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侯 > 第1619章 露了底
最快更新逍遥侯 !
    灌县侯府,地段一般,占地也不是特别的广。
     但是,侯府里除了老侯爷之外,也就是秦诚的一家子了。
     宅子虽然不大,胜在家中人口少,倒也住得很宽敞。
     李继易也知道,秦诚虽是家中的独子,但是,他的下边有三个妹妹。其中,最小的一个妹妹,和他是嫡亲的同母妹。
     秦诚有自己的院子,李继易进去一看,这是一座标准的三进四合院。
     院内中央的石桌上,摆满了瓜果和蜜饯,丫头们递上来的绿茶,也是宫里赐下的贡茶。
     别的且不说了,单单是宫里赐下的贡茶,就尽显出侯府的底蕴了。
     新军之中,大家都是清一色的新式军服。笔直的长裤,方便的军靴,四个荷包的上装,腰扎皮带,做军事动作非常方便。
     回家之后,五兄弟都换成了传统的大袖长袍,反而给人种种不适应之感。
     五兄弟个个都剃了光头,再想恢复横插玉簪的儒生模样,难于上青天。
     最令人感到麻烦的是,家人、亲戚和邻居们的不理解。
     在传统观念之中,华夏衣冠,不容改变。穿胡服的,都是蛮夷。
     偏偏,新军之中,从协统到列兵,全都是光着脑袋的和尚模样,这就格外的惹眼了。
     五兄弟正围坐在石桌旁开玩笑聊天,这时,有婢女来报,老侯爷起身了。
     按照大户人家的礼仪,到别人家里去作客,必须要先拜见辈份最高的长辈,以及兄弟的父母双亲。
     为了避免兄弟们很尴尬,秦诚很会做人。他故意提前作出了安排,让爷爷和父母一起在晨定省之时露面,一次拜见完长辈即可,免得分两个地方行礼。
     在秦诚的引领下,五兄弟一起去了侯府的主院。
     很快,没让五兄弟多等,秦老侯爷就传出话来,都进来吧。
     长幼有序,李继易年纪最小,也就跟在最后进了主院的正房。
     正房之中,秦老侯爷高坐于正中位置,秦城的父母分站于两侧。
     老侯爷的跟前,提前摆好了五只跪垫,显然是方便行大礼的。
     五兄弟在秦诚的率领下,毕恭毕敬的跪下,给秦老侯爷和秦家父母行了大礼。
     原本,秦诚以为,李继易不会跪下行大礼。
     但是,李继易却像是没事人一般,和大家一起矮身,一起爬起,没有任何的不同。
     “哈哈,俗礼尔。今儿个是初次见面,跪了也就跪了,下次再来见我,许你们只行揖礼。”
     秦老侯爷一张嘴,就获得了五兄弟们极大的好感。
     老人家,却不拘俗礼的和蔼可亲,越是这样的开明做派,大家也越是尊重他。
     “你们都是少年郎,不耐烦听我这种嘴碎的老家伙讲古,都去耍子吧,免得太过拘束了,下次就不敢来了。”秦老侯爷摆了摆手,直接将五兄弟赶出了侯府主院。
     秦家老侯爷少有的开明态度,让五兄弟有了宾至如归之感,他们原本紧张的心情,彻底的放松了。
     这个时代,登门作客,其实主要是认个门儿,方便彼此间的来往和联系。
     若说,秦府有啥特别的玩耍之物,那是几乎没有的。
     到了用午膳的时候,秦老侯爷已经提前传下话来,让他们就在秦诚的院子里吃酒用膳。
     男人们,喝了酒后,勾肩搭背的,酒酣耳热的,许多平时不好说出口的话,也就敢说了。
     “老五,改天上你们家去,拜见一下叔父和婶子,可好哇?”老四张清酒量甚浅,还特别喜欢贪杯,舌头都有些大了。
     李继易虽然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出,但是,依然还是觉得很头疼。
     尼玛,他爹住在皇宫里,他娘也住在皇宫里,怎么拜见?
     不过,此事难归难,却难不倒李继易。他早就禀明了父皇,父皇也给了合理化的安排。
     李中易说了,到时候,他顶多把肤色染黑一些,多加几撇胡须,穿成平民的服饰。只要不是特别深究,完全可以蒙混过关。
     这么安排,主要是李继易不想太早暴露真实的身份。
     俗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五兄弟之中,谁是真心,谁又是假意呢?
     李中易倒是很支持儿子的做法。
     儿子的兄弟们都蒙在鼓里,和知道了儿子就是皇长子,态度怎么可能一样呢?
     “等下次放假了,就去我家小聚一下。”李继易谎报的身份是,商人之子。
     老四张清,笑着鼓掌叫道:“好,到时候啊,我带着美酒过去,来他个一醉方休。”
     用罢午膳后,哥几个就一起出了门,打算去瓦肆里看看大象和老虎。
     说句心里话,李继易已经看腻了大象和老虎。
     但是,五兄弟之中,除了秦诚也看腻了之外,其余的三个虽然都看过一次大象和老虎了,都还想再去看一次。
     于是,五兄弟骑着马,去了桑家瓦子。
     桑家瓦子,是帝都内最大的瓦子之一,里边商铺林立,人潮涌动,好不热闹。
     马,是肯定骑不进去的。
     几兄弟下了马,交给秦府的下人看管,有说有笑的进去了。
     李继易正走着,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惊喜的唤他,“大郎,你怎么也来了?”
     听到了呼唤声,李继易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笑颜如花的美人儿,正冲他招手。
     此女不是旁人,正是博陵侯府的三娘子,刘瑶娘。
     秦家和刘家,都是旧武臣勋贵之家,彼此也有些交往。
     秦诚不仅认识刘瑶娘,而且,他看得很清楚,站在刘瑶娘身旁的女子,正是他的幺妹秦鹃。
     今天,秦诚在家里请客,担心异常淘气的秦鹃会添乱,便给了她五十贯钱,把她打发出了侯府。
     没想到,千算万算,不如人算,竟然在瓦子里碰上了。
     秦鹃和刘瑶娘是手帕交,她自然知道,刘瑶娘已经有了意中人。
     见刘瑶娘飞奔到李继易的身旁,死活不肯挪窝了,秦鹃便凑了过去,笑嘻嘻的伸出小手,做了个鬼脸说,“大郎,头次见面,可有礼物哇?”
     刘瑶娘羞得满面通红,气得直想打死秦鹃,却又哪敢和李继易对视呢?
     “三妹,休得淘气。”秦诚知道妹妹又惹祸了,赶忙站出来,厉声喝止。
     李继易笑着摆手道:“都是自己人,大哥你勿须多虑。”
     他心里明白,秦诚说的是休得淘气,而不是休得无礼。
     这就极大的降低了整件事情的敏感性,让他处理起来,也就有了很宽的余地。
     李继易和刘瑶娘,确实是两情相悦。但是,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她二人私相授受?
     尤其是,李继易不是一般人,而是将来很有机会继承大统的皇长子。
     客观的说,皇帝不点头,刘瑶娘就没办法嫁入皇家。
     秦诚心里明白,三妹这次的乱说话,差点惹下大祸。
     博陵侯府,暗中有意识的散播了刘家和皇长子很近的消息,又岂是好惹的?
     灌县侯府和博陵侯府,都是侯府。
     但是,一个是手无实权的虚头侯府,一个却是和皇长子渊源极深的侯府,这能一样么?
     刘瑶娘见了李继易就不肯离开了,秦诚担心秦鹃再次祸从口出,便把她拘在了身旁。
     这么一来,原本的五人组,一下子壮大成了十余人的队伍。
     作为名门闺秀的刘瑶娘和秦鹃,她们俩出门,身边怎么可能少了健仆和婢女呢?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象棚那边逛了过去,沿途之中,刘瑶娘一直叽叽喳喳的,和李继易有着说不完的悄悄的话。
     秦鹃则被秦诚悄悄的拉到一旁,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这小娘子,谁都不怕,就怕秦诚。如今,她挨了训斥,便耷拉着螓首,一声也不敢吭了。
     路边,手里拿着一串冰糖葫芦的崔氏,一不小心,咬掉了一颗葫芦,她下意识的转身想去捡。
     不巧的是,崔氏刚转过身子,就一头撞进了李继易的怀中。
     “呀……”崔氏后退了两步,突然认出了李继易,慌忙蹲身行礼,“拜见大官人。”
     这时,站在一旁的郑氏,陡然瞧见了男人,她也没有多想,跑过去,就给男人行礼,“官人,怎么这么巧啊,居然在此地遇见了您。”
     在五代末,大汉初的这个时代,大官人和官人之间,其实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大官人,一般泛指男性,比如说,西门大官人就是对西门庆的尊称。
     然而,官人,则是特指自己的男人。
     “你说什么?官人?”刘瑶娘陡然看见绝美的郑氏,又听她叫李继易为官人,不由大吃了一惊。
     如果是李中易这根老油条在场,自然可以处理的游刃有余,波澜不惊,风平浪静。
     可是,初历情关的李继易,毕竟还嫩得很,周旋于女人之间的脑子转得有点不够快,竟然卡了壳。
     李继易这一犹豫,就叫刘瑶娘看出了破绽。
     若是不相识的陌生女子,又何须犹豫呢?
     “大郎,她是何人?”刘瑶娘心里气苦,却勉强撑着没哭。
     这么一耽搁,李继易倒是有了主意,他马上安抚刘瑶娘,笑着说:“这是爹爹赏的丫头。”
     刘瑶娘当然知道了,李继易的爹爹就是当今圣上,至高无上的天下之主。
     圣上赐丫头给亲儿子,天经地义,谁都无话可说。
     刘瑶娘也就不敢深究了。
     但是,眼前的一幕,看在知道刘瑶娘根底的明白人眼里,那就有些意味深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