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97章 叔婶上门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次日,简又又跟陆彩云刚起床穿好衣服,便听得外面一阵吵杂声。

     “什么事情这么吵?”简又又一边系着腰带,一边问陆彩云。

     陆彩云茫然的摇了摇头:“我出去看看。”

     以往最会闹事的,可是崔氏,不过崔氏来了几回被简又又给毫不留面的挡回去之后,已经鲜少来了,而且听这声音,也不像是崔氏的。

     陆彩云出去了,简又又一边坐在铜镜前梳头,一边等着她回来。

     很快,陆彩云脚步匆匆的回来了,脸色颇为难看:“怎么了?”

     陆彩云恼火的回头瞪了一眼院子里,气呼呼的道:“又又,你都不知道来的是谁。”

     “是谁?”简又又问。

     陆彩云瞪直了眼睛说:“来了三个人,一对夫妻加一个儿子,自称是百合的叔叔婶婶和堂兄,说百合无父无母,他们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如今百合要成亲,这样的大事怎能不和他们商量,你说怎么会有这样厚脸皮的人……”

     “他们的意思是想再要一份聘礼?”简又又接着说道。

     陆彩云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显然被气得不轻:“对,一开口就是要八十八两的礼金,说是他们仁厚,也不需要像方家一样的聘礼,但是这礼金绝不能少了。”

     “百合从未提过她还有什么亲人,可见这叔叔婶婶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否则谁成亲不愿意自己的亲人到场,更别说连提都不提。

     “谁说不是呢,我才出去一会会,看他们一副势利的嘴脸,想来当初肯定是他们寡情薄义把百合卖了,如今见她要成亲,不敢去方家,便跑来咱们这里闹,以为咱们好欺负似的。”

     简又又放下梳子,站起身:“走,出去看看。”

     陆母是个温和的性子,想来听到这话哪怕再气,也震不住,陆逍云既然要娶百合这个人,如今事情未明前不能把对方给得罪狠了,再者看着是个大男人,那憨厚的性子也未必能吃得消这一家三口。

     吵闹的声音从院外,慢慢的转到了院子里。

     想来是陆母怕在院子外吵,容易引人过来,到时候面上不好看,把人请了进来,而这三人进了陆家的院子,更像是进了自己家一样,把自己当爷似的毫不客气。

     简又又跟陆彩云出房门的时候,就见一中年男子往堂往里走去,寻了个凳子坐下,便指着跟进来的陆逍云道:“我们天不亮就赶路到这里,这么久了也不知道给倒杯水喝,有你这么招待客人的吗?”

     陆逍云脸色涨的有些红,站在那边犹豫了良久,在陆母的眼神示意下,正欲转身,便见陆彩云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客人?那也要某些人有做客的自觉性才行啊,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把我哥当下人一样使唤。”

     另一边的中年妇女斜眼睨了陆彩云一眼,脸上尽显尖酸刻薄:“真是没教养,长辈说话,有你一个晚辈什么事。”

     “要是你所谓的教养就是跟你一个德行,那抱歉,真没有。”

     “你……”那妇人,也就是百合的婶婶,吴氏,气得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指着百合便对陆母吼道:“亲家母,你让一个晚辈站在这里羞辱于我,还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这亲事,你们是不想结了吗?”

     “这是我家,不愿意听你们可以走啊,没人留你。”陆彩云双手插腰,毫不留情的反驳道。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中年男子,也就是百合的叔叔,百山敲着桌子,怒吼道:“你们家真是没有个规矩,区区小辈都敢这么放肆,成何体统。”

     陆母不了解百合的身世,也担心惹恼了这几人从而自家儿子的婚事给吹了,于是有些担忧的拉了拉陆彩云,让她适可而止。

     陆彩云的脾气跟头牛似的倔强,一把甩开陆母拉着她的手,上前一步怒着小脸道:“我们家的规矩如何还用不着个外人来指指点点,你们家的规矩好,那就回你们自己家去。”

     “你……你……”百山气得差点没吹胡子瞪眼。

     这时,一直默不做声的百枫悄悄劝道:“爹,您消消气,咱们今天来是有正事的。”

     听到儿子的提醒,百山一愣过后便冷哼了一声,摆了摆手道:“我不跟你一个小辈计较,我们今天来,主要是为了百合的婚事。”

     “二位亲家,这婚事我们已经跟方夫人商议好了,就在十二月十二,到时候还望二位亲家前来。”陆母客气的说道。

     百山跟吴氏相视一望,吴氏皮笑肉不笑的道:“亲家母,不是我说,论亲,百合父母早逝,唯有我们才是百合的亲人,她的婚事,自有我们作主,那方夫人虽为贵,但只是主子,你们跟她商议婚事我们也不管,但百合说到底可是我百家人,你们什么都没有就想娶她,这事放哪都没有理说。”

     吴氏微扬着头,一脸的倨傲,对这八十八两礼金势在必得。

     陆母表情有些僵硬,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简又又忽然轻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道:“叔叔婶婶确实亲,但说到底也并非亲生父母,你们二老有什么立场站在这里左右百合的婚事,好,退一步讲,你们是长辈,百合若要成亲,无父无母的她需得争得你们的同意,只是若我没记错,百合跟方家签的是死契吧……”

     所谓死契,便是百合生死皆是方家人,跟百家再无任何关系。

     更何况,如果百合是认叔婶的,不可能不同陆逍云说这件事,而从头到尾她都没提,显然是不把这两人当叔叔婶婶看待,若非做的过份,是个人都不愿意把仅有的血缘亲人给斩断了的。

     吴氏的脸色,在简又又的话落之后,有瞬间的尴尬。

     想当初他们自己家还要丙个孩子要养活,哪里有闲钱再养一个,何况还是个赔钱货,所以才卖给了人牙子,从此生死不论。

     他们也是听说了百合要嫁人,给方夫人的礼金足有八十八两之多,多方打听之下才得知男方是云岭村的陆家,既然他们给了方家这么多礼金,身为叔叔婶婶的他们怎能一分钱都得不到?怎么说当初他们也是养了百合一段日子的。

     思及此,吴氏的底气稍稍足了些,看向简又又的时候带了轻蔑的神情:“你又是谁,有什么资格跟我讨论百合的婚事,任你说破了天去,她百合也是流着我百家的血。”

     “你……”陆彩云气得几乎跳脚,这女人的无赖程度简直跟崔氏有的一拼。

     简又又轻拍了下陆彩云的肩膀,安抚下她暴怒的情绪,继续问:“照婶子这意思,百合因为流了百家的血所以还必须认你们这叔叔婶婶,而方家手中的死契无用?”

     “当……”

     吴氏正要脱口而出,觉得只要自己咬住了跟百合的关系,这礼金必定到手。

     才说一个字,便被儿子百枫给打断了:“姑娘这话错了,我百合妹子跟方家签的卖身契又以怎是无用的,不过她既是方家的丫环,也是我百家的女儿,我爹娘身为长辈,过问侄女婚事并不为过吧,还是说你陆家根本无心娶我妹子。”

     我呸,这会装着道貌案然的模样一口一个妹子叫的亲热,要真认她这个妹子,当初就不会把人卖给人牙子数年来不闻不问,眼见着有好处可捞,这又坐不住了。

     简又又在心里狠狠的唾弃了一翻。

     百枫长了一张小白脸的脸,戴着书生帽,若是第一眼,必定觉得他文质彬彬,只是他眼中露出来的算计跟贪婪叫人心生厌恶。

     “那你可错了,百合是方夫人从人牙子手中买回来的,签了卖身契,生是方家人,死是方家鬼,跟你们百家可是没有任何关系了,说白了,你们把她卖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断绝关系,如今却跑来说百合还是百家人,你们是当方夫人傻呢,还是当我们是傻的?百合的生死都由方夫人决定,她的婚事自然也是方夫人作主,别说她如今无父无母,就算父母尚在,且也是做不了她的任何一个主,两家庚帖已经交换,婚事已成,你们这时候却跑来想要搅和这桩婚事,是不把同意这门婚事的方家放在眼里呢?还是不把促成这门婚事的颜记酒坊放在眼里,若是还心有不甘,咱们不妨县太爷那里辨一辨,如何?”

     简又又悠然的嗓音就像是春日里的微风,轻轻的拂过每个人的心田,却又像是一把利剑,狠狠的扎在人的心脏上,鲜血淋漓。

     吴山面色一白,愣愣的看着简又又:“你……你个小丫头片子,少在这里危言耸听。”

     简又又垂眸,嘴角轻弯,似笑非笑的笑容叫人心中发毛:“反正这门婚事,方夫人已经同意了的,我们也不会再另出一份聘礼给你们,你们就算在这里吵破了天也无用,要是心有不甘,大可去县衙告我们,看看最后是谁占理,谁得罪贵人。”

     百家三人面面相觑,脸色跟个调色盘似的不断变比。

     陆彩云在一旁看得差一点拍手称快,果然还是又又厉害,总能说到点子上,叫人无法反驳,这一回看这三人还能闹出什么花来。

     ------题外话------

     下个月就要生二宝了,最后一个月身体有点力不从心了,前两天做胎监一直不过,心里也恐慌,更新怕是不怎么稳定,后来跟编辑商议之后决定以后每两天一更,尽量保证下个月坐月子时不会长久断更!本来以为生娃前会完结,祥果然高估了自己,给亲们带来不便抱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