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81章 就得让她得逞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这话,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们,想让她给银子,好办,拿自己的命来换吧。

     死缠烂打对她没用,到时候你崔氏不死,她会打死了,再爽快的给你们一大笔钱。

     这话虽然有点嚣张,视人命于草芥,简又又也未必敢这样肆无忌惮,但这个世上,没有人是真正不畏生死的,崔氏虽然蛮横不讲道理,但她却未必真正敢赌简又又不敢对自己下手。

     更何况,简又又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崔氏可不会真拿自己的命,去赌简又又的不敢。

     当初方氏这么嚣张,到头来却被简又又拿刀砍了几下,愣是把这口气给咽了回去?那会,还没有季容大帮她揍人呢。

     只能说,他们狠,简又又比他们更狠的下心,不怕后果。

     毕竟若一个不好,是一命抵一命的事情,但她却无所谓,仿佛她一点也不惜命,而正是这一点看上去不计后果的决绝,让人望而却步。

     简又又无视吓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的崔氏,进屋,关门,至于两人断了骨头怎么回去,这压根就不在她的关心之内。

     就崔氏那恨不得上蹿下跳的嚣张得形,说她站不起来,也不现实。

     屋里,晋丫丫默默的收拾着被崔氏踢倒的桌子跟凳子,把地上的碗渣子清扫干净,虽然没有一片狼藉,但也是乱糟糟的,让进屋的简又又狠狠的皱了皱眉。

     “又又姐。”晋丫丫亲切的唤了一声。

     简又又对她点了点头,随即看向简富兰:“小姑,二姑的事是怎么回事?”

     面对简又又的质问,简富兰的脸上闪过一抹无耐跟愧疚,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是否辜负了简又又对她们的好。

     简又又见简富兰这模样,内心微叹了一口气:“小姑,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并非不知简富兰的心性,若是简富兰真是那种无情无义,无视亲情冷漠之人,也不可能在曾经对简又又伸出一丝援手,而她也未必会喜欢这样的小姑,虽然让人觉得有些烦燥,但若小姑真的跟简家人成了一样的性子,她就不可能这么尽帮她们了。

     这种想法很矛盾,但简富兰的做法却也合情合理。

     简富兰先看了简又又一眼,见她神情温和,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微微松了口气,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个遍。

     本来说好的,晋丫丫把大肠的做法交给简富珍,让他们也在县城做点小生意,县城这么大,简富兰自认多一个简富珍并不算什么,毕竟想吃大肠的人多,而他们每天却只卖两桶,所以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家的生意还一如既往的好。

     却在几天之后,简富珍又哭诉着上门,说是头两天还有生意,可越往后,越没有人来买她的大肠,以至于她每天做的大肠都原封不动的带了回去,就算大肠不值钱,但做出来却要花不少调料,婆婆为此天天埋怨数落她,骂她败家。

     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客人们嫌简富珍的大肠味道不好,就算没有腥味,但跟简富兰他们卖的大肠相比,实在难吃极了,这些人宁可多等些日子或者早点去排队,也不愿意去买简富珍的大肠。

     只是这事关个人手艺问题,简富珍自己厨艺不好,那她还能怎么帮忙?

     就是她自己,也不及丫丫做出来的美味。

     正当简富兰纠结着怎么安慰简富珍时,简富珍便道:“小妹,你看要不这样,我也实在是做不出你们的那种味道,要不你们就别出去卖了,都卖给我吧,我再出去卖,这样也省得你们母女两天天往外面跑,不过价钱的话,你可得稍微让我一些,怎么也得让我也赚些,你看这样行不?”

     简富珍的要求,其实并不苛刻,反正卖给谁不是卖,而且简富珍也不是开口就让他们免费提供,也是要给钱的,只是这钱要比卖给外面的便宜一些。

     简富兰想,省了她跟丫丫出去跑,便宜些卖给简富珍也合情合理,不管怎么说,她跟丫丫是轻松了,也赚到了钱。

     于是这简富兰并未多想就同意了。

     她们不出去卖,县城只有简富珍一家在卖,而且味道是一样的,所以生意很好,简富珍也不敢卖贵,但每日也能赚个一些,这样日积月累下来,日子过上去那是不用怀疑的。

     这样的做法,谁家都不吃亏。

     若简富珍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赚钱过日子,简又又对此并无二话,她再不喜欢简家人,也不可能自私到让他们走投无路,否则也不会有张巧蓉采青梅赚钱的事情了。

     只是偏偏简富珍的心思,本就不正……

     “可简二姑并没有就此安稳度日,而是把大肠的做法转手给卖了对不对?”简又又看着简富兰,问。

     只见简富兰眼底闪过一抹悲凉,不知是叹自己被亲姐姐摆了一道,还是叹自己的无能,她点了点头,说:“恩,就在前天,几个人突然来访,为首之人态度还算温和,但身后跟着的一看便是打手,气势逼人,他们道明来意,说是想跟丫丫学一学大肠的做法,我当场便愣了,之后那人说有人把这方子卖给了他们飞鸿楼,已经签了协议,所以从今往后,我们家不得再卖大肠,否则便要送官法办,我跟丫丫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迫于无耐,便答应了他们,似乎那人是个厨子,大概半天的时间,学完就离开了。”

     简又又闻言,抿着唇轻轻点了点头,微敛的黑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飞鸿楼闹鬼,是她一手安排的,本就生意惨淡,这会更是雪上加霜,听说没人敢进门吃东西,一个个恨不得从他们门口绕道而走,飞鸿楼的老板想法子挽救店里生意也是无可厚非的,不过她找的准,一找找到了简富珍这个爱贪财的……不,或者可以说,是简富珍找上了飞鸿楼。

     毕竟旁人不知道,简家人都知道,归云楼是跟她合作的,如果她去了归云楼,难保不会第一时间就把方子买下来,若是谁通知了自己,简富珍可就是什么都没了。

     简又又嘴角轻勾,扬起一抹轻蔑的笑容,不知该叹一句简富珍的脑子还算机灵,还是该骂简富珍这个小人,把做法卖给飞鸿楼,这无疑是断了小姑的生路。

     容璟之的目光,从始至终都落在了简又又的脸上,看她微笑,眉稍轻挑,一脸的戏谑,这女人每回露出这模样,八成又是谁要倒霉了。

     唔,不知道这一次又是出的什么主意?

     忽然,简又又扭头看着他,道:“你去猪肉摊,除了大肠,把猪的内脏都买回来。”

     既然飞鸿楼这么想东山在起,简富珍这么想踩着小姑谋私利,她怎能不让他们好好赚个够?

     她简又又的东西,是那么好拿,好赚的吗?

     对于简又又的要求,容璟之从最初的不满,到现在已经有种乐此不彼的感觉了,除了让他去扮鬼……于是二话不说,屁颠屁颠的出了门。

     简富兰不知道简又又要做什么,但却知道,简又又不管做什么,都有她一定的道理。

     晋丫丫收拾好了院子里的东西,擦了擦椅子,让简又又坐着说。

     看着依然内向却不失懂事的晋丫丫,简又又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抹沉思。

     如今作坊的生意不错,仅仅就三家的订单,足以让她大赚一笔,更别说还有跟归云楼的合作,晋丫丫到底是个姑娘家,总是抛头露面的也不是个长久的事情,当初让小姑出去摆摊,也是想维持生活,如今被简富珍这么一搅和,倒让她有了别的想法。

     晋丫丫在厨艺上有天赋,这样的天赋该好好用起来,而她本身也有开酒楼的打算,但是就目前来看,自己跟归云楼合作友好,开酒楼无疑是跟归云楼抢生意,这样做不厚道,所以她要开,也不会开在宏沛县,这事在计划之内,但不是马上就能实施的。

     但是酒楼不能开,可以开个小餐馆,类似现代的私房菜馆,每天限制人数,不做多,只做精,不求赚多少钱,但求先把名气做出来。

     虽然都是以吃为主,但销售理念却是不一样的,人群也不同,跟归云楼也不算为敌。

     这种想法一出,简又又越加的肯定。

     于是,简又又示意简富兰跟晋丫丫坐下,开口道:“小姑,简二姑是什么人,想必你比我还清楚,这件事情她陷你于不义,害你跟丫丫从此没了收入来源,她可有想过你们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不管她将作法卖了多少钱,但这银子你们却没有看到一个子。”

     简富兰咬着唇,被晋老太常年蹉跎已不在年轻的脸上带着一丝愤慨,她不是神,在亲姐姐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她做不到无动于衷。

     原以为,二姐真的向她诚心认错了,真的把她当做姐妹来看,如今想来,都是一场,戏,哪怕二姐把作法卖了,那银子拿来跟她平分,她都会觉得二姐还是念着自己的,可事实,她没有。

     简富兰眼底蓄起一丝薄怒,但很快又消散了去,她气简富珍,但到头来该怪的还是她自己,如果不是她轻易相信了简富珍,她跟丫丫又怎会连这谋生的生意也给丢了呢。

     思及此,她的眼眶不由得红了一圈。

     简又又看着情绪变化的简富兰,接着道:“我会做的,不仅仅是大肠这一道菜,但是简二姑却会再一次眼红……”

     “又又,这一次是小姑的错,我不该让人钻了空子。”

     “不,小姑你没有错,如果说一个人念着亲情心生善念也是错的话,那这世上便无善可言,错的是简二姑,该受教训的,也是她。”

     简富兰抬头,目光感动的看向简又又,心里好受了不少。

     顿了一顿,简又又接着道:“虽然小姑不能做大肠卖,但是还能做其他的,一会我便把作法教给丫丫,但我相信,过不了几天,简二姑一定会再次上门,找小姑你的。”

     这笃定的口吻,不用简又又说,简富兰也觉得很有可能,脸色当即沉了下来,说话的声音也带着怒气:“这一次我绝不会再相信她,让她有任何得逞的机会。”

     不料,简又又却是一笑,道:“不,这一次小姑就得让她得逞。”

     “啥?”简富兰一懵,有点回不了神。

     “飞鸿楼前段时间去我的作坊闹事,若非有季容大,后果怕是不能想象,跟他家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这一次简二姑偏偏把作法卖给了这家酒楼,不说他们断了小姑的财路,就说跟我之前的恩怨,我也不会轻易罢休的,所以这一次,我要他飞鸿楼在宏沛县开不下去。”

     简又又说着,面色一凛,透着丝丝阴霾,让简富兰有片刻的怔愣,她有些不敢相信,又又有这么大的本事让飞鸿楼在宏沛县开不下去吗?

     这件事情,她还真不知道,只知道飞鸿楼前段时间闹鬼闹得厉害,严重影响了酒楼的生意。

     “没想到堂堂大酒楼竟敢做这种卑鄙的事情。”简富兰握着拳头,声讨着飞鸿楼:“又又,你说该怎么做,小姑配合你。”

     对于简富珍,她已经不去奢求了,求了十几年的姐妹亲情都没用,还不如不求,她如今有丫丫,有又又,没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至于简富珍,就让她好自为之吧,如果她这一次还能厚着脸皮来找自己,简富兰觉得若她还能以为简富珍是真的重视她们之间的感情,那她就是蠢的可以。

     若简富珍有一丝羞耻心,都不会再来。

     但显然,两人虽然没有明说,均不约而同的认为简富珍是没有羞耻心的。

     简富兰在简又又的眼底,看到的怒意跟讥诮。

     而简又又在简富兰的眼里,看到的是苦笑跟一丝落寞。

     晋丫丫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虽然没有插嘴,但那一双红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大人之间的纠葛她不懂,她只知道,又又姐为此事很不开心,而她要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又又姐。

     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又又姐需要她,她都义不容辞。

     小小的少女眼底,划过坚定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