说:他想让我死,没门儿,我现在活得多好啊,一天能赚几十块,我还能去书店看书,都没人轰我出去。我长大了,就去红袖山庄做小姐,就能挣很多很多钱了。

     红袖山庄大概是一个色情场所,苏眉听了这段话,心里感到一阵难过。女孩还没吃完,冷风乍起,突然淅淅沥沥地下起冬雨,她站起来,抱着吃剩下的“全家桶”起身离去,瘦小的身影渐渐淹没在人海中。

     另一组志愿者打来电话,汇报了一个好消息,有个图书馆的馆长说见过小蛋子!

     苏眉和阿朵异常兴奋,立即赶到了那个图书馆。

     图书馆馆长名叫褚树青,他并没有获得过什么显赫的荣誉,然而,这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他将图书馆的大门对乞丐和拾荒者开放,不设置任何门槛,任何人进图书馆看书都不需要证件和费用。褚馆长曾经在发布会上,引用博尔赫斯的诗句“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对那些无处避雨的乞丐和流浪者来说,这个图书馆确实是一个天堂。

     凄风冷雨中,那些跪在街头乞讨的儿童,那些衣衫单薄、冻得小脸通红小手冰凉的孩子,他们的眼中,这个图书馆应该是金碧辉煌闪闪发光的吧!

     褚馆长告诉苏眉,他们正在找的小蛋子,前几天来过图书馆。这个小蛋子有残疾,胳膊肘向外拐,穿着异常破烂的衣服,还艰难地拉着一辆几倍于自己体重的木头小车,车上坐着一个双腿瘫痪年龄大点的孩子,大孩子的腿严重畸形,举着个脸盆讨钱。下大雨时,小蛋子和那大孩子来图书馆避雨看书,褚馆长印象深刻,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小蛋子。

     苏眉的心里悲喜交加,小蛋子终于有了下落,然而这个可怜的小男孩被人贩子弄残废了。

     阿朵说:两个孩子看的什么书?

     褚馆长:图画书,就在书架最下面那一排。

     苏眉和阿朵翻看着那些图画书,她们怀着一丝侥幸,外面风雨交加,也许小蛋子会再次到这图书馆避雨。她们能想象到,这个被拐卖的儿童,离开了妈妈的小孩子,坐在地上,静静地翻着书,那些可爱的卡通图片是否引起了孩子心中的回忆。

     可怜的孩子啊,愿你在这图书馆中,在这片刻的安静中忘掉一切疾苦。

     从被拐卖时最初的恐惧,到走上街头乞讨,小小的心灵承受了多少痛苦。明亮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暗淡下去,想念妈妈是这个孩子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吗?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的妈妈……画龙和包斩费尽周折,在一家豪华饭店找到了黑皮。

     大堂里摆了十几桌酒席,奇怪的是,却只有一个人在喝酒,一个人举杯,自斟自饮。

     画龙和包斩在黑皮对面的空椅上坐下,画龙说道:黑皮,别来无恙。

     黑皮看到画龙,丝毫不感到意外,说道:找我干吗?

     画龙绕着弯说:怎么,你今天要请客啊,摆这么多桌酒席,找你喝酒不行啊?

     黑皮醉眼蒙眬地说:我的兄弟们都进去了,我一个人摆酒席,也不会忘了他们。

     画龙说:我要你帮忙找一个人。

     黑皮听完,站起来,转身就跑。

     画龙追上去,一个箭步拦住了他。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黑皮突然一记快如闪电的侧踢,击向画龙头部,画龙几乎同时出脚,使出一招高鞭腿,两个人的脚掌相碰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听得人头皮发麻。画龙迅速反击,右摆拳以迅雷之势击向黑皮,黑皮没有闪躲,同样挥出一记右摆拳,铁拳相碰,砰的一声巨响,两股强大的爆发力对撞在一起,令人惊心动魄。

     包斩有些紧张,画龙和黑皮却哈哈大笑起来,互相称赞对方的功夫了得,丝毫不减当年。

     画龙说明来意,要黑皮帮忙找一个小乞丐。

     黑皮摇头叹口气说:每次见到你,我都会倒霉,我躲着你还不行吗?

     画龙说:那我们继续打。

     黑皮说:算了,我带你们去见一个人。

     包斩说:谁?

     黑皮问道:羊城的乞丐头子。

     画龙说:他在哪儿。

     黑皮说:红袖山庄。

     画龙说:那是什么地方?

     黑皮嘿嘿一笑,告诉画龙和包斩,红袖山庄是一个神秘的地方,这个世界上最高级最奢华的娱乐场所也比不上红袖山庄的百分之一,那里是男人无法想象的天堂。和红袖山庄比起来,天上人间就是狗屎。

     画龙说:色情场所是吧,那里的妓女都是世界小姐?

     黑皮说:我带你们开开眼界吧,在那里,不叫小姐。

     包斩问道:叫什么?

     黑皮说: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