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2 > 第二章 悬空女尸
最快更新罪全书.2 !

    特案组让周警官召集警员,在大厦的会议室里举行案情发布会,和以往不同的是,梁教授并未分析案情安排任务,而是先给大家出了一道谜题。

     这道题也是美国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犯罪推理测试题,能在一分钟内解答正确的,才会被FBI录取。

     会议室里警员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大家跃跃欲试,显得很兴奋。

     FBI测试题:一个坐轮椅的老人搭乘电梯下楼,电梯里空无一人,只有老人自己,但是到了楼下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人们发现老人已死,背上插着一把短剑,凶手是如何做到的?

     在场警员议论纷纷,电梯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没有凶手,但是那把致命的剑如何解释?

     会议室里的警察想破脑袋也无法作出合理的解答,眼看一分钟的时限就要到了。

     包斩脱口而出:利用弹力绳子和电梯向下的力发射短剑,这是凶手不在现场的杀人方式。

     大家恍然大悟,一个警员提出疑问,凶手如何判断轮椅老人的位置?

     包斩解释说:坐轮椅的人在电梯里的位置,肯定靠近电梯按钮,凶手的短剑即瞄准那个方向。短剑的柄上,凶手事先连接了一根弹力很强的橡胶绳子,穿过电梯的换气孔,橡胶绳子的另一端系在电梯井道上方的某个固定物上。当电梯向下时,橡胶绳子就会随着电梯的下降而伸长,长度达到极限,橡胶绳子就会绷紧断掉,因为具有弹力,短剑就会像弓箭或者子弹一样射出,杀死受害人。

     梁教授点头赞许道:回答正确,接下来,我们要找什么,我不说,大家也能猜到了。

     包斩主动请缨:电梯井道或者电梯顶部的机房里肯定有凶手留下的痕迹,我一定会找到的,只是不知道凶手使用的是什么样的绳子,钢丝、尼龙细绳,还是碳纤维纺织绳索?

     梁教授说:我们先来研究一下脖子。

     苏眉拿出一幅准备好的颈部解剖图,图上构造分明。最外面是皮肤,皮肤下面是肌肉和淋巴结,两侧有纵向血管和神经,前方有呼吸道和消化道,筋膜后是脊柱。脖子很脆弱,软组织很多,只有一根骨头,以脊柱颈部为支柱。脊柱的环状软骨中间有韧带,刽子手在砍头时瞄准这个位置,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砍下人头。

     特案组详细分析了整个凶杀过程。

     死者的创口在颌下三角,只有机械的力量才能把人头活生生撕断。假设杀人工具是钢丝,钢丝套住人头,另一端系在电梯井道上方的某处,通过电梯,这种机械产生了巨大的力。电梯不断下降,先是将死者吊在高处,头顶着电梯顶部,钢丝收紧,勒进脖子,勒进软组织,电梯顶部出现死者血液的第一喷溅点,钢丝勒进脊柱的韧带,那也是脖颈骨骼中很脆弱的位置,随后,人头被钢丝勒断,钢丝迅速没入电梯的通气孔,不见了。

     整个杀人过程很快,几乎是一瞬间完成。

     因为是瞬间发力,尽管死者脖颈处皮肤有撕扯痕迹,但整个创口很整齐。

     然后,根据血液喷溅轨迹和分布图可以确定,死者死亡后一直是站立的,钢丝将人头勒断后,死者尸体痉挛僵硬,从空中落地,无头尸体落在电梯里,颤悠悠地晃了两下,始终没有倒。

     无头尸体站在电梯里,脖颈处像喷泉一样喷出鲜血,溅满电梯四壁。

     梁教授说:杀人绳索很细,具有超强度和弹性等特点,长度至少有两层楼那么高。

     周警官不解地问道:钢丝绳还没找到呢,你怎么知道长度?

     梁教授说:死者温小婉在四十二楼搭乘电梯,进入电梯后,肯定要按下一楼的按钮,凶手当时应该也在电梯里,他用钢丝套住死者的头,反绑双手,在四十一楼离开。目击者在四十楼,那对母子,妈妈低头给孩子系鞋带,没有看到电梯里的一幕,孩子看到的是一个悬在空中的人,这就说明绳子的长度最少有两层楼那么高。

     画龙补充说:孩子看到的肯定不是悬在空中的尸体,当时受害人可能并没有死,只是被吊在电梯里,正在挣扎,双腿奋力向后跷起,这也是孩子说这个姐姐没有腿的原因。随后,电梯重新上来,目击者看到的是站立的尸体。

     周警官提出一个问题:时间,从四十二楼下到四十一楼,只需几秒钟,凶手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反绑受害人双手,套住脖子。

     梁教授说:这个问题目前还无法解答,凶手的作案时间还是一个谜。

     会议结束前,梁教授分配了任务。包斩对电梯井道进行仔细勘察,寻找凶手留下的作案工具和痕迹;苏眉走访死者所在公司的同事,了解相关情况,尤其是要掌握与死者发生过矛盾的人;画龙和周警官负责排查案发时大厦里的留守人员,重点排查电梯控制室以及知道死者加班的人员,列出一个详细的名单。

     梁教授叮嘱大家,工作一定要细致,凶手的名字很可能就隐藏在这个名单里。

     大家各负其责,很快展开工作。

     案发时是星期五,两天后,大厦里各公司的职员都开始上班了。

     一个加班到深夜的女编辑在电梯里被杀,头都断了,但是身体还站着。这个恐怖的噩耗传来,就像炸了锅一样,死者温小婉所在的出版公司的同事都感到非常震惊,大家无心工作,当天就有三名职员递交辞职报告。他们每天都要乘坐电梯上下班,看到那部案发的电梯就感到非常恐惧,相信每个同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有心理阴影。

     苏眉对出版公司的主编进行了讯问:温小婉的男朋友也在那三名辞职人员中吧?

     主编说:是的,出版编辑跳槽啊,人员流动啊,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苏眉说:我更认为和这起案子有关,你们公司有什么竞争对手吗?

     主编说:竞争很激烈,每一家出版公司几乎都是我们的竞争者,四十楼就是一家文化公司。

     主编简单介绍了一下,他们出版公司和四十楼那家文化公司虽同在一座大厦办公,但是因为竞争关系,以前有过一起法律诉讼纠纷,最终以文化公司败诉告终。

     苏眉用笔记录下主编的话,然后询问了温小婉的男友。他叫杨子,和温小婉是同事,一名图书策划编辑,做过不少悬疑类的图书。案发后,警方曾去他的住所做过讯问笔录,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杨子接受询问时,表现得很平静,他的态度是此事与他无关,他和温小婉已经分手了。

     苏眉提示说:你们分手仅仅一个星期,同事证实,你们以前感情很好,分手时大吵了一架。

     杨子将头歪向一边,用一种平淡的语气说:恋人分手,不都是这样吗?

     苏眉说:你的眼睛有点红肿,看得出,你哭过了,我们调查得知,你送过她一条丝巾。

     杨子看了苏眉一眼,低下头,他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杨子告诉苏眉,分手前,温小婉拉直过头发,做过离子烫,晚上都不敢睡觉,怕把头发压变形。他知道一种小窍门,在枕头上垫条纱巾或者真丝的东西,起床后,头发就不易变形,所以送她一条丝巾。

     苏眉说:看来你们关系挺好的,但是你的网络日志中有这么一段话,我念一下——我的每一次恋爱都是初恋,一辈子爱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人世间有千娇百媚,美女如云,我总要领略不同的女人,感受不同的爱,有热情似火的相爱,有刻骨铭心的感情,有温情脉脉的依恋,这样过一辈子,才不算虚度。霉菜扣肉好吃,我凭什么一道菜吃一辈子啊。

     杨子不耐烦地打断苏眉的话,说道:这就是我的爱情观,怎么啦?

     苏眉说:你写在日志里,是故意气她的吧?

     杨子提高音调说道:我烦她,小婉这个女人嫉妒心太强,天天吃醋,我看美女照片她都和我闹别扭,还要检查我的手机短信,不许我干这,不许我干那,烦死了,索性分手。

     画龙和周警官的排查没有什么进展,大厦物业管理部门下设几个工作组:安全组,维护组,卫生组,水电组。电梯血案发生时,大厦里每个小组都有几名夜间值班人员。电梯监控室本来有两名值班人员,因为案发当晚,唯一运行的电梯没有安装监控,两名值班人员就请假离开了。安全组的两名保安夜间巡视时,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画龙和周警官逐一询问,要求值班人员都写下案发时自己在做什么,以及与被害人的关系。

     温小婉长相一般,不过身材火辣,穿衣着装很时尚,一头飘逸的秀发,从后面看上去,她的背影非常迷人。尸检结果显示,她并没有遭受性侵犯,夜间值班人员无人认识她,只有几人对她有点印象。

     包斩先对电梯机房进行了仔细勘察,电梯机房里有曳引轮和导向轮,底座上没有发现钢丝悬挂的痕迹。包斩有些失望,又对电梯井道底部进行检查,希望找到钢丝绳索之类的杀人凶器,然而除了垃圾外一无所获。

     包斩几乎就要放弃的时候,在电梯井道顶部的导轨支架上发现了一处悬挂点,摩擦痕迹很新,防锈漆已经剥落,很显然,这个点上悬挂过重物,看来这里就是系着钢丝绳的地方。

     然而,包斩又产生了新的疑惑:凶手是从何处进入电梯井道的呢?

     只有两个地方:

     一、电梯机房,用三角钥匙可以打开,这种钥匙值班人员都有。

     二、电梯里,开起轿厢顶活板门,凶手爬到轿厢顶部,也可以将钢丝拴在导轨支架上。

     尽管没有找到钢丝绳索等杀人工具,但是包斩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包斩说:我检查了一下四十二楼、四十一楼、四十楼电梯口的垃圾桶,希望能发现凶手随手扔掉的作案工具。我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这种东西我们常常见到,但是现在看上去很怪异。

     画龙不耐烦地说道:什么东西啊?以后你就直接说,我最烦你卖关子。

     苏眉笑道:小包一向很严谨,究竟是什么呢?

     包斩拿出一个证物袋说道:一根奇怪的香蕉,香蕉上还缠着胶带,里面是空心的。

     梁教授说:小包,你在哪个楼层发现的?

     包斩说:四十一楼的垃圾箱,看起来至少有两天没有清理了。

     透明的证物袋里放着一根香蕉,果皮完整,内部中空,奇怪的是香蕉上还缠绕着胶带。

     梁教授仔细端详,他问大家:谁能告诉我,这根香蕉是干吗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