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80章 葡萄酒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不一会儿,便有丫环捧着一只果盘走进了凉亭。

     “夫人,这是今年刚熟的葡萄。”

     秦夫人点点头:“恩,放着吧。”这似乎成了规矩,每年的这个时候,她在这里赏花,庄子上便会把成熟的葡萄送来让她先尝尝:“又又,来,尝尝这葡萄甜不甜。”秦夫人将果盘往简又又面前推了推,笑着道。

     简又又目光,早在丫环把葡萄端上来时便亮了一亮:“秦夫人,这葡萄请问是您庄子上栽种的吗?”

     丫环端来时便说是庄子管事送来的今年刚成熟的葡萄,以秦夫人县太爷夫人的地位,肯定会置办自己的产业,有个庄子并不奇怪。

     她现在迫切想要知道的,是秦夫人种了多少葡萄。

     “是啊,怎么了?”秦夫人摘下一颗葡萄,递给简又又,说道。

     简又又接过葡萄,眼里抑制不住的兴奋。

     这个时节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青梅酒酿完这一批之后,怕是不能再酿了,简又又本就盘算着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原料用来酿酒,葡萄便是她的打算之一,只不过要找个葡萄园,谈何容易啊。

     谁知道今个竟被她给碰到了。

     简又又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于是问:“秦夫人,敢问您庄子里的葡萄,有多少?”

     秦夫人一愣,没料到简又又会这么问,顿了一顿后,道:“多也不多,三亩。”

     虽然跟比她以为的要少,但三亩地用来种葡萄,并不少了,毕竟秦夫人可不是种葡萄的专业户,有总比没有来的好。

     她若是能在这里打开葡萄酒的市场,到时候多种些葡萄,葡萄腾蹿的快,来年就能结不少。

     “秦夫人,能否带我去您的庄子上看看葡萄?”简又又问。

     对秦夫人来说,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她心存疑虑:“我瞧你这意思,似乎对葡萄很敢兴趣?”

     简又又对秦夫人笑了笑,也不瞒她,道:“秦夫人想必知道我开了个作坊名十里飘香,专酿酒,今天看见这葡萄,这不让我想要尝试一样用葡萄酿酒。”

     秦夫人头一回听到这种说法,不由得感兴趣:“咦?这葡萄还能酿酒?”

     “能不能成我还得试验过后才知道,不过我相信这葡萄酒酿出来的味道,定是美味至极,令人留恋的。”一提到酿酒,简又又整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变了,自信,神采飞扬,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秦夫人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我带你去庄子看看。”

     “谢谢秦夫人。”

     简又又要走,容璟之跟陆彩云自然也不会留着。

     霍子康虽然想跟着一起,但因是县太爷夫人相邀,而且也没有请他,所以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一起跟着走。

     容璟之走了,那少女眸光沉了沉,带着一丝淡淡的痴迷,吩咐身旁的侍女:“给本小姐查查那人住哪里?”那人的脸色看着不好,病殃殃的,但浑身流露出来的高贵气质,与他言行当中的中气十足,怎么看都不像是疾病缠身的模样,而且他目光清明,炯炯有神,中医讲究望闻听切,只这望,她便敢有七分断定,这男人没病。

     至于那脸色,多半是伪装的。

     不管是他冷漠的唇,还是凛冽的眉,无一不刻画着他的俊美如神,伪装过后就这般俊美,那他真正的容貌该是怎样的魅惑无双?

     这么一想,少女更是心潮澎湃,眼里是势在必得的坚决。

     这个男人,她苏玉芙要定了。

     “是,小姐。”

     耳边没了讨厌的苍蝇的声音,容璟之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不少,却不知此时他已被某个女人给盯上了。

     秦夫人的庄子离赏花的地方并不远,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到了。

     庄子里的下人看见秦夫人的马车,忙通知了管事。

     管事姓李,大家都称他为李叔。

     “夫人,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一声便可。”李叔对秦夫人行了个礼,诚惶诚恐的说。

     秦夫人虚扶了李叔一把,笑道:“我只是闲来无事过来看看,李叔自去忙吧,不用管我。”

     说着,便领着又又进了庄子。

     庄子大概有六七亩地左右,面积并不算大,不仅栽种了葡萄,还有各季节应种的粮食,是雇佣了佃户帮忙种的。

     简又又站在葡萄架下,看着头顶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或紫的已经成熟,或青的还是生的,喜的眉眼都弯了起来。

     “怎么样?这些葡萄你看了可还满意?”秦夫人见简又又看的认真,似乎在观察这些葡萄是否有资格用来酿酒,笑道。

     简又又听了这打趣的话,小脸一讪,连连点头:“满意,满意,秦夫人,您这葡萄怎么卖?”

     秦夫人一挥手,在意的道:“反正这葡萄多的也吃不完,你需要尽管摘,等试验成功了,咱们再谈价格。”

     她自然不是冤大头,每年这葡萄多的也卖不完,简又又若是真能把那葡萄酒试验成功了,那到头来得益的可就是她,这刚始一点的试验品,算得上什么。

     简又又也不矫情,说:“那就多谢夫人了。”

     然后,便指挥着容璟之跟陆彩云帮忙摘葡萄,管事的一旁跟随在旁,听了秦夫人的话,主动上前问简又又要摘多少,他叫下人帮忙摘。

     简又又想了想,虽说葡萄出汁多,但也达不到一斤葡萄酿一斤葡萄酒地程度,而且她要酿,便是要酿最纯正的,绝不搀水勾兑,估算一斤能酿个半斤出来,再加上失败品,十斤葡萄总够了。

     于是,简又又回去的时候,骡车后面装了不少的葡萄,直接运到作坊。

     有人看见了不由得打趣,直说这葡萄是不是给他们解渴来的,但听简又又说是用来酿酒时,个个瞪大了眼睛,差点把眼珠子都掉出来。

     “啥?酿酒?”

     “又又,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这葡萄还能酿酒?能喝吗?”

     “暧,你们还真别说,这要放以前,谁能想到青梅酿出来的酒味道如此美味,说不定又又还真能用葡萄酿出酒来。”

     “呀,那可了不得。”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看向简又又的目光里说不出的惊艳,崇拜与不可置信,还有一股隐隐要从心底冒出来的沸腾的热血。

     明明酿这葡萄酒的人不是他们,但却有种参与其中的激动感。

     不对,他们参与了,若这葡萄酒试验成功,大批量生产,经的,可不就是他们的手吗?

     想着,纯朴的百姓眼底的光芒越加的亮了。

     于是,一大帮子人的目光目送的简又又拉着一大筐葡萄进屋,炙热而又期盼。

     季老傍晚回来的时候,听说了这事,便不停的在简又又的耳朵边催促着,恨不得立即就能喝到她所谓的葡萄酒。

     葡萄酒在现代,简又又酿制过,但现代的原材料跟古代有很大的区别,而且葡萄的品种口感也不一样,她也不敢保证能一次就成。

     不过对于酿制方法跟调配比例却是熟记于心,就算失败,次数也不会多的。

     每一种酒酿制的过程,都是漫长的,并不是一两天就能成的事情。

     简秀的事情暂时还没有传到简家人的耳朵里,倒是简又又从张巧蓉嘴巴里听到了另一见事情。

     简单因为在作坊上干活,张巧蓉免不了三不五时的上门来套近乎打秋风,好话说了一箩筐,无一不是指望着简又又看在简单的份上,给她指条赚钱的路子。

     可张巧蓉是谁?当初将原身卖去青楼,可就是她出的主意,就算是简单的媳妇又如何,简又又可压根不会给她什么面子。

     再说,她当初可是想教崔氏一个赚钱的门路,是她自己不要,他们救原身一命,可原身的命也正是被他们给害死了,所谓一报还一报,没有任何恩情可言。

     只是这话说说出来没人会信,所以她一直背负着简家所谓的养育之恩。

     何况,张巧蓉如今也不是不在赚钱,山上的青梅林每天都需要人去采摘,送来作坊,自己也没有少给她钱。

     张巧蓉一见简又又出了屋子,便走了下去,脸上带着一丝愤慨:“又又,你一心要跟简家断绝关系,这事我不予评价,不过今个有件事大嫂得好好跟你说道说道……”

     “等一下……”简又又开口,打断了张巧蓉的话:“先把话说清楚了,一,不是我一心要跟简家断绝关系,是你们简家把我赶出家门同意跟我断绝关系,别说的好像你们简家很想认我似的,恶心!”

     虽然那也是事实,她一门心思想脱离简家。

     “你……”张巧蓉眼睛一瞪,指着简又又。

     却见简又又抬了抬眸,伸手拍开了她指着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的道:“第二,别乱攀亲戚,你可不是我大嫂。”

     “你啥意思,我是你大哥的媳妇,你叫他一声大哥,难道我不是你嫂子?”

     “少往自个脸上贴金,我大哥是我大哥,你是你……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事情了。”

     简又又微微蹙眉,一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