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2 > 第四章 见鬼十法
最快更新罪全书.2 !

    两名巡夜保安上升为一号犯罪嫌疑人,但警方没有掌握任何证据,这两名值班保安都住在大厦的地下室。周警官以查看消防安全设施为由,对两名保安的宿舍进行了突击检查,然而没有发现杀人用的钢丝工具,只在床边找到了很多书。

     矮个儿保安裤兜喜欢看刑侦推理类图书。

     傻大个喜欢看灵异恐怖类的图书。

     这些图书都是从出版公司借阅来的,其中几本书的编辑正是温小婉。

     特案组重新分析了一下案情,这个案子蹊跷离奇,但是一直找不到突破口,是不是有些东西被忽视了呢?他们确信这栋大厦里有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奇怪的人才会做出奇怪的事,这个人是否和凶手有关呢?

     特案组决定找出这个神秘的人,侦破方向由寻找凶手转为寻找大厦里的精神病人。

     精英层一向是精神病的高发人群。

     这栋大厦里的公司职员大多有很高的学历,高智商犯罪也符合这起电梯血案的特点。

     警方对钟小编看到烛光的那个楼梯拐角进行了勘察,地面上发现了残存的蜡,这直接说明钟小编经历过的那些诡异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苏眉在出版公司的会议室对钟小编再次询问,这次她没有作任何记录。

     苏眉:小钟,想和你聊聊,八卦一下,你们公司,你觉得谁有神经病?

     钟小编:我不爱在背后说人坏话。

     苏眉:就是聊天,这些不会被记录在案,就是我们两个女人间的悄悄话。

     钟小编:这样啊,我觉得他们都有神经病,我们主编就不用说了,公认的神经病,每个同事都知道。我们的编辑部主任,脚丫子特臭,能熏死人,夏天也穿皮鞋,臭死了,还自以为多帅,长得肥头大耳,对了,他还用女人化妆品,说话娘娘腔,我怀疑他性取向不太正常。说真的……我真不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

     苏眉:还有吗?还有什么不正常的人吗?

     钟小编:还有一个,我和你说,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你站起来看看,就是坐在窗边格子里那个胖女孩,她脾气不太好,特极品,特抠门,一个月不换内裤,洗衣服都是借别人的洗衣粉,用完了的牙膏,还要用擀面杖擀一遍……这些不算什么,她最神经病的地方是花痴,以为所有男人都爱她,公鸭嗓,说话超嗲,在女人面前也嗲,好恶心。她用山寨机,假装打电话,故意说给我们听,这个总啊今天哪里吃饭,那个总啊明天要来接她。同事要是好奇地问一句,她会高深莫测地说,猜吧,反正和我约会的是胡润百富榜上的一位。吹牛吹得没边没沿的。买双新鞋子,显摆半天,她喜欢穿高跟鞋,走路还扭啊扭的,就是那种夸张的扭。要不,我喊她过来,你注意看她走路的姿势,我说的绝对没错。

     苏眉微微一笑,打断她的话,问道:温小婉的男友杨子呢,有没有过什么怪异行为?

     钟小编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杨子和温小婉:杨子倒是挺正常的,除了花心,男人有不花心的吗?男人都是色狼,不色的是胆小的。他那个女朋友,温小婉,花了几千块钱去上一门心理学与星座的解读课,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苏眉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钟小编答:他们分手前,温小婉是一个超级醋坛子,嫉妒心特强,喜欢研究星座,她是白羊座,本来我也记不住,但是她老爱和我念叨这些。白羊座是最爱吃醋的星座,占有欲极强,醋意惊人,一旦打破白羊座的醋坛子,必定会石破天惊。杨子是双鱼座,浪漫爱幻想,还有些多情,热恋的时候,死心眼地对对方好,可是一旦失望,双鱼座就再也不回头。温小婉根据星座制定黑名单,不许他男友和什么星座女人有交往,担心他们会相爱。男友过生日,同事送的礼物,统统被她扔进垃圾篓。她不仅暗中调查男友的行为,甚至还调查女同事,她怀疑好几个女同事和男友有一腿,还怀疑过我。你说,这不是神经病吗?

     苏眉:你有没有过什么异常行为?

     钟小编:你什么意思!我正常得很,我有男朋友,也是一家IT企业老总。温小婉都死了,我至于嘛!其实,我不爱说这些……我要下班了。

     一栋大厦如同一株向日葵。这些写字楼里的职员,每日朝九晚五,占据一个很小的格子,内心充满阳光,但对生活感到迷茫。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巨大的工作压力,可以看得出,他们并不快乐,同事间充满猜忌和诋毁。

     温小婉的收入并不高,但是花几千元上一门心理学和星座解读课,这件事很怪异。

     特案组分析了一下,最终同意了苏眉的看法——这是因为爱,爱情总是不可理喻。温小婉爱杨子,她试图通过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通过研究星座去了解恋人的内心。

     特案组讨论案情到深夜,苏眉在电脑上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她输入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点蜡、敲碗、电梯打伞等怪异行为是为了招鬼!

     苏眉:这个大厦里有人在招鬼。

     包斩:这不还是精神病嘛,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人。

     画龙:叶公好龙吧,鬼真来了,还不把招鬼的人吓死?

     苏眉:你们还别不信,我以前也爱看恐怖小说和电影,里面就有一些招鬼方法。很多大学生寻求冒险和刺激,还组织了捉鬼队。有些科学家还在一些发生过凶杀案的老屋子里、闹鬼的废弃大楼里安装夜视摄像机,然后招鬼,试图拍下一些灵异现象。

     画龙:你是警察,不是小女生,整天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

     苏眉翻了个白眼:要你管!

     苏眉将网上流传的“见鬼十法”收集整理出来,据说,这十种方法都可以见到鬼。

     一、找个黑暗的地方,例如无人的落满尘埃的房间,或者旧楼梯的拐角,在半夜三更时分,敲碗,不停地敲下去,鬼听到敲碗的声音,就会悄悄出现在你身后。

     二、凌晨三点,把准备好的食物,放在无人的十字路口,也可以是荒郊野外的路口,坟地附近最佳,点燃两根蜡烛,过往的鬼魂会停下来吃东西。

     三、晚上,确定楼道里没有灯光,摸黑上楼,上台阶的时候学僵尸跳,两臂伸直,面无表情,跳上一段台阶后再跳下来,如此重复。当自己觉得阴森得要死的时候,鬼就会出现,很可能会和你一起跳。

     四、月圆之夜,北斗星移,鬼门大开,牵一只黑猫进入乱坟岗,在黑猫脖子上挂一个铃铛,然后放开黑猫。当铃铛不响了,你找不到黑猫的地方,会找到鬼。

     五、住在菜市场附近的人,晚上,一个人在家,这时是见鬼的最佳时机。要准备好针线,午夜的时候,可以从里面敲门,过一会儿鬼会从外面敲门找你。这种鬼往往是无头鬼,是以往被斩首死掉的冤魂,他们需要针线把脑袋和身体缝在一起。

     六、在夜里照镜子梳头,照镜子时间长了,会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很陌生,最终你会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同样,你长时间盯着一个字看,会发现你仿佛不认识这个字了。那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有两个“你”存在。

     七、这个方法需要一个很重要的道具——死人的头发。不管你如何弄到,你可以去殡仪馆,甚至去盗墓,只要有死人的头发就可以,将头发放在枕边,晚上做梦的时候,会梦到死者生前的模样。如果在梦中醒来,半夜睁眼,身边可能会多了一个人,正看着你。

     八、最常见到鬼的地方是女生宿舍,因为住的都是女生,阴气极重。学校里,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医学院的停尸房,不是楼后杂草丛生的坟场,而是女生宿舍。在宿舍里的见鬼方法是停电的时候,用手电筒照明,如果同学都在睡觉,不要惊醒她们,手电筒照着同学的脸,光线最好昏暗一些,还有,同学这时不能醒,然后仔细观察,会隐约看到同学床底下爬出一个穿睡衣的短发女生,站在墙角,不要用手电筒去照,一照就没了。

     九、穿着黑色衣服在封闭空间里打伞,例如电梯,门窗紧闭的老屋,伞以暗红色为佳。

     十、终极见鬼法——死亡!

     画龙感到很可笑,认为这些见鬼方法都是封建迷信,即使有人真的做过,也不会成功。

     梁教授说:为什么不试一下呢?

     苏眉说:梁叔,这深更半夜的,你不会是开玩笑吧?我可不敢试。

     梁教授说:既然是特案组警员,恐怖这两个字就应该从心里删除,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最残忍、最血腥的特大凶杀案。

     画龙:我就没害怕过,只是觉得,这样有用吗?

     包斩:这也算是一种犯罪模拟,想了解精神病人的思想,最好变成神经病。

     梁教授:没错,想要了解那个神秘的人为什么招鬼,有何用意,最好亲身体验一下。

     包斩选择了第一种见鬼方法——敲碗。

     画龙选择的是僵尸跳,他心里并不感到害怕,只是觉得,万一被人看到他在楼梯上伸着胳膊跳上跳下,会有多么荒唐可笑。想到这里,他开始苦笑起来。

     苏眉很紧张,她的声音有点发抖:梁叔,我真不想去。

     梁教授没有说话,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苏眉撅撅嘴,拿起一把伞,磨磨蹭蹭地出门了,大厦走廊里空无一人。

     她走到电梯口,咬着嘴唇,按了一下按钮。

     苏眉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套装,白领真丝衬衣,发束柔滑似水,红色高跟鞋衬托出高挑迷人的身材,黑色丝袜看上去优雅而性感。

     电梯来了,苏眉深呼吸,打开伞走进电梯,一直上到顶楼,这个过程中,她的心一直怦怦跳,紧张又恐惧,但电梯里并没有发生什么灵异古怪的事情。她松了一口气,打算回到一楼就算完成了这次的招鬼任务。

     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进来,挡住了自动门。

     苏眉吓了一跳。

     保安裤兜走进来,他穿着制服,戴着手套,看样子是要去进行夜间巡逻。

     裤兜看到苏眉打着一把伞,站在电梯里,也愣了一下。他面露慌张,随即走进电梯。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言不发。

     电梯门很快就关上了,苏眉提高警惕,因为她身边的这个保安也是犯罪嫌疑人。

     电梯下到十八楼的时候,鬼使神差,竟然发生了故障,电梯轿厢突然停止不动了。苏眉跺了一下脚,暗叫一声糟糕,然后灯熄灭了,电梯里黑糊糊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苏眉和那个用香蕉自慰的变态保安被困在了黑暗的电梯里。

     苏眉焦急地问道:怎么回事,电梯应急呼救按钮在哪里,你有手电筒吗?

     保安若无其事地回答:没有,应急呼救是坏的,没用。

     苏眉:那怎么办?

     保安:耐心等备用电源启动吧。

     苏眉:要多久?

     保安:说不准啊,美女警花,几秒钟,嘿嘿,也可能几分钟,十几分钟。

     保安的笑声中带着一丝淫猥,苏眉想打电话呼救,但又想到这部货梯根本没有覆盖手机信号,她急中生智,说道:警察,当然有枪,你最好老实点。

     苏眉没有打开手机,她担心那保安借着荧光看到她手中没枪,会生出歹意。

     保安掏出打火机,点着一支烟,眼角瞟了一眼苏眉,识破了她的诡计。

     烟头忽明忽灭,微弱的光,映红了保安的脸,一支烟很快抽完了。

     电梯依然停止不动,重新恢复了黑暗,这是一种没有任何光线的黑暗。苏眉简直快要崩溃了,她打着伞缩在墙角,不知所措。黑暗中,突然有一只手摸了她一下,她吓得大叫起来,喊道,别碰我。保安待在另一个角落说道,我没动你啊。苏眉想起自己还打着把招鬼的伞,她瑟瑟发抖,将伞合上,拿在手中当做武器。

     那个保安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发出一种很古怪的喘息声。

     苏眉清楚地意识到这个变态保安想强奸她,但又在极力克制住自己。

     保安气喘如牛,说道:做不做?

     苏眉大叫:滚开。

     她听到那保安解腰带的声音。

     保安用一种激动的语气说道:帮帮我,美女,小警花。

     苏眉:你他妈快给我滚!

     这时,电梯里的灯突然亮了,苏眉看到那保安已经脱下了裤子,面目狰狞,他手里拿着一根空心香蕉,正快速地套动着下身。保安双目圆睁,正在紧要关头,他看着电梯里的这个美人,身体猛地向前一挺,大叫了一声,然后转过身,背对着苏眉提起裤子。他说道,射了,好爽,能射给你这么漂亮的美女,哪怕拘留半个月都值。

     电梯门打开了,这里是十八楼。

     门打开的一瞬间,苏眉和那变态保安看了一眼外面的走廊,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