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94章 县太爷有请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那边有草木灰,用那个洗吧。”

     还香胰子呢,不知道那是有钱人家用的哇,这季容大真是敢开口叫,就算以前季家条件颇好,用得起香胰子,可如今他这算是寄人篱下,还敢要求这么多。

     容璟之看了眼简又又指着的方向,挑剔的皱起了眉。

     草木灰?那是什么玩意,爷说用香胰子已经是降低要求了,竟然敢让他用草木灰洗?能符便爷的身份吗?

     不过容璟之的话也提醒了简又又,她是得买些香胰子回来,那草木灰跟猪苓虽然也洗的干净,但猪苓多了股味,没有香胰子来的香。

     季老瞥了容璟之一眼,坐在桌旁,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就往嘴里塞,:“有的洗就不错了,要求这么多,快点洗完手来吃饭,要不你就别洗了。”

     “就是。”陆彩云咕哝了一句,把饭端上桌。

     容璟之见众人也不等他,端着碗就准备吃上了,陆母拿着一个装草木灰的匣子过来,温和的笑道:“容大,咱们家里也就草木灰,别看这东西不起眼,洗东西挺干净的。”

     村里不是没有人家用猪苓,只是以他们家以前的情况,哪里舍得花那个钱去买猪苓,有个草木灰用用就不错了。

     香胰子那是有条件人家用的,而富贵人家用的则更高档了,是皂角。

     容璟之抿了抿唇,不甘不愿的就着草木灰匆匆洗了手,坐下吃饭。

     “又又,这龙虾咋吃?”陆彩云拿着一只龙虾,问。

     简又又试范了一遍,剥开壳,露出里面白嫩嫩的龙虾肉,蘸一蘸汤,虽然不够辣,但有加了香料跟蒜泥,也是很入味的。

     陆彩云吃了一口,连呼好吃,忙放下筷子,剥第二个。

     季老就着米酒,也吃起了小龙虾,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容璟之没吃过简又又做的菜,先尝了一遍其他的,每吃一口就惊叹一分。

     难怪这死老头子住在这里不走了,这丫头做东西还真是美味,一点也不讶于京城大酒楼里做出来,再夸张些,御厨做的菜精美诱人,但论味道,竟然跟这家常小菜没办法比。

     他一口接一口的吃着桌上的菜,忙的也没功夫开口说话,更是挑剔不出什么毛病来,看到季老喝的酒,也是他没有见过的,便好奇的问:“你这喝的是什么?”

     季老得意的对他笑道:“没见过了吧。”

     看他得瑟的模样,容璟之就觉得自己的手痒:“恩,没见过,是什么?”

     白白的颜色,一点也不像他平时喝的酒是白的透明的颜色,季老嗜酒这是谁都知道的,他尝过的酒,没有一千也有百八,能让他道一声好酒也足以证明这酒的确是好,这会见他得意洋洋好像找到了天下美味似的神情,容璟之便更加的好奇:“给我来一碗。”

     陆母忙起身,给容璟之倒了一碗,季老有些肉疼的抽了抽嘴角,不过想到这酒简又又一直酿着,也不会断货,便闭着嘴没有说啥。

     “这是米酒,又又酿的,是卖给县城的酒坊的呢,容大你尝尝。”陆母献宝似的笑道,与有荣焉,仿佛这酒是她自己酿的一般,她恨不得所有人都来夸又又聪明又能干。

     容璟之先闻了一下,然后小抿了一口,随之眼睛便蹭的一下亮了起来。

     这酒的味道,还真是跟他往日喝过的不同,诧异的看了看简又又,又看向季老。

     季老花白的眉毛轻轻一挑:“咋样,味好吧?跟你说,别看这酒不是珍品,可味道却是咱从来没尝过的,就这一个新鲜,也够特别的了。”

     好话谁都爱听,由其是赞美的话,这是对她酿的酒的肯定,简又又听的也是眉开眼笑,只要开了头,她之后路就好走多了,米酒本来就跟那些上好的珍藏酒不同,最简单,也比较廉价,但它的酒酿也能做吃的,所以才会卖到二百文一斤。

     容璟之虽然意外,却也不得不承认季老的话:“恩,很香醇。”

     季老难得心情大好,给了容璟之一个“算你小子识相”的眼神,能得容相一句夸,简又又这酒的价值其实就已经上去了,可惜,人家不知道容璟之的身份。

     唔,这可是他孙媳妇酿的,早晚他会让这米酒名扬京城,走上达官贵人的桌,谁敢不买他孙媳妇的面子,就是不买他的面子,到时候哼哼……

     吃了晚饭,收拾了厨房,众人纷纷回屋睡觉,容璟之一进屋便开始挑剔,这也不是那也不对,让季老连翻白眼:“你再大点声,最好让他们都听到,到时候这家咱两一个也别呆了。”

     “我要睡床,你睡这里。”容璟之嫌弃的抿了抿唇,指着季老的床,道。

     说是床,其这就是个炕,古代农村大都是这种炕,可以当床睡,冬天的时候下面烧一烧,就暖和了,但看着也比容璟之的临时简易木板床舒服多了,更别说季老的床上还是全新的棉被。

     季老一听这话,顿时黑了脸,身子利索一躺,被子一拉,瞪着容璟之:“小王八蛋,懂不懂什么叫尊老爱幼,大燕朝有你这种丞相,简直就是祸害。”

     “尊老爱幼?那是什么玩意,老子从小就没学过,你要看老子不顺眼,有本事把老子给弄下台啊,哪那么多废话,给老子滚下来。”

     季老暗暗挫着牙花子,他要能把容璟之弄下丞相之位,还能容这小子在自己眼前蹦哒。

     “呸,小兔崽没良心,你要不想住,竟管嚷。”他才不怕呢,这小子一看就想赖在这里不走,否则也不会耍尽了花招留下来,简又又那丫头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糊弄的乡下女人,那股聪明劲就是大世家里的才女也不过如此。

     何况她的聪明还异于常人。

     你看过谁家闺女做的这一手好菜,那些不能吃的都能让她给做出美味来,谁家闺女能酿酒?

     容璟之气呼呼的哼哼了一声,到底没敢太嚣张,别说太嚣张惹那小丫头的怀疑,就是如今自己身为季老孙子的身份,也是不容许跟季老耍横的,。

     死老头子,爷回京城不会放过你的。

     第二天,简又又早早的醒了,将昨晚刷洗干净的小龙虾都给煮了,季老还在睡,捣蒜泥的活就由陆彩云接手了,昨晚剩的龙虾很多,简又又都给煮了,做了满满一大锅,陆母听说早上吃面,便早早的将面擀好了放在一旁醒着。

     等龙虾熟的空档,简又又将昨天买的猪油板拿了过来,切成丁,陆彩云帮着烧锅,将猪油板切好后,简又又看锅烧的干干的,便放了进去,一下锅,就响起“呲呲”的声音,简又又也顾不得手上的油腻,忙翻炒着。

     陆彩云一边烧火,一边好奇的探出脑袋来看:“又又,大早上的吃这个,会不会太油腻啦?”

     简又又翻炒的动作很快,没一会锅底便起了一层的猪油:“一会吃面放些这个,味可香了。”

     特别是汤起锅的时候,挖一点猪油,可比菜油喷香多了。

     猪油板很多,没多久猪油便熬的没过了猪油板的肉,陆彩云趁空又伸出脑袋来看了一下,直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这……这……这都是油吗?”

     “恩,到时候盛在罐子里,可以吃上好久。”有的菜拿这猪油烧出来,还有肉香味呢。

     直到切成丁的猪油板熬得焦黄,简又又这才拿了个勺,将猪油舀在罐子里,冷确后便是结成白色的硬块,直到舀干猪油,简又又将锅里的猪油渣盛在了碗里,捏起一个放在嘴里嚼,脆香脆香的很好吃。

     陆彩云也捏了一块吃,刚起锅的猪油渣很烫嘴,却让她吃的收不住口。

     “原来这猪油板是这样做的,又又,你太能干了,好好吃啊。”

     将猪油渣放到一旁,简又又便拿着醒好的面端在手上,一手拿刀,削成一片一片薄薄的刀削面下锅。

     季老跟容璟之相继起床了,那是被厨房里飘来的香味给催醒的,季老闻见好吃的,那是比谁都跑的快,他一醒,容璟之自然也不会继续睡着。

     何况这破床,简直是硌他骨头疼,一点也不舒服。

     简又又没有将面都削进锅里,怕时间久了,最先下锅的面就烂掉了,到时候就没有什么嚼劲,削一些,盛一碗,谁先来,谁先吃,汤底是昨晚的大骨头汤,加上猪油渣,美味极了。

     陆彩云迫不急待的端了一碗先吃上了,简又又便继续下第二碗。

     等到她端上碗吃的时候,陆彩云跟季老又眼巴巴的端着碗守在灶前,等着吃第二碗。

     简又又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这是要累死她的节奏么。

     “等我吃完。”忙了一早上,她可是一点东西都没吃呢,饿死了。

     容璟之闻到了另一只锅里的龙虾味道,开锅便拿了几只装碗,默默的吃了起来。

     反正这面一时半会也吃不到,不如吃个龙虾打发打发时间。

     季老见状,也拿了几只剥着吃,一边吃一边催促简又又吃快点,再给他下面条。

     简又又在心里气得猛翻白眼,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当初同意将季老留下来,不仅惹回来一个吃货酒鬼,更是又招了一个小累赘回来。

     小累赘容璟之感受到简又又那深深的怨念,淡淡的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剥龙虾吃,这丫头厨艺这么好,要是能把她带回府天天给他做吃的,也挺不错的。

     简又又快速的吃完面,又给几人每人下了一碗,将那飞快减少的小龙虾给救了回来,她还得靠这个赚钱呢,都吃完了咋行?

     “干娘,家里留着的这些,你一会给赵婶,张婶,春花嫂子们分一些,让他们也回去尝尝。”

     陆母忙不跌的点头:“诶,好。”

     简又又待人好,有什么好东西总能想到别人,旁人得了好,心里感激,也总时不时的会拿些东西来回敬。

     将剩下的小龙虾装在木桶里,简又又借着张虎的驴车,拉上陆彩云去了县城。

     容璟之眸光闪了闪,想跟着去,但想到自己如今以外宣称是在陆家养病的,这一来就往外跑,好像也不好,再看季老乖乖的在院里子呆着,说是守家,便也重新坐了回去。

     简又又今天没有卖酒酿汤圆,让不少认识她的人见了她都问了起来。

     “姑娘,今个咋不卖南瓜酒酿汤圆了?”

     简又又温和的笑笑:“家里事忙,没有太多时间,明天,明天一定来,大叔记得来光顾。”

     “好咧,我家那臭小子就爱吃你们家的汤圆。”

     张虎赶着驴车,一路到了归云楼的厨房后门。

     郝正许久不见简又又,听到她喊,忙举着菜刀就出来了。

     “郝叔,你这拿着刀朝我来,不是要砍我吧?”

     郝正瞪了简又又一眼,笑骂:“你这丫头片子,要么不来,一来就挤兑你郝叔我。”

     “嘿嘿,说明我一来,肯定会有好东西带给郝叔哇。”

     郝正也猜到了简又又这次肯定又拿了什么好吃的,忙问:“这次带了啥?”

     “小龙虾!”

     “啥玩意儿?”

     简又又这才恍悟,这里的人不叫小龙虾,忙道:“是红怪物,我叫她龙虾。”

     郝正露出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简又又:“红怪物那东西也能吃?又又你该不会是诓我呢吧。”

     陆彩云听了这话,忙解释:“郝叔,能吃,真能吃,我们昨天吃了好大一盆呢,味道好极了。”

     张虎没有吃到龙虾,也理解不了龙虾的美味,于是站在一旁没有开口。

     郝正好奇的看简又又打开木桶的盖子,顿时一阵香味飘了过来,他吸了口气:“这味闻着倒是挺香的,咋吃?”

     简又又当即剥了一个,拿剥好的肉递给郝正:“蘸着汤汁,味更足,这会是已经凉掉了,郝叔一会热一下,更好吃。”

     郝正接过简又又递上来的龙虾肉,上面蘸着汤汁,还有一点蒜泥沾在上面,放进嘴里细细品味了起来。

     “这红怪物的肉吃起来竟然这样嫩,又又啊,你还真会找东西吃,连红怪物都能被你做出这样美味。”郝正吃的满眼放光,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这丫头拿一桶红怪物来绝不只是让他尝尝味道的。

     简又又嘿嘿一笑,道:“这龙虾好吃,但东西难弄,更容易夹手,不过只要让大家尝过这味,肯定更想吃,夏天正是龙虾泛滥的季节,郝叔若把这道菜在归云楼里推出,定会大受欢迎的。”

     郝正忍不住学着简又又的手法又剥了一个,连连点头:“你说的没错,如今天热,出来吃饭的人也少了,酒楼的生意不及前段时间,若能推出新的菜色,定会火爆。”

     “而且啊,这龙虾也是季节性推出,本来就难弄,价格贵一些,喜欢吃的人也不在乎,吃上瘾了,就会想着明天夏天再来,周而复始,归云楼的生意就会一年好到头了。”

     “是这个理。”郝正看了简又又一眼,笑道:“你开个价吧,我们买断红怪物的做法……恩,龙虾,名字还挺好听的。”

     就算简又又不说这些话,郝正也打着要买下红怪物做法的主意,只是经她这么一说,这做法的价格定然不便宜了。

     简又又伸出两个手指,嘻嘻笑着。

     郝正愣了一下,随即没好气的睨了她一眼:“你这丫头,去屋里坐着,等我一会。”

     简又又伸那两手指,可不是说卖二十两的意思,那是要卖两百两。

     郝正舀了一碗小龙虾,去了前边酒楼,显然是跟掌柜的商量去了,这价格乍一听是贵了些,但若长远打算,归云楼却是赚到了。

     简又又将做法卖给了他们,便是不能再卖给别人了,也不能自己出来卖,等于谁要是想吃,要么叫了简又又去做,要么来归云楼吃。

     简又又一点也不担心郝正不买,若不是她自己没时间做了卖,又怕这大夏天的在外跑,她要自己卖的话,一年年下来也能赚不少,归云楼是大酒楼,而且到时候还是他们独一份,价格稍微高一些,一个夏天这两百两就赚回来了。

     郝正回来的时候,拿着银票,他想到简又又一姑娘家,带着那么多银子回去定不方便,便体贴的拿了银票,五十两一张的,一共四张,薄薄的一层纸,简又又贴身放着,心里头满足极了。

     唔,家里的房子又能盖大一点了,到时候全盖成青砖瓦房,家具都打最好的。

     再看看青梅酒的卖势好不好,若是好,到时候加上米酒,那里地方也不够了,得弄个小作坊出来,又是钱!

     这么一想,简又又觉得自己赚的还不够多。

     龙虾简又又就留了一个底,其余的全给了郝正,让他先试卖一下,将做法教给了他,说好明天再来县城再教一遍,确保味道正宗才能推广。

     简又又拉着桶里仅剩的一点小龙虾准备去颜府,给庄婶尝尝,颜记酒坊如今才是她的大客户,有好处总也不能忘了他们嘛。

     三人才出归云楼不久,就被两个衙差给拦了下来,其中一名正是昨天简又又领着男孩在衙门口说话的那一位。

     李大眼尖的看见简又又,忙拉着一旁的王二远拦住了她,笑道:“姑娘,可算找到你了,我们县太爷有请。”

     简又又错愕,她最近没跟县太爷有任何交集啊,唯一有的那一次,这时间过的也太久了,八竿子打不着,就算是为了上一次的事情找她问话,昨天她在衙门口也没见这衙差说起过。

     她眯了眯眼,一脸的警惕:“我跟县太爷不熟,有啥事你们直说好了。”

     换谁听了莫名其妙的去见县太爷都不会觉得是好事,她现在又没有什么事有求于他,突然要见她,直觉没好事。

     李大搓着手笑的一脸憨厚,道:“姑娘也别为难小的们了,县太爷既然发了话,咱们是一定得带你去见他的,不过我们敢跟姑娘保证,绝不是什么坏事。”

     这少女可是替秦大人把儿子找回来了,这份恩情说什么秦大人也不会恩将仇报的,不过至于是为了什么事,他们这些当衙差的就真不知道了。

     简又又见李大说的诚恳,犹豫了一下,不管县太爷是何目的,今天她若拒绝了,保不齐得把人得罪了,好不容易上次给了他一点甜头,打算慢慢攀关系日后行事也方便,要是得罪了他,那她就要等着被穿小鞋的生涯了。

     秦庸可不是那种清正廉明正直不阿的好官。

     “那成,我跟你们走一趟,不过秦大人见的是我,我这两朋友就不用去了吧。”

     李大点头:“当然。”

     陆彩云却一把抓住了简又又,表情严肃道:“又又,我跟你一起去。”见县太爷还不知道是好是坏,她可不能让又又一个人去狼窝。

     “没事,不过是去见县太爷一面,又不是去大牢,你们在颜记酒坊等我,我一会就回来。”

     陆彩云坚持。

     张虎说:“彩云,我陪又又去,也好有个照应,你就去颜记酒坊等我们。”万一真的不是什么好事,也好拜托颜家少爷想想法子,怎么说也是县城的大户人家,总会说得上话的。

     陆彩云抿了抿唇,最后点了点头。

     李大跟王二远不管三人啥想法,反正他们只要负责把县太爷要的人带到就行了。

     张虎赶着驴车,与简又又一同跟着两人去了县太爷的家。

     县太爷在宏沛县,说白了那就是土皇帝的存在,这秦府光看一个大门,便让人觉得恢宏霸气,门口两个石狮子威风凛凛。

     张虎头一回进县太爷的家,两脚腿不可遏制的颤抖着,简又又同样心里不平静,深深的吸了口气,才跟着人走了进去。

     驴车被留在了外面,张虎跟在了简又又的身后,两人微垂着头,虽然对秦府好奇,却也不敢随便张望,都说大户人家规矩多,何况这还是县太爷的家。

     李大将两人直接领到了花厅,跟府里的下人说了下,便有人去请县太爷了。

     没有人吩咐,几人也不敢随便坐,就这么站在花厅等着秦庸的到来。

     很快,秦庸摸着自个圆滚滚的肚子走了进来,李大跟王二远恭敬的行了个礼后,便离开了。

     秦庸一进来,也不开口,打量着简又又,简又又感受到他那虽然没有恶意,却也充满威严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也不惊慌,低垂着脑袋任他打量。

     而一旁的张虎就没这么淡定了,面对县太爷那冷冰冰的目光,他都快吓尿了。

     半响,县太爷才一屁股坐在主位上,淡淡的招呼两人坐下。

     简又又恭敬的道:“民女站着就好,不知秦大人诏民女来有何吩咐。”

     张虎连连应和:“站着站着,草民站着。”

     秦庸瞥了瞥嘴,也不强求,左右他也不过是客套一句,当即便开门口山的说:“我请你当厨娘,一个月十两银子。”

     不是寻问,而是直接命令。

     简又又整个人都懵了。

     什么情况?县太爷要请她当厨娘?

     虽然能进秦府当差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她不想啊,别说当厨娘,就算请她来管家她也不愿意。

     何况,她的厨艺什么时候在县太爷面前露过了?就算给归云楼出了几道点子,也还不至于让县太爷这么喜欢吧,再说,郝叔也不可能去跟人说这个。

     “多谢大人厚爱,只是民女身份低微,会做两道菜,却也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这是委婉的拒绝了。

     秦庸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在宏沛县,还没有人敢拒绝他的呢,何况还是请她来当厨娘,月例十两银子呢,要换了旁人,早就感恩戴德的了,这女娃竟这么不识相。

     感受到秦庸不善的脸色,简又又的心也是微微一沉,该不会要跟县太爷结梁子了吧?这下麻烦可就大了,只是让她当厨娘,真心干不来。

     “二十两。”

     张虎差点摔到地上去,县太爷这中唱的哪出,好像铁了心的要又又去给他当厨娘一样,连二十两的月银都开出来了,府里管事都没这么高吧。

     一个月二十两,一年可就是二百四十两,这酬劳可不是一般的高了。

     简又又秀眉轻蹙,事出必有因,县太爷这么迫切的想要让她当厨娘,总不能是心血来潮吧。

     大着胆子,简又又小心翼翼的问:“民女斗胆,敢问县太爷为何一定要民女进府当厨娘。”

     就算死,也得让人死个明白是吧。

     秦庸哼哼两声,斜眼睨了简又又一眼,这丫头废话咋那么多,直接说干不干不就完事了么,干最好,不干……

     他也不能怎么着,不过得罪了他这县太爷,他以后可不会再拿着好脸色对她的。

     “小儿喜欢你做的东西。”

     简又又嘴角一抽,暗道她可没给哪个小屁孩专门做过啥好东西吃,就为了儿子喜欢,就要强行将她留在府里当厨娘,这小屁孩也着实该打。

     “不知令公子是?”

     喜欢吃她做的东西,那就只有那在街上卖酒酿汤圆时被哪个孩子给看上了,早知道她就不摆摊卖东西了,祸害啊。

     秦庸的耐心都快没有了,正要发火,忽然门外响起一道软软糯糯的声音。

     “姐姐,姐姐,我啦,是宝宝啦!”

     一听这话,简又又顿时无力抚额,不用看脸就知道谁了,敢情她昨天误打误撞捡了县太爷的儿子。

     更令人惊愕的是,县太爷的儿子竟然是个傻子。

     正想着,一条腿被抱了个满怀,低头,就看见小包子甜腻腻的笑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就像夜空下最明亮的星星。

     面对这样一个萌包子,哪怕是个傻子,简又又也忍不住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不过,宏沛县从未有传出县太爷儿子是傻子的消息,可见秦家保护的很好,如今被她知道了这个秘密,若她不留下来,县太爷会不会杀人灭口啊。

     想着,她不安的小眼神一下又一下的看向县太爷,脑子里飞快的想着两全其美的法子。

     “姐姐,爹爹会给你钱,好多好多的钱,你留下来做饭给宝宝吃,陪宝宝玩。”秦诏仰着小脑袋,一脸天真的道。

     姐姐给她买糖葫芦,没有把他卖掉,还给他吃好吃的汤圆,人真好,他喜欢。

     十岁的孩子,看上去的智商不过五六岁的样子,多少有些不和谐,但谁让秦诏生的好,所以也不违和。

     简又又摸摸秦诏的小脑袋,看见秦庸不断变幻的脸色,想了想,道:“秦大人,能否让民女单独跟秦少爷说几句话?”

     唔,关键问题在这小屁孩这,只要说服了他,那县太爷这里也不是问题。

     县太爷的公子喜欢她,这是个好事,如果能让这娃高兴了,县太爷肯定也不不会跟她计较刚刚拒绝的事情了。

     秦庸看了儿子一眼,见他两眼期期艾艾的看着简又又,一脸的“我好喜欢姐姐啊”的表情,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简又又拉着秦诏出了花厅,张虎单独跟秦庸相处,心里更加碜的慌,忙跟着简又又走了出来,远远的站到一旁。

     “姐姐要跟宝宝说什么?”秦诏好奇的问道。

     简又又蹲下身子,轻柔的声音略带着诱哄道:“宝宝喜欢我做的吃的?”

     “恩,汤圆好好吃,宝宝喜欢。”

     “那宝宝知道为什么汤圆这么好吃?”

     “为什么?”

     简又又眼眸含笑,道:“因为我做汤圆的时候心情好,人的心情好了,做出来的东西也就好吃了,但是要让我天天呆在一个地方,时间久了肯定会觉得闷,心情也就不好了,那做出来的东西也就不好吃了。”

     秦诏并不是那种无知的疯傻,他只是智力发育的比别人慢,理解能力比别人弱,但并不表示他就真的一点都不懂。

     “姐姐是说留下来给宝宝做好吃的不开心喔?”秦诏歪着头想了许久,忽然挎着小脸,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简又又捏捏他的小脸蛋,滑嫩嫩的手感非常好:“不是给宝宝做吃的不开心,是天天呆在这里的话会不开心,这里是宝宝的家,不是姐姐的家,就像宝宝呆在街上,找不到家一样,会不会难过?”

     “难过。”

     秦诏对着手指头,闷闷的道,只是他现在就不开心,姐姐不愿意留下来。

     见秦诏说的通,简又又再接再励:“你看咱们打个商量,姐姐每半个月来这里给你做好吃的,陪你玩,姐姐不只只会汤圆喔,还会做别的好吃的。”

     听到这话,秦诏的小脸顿时亮了:“真的?”

     “骗人是小狗,再说你爹爹那么厉害,我要是骗你,你爹爹也会把我抓过来给你做好吃的。”

     得到保证,秦诏露出了深深的笑容,连连点头:“对,对,爹爹最厉害。”

     简又又再带着秦诏回到花厅的时候,秦诏拉着秦庸的衣袍将简又又的决定说了一遍。

     秦庸看着将自己儿子哄的服服帖帖的简又又,心里不服气的直哼哼。

     不过宝贝儿子的话他还是听的,秦诏见秦庸光愣着没反应,开始耍起了无赖,秦庸忙哄着儿子直说答应。

     “既然如此,你今个就留下来做了午饭跟晚饭再走吧。”秦庸直接命令道。

     简又又眉角狠狠一跳,暗暗骂了一声,面上却恭敬的微笑:“大人恕罪,今天来的匆忙,也没跟家里说一声,民女明早就来。”

     如果要做晚饭,那晚上就回了不家了,怕是要害县城住一晚。

     “你……”秦庸两眼一瞪,正要骂简又又不识好歹,却听简又又继续道。

     “不过民女昨天刚做了一道新的吃食,才送去了归云楼,县太爷要不嫌弃先尝尝。”

     一听吃的,秦诏最先迫不急待:“吃的,爹爹,宝宝要吃好吃的。”

     秦庸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沉着脸道:“那就先尝尝。”这话,便是同意了。

     简又又狠狠的松了口气。

     艾玛,这低人一等的感觉真他妈不好。

     简又又出去让张虎把剩下的龙虾给搬了进来,教了秦庸怎么吃,秦庸尝过一个味道,脸色也缓和了不少,还不吝啬的夸赞了一句,命人将这些麻辣小龙虾都给倒出来,热一下正好中午吃。

     拎着空桶,简又又跟张虎出了秦府。

     张虎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在水里泡过一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有余悸:“幸好县太爷没有为难咱们。”

     否则得罪了县太爷,这日子也差不到过到头了。

     简又又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欣喜,这么一来,她这算是跟县太爷扯上了那么一丁点的关系,每个月来给他们做两顿饭,这都不算什么事,若是县太爷吃的开心,那她以后的路也就更方便了。

     不管走到哪里,能跟官打上交道的,不管做什么都要顺畅很多。

     颜记酒坊的门口,陆彩云一脸焦急的来回踱步,远远的看到张虎赶着驴车,忙奔了过来,看着简又又两眼就忽的发红了。

     “咋样?县太爷有没有为难你。”

     简又又看着为自己担忧不已的陆彩云,心头暖乎乎的,这才是姐妹,这才是亲人的感觉哇,就简家那样的,简洁要知道她被县太爷叫过去,指不定要在心里怎么诅咒她被送进大牢呢。

     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笑道:“没事没事,反而是好事,秦大人的公子喜欢我做的吃的,本来让我去给他们当厨娘,后来说好每半个月去给他们做顿饭。”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花花钻石跟票票,群么么!

     亲们投评价票能投五颗星不?嘤嘤嘤嘤,如果不想投五星的,亲还是别浪费票票了,投给自己喜欢的文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