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2 > 第二十四章 群魔乱舞
最快更新罪全书.2 !

    ◎第二十四章 群魔乱舞

     1980年,年轻人穿牛仔裤需要勇气。

     1990年,中小学生的课桌上大都有一条三八线,男女生之间不可逾越,否则被视为流氓。

     2000年,情人节期间的鲜花店生意兴隆,玫瑰的消费群体是夫妻是恋人还是婚外恋者?

     我们对性的认识大多来自脏话和黄色笑话,从什么时候开始,传统美德渐渐受到了挑战,一个又一个新的词语令我们目不暇接,二奶和小三已经司空见惯,同志和拉拉也不再神秘朦胧。年下攻、CD受、大叔控、腹黑虐……这些词语,也许有的人不懂,但是已经悄然出现,每一种都带有无法视而不见的新时代色彩。

     特案组召开案情发布会时,大家对换妻现象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很多民警孤陋寡闻,认为这种事情匪夷所思。苏眉百度搜索“夫妻家庭交友”,搜索结果有六百多万,其中不乏大型夫妻交友网站,排列首位的是一个叫“幸福嘉园”的网站,人气极旺,会员众多,这些都能间接说明夫妻交友群体的庞大。

     梁教授说:在日本,换妻交友俱乐部很多;韩国,将换偶称为“蝴蝶俱乐部”;欧美国家就更多了,有很多合法的换妻中介服务公司。

     一个老警察说:老外怎么玩和咱们无关。在咱们国家,这就是一种变态,抓住后就按照聚众淫乱罪判刑。

     女法医说:我觉得,这是道德层面上的问题。

     老警察反驳道:一夫一妻制就不要了吗,婚姻还有什么意义?

     女法医说:换妻不等于犯重婚罪。有些法律条文明显不合时宜,唱歌的那个歌星叫什么来着,看黄色录像就被判刑四年,上哪儿说理去?那是80年代的事,情有可原;前段时间呢,夫妻俩看毛片,也被抓了;还有艳照门事件,警方声称“下载传播四百张淫秽图片就是违法,构成犯罪”,我觉得……市局领导说:先别讨论这个,咱们现在决定打入换妻聚会组织内部,抓住真凶,这个是当务之急。

     女法医说:等我把话说完。我觉得,只要双方自愿,不以牟利为目的,不涉及金钱交易,不影响和伤害他人,别人可以进行道德指责,但不能进行法律审判。我的身体我做主。

     老警察被抢白得面红耳赤,他问道:夫妻感情呢?还有你们年轻人常说的爱情,相爱的人不会把对方交换出去。

     女法医说:夫妻间有感情,没爱情,即使有爱情也会转化为亲情。婚姻是平平淡淡似水流年。我是离过婚的人,我知道,婚姻的维持靠的是子女、财产、责任和得过且过的生活态度。半年做一次爱,八百年接一次吻,无性婚姻的夫妻太多了。我宁可换妻,不,换夫,我也不要这样的无性婚姻。

     市局领导劝道:好了好了,别吵了,谈谈案情吧。

     包斩说:凶手是两个人,应该就是这些成员中的一对夫妻,他们和死者夫妇进行过换妻游戏。

     苏眉说:我查询过群聊天记录,他们那个群,进进出出的夫妻很多,死者夫妇的聊天记录中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想必是那对凶手夫妻将死者夫妻从好友名单中删除了。

     画龙说:抓住他们,一审问,这案子也就结了。今天周末,我们应该去参加换妻了,走吧,准备一下,老婆。

     苏眉瞪了画龙一眼,说道:你休想占我便宜,记住了,是我换你,拿你和别人交换。早知道,就让小包扮我老公了,小包多老实啊。

     特案组脱下了警服,开始乔装打扮。警方为他们每人配备了针孔摄像机,车上也安装有定位系统。包斩、画龙、苏眉、女法医四人秘密拍摄下换妻聚会取得证据后,用手机通知外围警察,里应外合,实施抓捕,将其一网打尽。

     画龙穿一身黑色休闲西装,敞着胸膛,没有任何时尚元素,但白色衬衣下尽显结实的肌肉轮廓,脸上的沧桑就是成熟男人独特的魅力,一身铮铮铁骨和永不低头的野性精神,只需漫不经心的一瞥就能迷倒少女。

     包斩换上了一身冬季交警制服,他冒充的是一个公务员,找不到合适的衣服,也许,警服最适合他。他有些腼腆,内向,其貌不扬,吃苦耐劳的经历使他养成了坚强忍耐的性格。

     画龙和包斩等了很久,苏眉和女法医还是没有化妆完毕。看来,这两个女人打算盛装出席换妻派对。

     正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一个贵妇人出现了。女法医将自己装扮成了优雅、恬静、举止端庄的贵妇形象:一件皮草大衣,看上去像是暴发户,但一条白色驼绒披肩突出了亮丽的质感,衬托出雍容华贵的气质,宛如冬日里的一抹温情,风情万种地走来。她手指上戴着一枚硕大的戒指,仅此一枚,别无其他首饰,点缀成高贵璀璨的色彩。手上拎着的是搭Hermes的铂金包,古典的酒红色,激活男人的双重视觉亮点。

     贵妇人转了一个圈,问道:怎么样。

     画龙跷起大拇指,包斩笑呵呵地说:谁也看不出你是一个法医。

     贵妇人对包斩说:你这身打扮,不太配我,你就和他们说,你刚下班,知道不?

     苏眉出现了,大家眼前一亮,好一个绝色佳人!

     苏眉穿一件黑色皮质风衣,长发飞扬,流畅而华丽的线条,使身体的美无言地展示。神秘的黑色适合性感含蓄的女性,过膝的高跟长靴塑造出高挑的身材,蝴蝶结装饰腰带,把小蛮腰完美地展现了出来,即使后背,也风情无限。黑色丝袜,性感撩人,每走一步都释放万种柔情,丝袜让腿显得纤细完美,还可以令男人引发深度呼吸,衣摆处,纤细的美腿曲线使人遐想迷醉。苏眉没戴首饰,只涂了淡淡的唇彩,一个女人最美的珠宝就是她的微笑。

     画龙说:你不冷啊,大冬天还穿丝袜。

     苏眉说:老土,你和我真不太相配,不过,现在换人也来不及了,走。

     苏眉挽着女法医的胳膊笑着走向市局门前,站在车旁等待画龙和包斩来替她们开车门。五辆警车坐满了荷枪实弹的警察,也停在门前准备一起出发。画龙打开车门,对包斩抱怨道:说不定以后的社会,还真的流行换夫。

     画龙开车,后面的警车保持距离,一路跟随。

     换妻聚会是在郊外湖边的一栋观景别墅,地点也是组织者临时通知。外围警察在周边附近进行了秘密布控,参加聚会的特案组成员拍摄下换妻录像后,就会通知外围警察实施抓捕。

     换妻聚会已经开始。

     这几天,包斩、画龙、苏眉、女法医四人在群里已经和他们混熟了。群主隔着铁门确认了一下四人的身份,就让他们进去了,随即挂上了一把大锁。

     群主警惕地问道:你们四个开一辆车来的?

     女法医回答:其实,我们以前交换过几次了,都是熟人,这次就一起来了。

     群主意味深长地说:哦……大家玩得尽兴一些,他们已经开始了。

     四人心情都有些紧张和激动,他们马上要目睹的该是一个多么淫乱的春宫场面。

     推门进入客厅,真皮沙发上,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正抱着一个中年美妇。女法医走过他们身边时,用手在小伙子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坏家伙。

     小伙子转过头,莞尔一笑,伸出剪刀手说:耶,她已经三次了,换你,怎么样?

     女法医笑着说:我可不习惯沙发,我去卧室看看。

     苏眉上楼,包斩去浴室,画龙去书房,他们的任务是用隐藏的针孔摄像机拍下这些淫乱的场面,然后通知外围的警察一起实施抓捕。

     苏眉轻垫脚步,走上台阶,客厅里赤裸裸的真实做爱场面让她脸红心跳,接下来,她知道自己还会看到更多的淫乱画面。

     苏眉听到楼上传来大声的毫无顾忌的呻吟声,脚步声也随之传来。苏眉躲避到走廊尽头的粉红色窗帘下面,打算悄悄观察一下。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淫笑着跑过走廊,吓得她心怦怦直跳,紧张中还带着一丝羞涩。那男人正要下楼,转身发现了苏眉,他笑着说:捉迷藏呢。他跑过去,隔着窗帘就抱住了苏眉,右手用力地在苏眉胸部捏了一把,苏眉尖叫起来,用膝盖顶在男人裆部,男人痛得弯下腰,却没有放开苏眉,右手顺着苏眉的高跟长靴滑向大腿,一把撕烂了苏眉的丝袜。

     苏眉杏眼圆睁,骂了一声浑蛋,用力推开男人。男人又想上前,看到苏眉冷若冰霜的样子,又有些犹豫不敢。

     男人惊喜地说道:美女,你就是媚佳人吧。我是低调男子,在群里喊你女王来着,我老婆柔情梦换在房间里,叫得嗓子都快哑了,你听到了没?

     苏眉冷冷地说:是你啊,记得你喜欢被虐,是吗?

     低调男子说:我把老婆叫来,我们夫妻二人,都愿意被你调教,你好美,真是个美人啊。

     苏眉扬起纤纤玉手,左右开弓给了低调男子几记响亮的耳光,飞起一脚,风衣展开,秀发飞扬,高跟长筒靴踢在这男人的蛋上。

     男人皱眉,呻吟了一下,随即两手放在背后,叉开双腿,说道:来吧,小女王,踢我,我一直想尝试金蹴的滋味。

     苏眉又踢一脚,骂道:下贱,什么是金蹴?

     男人说道:金蹴就是SM中的踢蛋,再来一下,好刺激。

     苏眉怒火中烧,一拳打在男人胸部,男人踉跄了一下,苏眉紧接着用力踢出一脚,扑通一声,男人痛得倒在地上,抱着苏眉的高跟长靴求饶。苏眉挣脱了一下,纹丝不动,那男人伸出大舌头,开始舔苏眉的高跟靴子。苏眉腿部的黑色丝袜被撕烂了,丝丝缕缕中露着性感滑腻的美腿,那男人流着口水,开始向上舔,贪婪的舌头滑过美腿。

     苏眉又羞又恼,转身夹住他的脖子,骑上这个男人。

     苏眉说道:不许乱亲,听话,驮着我下楼,我要让我老公看着。

     低调男子说:好。苏眉骑着他,他向前爬了两步,到楼梯处,他将头从苏眉两腿间钻出来,猛地抱起苏眉,说道:爬着,下不了楼梯,我抱着你好了,我的小女王。

     苏眉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那男人俯下身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下流的话,苏眉的脸红了。

     楼下,沙发上的小伙子和中年美妇还在继续。群主也在,他对低调男子招手说:抱下来。

     苏眉就像小绵羊一样被人抱着走下楼梯,包斩和画龙却不在楼下。

     包斩有礼貌地敲了敲浴室的门,一个少妇裹着浴巾来开门。再向里看,一个半老徐娘穿着透明的蚕丝绸质睡衣,站在充满暧昧的蒸汽里正向他妩媚地笑,旁边的浴缸放好了热水,还撒着玫瑰花瓣。

     包斩看了看开门的少妇。少妇嫣然一笑,浴巾悄然滑落,她留着长鬈发,胸部饱满,脸色绯红,像熟透了的苹果,看上去就想咬一口。

     包斩呼吸急促,转身想走,却被少妇拦腰抱住,轻轻拽回房间。包斩几欲挣扎,无奈这少妇在怀里释放出万种妖娆,无限风情,包斩竟然有了身体反应,极为尴尬。少妇用手捻了一下,哧哧地笑道:小弟,你喜欢哪个姐姐,还是我们两个姐姐你都要?

     这时,画龙推门走了进来。

     那半老徐娘迎上去,丝绸睡衣里面竟然是真空,蜜桃酥胸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她风情万种地走到画龙身边,挽住他的胳膊,柔声说道:爷,奴家等您好久了。

     少妇也模仿半老徐娘的语气,发嗲地说:爷,让奴家好好伺候您吧。

     说完,就给包斩脱衣服。包斩问道:还没自我介绍呢。

     画龙说:我是群里的战龙武士。

     少妇说:帅哥,我是火凤凰。这嫂子是红袖夫人。

     红袖夫人用胸部蹭着画龙的胳膊,撒娇道:奴家伺候您洗澡吧。

     画龙坐在洗手台上说:澡,来之前已经洗过了,就简单地洗洗脚吧。

     包斩也坐到台子上,抱着胳膊,面红耳赤,不知道说什么好。

     红袖夫人跪在地上,给画龙脱了鞋袜;火凤凰也跪了下来,说道:嫂子,我不会玩SM,你教教我。

     红袖夫人说:跟我学就行。

     包斩向画龙使了个眼色。画龙拿出手机假装看时间,拨打出一个号码,随即关上手机,从腰间拿出手铐,说道:喜欢玩SM啊,那就把你们两个下贱的女人铐上。

     红袖夫人转过身说道:谢谢主人,狠狠地虐我们吧。

     火凤凰看到手铐有点怕,犹豫着转过身,画龙用手铐将她们两个铐在了一起。

     画龙和包斩掏出枪来到客厅。苏眉酥胸半露,秀发迷乱,躺在地毯上已经没有了力气挣扎。群主压在她的身上喊着小乖乖,那个低调男子将苏眉两条腿上的丝袜都撕破了,试图脱下苏眉的靴子……画龙大喝一声:都别动,警察!

     埋伏在外围的警察也翻墙而入,画龙和包斩迅速控制住客厅里的男女,警察上楼,将这栋别墅里的其他夫妻陆续制伏逮捕。

     清点人数时,警方发现——女法医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