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11章 给我扔出去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我从小就被家人扔了,这报应早就遭过了,还怕再遭么,再说,你是我娘么,别尽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人不要脸也得有个度,今天你这黄豆,我们偏就不买。”

     简又又双手怀胸,一脸没心没肺的说道。

     看着这样的简又又,容璟之心里像是被人拿重物狠狠的敲了一下,闷闷的。

     季老站在身后,虽然看不见,但却隐隐感受到简又又身上那一丝悲凉的气息,看尽世间百态的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涌着浓浓的心疼,更有种挖心般的疼,恨不得将简又又抱在怀里,给她万般宠爱,不再受尽任何委屈。

     唔,什么时候让小孙子来一趟呢,这孙媳妇得孙子自己来追啊,他这一老头帮孙子追媳妇也不像样啊,娶回家后他肯定会很疼很疼这丫头的。

     “季爷爷——”

     突然,简又又叫了一声,季老一个激灵回神,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啥事?”

     “把人给我扔出去,她要再闹,给我打。”

     “好咧。”季老搓着手掌,笑呵呵的应道,回头就拔开容璟之的手,轻轻一拎,崔氏整个人就像个小鸡似的被人给拎了起来,眨眼的功夫,就见她逞抛物线状飞了出去,紧接着传来她杀猪般的惨叫声,溅起四周尘土飞扬。

     “啊……啊啊啊啊……”

     有好事的站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实在是季老扔的太有技术含量,崔氏整个人摔的趴在地上,屁股拱起,因为疼的爬不起来,远远看去,只能看到她的屁股一扭一扭,像极了发情中的母狗。

     “哟,瞧瞧这是谁呀,三天两头的上门找闺女要钱,这怎么钱没要到,反而当了回母狗了。”

     说话的人是跟崔氏敌对的陈老二的媳妇,是个泼辣的女人,在村里跟牛氏的性子有的一拼,唯一的儿子当兵死在了战场上,是她这辈子心里最大的痛,跟崔氏一直不对付,谁也看不怪谁,也因死了儿子之后性格越发的古怪。

     这会见崔氏倒霉,还不可了劲的落井下石。

     崔氏吃了一嘴的泥,听着老二媳妇讥讽的话,恨恨的呸了一声:“老瘟婆子,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都死了儿子了还敢这么嚣张,活该你陈家断子绝孙,没人送终。”

     这话是在戳陈老二媳妇的心窝子,她失声尖叫一声,扑向崔氏抓着她的头发就是一顿打,崔氏被季老扔出来,本就浑身疼的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这回哪里是陈老二媳妇的对手,连反抗都不行,只能任由那巴掌跟拳头落在她的脸上跟身上,火辣辣的疼。

     “你个老贱货,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老二媳妇吐了口唾沫,恨恨的道:“老娘今天就不放过你,我让你说,我让你嚣张。”

     简又又看着陈老二媳妇那泼辣劲,心里一阵暗爽,她倒是一直忘了,论谁能让崔氏不好过,那唯有陈老二媳妇了。

     她靠在门框上,优哉游哉的看得好不痛快,时不时的插上一句嘴:“陈婶,下手悠着点,仔细手疼,还要让人赖上门讹银子。”

     陈老二媳妇听了这话趁机回头看了眼简又又,见她那好不悠闲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又觉得好笑,扬着声道:“话说她讹过你银子,要不让你也过过手瘾?”这说的,自然是当初简又又给的那五十两银子了。

     “还是别了,到时候又该被人抓着孝字压头顶上了,人家无耻不要脸,我总不能跟别人学是吧。”

     陈老二媳妇被简又又的话给气乐了,在崔氏那受的气也消了不少,狠狠的扇了一耳光后从崔氏身上爬了起来:“今个也打痛快了,你这丫头说的也对,别打的手疼的要死最后还要被人赖在身上讹银子。”

     崔氏死死的咬着牙齿,双目腥红,心里翻滚着滔天恨意。

     简又又这个小贱人,她不会饶了她的。

     很快张巧蓉跟简洁来了,两人将崔氏扶了起来,简洁看崔氏那狼狈的模样,恼怒的指着简又又骂:“你还有没有良心,竟然对一个长辈痛下狠手,你简直不是人,是畜牲。”

     简又又还没说话,陈老二媳妇插着腰怒瞪着眼睛:“小丫头片子怎么说话呢,你娘是我打的,小小年纪就胡乱攀咬人,小心将来嫁不出去,这上梁不正下梁弯,当娘的无耻,这生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货,我死了儿子不假,可好歹是为国家建功立业的,我看你崔氏生了这个女儿能有啥出息。”

     崔氏整个身子疼的都在发抖,又加被陈老二媳妇气的,更是气血上涌,哆嗦着唇愣是骂不出什么话来。

     姑娘家被人诅咒嫁不去,是最恶毒的了,简洁气得小脸一会红一会白,瞪着陈老二媳妇恨不得吃了她。

     “等我大哥中了举人,我要你们好看。”

     陈老二媳妇不为所吓,讥讽的看着简洁:“啧啧啧啧,这威胁人的话真是说的溜啊,不知道你将来的婆婆被你这么指着威胁,心里是啥滋味。”

     简洁一怔,随即收回了手指,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愤恨之色,却也不敢放肆了,她若真把自己的名声给败坏了,这十里八村谁有谁会娶她啊,她可等着大哥中举考状元,将来好嫁个好人家呢。

     咬了咬牙,简洁又瞪了简又又一眼,转身扶着崔氏回去。

     贱人,给她等着,早晚要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等等……”

     简又又忽然喊道,崔氏跟简洁愤恨的回头,眼里的怒火几乎要把简又又给烧成了灰,就见她指了指脚边的黄豆,红唇轻启,眼含讥诮的道:“把你的东西拿走,别弄脏了我的地方。”

     “贱人,你给我等着。”崔氏几乎咬碎了一口牙齿,恨道。

     她拿手推了张巧蓉一把,张巧蓉会意,立即走过去将洒在地上的黄豆给捡了起来,背着走了。

     陈老二媳妇兴灾乐祸的冷笑:“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比铁都要厚了,我要是有这样的娘跟婆婆,早就一头撞死了,省得丢人现眼。”

     张巧蓉神色微变,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但那一双垂下的眼睛里却闪过一丝愠怒,心里对崔氏满是埋怨,蠢也得有个限度,认不清形势也就算了,不想办法讨好简又又争取最大的利益跟好处,反而一个劲的闹腾,明明简又又就算不看在曾经的养育之恩上,也会看在相公的份上拉他们一把,愣是被她硬生生的给折腾没了。

     就算她想将简又又赚的银子占为己有,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那住在陆家的舅老爷哪是个好相与的,又是长辈。

     人蠢,生了个女儿也蠢,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人村长的女儿会愿意跟她交好,她买的那些小玩意骗骗王爱玲也就算了,村长的女儿岂会看得上眼,有本事去买足银的或是鎏金的东西送人啊。

     简又又见人走了,便对有些狼狈的陈老二媳妇笑道:“陈婶,进来坐着歇会吧,我给你打水洗一洗。”

     陈老二媳妇正想说不要,她跟简又又本就不熟,或者说跟村里的每户人家都不怎么亲近,不过到嘴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简又又便拉着她往屋里走去,脸上真切的笑容让陈老二媳妇心头一怔,人就跟着进来了。

     简又又搬了张矮凳放在堂屋门口的廊檐下,让陈老才媳妇坐,她去缸里舀了水端过来给她清洗,然后又进厨房泡了碗薄荷茶。

     “陈婶,这天热,喝碗薄荷茶消消暑。”

     陈老二媳妇洗了把脸后,端了茶便喝了一口,立即惊住了:“这什么茶,凉凉的怪好喝的,果真有消暑的作用。”

     简又又笑:“是薄荷茶,是采了薄荷叶晒干了,喝的时候拿来泡一下就能喝,陈婶若是喜欢,我摘了许多,一会带些回去泡着喝。”

     “这……这咋好意思啊?”

     “薄荷山上随处可见,不是啥金贵东西,陈婶回去喝了若觉得的方便,也可以摘了晒干。”简又又解释道。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何况陈老二媳妇跟她可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然,两人本就是没有交集的人,今天陈老二媳妇将崔氏揍了一顿,她心情好,自然对陈老二媳妇亲近了起来。

     陈老二媳妇只是性格孤僻,后因儿子死了以后更加的怪异,所以原本就没什么人交往她更加的孤独了,他跟陈老二一家住在村尾,久而久之,也就让人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那我就不客气了。”陈老二媳妇讷讷的看着微笑的简又又,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暖,不由得连说话的声音也放柔了一些,哪里有面对崔氏时的张牙舞爪。

     陆母趁机抬头笑道:“老二媳妇,你千万别客气,这薄荷还能做酱呢,也是又又想出来的法子,回头让又又做了,给你送一罐过去尝尝,蘸着馍馍吃,味道好极了。”

     “又又可真是越来越能干了。”陈老二媳妇笑道,又坐了一会,她便起身离开了,本不爱串门的她觉得坐在人家家里浑身不自在。

     简又又也没有多留,包了一小包晒干的薄荷让陈老二媳妇带了回去。

     锅里煮了一大锅的薄荷茶,晾的差不多凉的时候,便舀在了桶里,拿上家里所有能用的碗,拿跟扁带让容璟之挑着,跟陆彩云准备去作坊那边给大家伙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