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王殿 >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滔天戾气!
最快更新天王殿 !

    南疆王府前,虚空扭曲。

     悲伤的众人被惊动,立刻抬头,旋即激动不已:“拜见我王!”

     近百万大军的呼喊声震颤天地,回荡四方。

     徐逸的目光却是落在了不远处的木塔,瞳孔骤然一缩。

     这木塔也被称之为归魂塔,是天龙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一种极为悠久和古老的缅怀亡者仪式。

     当然,一般人是没资格动用的。

     当年老南王帝炳去世,就曾用过归魂塔。

     此刻,徐逸清楚的看到,归魂塔里,躺着面容苍白,毫无生机的怒兰。

     不由得,心头一颤。

     一步闪身,徐逸出现在归魂塔旁,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一个字。

     良久,他缓缓抬手,双手有些发颤。

     轻轻触碰怒兰那虎口撕裂,但已经不再流血的手。

     遍布老茧,粗糙而冰冷。

     “发生了什么事?”

     一股滔天的戾气,汹涌回荡。

     狂风席卷中,徐逸早已经长出,长至腰间的黑丝,随风狂舞。

     即便是背对着众人,没有一人能看到徐逸此刻的表情,所有人也都能感受到徐逸那份狂暴杀意。

     白衣来了。

     一步一步,走得沉重。

     站在徐逸身旁,轻轻挽住了他的手,毫不避讳其他人,脑袋轻轻靠在徐逸肩膀,柔声道:“对不起。”

     “发生了,什么事?”徐逸再度询问。

     “自你第二次闭关后不久……”

     白衣以沉痛的心情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简单说了一遍,语气低沉,宛如在吟诵沧桑的历史。

     可这一切,分明才发生不久。

     对天龙而言,度日如年。

     罗气爆发、神龙皇归来、海族入侵!

     天龙危急存亡之际,徐逸却因为在混沌塔第十层闭关,并不知晓。

     “如果我没有闭关,怒兰是不是就不会死?”

     汹涌如潮的悔意浮上心头。

     徐逸再度低头看怒兰那张遍布伤痕的脸颊,眼前有些恍惚。

     “站住!”

     “最烦你们这些学南牧天王染白发的中二青年,一点实力没有,还敢进星月森林?找死不成?”

     “人家南牧天王人长得帅,实力又强,镇守南疆,天下无双,就算是一头白发也能迷倒万千少女,你们这些人,别的不学,光染一头白发又有什么用?看起来瘦不拉几的,没有半点精气神,画虎不成反类犬!”

     “你是南王的粉丝吗?”

     “死忠粉!”

     “如果有机会,我想嫁给他。”

     “跟你们这种小兔崽子说了有什么意义?站着别动,让老娘给你剃个光头,然后送你出去,别白白丢了性命。”

     “你送我出去?”

     “不然呢?看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实力差还想捡便宜,真是不怕死,我要不护你出去,你死了都没人埋。”

     “别动,先把头发剃光再说。”

     “能不剃吗?”

     “不行!”

     “只有南牧天王才能留白发,你们这些人一头白发,是玷污了南王。”

     “那老头怎么办?”

     “还敢躲?再躲一下试试看!老头有南王帅吗?老娘不管老头,只管你们这些小兔崽子!”

     “你如果是南王的粉丝,为什么不入南疆?”

     “我得等到达到五品宗师境再去南疆,没见南疆那些大将都是战神级强者?我不能给南王丢人。”

     徐逸刚突破超凡境,入星月森林的时候,初遇怒兰。

     那时的一幕幕,犹在眼前。

     当怒兰说到有机会想嫁给南王的时候,脸上才出现了一抹属于女人的娇羞。

     岁月悠悠数十载。

     怒兰自入南疆,成为虎贲军副统领,领军征战,立下多少汗马功劳!

     但她从未邀功,从未想过得到什么奖赏。

     浩劫之战时,怒兰轰掉了尧字军主舰,以及两艘护卫舰,徐逸说要战后论功行赏。

     怒兰很认真的道:“怒兰不要战功,只想杀敌,护我天龙!哪怕死无葬身之地,也在所不惜!”

     她,做到了。

     徐逸的手很凉。

     白衣可以情绪感受到徐逸内心的痛苦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这个跟随徐逸南征北战多年,以女儿之身,不让须眉的虎贲军副统领,陨落了!

     未来的南疆,或许还会有众多精英将领出现,但却无一人再叫怒兰。

     默默往后退了一步,徐逸缓缓高举右手,握拳,折返回来后,贴在了心脏处,缓缓弯腰。

     此刻,那一头长及腰间的长发,根根掉落,于半空中,化为乌有。

     霎时间,徐逸再度成了光头。

     他重新往前,站在了归魂塔旁,抬起怒兰冰冷的手,缓缓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怒兰,走好,本王为你报仇!”

     这一刻,南疆军,上至核心将领,下至伙夫后勤小兵,牙齿都几乎咬碎,悲愤与仇恨,令得他们双目猩红一片。

     百万人头顶上泛起的血煞狼烟,冲破苍穹,将南疆天地,渲染成一片血色。

     烈火熊熊,燃尽归魂塔,也带走了怒兰。

     火光倒映在每个人的眼中,仇恨已经刻骨。

     “怒兰将军之死,传天龙。”

     徐逸很平静的转身,光秃秃的脑袋,再没有用朱雀战盔遮掩。

     “乱世,需要英雄,怒兰的死,应当让天龙万民知晓,也该被深深印刻在天龙历史当中。”

     “你们,守好南疆。”

     徐逸消失了。

     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白衣焦急,想要锁定徐逸的踪迹追去,神念探测,空无一物。

     三千里之外,南疆边缘,禁神山。

     徐逸从虚空踏出,眺望半空之上,如巨兽一般的祖龙山,眸子里重新泛起滔天的戾气。

     牧天枪无声无息出现在他手中,黑光流转,有电弧闪烁。

     这杆传世的杀道神兵,仿佛知晓主人内心,荡开汹涌的杀意。

     下一刻,徐逸再度消失。

     半空之上,祖龙山悬浮。

     徐逸出现了。

     “神龙皇,给我滚出来!”

     充斥无尽杀意的声音,回荡九天之上,宛如天神震怒。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浮现。

     兽神军列阵,秦惑手持兽神戟,傲然立于祖龙山上,看到徐逸,光头尤为吸引注意力。

     眼中闪烁冰冷精芒,秦惑哈哈一笑:“缩头乌龟,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秦惑!”

     徐逸眼眸微眯。

     秦惑消失太久,如今竟出现在祖龙山上,是否意味着秦惑与祖龙皇已经结盟?

     不!

     徐逸剑眉微皱。

     他从秦惑身上,感受到了神龙皇的气息!

     秦惑冷喝:“你还当本皇是当年那败于你手的秦惑吗?徐牧天,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徐逸不语,直接出枪。

     轰隆!

     震撼天地的巨响!

     魔天神炮都只能轰出破洞的九灵神龙阵护盾,被徐逸这一枪穿透,遍布裂纹,直接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