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210章 亲自下厨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菜做好,天色已渐晚了,简又又离开了厨房,在厨房里呆了一下午,有股淡淡的油烟味,她是无所谓,但想到自己今天第一天回季府,怎么也不能失了形象,便打算回屋换套衣服再去膳厅,走到后花园的时候,就看见兰宣急匆匆的模样,一见到简又又,顿时又惊又喜:“二小姐,您去哪了,可叫奴婢好找。”

     简又又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着她:“别紧张,我去了厨房,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该用晚膳了,江嬷嬷过来通知小姐去找夫人,跟夫人一块儿去前厅。”

     “好,我知道了,等我回去换身衣服就去见娘。”

     兰宣跟在简又又的身后,往流盈阁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奴婢伺候二小姐梳洗更衣。”

     “好。”

     待简又换好衣服去俞柳君的清芷院时,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了,俞柳君早就等的心急了,恨不得直接去流盈阁找简又又,还是江晴茵劝住了,毕竟从流盈阁往前厅去,是经过清芷院的,要是俞柳君去找简又又,再去前院,这更浪费时间。

     一见到简又又,俞柳君立即露出欣喜的笑容,大步走了上去,看着简又又的眼里满是柔和的慈爱目光,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似的,又怕如今的自己做了一场梦。

     “娘,让你久等了。”简又又任俞柳君紧紧的握着自己,笑着道。

     俞柳君忙摇头:“不久不久。”十五年的时间都等过来了,还差等这一会会的时间吗?只不过初寻回女儿,她总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恨不得女儿时时刻刻呆在她的跟前才好:“肚子饿了吧,咱们去前厅。”

     “恩。”

     季府没有那些文官府邸过多的讲究跟规矩,所以并没有特别在府中归划出单独的膳厅,俞柳君带着简又又到前厅的时候,人都到齐了,都坐在位置上等着她们。

     “娘。”季云鹤起身,俊美非凡的脸上终年冷若冰霜,即使面对自己敬爱的娘亲,也没有过多的笑容,要不是他眼底那抹温柔的目光,简又又都要怀疑这货是不是不待见自个的亲娘。

     叫了俞柳君一声之后,季云鹤看向简又又,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浅浅的点了点头。

     即使他这十五年来也日日期盼自个的小妹回来,心底对妹妹也是喜爱与疼爱,但终究十五年的分离,加上性格使然,无法做到像季云尘那样自然熟。

     “娘,姐姐。”季云尘虽然纨绔,但却是这个家里的一抹阳光,他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笑意,使得他英俊的容貌越加的出彩。

     简又又看着自己这个双胞胎弟弟,有些哭笑不得,这得是有多强大的基因突变才能把她生的如此平庸。

     即便她并不丑,但在这个颜值高超的季家,真真是算不上什么。

     “母亲,二姐。”季云雪也站起身,恭敬的对着俞柳君行了个礼,桃红色的抹胸长裙,将她衬托的如三月桃花般美艳逼人,她微垂着头,看上去温柔动人,直叫人想忍不住的要怜惜。

     简又又的心里又是一阵狂叹,这季家会不会弄错了?怎么看自己这颜值都不像他们家的人啊。

     季老喜滋滋的看着简又又,一只手不停的抚着胡须,喜爱之情溢于言表,本就一直想娶回来当孙媳妇的,这下好了,一下子成了他的宝贝孙女,吼吼吼吼,这感觉真是美的不要不要的,以前不知道时不觉得,如今知道了,真是越看跟他那死去的媳妇长的相象。

     “爷爷,爹,大哥。”简又又对着长辈有礼的唤道。

     季老自是摸着胡子连连应道,季谦目光和蔼的应了一声,笑道:“又又,过来坐。”

     季云鹤则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俞柳君叫了一声季老之后,便拉着简又又走了过去。

     以前简又又没回来时,俞柳君很少跟大家一起吃饭,加上府里大权落在容姨娘手上,所以季谦的身旁,更多的时候坐的是容姨娘,季云雪虽是庶女,但亲娘得势,又是将军府唯一的小姐,地位自然高,位置也是随她喜欢,也没人说什么。

     而今,她依着以往,坐在位置上,季谦跟她中间的空了个位置,想来那是俞柳君的,但如此一来,身为嫡女的简又又,却只能坐在了季云雪的下首边,俞柳君的脸,顿时难看了。

     “咱们季家虽然不注重规矩,但该有的礼数还得有,容姨娘当家这么多年,难到基本的礼数都没有教会你么?这嫡庶嫡庶,嫡在前,庶在后,嫡为尊,庶为卑,谁准你抢在嫡姐的前面,成何体统,走出去别人怕要骂我们将军府没有家教了,你自己丢脸不打紧,别坏了季家的脸面。”

     季云雪在俞柳君这番夹棍带棒的训斥下脸色发白,手指紧紧的绞着衣袖,咬着红唇站了起来,卑谦的道:“母亲教训的是,是云雪失礼了。”

     她唯唯诺诺的样子,俨然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而俞柳君就是那恶婆婆。

     季谦看着受了委屈的季云雪,眉头轻轻一皱:“柳君,不过是个位置,何必这样小题大做呢?”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仿佛点起了俞柳君内心隐藏的一把火,那温柔的神色立即变成犀利非常,她狠狠的瞪着季谦,咬牙道:“我小题大做?要不是她娘,我女儿会流落在外十五年?在我女儿下落不明受尽欺凌的时候,她的女儿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我的女儿没有爹疼没有娘爱的时候,她的女儿却被你捧在手心里的疼爱,说到底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纳她为妾,要不是你粗心大意,我女儿就不会丢了十五年。”

     说到最后,俞柳君几乎是咆哮出声的,精致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恨意,既恨自己夫君纳别的女人为妾,忘了他们曾经的海誓山盟,也恨他将女儿弄丢,让自己日日以泪洗面。

     季谦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是深深的愧疚,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而季老等人,则都默不作声,眼中有着无耐,却不多插一句嘴,显然,这样的指责,不是第一次发生,就算当初不知道容姨娘才是罪魁祸首,但季谦弄丢了简又又,却是不争的事实,季老就算想替儿子说,也觉得底气不足。

     季云雪忽地抬头,眼眶红红的看着季谦跟俞柳君:“爹,都是女儿的错,你别怪母亲,是女儿不懂事,惹母亲生气了,女儿这就离开。”

     说罢,便对着俞柳君盈盈福身,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显得楚楚动人。

     俞柳君冷哼一声,面色颇冷,离开最好,留在这里也是让她看了碍眼。

     季谦摇头叹了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季云雪离开,只是看向季云雪的目光越发的愧疚了。

     简又又眸光微闪,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季云雪,暗暗思量着,而当季云雪行完礼正要离开之际,忽然拉住了她。

     季云雪忽闪着大眼睛回头看着她,只见简又又微微一笑,道:“四妹留步,今日是家宴,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可不能离开,叫下人看到了,怕是要以为我们欺负四妹了呢。”

     俞柳君本对简又又留下季云雪正欲说什么,忽然听到她后面的话,不由得一愣,随即看向季云雪的眼中越发的冰冷。

     她倒是没有回过神来,季云雪这一走,甩的可是她的脸面,怕是下人们不稍片刻就要议论起她这个主母容不下庶女了。

     季云雪怯怯的咬了咬唇:“只是我留在这里,只会惹爹跟母亲闹不愉快。”

     “四妹快别说这样的话,爹跟娘感情向来很好,哪里闹不愉快了,娘刚刚跟爹拌嘴来着,我是乡下来的,不懂大户人家的规矩,只知道在我们乡下,夫妻间的斗嘴,也是增加感情的一种方式呢,爹,你说是不是?”

     季谦愣愣的看着简又又,呆呆的顺着她的话点点头,心里有种欣慰感。

     手心手背都是肉,对于失踪了十五年的女儿,他自然是喜爱的,但季云雪怎么也陪在他身这这么久,又是他宠着长大的女儿,虽说容姨娘死不足惜,可季云雪却是他的骨肉,当年的事情怎么也怪不到她身上,如今看简又又明知当年的事情真相,却是拿真心待季云雪的,季谦自是乐见其成的。

     季云鹤膝黑如墨的眸子,深深的看了简又又一眼,对这个从小长在乡野间的妹妹刮目相看,本以为带回来会是个粗鲁的无知妇孺,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生妹妹,自然不会嫌弃,但刚刚那翻话,却是那般的机智灵敏。

     若今天季云雪真的离开了,不仅会让娘的形象受损,而且爹跟娘之间的隔阂怕会更深一层,毕竟从表面来看,是娘容不下季云雪。

     但简又又却主动将人留下,又把爹跟娘之间的争吵说成夫妻间的情-趣,不管娘认不认可,却给了爹一个台阶下,而且看娘对简又又的疼爱程度,怕是简又又这会说天亮了,娘也会点头赞同,更别说反驳简又又的话。

     还有一点,季云雪摆明了是在挑拨爹跟娘之间的感情,想来简又又也看出来,所以才会有那样一翻解释。

     不知不觉,季云鹤看向简又又的眼中露出了丝丝笑意。

     “二……二姐……”季云雪有片刻的怔愣,想来是没料到这乡下回来的简又又竟是如此能说会道,好像还很机灵,一点都不拘谨木讷,正要再说什么,忽地被简又又快速给打断了。

     “今天可是大家为了迎接我回来而给我接风洗尘的,四妹就当给我个面子留下来好不好?这顿晚饭是我亲手做的,我听下人说过四妹喜欢吃鱼,做了不少的鱼,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若季云雪再离开,就显得有点拿乔了,到时候其他人怎么看她另说,怕是就连季谦都要觉得她不懂事了。

     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季云雪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没想到二姐亲自下厨,那我一定要尝尝二姐的厨艺才是。”

     俞柳君一听简又又这话,哪里还顾得上季云雪留不留下,立即心疼的看着女儿:“又又,怎么回事,怎么是你做的晚饭?那些下人都是怎么做事的,竟是这般欺负你。”

     “娘,你别紧张,不是下人欺负我,是我自己想要做这顿晚饭的,既然是家宴,我就想亲自动手更能表达我的孝心才是。”

     季老早在听到简又又说亲自下厨时就两眼放光了,这会更是忙不跌的点头,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嘿嘿直笑:“对对对,丫头说的没错,这孝心好,我喜欢,快别站着了,坐下来,该上菜了。”

     这突然兴奋起来的季老让在坐众人都看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他这激动劲是怎么回事?以前从没见他吃个饭就跟捡到宝似的,不对,比打败了敌人更加高兴的。

     季老这么说了,俞柳君自是不好再说什么,何况女儿想表孝心,她整颗心满满都是感动,刚一坐下,就听老爷子吼了起来。

     “来人,赶紧上菜,磨蹭什么呢。”

     这急切的模样,叫人看了实在忍俊不禁。

     一盘盘菜被下人们端上来,直到尝过了味道,众人这才惶然明白季老这激动跟兴奋从何而来。

     这味道,这菜品,简直是比宫中御膳还要美味。

     “这些,都是你做的?”季云鹤这么久以来对着简又又说了第一句话,这突然的开口,倒让简又又有些不适应,差点被水煮鱼的辣味给呛到。

     本以为第一个开口问的会是娘。

     “恩,味道如何?”简又又点了点头,随意又问,心中颇为忐忑,就怕季云鹤说不好吃。

     ------题外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二宝是女儿,所以显得特别娇贵,才三个多月陌名奇妙就病了,突发的症状很严重,医生说很容易窒息,当时把我吓懵了,住院挂水好心疼哇,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