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16章 差了一辈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在家的时候,活她干的最多,饭却吃的最少,更多的时候是吃残汤剩菜,别说吃肉,连顿像样的饱饭都没有吃过,这今天突然一大碗面条端她面前,还放有鸡肉,阵阵香味刺激的她恨不得捧着碗就往嘴里倒,晋丫丫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简富兰心头一酸,连连点头:“对,这些都是丫丫的,快吃。”

     简又又看着如此小心翼翼的晋丫丫,不免心中怜惜,伸手摸摸她的头,晋丫丫却因为突然的碰触而吓的身子一缩,扭头见是简又又,这才羞涩的一笑。

     她是被打怕了,所以一有别人突然碰她,身体会下意识的做出反应。

     简又又将自己碗里的鸡肉都拔到晋丫丫的碗里:“丫丫,吃吧,不会再有人跟你抢。”

     晋丫丫双眼放光的看着简又又,又又姐对她可真好,人又漂亮又温柔。

     拿过简富兰递过来的筷子,晋丫丫狼吞虎咽却又战战兢兢的吃着面,总觉得这一刻太过美好,美好的不真实,好像一眨眼她又会被打回原形,没有这好吃的面条跟鸡肉。

     容璟之看着面前一碗面,眉头死死的拧在了一起,活这么大,他就没吃过这么糟的东西。

     瞥了眼旁边吃的正香的三人,除了简又又,另外两人像是饿鬼投胎,活似几天没吃过东西似的,容璟之越加的厌恶,更是没有什么喟口。

     高高在上的丞相大人哪里明白穷人的苦,更何况还是在晋家当牛做马的简富兰母女,晋老太宠着小妾跟孙子,自然是看孙女不顺眼,而那小妾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处处在晋老太耳边挑剥教唆,所以简富兰的日子也不好过,若非晋文才还算是个有良心的,怕是这母女二人真是在晋家活不下去了。

     晋丫丫很快将一碗面吃完了,连汤渣都不剩,吃完还意尤味尽的舔了舔手,然后就眼巴巴的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容璟之。

     确切的说,是看着容璟之面前那碗没有动过的面,这放着久了,面都开始打坨了。

     简富兰敲了下女儿的手,警告的轻瞪了她一眼。

     晋丫丫眼中那强烈的想要吃容璟之面前那碗面的想法,是个人都看得见。

     简又又看着容璟之问:“你怎么不吃?”

     容璟之眸光一闪,刚想说这猪吃的东西怎么配进他的嘴里,但想到这样说话未免太过招摇,于是舌头转了一下,道:“还不饿。”

     这一碗破面有什么好吃的,还没有这死丫头熬的野菜粥来的香,光看汤上那一层的油腻腻就令人倒喟口。

     简又又不知容璟之心里想什么,听他说不饿,直接伸手端走了他的面,放到晋丫丫的面前:“这好歹也是花钱买的,你不吃也别浪费了,丫丫,给你吃。”

     晋丫丫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却不敢直接端起来吃,而是不心翼翼的看了眼简富兰。

     简富兰知道简又又心疼丫丫,但看对面容璟之那黑如锅底的脸色,心里有些拿不定了:“又又,还是给这位小哥吃吧,丫丫都吃了一碗了,够了。”

     这面的味道的确鲜美,别说丫丫还想吃,就是她都恨不得再吃一碗,只是做人不能贪心,这一碗面已经是她们吃到过的最美味的东西了,不能再抢了别人的吃的。

     晋丫丫听简富兰这么说,眨巴着黑眸将碗往前推了推,闪烁着害怕的光芒:“丫丫饱了,给叔叔吃。”

     噗……

     容璟之听到晋丫丫的称呼,差点一个不稳摔了下去。

     叔叔?!

     老子看上去很老吗?她叫简又又作姐姐,却叫他叔叔,差了一个辈份啊。

     容璟之的心情瞬间不美好了,本就跟锅底一样黑的脸,更是浓郁的能滴出墨来,吓的晋丫丫白了小脸,惊慌不已。

     简又又看着受惊的晋丫丫,狐疑的扭头,对上的却是容璟之微笑着的脸:“不用,你吃吧。”

     一句话,隐隐让人听出了磨牙的声音。

     简又又眨了眨眼,没有深想,重新将面碗端到晋丫丫的面,让她赶紧吃。

     吃完饭,简又又带着两人去找房子,不管如何,得先有个住的地方,几番打探下来,才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一户要租房子的人家,这户人家的房子原先是父母住的,只是前不久老个老的相继离逝,于是便空了下来,暂时没有卖的打算,只是自家有屋子住,也住不了两个屋,于是便决定租给简又又他们,房子还是他们的,还能收个租金,何乐而不为。

     商议好的价格是一百文一个月,简富兰听到这个价格时吓了一跳,想拉简又又走,简又又却说先看看房子如何,硬是拉着简富兰跟晋丫丫来了,是个小型的四盒院,中间是堂屋跟厨房,东西两边各一间屋子,正适合简富兰母女两个人住。

     简又又最后将价格砍到八十文一个月,当即付了一个月的房租,屋里什么都齐全,只要带上自己的换洗衣服就能住进去,这东家也不是个刻薄之人,当即拿来了一些粮食跟调料,虽然不多,但应付个两天也不成问题。

     因为住的急,什么东西都没有买,但这对简富兰来说,简直算得上是天堂般的生活了。

     “又又,你的大恩大德,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简富兰即感动又羞愧的说道。

     羞愧的是她堂堂一个长辈,竟然事事都要又又这个晚辈来替她打算。

     “小姑,我把你当家人,哪里需要报答不报答的,你先把身体养好,过段时间我再来找你,以后带着丫丫生活,什么都得靠自己的双手去赚取,你必须得克服自己,重新站起来。”

     简又又对简富兰说道,心里已经打算把生豆芽的法子教给简富兰,这样一来她自己也有个营生,带着丫丫更容易些。

     简又又说的情真意切,直让简富兰心里即温馨又暖融融的。

     晋丫丫看着自家娘亲脸上的笑容,再看看干净的屋子,想着以后这里就是她跟娘的家,没有奶奶的打骂,没有没日没夜的干活,没有弟弟跟姨娘的欺辱,心底忍不住欢乎,而这一切都是又又姐姐带给他们的。

     娘常说,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又又姐姐对她跟娘好,她以后一定会报答她的。

     安顿完了简富兰母女,简又又这才跟容璟之回了颜府,颜如玉早就在等着她了,见到简又又,也不客套,直接对着身旁一个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侍卫会意,走上前,对着简又又作了个揖,开口道:

     “简姑娘,小人跟衙门的捕快有些交情,中午请他们吃了顿午饭,便套出了一些消息,云岭村的土地正常情况下是五两一亩地,扣掉税收,村长得其中的一成,办理此事的当地衙门得二成,而据我打听得来的所知,贵村村长从中谋利五两银子,另外还有县衙的简师爷谋利五两银子,其余的都进了县太爷的腰包。”

     一百两银子,扣掉七七八八,县太爷私吞了大致也有六七十两银子,这说来只是小贪,但对于老百姓来说,这已经算是巨贪了。

     简又又听了,嘴角狂抽,该死的王善光,竟然将价格提高了整整一倍,他自己从原本该有的五百文一下子翻了十倍,这下还不笑死他。

     那秦庸还真是连一点小谋小利都不放过,贪了她这么多银子,真是气死她了。

     只是气归气,简又又自认不能把秦庸怎么样,到时候等待她就不是秦庸的冷脸了,而是大牢了。

     靠,要银子你直说嘛,当初那莫名其妙出现的五百两银子她都大方让给他了,连王善光她都许诺给他作坊的一成盈利,他堂堂县太爷要是开口说要钱,她能拒绝不成,只是这样偷偷摸摸坑她的银子,真他妈的不爽。

     她也真是犯贱,干麻答应王善光给他一成的利润,这货好事没办成,连一点算计她钱的机会都不放过。

     颜明玉看着简又又不断变比的脸色,明明气得咬牙切齿,却不得不默默忍受的憋屈模样甚是滑稽,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简又又抬头,一脸的委屈:“我都被人坑了你还这么开心。”

     她从未将颜明玉当成男子,今日又得颜明玉这般相助,内心里不由得将她当成知已,姐姐看待了,不由得语气也带了几分亲近。

     颜明玉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笑的更欢了:“那坑都坑了,总不能把县太爷打一顿吧,好在也只是多出了五十两,对你来说并不多。”

     这丫头如今一赚就是上百两,到手的净利润怕也不只五十两了,被坑的银子实在说不上什么。

     简又又忍不住仰天咆哮,五十两银子不少啦,她拼死拼活的干了这以久也才存了三百两银子左右,建完作坊建屋子,到时候怕是要身无分文了,所以简又又越加觉得多花了五十两银子无疑是在挖她的肉,疼的不要不要。

     容璟之却看着两人的互动,暗暗挫着牙花子,这什么颜明玉的,让人越看越觉得可恨。

     ------题外话------

     我是吉祥的存稿君,吉祥最近更新不稳定,请亲们谅解,过了这几天,就好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