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88章 不知姑娘可有婚配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陆彩云的话,让百合有一瞬间的怔愣,不管陆逍云心中何想,但能得到他家人的这样高度的认可,对百合来说,无异于在做梦。

     只是若是以前,她必定满心欢喜。

     正愣神间,忽然身子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转了过来,陆逍云宽厚的大掌落在她的肩头,明明隔着衣衫,却让她感觉到那滚烫的温度,心头怦怦直跳。

     “彩云的话,正是我想说的话,我陆逍云,只想娶你百合为妻。”他的声音并不是那种特别好听醇厚的,但在百合听来,仿佛世间所有男子的声音,都不及他半分,他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眼中虽不是柔情脉脉,但那认真跟情切却狠狠的砸进了她的心里。

     不是敷衍,不是报恩,不是感激。

     是实实在在的想要娶她,只是娶她。

     百合的呼吸一滞,心跳越加的快了,然而脸上的落寞跟苦涩也越来越浓。

     收回心神,她自陆逍云的掌下退后一步,摇头,扬起一抹自嘲的笑:“陆大哥,时至今日,我不配再嫁给你。”

     她虽没有失了清白,但那巷子里发生的事情,她怎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陆逍云知道百合说的什么意思,这么久以来,他越来越清楚的知道自己想娶百合是因为她这个人,而不是因为感激,可百合却一直对那天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走不出来,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何来的配不配?

     见百合转身就要走,陆逍云情急之下抓住了百合的手,紧紧的不肯松开:“什么配不配,若说不配,也该是我才对,莫非你嫌弃我只是个穷小子,所以才百般拒绝我?”

     “当然不是。”百合抬头,急着辩解。

     其实论身份,百合虽是丫环出身,但却是方家夫人身边的二等丫环,他日若要嫁人,方夫人也绝对不会太亏待了她,毕竟走出去,代表的可是方夫人的脸面,别说乡下小子,就是村里出个秀才,够有面了吧?也有不少以娶高门之家的丫环为荣,那可是经过调教出来的,不说棋琴书画样样精通,比不过千金小姐,但比比乡下姑娘却是一个天,一个地。

     所以陆逍云娶百合,说百合低嫁,也并不为过。

     但如今的陆家,跟以前又不能相比,别说娶百合给的聘礼,怕是她卖身契的赎金都凑不起。

     然而百合喜欢陆逍云,又岂会在乎他是穷是富。

     “那就是因为我曾经喜欢过芳华,所以你嫌弃我不干净,不会对你一心一意?”陆逍云继续问。

     百合听了这话,顿时急的连连摇头,一脸的迫切恨不得让陆逍云相信自己绝不是他说的那个意思。

     陆逍云忽地咧嘴一笑:“既然都不是,那就是你愿意嫁给我了。”

     那模样,跟以往的憨厚有些不同,竟耍起懒来了。

     简又又抿唇一笑,看来为了娶回媳妇,再正经的人也要被逼的什么事都做出来了。

     百合怔怔的看着陆逍云,心里即心欣又忐忑,陆逍云能这样毫不避讳的说曾经喜欢过芳华,那是不是说明,如今的芳华在他心里,早已是个过去,放下了。

     她怎会嫌弃陆大哥喜欢过芳华呢?她只是……只是……觉得自己不干净而已。

     在两人的身后,不知不觉的围上了不少人,听着陆逍云尖似表白的话,有人开始起哄:

     “百合姑娘,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过阿云的为人我们可以保证,他这么想娶你,肯定是非常喜欢你的。”

     “没错,这小子平时闷声不吭的,没想到这么能说会道,你就答应了吧。”

     “要是你嫌弃他喜欢过别的女人不干净,我们不介意帮你洗洗他,直到你觉得干净了为止。”

     “百合姑娘,谁都有过去,您大在人有大量,别跟阿云一般见识,他当真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若是百合姑娘不同意,那肯定逍云做了什么大恶之事,这样一来,我这家具铺也不愿意再继续用他了。”

     “……”

     最后说话之人,是赵掌柜,他双手背在身后,一脸威严的看着陆逍云,目光微沉,似带了些不悦。

     一干人等听了赵掌柜这话,顿时瞠目结舌,有人不可置信的小声问了问:“赵……赵掌柜……你……你开玩笑的吧?”

     谁都知道,陆逍云是这里最好的工匠师父,赵掌柜要把他赶跑了,那不是好大一笔损失?

     赵掌柜挑了挑眉,严厉的目光扫向那人,哼哼两声:“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吗?一个男人,若是连个女人也欺负,算什么男人,我这店虽小,但也不是什么品性的人都能进来的。”

     陆逍云也好半晌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赵掌柜一道若有似无的目光瞟过来,多年来的相处让他瞬间明白了赵掌柜的意思,忙接口道。

     “许是我真的不够好,所以才让百合多次拒绝,算了,既然我的人品无法让她相信我,也的确没有颜面继续留在这里。”

     说着,松开了百合的手。

     百合一听陆逍云这自暴自弃的话,忙对赵掌柜解释:“不是这样的,赵掌柜,陆大哥人很好,又勤快又善良,他绝没有做什么大恶之事,是我……是我不够好……求赵掌柜不要赶走陆大哥。”

     赵掌柜似是不信,蹙了蹙眉,狐疑的看了眼陆逍云,又看向百合:“是吗?除非你答应嫁给他,那就证明他的为人如你所说的那样。”

     “我……”百合表情蓦地一滞,而周围的其人工人也瞬间明白过来赵掌柜刚刚那番话的意思,纷纷不由自主的拍着胸脯,他们就说嘛,赵掌柜平时那么和蔼一个人,今个说话怎么这样不留余地,原来是想要帮阿云啊。

     众人的心思都很明了,皆希望百合答应嫁给陆逍云。

     百合讷讷的看着目光殷切的陆逍云,有那一瞬间,竟有种想要点头的冲动,只是忍了忍,终是咬牙垂头,没有说一个字。

     她想嫁他的心,何尝不这么殷切。

     陆彩云急的都快要抓头发了。

     简又又这时走到百合身前,陆逍云让开了一步,只见她盯着百合的光洁的额头,开口道:“百合,陆大哥的诚意,想必你看得清楚,谁都有过去,若只是一味的沉浸过去而拔不出来,受苦的只是自己,何况,你那根本不算什么‘过去’,何不想想以后,不管陆大哥在以后的日子对你如何,至少现在是真心实意的,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幸福也是自己把握住的,说不定你迈出了这一步,迎接你的,只会是晴天,而不是阴影。”

     百合愣愣的看着简又又,听着她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渗透进她的心底深处,眼神中有松动。

     “又又……我……我可以吗?”

     陆大哥真的不介意吗?他以后真的会不在乎自己曾经发生的事情吗?

     简又又淡淡一笑,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可不可以,退一万步讲,就算以后陆大哥真的变了,那至少在变之前,你们也有过幸福,你现在没有任何遗憾,更何况,这也只是‘如果’!”

     “我不会,不会变的。”简又又的话音刚落,陆逍云便急急表态,看着百合郑重的说道:“我保证,没有如果,不会让你有任何后悔,遗憾。”

     这样的承诺,比任何甜言蜜语都来得动听,百合的眼眶,忽的红了。

     简又又说的对,不管以后如何,至少现在她没有任何遗憾,能嫁给陆大哥,不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吗?

     得到百合的点头,陆逍云顿时激动的像个孩子,脸也后知后觉的红了起来,被人好一阵取笑。

     刚刚说话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他有一点的害羞呢。

     赵掌柜一高兴,顿时让陆逍云暂时不用来店里了,等什么时候好日子订了下来,再来上工也不迟,让他回去好好筹谋娶媳妇的事情,这看日子,下聘,往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有得忙了。

     陆逍云对此也不推辞,谢过了赵掌柜的好意,便跟陆彩云三人一起回去。

     几人先送百合回了方家,陆逍云走在百合身侧,时不时扭头看一眼百合,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却像是突然又成了木头一般,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多谢你们送我回来。”站在方家后门,百合含羞带怯的说道,抬眸看着陆逍云,白皙的脸上突飞两朵红云,就连眼角那几颗小雀斑,都看起来格外可爱。

     陆彩云嘻嘻一笑:“嫂子甭客气。”

     百合听到这称呼,更是羞的低下了头去,差点没找条缝钻进去。

     陆逍云看了百合半晌,在她转身进门的瞬间忽地叫住了她:“百合……”

     百合回头,看着陆逍云,就见他从袖中取出一只手镯,是鎏银的,并不能算真正的银,手镯上面雕刻着朵朵百合,一朵衔接着一朵,很是精巧漂亮。

     “那个……这手镯虽然不是我一手雕刻的,但是里面的名字是我亲自刻上去的,送给你。”

     百合怔愣的看着陆逍云手中的镯子,其实她在方夫人身边当差,得得赏赐不少,比这手镯好的也很多,但都比不得这只镯子的心意来的贵重。

     她伸手接过,一眼便瞧见了手镯的背面,那工工整整的“百合”二字,是她的名字,百合的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与欢喜。

     “陆大哥,谢谢你。”

     见百合喜欢,陆逍云顿时咧开了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容让人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但却洋溢着一种叫幸福的味道。

     百合将手镯戴上,这才进去了,心里头一种名叫甜蜜的泡泡不停的往外冒,想着不久之后,她就能嫁给陆逍云便雀跃不已,五指在那只镯子上不停的摩挲着。

     陆彩云迫不急待的拉着陆逍云就要回去,兴奋的不行。

     张虎走在两人身后,眼底露出羡慕的神情。

     简又又扭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怎么?想娶彩云了?”

     “……”张虎一怔,愣愣的看向简又又,随即一张脸不好意思的红了,他低头,局促的抓了抓脑袋,再抬头看一眼前边的陆彩云,点点头:“恩,不过彩云好像对我没意思。”

     “你什么都不说,不做,彩云就算对你有意,也不会说出来的,你要再这样无动于衷,小心彩云最后成了别人的了。”

     张虎主动一些,说不定彩云就能发现其实他再是最适合嫁的人呢。

     张虎表情呆滞,反复思索着简又又的话。

     出了方家后门的巷子,刚坐上车,简又又便听身后一道惊喜悦耳的嗓音响起:“咦?又又……”

     回头,见到的便是俞柳君站在不远处,面露欣喜之色,确定是简又又之后,便急步向她走了过来。

     俞柳君的身后,跟着江晴茵,季云尘,还有一个让简又又颇为诧异的简秀。

     “又又,是谁啊?”陆彩云看俞柳君向他们走来,而且叫的是又又,于是问道。

     简又又耸了耸肩,其实这位夫人是谁,她也不知道,她们之间不过一面之缘,但却让她一眼就很喜欢的一位夫人。

     “夫人好。”简又又跳下车,对着俞柳君有礼的唤道。

     不说乡下人不知高门大宅之间的仪礼,就说简又又一个从现代来的,对这个时代的行礼规矩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俞柳君也不介意,听简又又唤她夫人,忙道:“别夫人夫人的叫了,怪生疏的,叫我俞姨吧。”

     说着,她便上前,拉着简又又的手,问:“你这是去哪?”

     身后,简秀的脸色忽然大变,眼中露出紧张焦急之色。

     她认识简又又,她竟然认识简又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不应该啊,简又又怎么会跟这位夫人认识的。

     是他们发现了什么吗?

     也不对,否则以这位夫人思女心切不可能对自己这么好,而且听简又又对她的称呼,两人或许认识,或许见过,但绝对不熟。

     她不能自乱了阵脚,要冷静。

     简秀做了几个深呼吸,强压下内心的忐忑,上前笑道:“又又,这是准备回去了吗?”

     她这么问,不仅是跟简又又打招呼,也想让简又又点头说是,然后赶紧走,不管他们知不知道简又又的身份,都不能跟简又又接触太多,否则只会对她不利。

     而且,她到现在,因为还没有改口,也只称她一声“夫人”,她也没有说过,让自己先叫她一声“俞姨”,而却让简又又如此亲昵的叫她,简秀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虽然不这么快的认她这个娘,是自己的意思,怕太过着急反而让人觉得她有问题,而这些天俞柳君时不时将她叫出来陪她逛着县城,聊家常,努力想跟自己拉近关系,偶尔流露出来的迫切想要认她的意思,却到最后都收了回去,显然是不想惊了自己而小心翼翼,所以简秀越加的有自信,更不急于一时。

     而今,这一幕,让简秀突生一股危机感。

     她不能这么拖下去了……

     俞柳君却一脸诧异的看向了简秀:“秀儿?你们认识?”

     简秀回神,温婉一笑:“夫人,我们是一个村里的,不过后来我跟着父亲搬来了县城。”她没有说简又又原是三叔家的女儿,就怕他们突然发现了什么,反正简又又跟三叔家断绝了关系,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简家的女儿,住在了陆家。

     对于简秀的话,简又又并没多心,只笑着点了点头。

     俞柳君了然,更没有觉得简秀对她的称呼有什么让她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原来是这样啊。”既然是一个村的,那也就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何况还都姓简,果然有缘。

     她并不觉得两人同姓有什么不同,毕竟一个村子里,大多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一个姓也没什么不同。

     一旁的季云尘漂亮的丹凤眼微微一眯,诧异于自己娘亲对一个外人的态度竟然这样亲热,更没有忽视她让简又又对她称呼上的改变,他悄悄扭头,看了简秀一眼,心里浮出一丝古怪的感觉。

     娘这些天竟想着法子让姐姐认她,怎么就没想到让她先把称呼改了,“俞姨”可比“夫人”亲近多了。

     以前没有对比不知道,现在有了对比就让人觉得古怪。

     至于哪里怪,季云尘也说不出来,压下心头的疑惑,他道:“娘,你还要在这里站多久,我快饿成人干了。”

     说着,还不忘对俞柳君挤眉弄眼,颇有撒娇的意味。

     俞柳君回头瞪了小儿子一眼,轻斥道:“吃吃吃,就知道吃,少吃一顿饿不死。”不过说话时,眉宇间却是浓浓的笑意。

     季云尘虽然性子顽劣,但却也正是这种不正常的性子让俞柳君头疼的同时,觉得欢乐。

     “娘,我是您亲儿子,有你这么希望自家儿子少吃一顿的么?”季云尘顿时夸张的尖叫了起来,脸上的模样甚是滑稽。

     简又又忍不住轻笑了出来,这样一个英俊少年,通体的贵气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不惜形象的逗弄令娘亲欢心,其孝心足以让人感到温暖。

     而看着这样的季云尘,简又又轻笑的同时,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这一笑,让季云尘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乌黑的眼珠,好似夜空下最亮的那一颗繁星。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简又又看,让简又又不由得收住了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自然而然的寻问,好似面对的不是陌生人,而是相识以久的熟人一般。

     季云尘也没觉得简又又说哪里不妥,只咧着一张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容明媚耀眼,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简又又差点一个踉跄要摔在地上: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唔,不知姑娘可有婚配,在下年方十五,尚未娶妻……”

     这意思,竟是明晃晃的在大街上,仅仅是一面就要求起婚来了么?

     还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如今吃的好,营养跟上去了,就算养的不错,也只能算清秀,可担不起这么高的评价。

     简又又嘴角不断的抽搐,眼刀子嗖嗖的向季云尘戳去,而后者却晃若未置,笑的越加的欢快,又欠扁。

     俞柳君猛的一愣,回神之后便抬手拍了季云尘的额头一下:“胡言乱语也不分分场合,看把又又吓的,再这样不着调你给我滚回家去。”

     这一回的斥责,俞柳君的脸色微微有些不悦,不过更多的是怕简又又被自家儿子不着调的性格给吓坏了,那从今以后要见了他们绕道走,想想心情都不怎么愉悦。

     季云尘双手捂着自己的额头,明明那一记对他来说根本不痛不痒,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控诉:“娘,我哪说错了,你们不都劝我成亲么?我这不遇上个自己一见倾心的姑娘,抓紧了机会吗?难道娘你不喜欢?”

     一见倾心还谈不上,但能让他季云尘初见就觉得舒心的姑娘,这女子还是头一个,想来娶回家当媳妇也不差。

     若是季老在此听见了,怕是要激动的跳起来,大赞孙子好眼力,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俞柳君瞪了自家儿子一眼,回头拉着简又又解释道:“又又,吓到了吧,别理他……你们吃午饭了没?要不一起吧?”

     她是第一眼就喜欢这姑娘,小儿子那混话也的确让她觉得可以考虑,可是这样的话是能随随便便就说的吗?不知姑娘脸皮薄,万一吓坏了怎么办?

     简又又不在意的摇头道:“少爷性格率真,玩笑之话并没有吓到我,多谢夫人……”

     “俞姨!”

     俞柳君忽然打断了简又又的话,一本正经的纠正着。

     简又又一愣,接着笑道:“俞姨,多谢你的美意,我们急需回去,就不多留了。”

     “这样啊……”俞柳君失望的垂了垂眸,随即又道:“这次不行,那下次吧,我住在福临客栈,来县城的话来找我,我还要在宏沛县呆上一段时间。”

     简又又含笑点了点头,在俞柳君不断放大的笑容里离开。

     “夫人,这日头晒,咱们还是找地方歇歇吧。”简秀走到俞柳君的身侧,浅笑着说道,话里不乏关切之情。

     俞柳君收回视线,露出疼爱之色:“饿坏了吧,听说这宏沛县最出名的便是归云楼了,来了好些天,一直没有机会去尝尝,走吧。”说着,拉过简秀的手便往归云楼走去。

     简秀心里头,重重的松了口气。

     她的疼爱是属于自己的,不能让简又又占了去。

     回村的路上,陆彩云拉着简又又便是一肚子的疑问:“又又,那位夫人看着好贵气,似乎对你挺亲近的,你们很熟吗?还有还有……她身边的少爷虽然说话轻挑了些,不过看模样他也不像是说混话,该不会真对你有什么旁的心思了吧?”

     “那夫人我只见过一面,当初进县城的时候把我误认成了她的女儿,不过人却是很和善,看着她我也有股亲近感,至于你说的那少爷……是不是混话关我什么事,你呀,就别把心思放在那些有的没的上面了,回去跟干娘好好看看吉日。”

     目前为止,陆逍云的事,才是大事。

     “最让人奇怪的,是简秀,她好像认识那一对母子,你说为什么?”

     简又又看她一眼,并不像陆彩云那样去关注简秀的一举一动,只道:“既然陆大哥要成亲,那屋子重建的事情也要抓紧了,前段日子给咱们建作坊的那些工人用着挺好,不妨还请他们吧。”

     陆彩云见简又又跟自己压根不在一根线上,无趣的瞥了瞥嘴,又又难道就不好奇吗?

     陆逍云听闻,回头看着简又又笑道:“我看行,不过咱们村能用的人大多在作坊帮忙,怕是要多请几个外边的小工了。”

     “这个不打紧,主要盖子的那些是好手,请他们留意多请些品性好的人来干活,咱们给的工钱高,不怕没有人来,屋子得赶紧建,依我看,最慢年前肯定得把百合娶回来了。”

     说到这个,陆逍云红了红脸,轻轻点了点头。

     如今想来,到年前他都觉得时间久呢,只是屋子常年修失,自己住都只免免强强,更另说娶媳妇了,如今好不容易家里有些银子,盖屋子当然是头等大事。

     思及此,陆逍云看向简又又的眼中,满是感激。

     他们陆家定是上辈子做了不少好事,这辈子能遇到又又这样的贵人。

     ------题外话------

     宝宝终于出院了,虽然还在吃药,不过已经很好了,总算能放心了,开始恢复更新,让亲们久等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