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贵嫁 > 第二百三十一章、恩人?一个旧的荷包
最快更新嫡女贵嫁 !
    信看完,放下。
     齐太夫人拿帕子在眼角抹了抹。
     “太夫人?”一个婆子低声道。
     “这信就拿去给老国公爷看看吧。”太夫人一脸疲倦的道,虽然知道自家老太爷是不愿意帮的,她还是会帮着传这封信。
     有这么一个机会,其实是很好的,之前柳伯瑞也算是受了惩罚了,总不能因为他私德有亏,就一直抓住不放吧!
     如果能帮他一把,让他重新成为工部尚书,对景玉那个丫头也有很大的好处。
     “太夫人,老太爷是不会帮忙的。”婆子道,她方才站在太夫人身后,也看了几眼,知道这是姑爷写给老太爷的,说的是官职的事情。
     老太爷恶了柳府上下,这事齐国公府都知道,现如今姑爷来说官复原职的事情,老太爷一定是不愿意的。
     “那也得让他看看,不管是帮或者不帮,总得看看人家写的信。”太夫人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手,“我知道他有心结……可再有心结,也怪不得太子妃的事情,总不能让太子妃……”
     太夫人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这话不打算再说下去了。、
     有些事情既便是心腹也不能说,实在是关系太重大了。
     “是,太夫人。”婆子虽然没听明白,但也不敢多问。
     之前府里发生了许多事情,老太爷的脾气很不好,连太夫人也被斥责了,她这样的下人更是少开口为妙。
     就算是有什么秘密,也不是她们这种当下人的该当知道的。
     “你让二公子过来,我有些事情要问他。”太夫人对另一个婆子道,她深居内院,并不清楚外面发生的事情,老太爷那边是问不到的,儿子那边也不一定成行,索性还是问问二孙子。
     二孙子向来亲近景玉,比起其他人更合适一些,太夫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老太爷那边基本没戏,她也只是帮着传一封信罢了,甚至不能帮着多谢几句好话,或者又会惹得老太爷动怒。
     自己能想一些法子,找一些助力,也得把事情打听的清楚才行。
     太夫人现在想动用的是自己的能力,能帮一把是一把,实在帮不了,她也没办法,至少景玉面上可以交待过去了,她现在虽然是太子妃,听着过的并不好,太子忘不了先太子妃,只念着先太子妃,冷落自家外孙女。
     这个女儿,她可以当成白养,但外孙女还是好的,她没办法割舍下外孙女,必竟是自己从小养大的,感情可不是其他人可以比的。
     想到这里,齐太夫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按了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有了一个头疼的毛病,这时候又隐隐的痛了。
     身后的一个丫环见状,急忙上前,替她轻轻的按揉起来。
     接了事情的婆子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
     “宁音真人?”雨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重复了一句,惊咦出声。
     曲莫影却是微微一笑,不愠不火的道:“请她去悠然居。”
     雨秀退下。
     “主子,宁音真人来干什么?她不是世
     外之人吗?怎么居然还特意的上门来?这……这也太奇怪了吗?”
     雨春急忙问曲莫影道。
     曲莫影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窗外,她也很奇怪,宁音真人怎么会突然之间上门,不过她相信她应当有一个很正当的理由,才会光明正大的上门的。
     所谓悠然居其实是一处小的花厅,在花园里的一处依水的阁楼上,二楼前面的平台,当一个半开放式的花厅,是曲莫影比较喜欢过来的地方,在这里一边可以赏景,一边看书。边上还放着她的琴台,算起来也是一个极私人的地方。
     曲莫影过来的时候,宁音真人已经候在那里,看到曲莫影上楼,宁音真人站起来含笑一礼:“见过英王妃。”
     曲莫影笑道:“真人客气了,真人与我友于微时,不必如此客套。”
     “礼多人不怪,但若是王妃真的不怪,宁音就不客气了。”宁音真人也落得一个潇洒,目光不动声色的从曲莫影的脸上滑过,眼底还是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惊艳。
     她见过的美人不少,往日青云观主和一些贵人们来往的时候,她虽然没有直接现身,却一直能后面观看。
     她自己又自负容色出尘,配上她的衣裳,比起那些贵人小姐,更多几分出尘的美。
     再一次看到曲莫影,也不得不暗中轻叹一声,也幸好世人皆好清丽,皆以清丽为上,若是以这般精致柔媚为上,自己是真的不用比了。
     下人送上茶水,曲莫影喝了一口,身子往后一靠,整个人看着放松下来为,如同和旧友相会,不必太过拘礼一般。
     “真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宁音无事也不敢登王妃的三宝殿。”宁音真人笑着从怀里取出一物,推到了曲莫影的面前,低低的咳嗽了一声道,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看着有些病容,“王妃请看。”
     桌上推过来的是一个荷包,一个已经旧的退了颜色的荷包,只依稀看得出所用的料子不错。
     “这是……什么?”曲莫影诧异的问道。
     “王妃请看。”宁音真人道。
     曲莫影拿起荷包,看了看,荷包还封着口子,上面绣着一朵精致的花,既便是有些钩丝,上面挑的花有些糊了边了,但依然可以看得出当初的绣工是极好的。
     在荷包边上绣着一个字。
     曲莫影凑到面前,仔细一看,脸上的笑容退了下去。
     一个“越”字。
     很眼熟,她见过,娘亲留下的东西上,时不时的会有这么一个标志,而且和一般的不同的地方,这个“越”字外面会有两片小的叶子配着,看起来比一般的字,多几分意趣,这字也和一般字不同,只一眼,曲莫影就知道这是娘亲留下的荷包。
     荷包没有锁口,看着里面也有破的地方,算起来最起码也得十几年的时间了……
     “这是?”曲莫影抬起头看着宁音真人问道。
     “这应当是曲二夫人留下的吧?”宁音真人温声问道。
     “是娘亲的遗物,怎么会在你的手中?”曲莫影柳眉蹙了起来。
     “原来真的是
     曲二夫人留下的。”宁音真人原本平静的脸变得激动,眼底多了几分莫名的感伤,“之前一直猜测,却不敢确信,还是观主看到宁音一直在意这个荷包,问起才知道这件事,对宁音说……不管是不是真的,确认过之后才能找到恩人。”
     “恩人?”曲莫影眸色微抬。
     “对,是恩人。”宁音真人苦笑道,“宁音因为出了事情才流落到青云观的,这事许多人知道,但其实在这件事情之前,宁音还遇到了一位夫人,如果不是这位夫人,宁音恐怕在流落到青云观之前就死了。”
     “只是宁音当时还小,也不太认人,身边唯有一个旧仆护着宁音,后来旧仆也死了,只说了一件事情,说当时宁音和旧仆差点被人卖了,幸好遇到这位夫人,拿了荷包出了银两才救下宁音和旧仆,旧仆死时一再的叮嘱宁音要找到这位夫人报恩,只是等宁音大了之后,再打听京中姓越的夫人,才发现都不是。”
     宁音真人把事情详细了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才又叹惜道:“谁能想起曲二夫人……在许久以前已经不在了,京中只说曲二夫人姓于,再没有人记得曾经的曲二夫人是姓越的。”
     许是想起了旧日的恩人,宁音真的的眼眶也红了,目光静默的落在荷包上,眼角含泪。
     曲莫影的目光再一次落在荷包上,长睫下眼眸沉默了起来,手中的荷包是生母留下的旧物,任是谁都会觉得伤心。
     “英王妃,如今曲二夫人已经不在,这以后……如果有用得着宁音的地方,英王妃只管说,就算是要了宁音的性命,宁音也是在所不辞的。”宁音真人低低的咳嗽了两声,偏过头去抹去眼角的泪痕,再抬头已经微微的笑意。
     “终于找到了恩人的女儿,原来竟是英王妃,人与人的缘份果然有些说不清楚,当初救宁音之人,居然是英王妃的生母,也怪不得宁音和英王妃这么投缘,这也是上天注定的,宁音……宁音……此生无憾了。”
     宁音真人站起来,要向曲莫影再行礼,这一次是因为小越氏行的,曲莫影没有推却,受了她这一礼。
     雨春极有眼力劲的扶了宁音真人一把,扶着她在凳子上重新坐了下来。
     “真人是不是病了?”曲莫影收敛起眼中的感痛,看向宁音真人。
     “没什么事,只是偶感风寒,原本这个时候宁音不应当过府来的,怕带了病气给王妃,只是……只是宁音急于知道这事的真实性,观主既然这么说了,宁音也觉得可能是,这才急切的寻了过来,失礼之处,还望王妃原谅。”
     “真人客气了,如果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去查证的,真人既然来了,又身体不适,让大夫看看吧,正巧府里有太医在。”曲莫影侧身看了看雨秀。
     雨秀会意出去请太医。
     “这……不太好吧,宁音的身体算不得什么。”宁音真人摇了摇头,脸色看着却是越发的苍白,一看就知道身体太差。
     曲莫影也没给她再客气的机会,人家这么远过来,就为了说这么一段渊源,怎么也不可能让别人病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