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92章 容相赖上门(求首订)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这样一分配,几盒点心没几下就差不多了,陆彩云虽然不舍,但也明白跟大家分享比叫独食要强太多,乡里乡亲的,总会有那么一件两件事求到人家,要把村里的人都得罪光了那他们在云岭村也呆不下去了。

     给三家送完点心,看着他们受宠若惊一脸感激的神情,陆彩云心里升起满足感。

     因为又要开始酿米酒,去送点心的时候简又又顺便叫了张母明天上工,然后又喊了聂春花。

     这酿米酒虽然密封的时间短,但颜明玉的交货期变短了,即使量不多,前期工作就要加快了,不过这样有个好处,不用酿完一段时间等着订货,可以长时间酿酒。

     聂春花觉得自己被天上的馅饼砸到了,久久的回不了神,王立雪喊了她半天才说话:“立雪,快掐掐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王立雪抿唇微笑,也不客气,下手就狠掐了一把,直将聂春花掐的嗷嗷直叫,不过却更加的乐了:“不是做梦,我不是在做梦,又又刚刚是说真的,明天让我去陆家帮忙酿酒,一天有十二文钱。”

     “是啊是啊,一天十二文,一个月就是三百六十文呢。”王立辉在一旁兴奋的直打转。

     聂春花笑的嘴巴都合不拢,王立诚拉着聂春花的手也颇为激动:“又又给咱这个机会,咱要懂得感恩,春花,好好干,地里的活不用你操心,有我跟爹在呢。”

     王立雪忙接着道:“是啊嫂子,家里的活也有我跟立辉呢。”

     家里有了进项,不过她出嫁好,就连以后立辉娶媳妇也有指望了。

     “恩恩,我明白的。”聂春花连连点头。

     送完点心,简又又便回家做晚饭,季老帮着陆母跟陆彩云将院子里的糯米堆放好。

     “这才多少就没有屋子可以堆了,万一下雨可咋办?”季老看着堆放在屋檐角下的糯米,发愁道。

     陆母听了,也是一脸愁容。

     “要不搬我那屋去吧?”陆母问道。

     若是天好不要紧,真要碰到下雨天了,这糯米就该坏了,更何况进入夏天,多的是雷雨季节,这雨说下就下,一点预兆也没有。

     陆彩云想了想,道:“成,堆一半在娘屋里,再堆一半在我屋里。”

     家里地方小,住的屋子也不大,但为了不让糯米坏了,只能挤挤了,于是三人又将糯米给挪了地方。

     晚饭简又又将牛肉都给炖了,放了土豆,炖的烂烂的,没有咖喱,只好红烧了,下午发完点心回来的时候看到有人钓鱼,便买了条鱼回来,做成水煮鱼片,不如现代的辣,但味也很足,摘了一条黄瓜拍碎切段,凉拌了,再炒了一盘油麦菜,一碗鸡蛋汤。

     季老是第一次尝到简又又做的鱼,辣中带香,鱼还没有腥味,吃的他直夸赞。

     京城里多的是好的厨子,去鱼腥味也有一定的办法,但像她去的这么透的,他还是头一回吃到,这丫头真是神了啊。

     季老看着简又又的眼里无时无刻不透着“孙媳妇好能干”,回回都能将简又又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季爷爷,你老能别总是用那种豺狼看小绵羊眼神看我成吗?我总有种你要把我给卖了的错觉。”

     季老顿时觉得心塞:“小丫头片子,能不能好好说话。”

     这丫头什么脑子,他是豺狼么?什么把她卖了,他是想让她当孙媳妇呢。

     堂堂一品将军的孙媳妇,走出去多威风,看谁还敢给你脸色看。

     土豆炖牛肉炖的很烂,也很入味,牛肉起猪肉更香更有嚼劲,吃的陆彩云一直不肯停筷子。

     次日一早,简又又早早的起床,昨晚就见后院的韭菜长势很好,便割了一把,早上烙韭菜饼吃,煮一锅米糊糊。

     才吃完早饭,张母跟聂春花便先后到了,因为添了一个人,所以简又又便决定中午不做她们的午饭,每人在张母先前的基础上再加两文钱一人,就当做是饭钱。

     两人刚到陆家,赵顺媳妇钱氏便拿着罐子来了,一看院子里的聂春花跟张母两人,先是愣了一愣,随即笑着打招呼:“春花跟张嫂这么早就来上工呀。”

     昨天简又又买回糯米可能又要酿酒的消息早在村里传遍了,钱氏看到两人便猜到了,也不嫉妒,毕竟自己这卖酒酿汤圆赚的,不比她们少。

     张母知道钱氏的来意,聂春花便有些茫然,说是来干活的,看着又不像,直到看到简又又舀了酒酿给钱氏,钱氏付了银子,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你卖的那美味吃食,是又又教你的呀。”

     聂春花只是惊讶,并没有一丝嫉妒跟不甘的情绪,这赵顺家跟陆家本就住的近,两家交好出主意给他们赚钱也很正常,如今又又能给她这么一个赚钱的机会她感激都来不急,哪里还会再生出别的心思。

     钱氏腼腆一笑:“恩,多亏了又又呢,卖这个酒酿汤圆家里也有些进项了。”

     聂春花看着离开的钱氏,跟张母道:“又又的心肠可真好。”

     张母连连点头赞同:“可不是,要不是她,这陆家也不能过上好日子,咱们也不能赚钱,偏有些人不知悔改,一个劲的作贱又又。”

     这说的人,就是崔氏了。

     如果崔氏有一丁点内疚或者悔感之心,也不会这么遭人恨,要是不这么三天两头的上门又闹又骂,相信以又又的心肠日后肯定不会真忘了十五年的养育之恩。

     不过转念一想,张母又觉得自己真是想多了,那崔氏真要有一丁点的良心,这十五年来就不会这么虐待蹉跎简又又,虽说是养在简家,真的还就跟养了个丫环一样,以前又又不爱说话,问她什么也是闷声不吭,久而久之村里也没人会去管简家的事,也就陆彩云那丫头三不五十的拿东西去接济她。

     这也真叫善有善报,如果没有陆彩云,简又又怕是要被简家给饿死了,也就没有如今陆家的好日子了。

     没听简又又认了陆母做干娘,现在人家,有娘了,崔氏那个养母也不过如此了。

     大门虽然关着,但却不妨碍村里的人伸着脖子在墙外面往里看,见院子里忙碌的几人,不少人心里又是嫉妒又是不甘。

     崔氏也在人群里,看简又又叫别人帮忙,也不叫她这个当娘的,心头蹿起一把火,在陆家门口就骂了起来:“简又又你个黑心黑肺的烂货,不管你爹娘的死活尽是倒贴别人,你的良心被狗吞了啊,还有你们陆家,丧尽天良霸占人家的女儿不还,早晚会遭报应的,你们还我女儿……”

     有人嗤之以鼻,报以冷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什么霸占你的女儿,简又又分明是被这婆娘赶出家门的,还有脸说。

     聂春花干活的手一顿,恼道:“这贱婆子动不动就上门闹事,真是太过份了。”

     简又又抬头,无所谓的耸耸肩:“这种人春花嫂子别在意,就当是野狗在外面乱叫就是了。”

     对崔氏这种极品,要么吊起来打个三天三夜打怕她,要么直接弄死她,显然,这两者都不适合简又又干。

     她被简家赶了出来,五十两银子从此恩断义绝,这事去了衙门她也没什么好愧疚的,但若真把崔氏打一顿,那站在道德的角度上就是自己的错了,毕竟简家收养她十五年是真,再恨毒了崔氏也不能揍她。

     更别说弄死她了,为了一个崔氏让自己沾上人命,只要有点脑子的都不会干。

     简又又的声音不小,说的话也让外面的人听个一清二楚,崔氏听到自己被比喻成野狗,更是气得脸色涨红,噼里啪啦又是好一阵骂。

     “娘,你闹够了没有?”突然,简单出现在人群里,拉着崔氏就往回走,俊俏的脸上带着一抹难堪。

     崔氏被人拉着往外走,待看清拉她的是自己的儿子,原本到了嘴边开骂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单儿,你位娘做啥?”

     “回家!”简单闷闷的说了一两个字,站在陆家心里格外不安,有种羞愧的无措感。

     当初是娘将又又赶出了家,而且又又也提议离开家,若不是家里让她失望透了,她怎会想要离开,娘到现在还不省心,这是要让又又恨他们呢。

     崔氏一把拽住简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回啥家,我还没找那小贱人算账呢。”哼,赚了钱一个劲的倒贴给别人,也不说想着她这个当娘的,这小贱人就是该打。

     简单脸色也沉了下来,听着崔氏一口一个小贱人的喊着心里很不舒服:“娘,你骂又又的时候有没有把她当女儿看,既然没有把她当女儿,她又怎会把你当娘。”

     如果娘对又又稍微好一点,又又就不会想着要离开。

     “你懂个啥,不管咋说,我都把她养了十五年,她敢说这十五年来没有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崔氏看了眼四周,嚷着声音道,一副想要让人来评评理的模样。

     “就算有恩,娘问她要那五十两银子的时候,也把这恩情给斩断了。”五十两,那本来就不是一笔小数目,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已经称得上是天文数字,这些年家里供他读书赶考一直在花钱,本就没什么积蓄,他虽然不愿娘去逼又又娘这银子,但也知道若没有银子他们家根本难以生存,所以当初没有极力制止。

     也让他到现在,都觉得不能面对又又,简单觉得他自己很无耻,逼迫又又给他们家拿了五十两银子。

     崔氏瞪大了那一双浑浊的眼睛,气呼呼的看着简单,伸起的手想打,硬是没舍得打下去:“你真是气死我了。”

     到底是唯一的儿子,考了秀才的功名让他们家在村里生生高人一等,眼见着入秋就要去考举人了,这要是中了举人,那家里就跟着水涨船高,单儿就能在衙门里说的上话了,到那时他们家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

     更别说以后还得指望儿子养老,崔氏就算再气简单,也不会动他一根头发。

     因着简单在,崔氏也没有继续闹下去,甩着手回了家。

     简单跟在崔氏的身后,回头看了眼门口站满了热闹的陆家,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又又,到底是跟他们家生份了。

     陆家大门一直关着,院子里的景象虽然一眼都能看见,只是里面的人没一个理睬他们,看着看着,也都无趣了,瞥了瞥嘴一个个回了家。

     再怎么羡慕嫉妒,也不能把自家的活给耽搁了。

     晚上聂春花回到家,王立雪立即给她打来热水洗脸洗手,按着她坐在饭桌上给她端来饭,又殷勤的给她捏肩背,一家子人围着她,看得聂春花都不由得害臊了。

     “你们干啥呢这都?”太热情了,热情的她都有点受不住了。

     王立诚对着她嘿嘿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现在你可是咱家赚钱最多的人了,干一天活累了吧,得好好犒劳你才是。”

     “对对对,嫂子你还要啥,我给你去拿。”王立辉在一旁忙不跌的点头。

     聂春花看着家人的体贴,心里暖烫暖烫的,摇着头:“一点都不累,真的。”

     简又又本就不要她们抢时间,也不要求她们做快,只要仔细就行,毕竟做的是吃的,她就是卯足了劲,力气也花不完。

     第二天,聂春花去陆家的时候,王立雪也跟着去了,是来送衣裳的。

     简又又跟陆彩云看着那新衣裳,笑的嘴巴都快要合不拢了,都是时下姑娘们爱穿的款氏,虽然比不得有钱人家小姐穿的,但却也很漂亮,细棉的布摸在手里柔软的不行,上面绣着各种的花,很是喜人。

     “立雪,辛苦你了。”

     王立雪温和的摇头笑道:“不辛苦,你们喜欢就好。”

     来的时候她还有些忐忑,这会已经完全放心了。

     简又又拿了一只钱袋子给王立雪,王立雪红着脸,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又又,谢谢你。”

     “应该的,你绣活这么好,不能叫你白做了,我以后的衣裳怕是都要麻烦你了。”

     这才只是刚开始,以后的衣裳他们只会越做越多,每个季节都要做,赚了钱就是为了过日子,若是连自己都亏待了,那还累死累活的赚钱干麻,所以不管赚多少,她都绝不能亏待了自己。

     王立雪连连应着。

     聂春花很快就熟悉了酿米酒的过程,简又又便放心的将家里都教给了陆母三人,没几天又做了南瓜酒酿汤圆跟陆彩云去了县城卖,留下季老帮着看家,免得一些不长眼睛的人再上门来闹,来一个,打一个。

     当初季老本就说了是来给他们看家的,所以很爽快的应了下来,更别说他还惦记着简又又的青梅酒,也不会违背简又又的意思。

     家里的酒酿卖了些,自己吃了些,这么几天时间,已经没了半缸,简又又也不敢天天过来卖,就怕县城里的人天天吃给吃腻了,没多久就厌烦了这个味。

     好在赵家嫂子是走隔壁村卖,一天也只能卖一个村多一点,远一点的只能卖一个村,每天的量也不多,这样相邻的几个村走下来,再重走一遍,也隔了几天,人家吃过一回的也就都开始念着了,生意倒是一直没有断过,还不错。

     换了一个地方摆摊,陆彩云便吆喝开了,三人出来的早,刚摆好摊正是早上的时候,有人出来买菜没吃早饭,正好热呼呼的吃上一碗。

     在一个地方停留一阵,便又去另一个地方摆上一小会。

     简又又擦擦额头上的汗,看看挂在天空正中间的骄阳,叹道:“马上要进入三伏天了,咱们再卖个一段时间就不卖了。”

     这么热的天,没有空调没有电扇,站在大太阳底下非得晒脱一层皮不可。

     彩云跟虎子常年这样受得了,她可真是一点都受不了。

     陆彩云看简又又为了赚钱这么辛苦,忙点头:“恩,又又你已经赚很多钱了,可以好好歇一歇。”

     家里酿着米酒,这是跟颜记酒坊签订合约的买卖,一直有的做,也不怕没有钱赚。

     “要是有牛乳就好了。”简又又叹了一声。

     陆彩云问:“啥?”

     “牛乳!”最好再有冰窖,这样她就能做简易冰棍了,大夏天的吃上一根,不要太爽。

     陆彩云睁着乌黑黑的大眼珠子看了简又又半晌,一脸的茫然,愣是没能理解她嘴里的牛乳是啥玩意。

     牛肉都没有吃过,更是没有听说过牛乳,那是大户人家才吃的上的东西。

     突然,旁边传来一阵一阵的哭声,伴随着几个孩子的嘻笑怒骂。

     “哪里来的傻子?”

     “没见过,不过身上穿的衣裳倒是好料子,还是绸缎的呢。”

     “扒下来,还能卖不少钱呢,咱们能买好些个鸡腿肉包子呢。”

     说着,几个半大的孩子便围一哄而上,似乎将什么人围在了中间,简又又寻声望去,看不到最里面的情况,只听到一声声的哭喊声。

     “都给我住,小小年纪不学好,竟学那强盗的行为,羞不羞。”简又又大喝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一群孩子听到有人过来,忙一哄而散,手里抓着从人身上扒下来的衣裳,还有玉配跟一个钱袋子。

     “臭女人,关你什么事。”

     最大的,也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见了简又又,不仅没有一点害怕,反而对她做着鬼脸。

     然后一招手,一群孩子蜂涌着离开。

     简又又两条好看的眉毛气得抽了抽,果然到哪里都不缺熊孩子,扭头,就见一名男孩仅剩白色的里衣坐在地上,身上早就沾满了灰尘,黑不溜秋的哇哇大哭。

     男孩看上去十岁左右的样子,娃娃脸,皮肤如陶瓷般白皙,浓密的睫毛像蒲扇一般挂着晶莹的累珠,乌黑的大眼睛纯澈无比,好像这世间一切的污秽在它的注视下都无所盾形。

     简又又怔了怔,她还从没见过这么干净的眼睛。

     这是一个漂亮的小孩,放在现代,那就是十足的萌正太一枚。

     “好了,不哭了,乖。”对于漂亮又萌的孩子,简又又毫无招架能力,一颗心瞬间给软化了,蹲下身子轻声安抚着。

     那孩子眨着大眼睛看着简又又,哭声止住了,吸了吸鼻子,抽咽了几下,能说话后,指着那几个小屁孩离去的方向,软软糯糯的声音道:“姐姐,他们抢了宝宝的糖葫芦。”

     宝……宝……

     简又又嘴角猛的抽搐了一下,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孩子。

     十岁了吧?!就算没有十岁,也该*岁了吧,不说古代的孩子都早熟么,在乡下,懂事的孩子三岁就能帮着大人干一点小活,就算这孩子穿的再好,也不能这么大了还这么说话。

     即便放在现代,*岁的孩子也不会自称宝宝!

     突然想到那几个孩子围殴他时说的话:傻子——

     该不会真的脑子有问题吧?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简又又斜眼打量着男孩,试着问道。

     男孩眼中闪过一丝茫然,胖乎乎的小手放在嘴里咬着,含糊不清的道:“我叫宝宝呀,几岁了?不知道!”

     简又又抚额,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果然真的脑子有问题啊。

     “那你家住哪里?”

     “不知道,姐姐,你问题好多喔,可不可以给我买糖葫芦?”男孩没有耐心回答简又又的问题,拉着她的衣服让她去给自己买糖葫芦。

     别看他人小,力气却不小,简又又被他拉得一个趔趄,堪堪稳住,看着他那期盼又渴望的纯净黑眸,心头一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任由他拉着去买了根糖葫芦。

     得到糖葫芦的男孩很满足,伸出粉色的舌头一舔一舔,安静的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吃着,满足的连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安静时候的他,看上去跟常人无异,一点也不像个傻子。

     陆彩云将简又又拉到一旁,小声嘀咕:“又又,你不会要把这孩子带回去吧?”

     唔,是个傻子耶,他们家可养不起傻子啊。

     “不会啊。”简又又摇了摇头,道。

     这孩子看着挺富贵的,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要么是下人没有看好自己偷偷溜了出来,要么就是带上街不小心弄丢了,他们要把这娃带回去,就成了拐带人口了,要是人家报案查到她身上,被人误会就得坐牢了。

     现代有警察局,这里不是有衙门么,一会卖完汤圆把这孩子带去衙门,等县太爷发个告示出去,丢了孩子的人家自然就会去衙门接人了。

     听了简又又的话,陆彩云连连点头:“又又,你果然很聪明。”

     简又又舀了一小碗酒酿汤圆,给男孩端了过来:“给你吃。”

     男孩警惕的目光看了看简又又,咬住最后一颗糖葫芦:“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要把我卖了?我娘说了,不能随便接陌生人的东西吃。”

     简又又额头诡异的目光看着男孩,真想剖开他脑袋看看他是真傻还是装傻,这警惕性这么高,是个傻子会干的事情么?

     “那你还吃了我的糖葫芦呢。”简又又笑道。

     男孩歪着头,想了想:“也对喔,我吃了糖葫芦也没有不舒服。”说着,接过简又又手里的碗,拿着勺子吃了起来。

     酒酿汤圆过了这么久也不烫了,简又又看他吃的欢,也不担心他被烫到,起身继续卖她的汤圆,还有一点点,卖完就可以收摊回家了。

     一会再去买块肉,回家烧肉吃。

     不一会儿,脚边有个东西在拱阿拱的,简又又低头看去,就见男孩捧着一只碗挤到她身边:“再来一碗!”

     一脸的理所应当,这模样,活脱脱一个依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姿态,也亏得他脑子跟正常人不一样,不然这会定是一个可恶的纨绔子弟。

     “汤圆不易吃多,容易不消化肚子疼。”

     听到肚子疼,男孩小脸一皱,露出一丝害怕,放下手里的碗,也不敢再提吃的话了,只看着简又又不断的舔舌头,回味着那好吃的味道。

     “姐姐,你做的东西真好吃,你跟我回家吧,天天做好吃的给我吃,我让爹爹给你银子。”

     这是准备挖人的节奏。

     简又又摸摸他的小脑袋:“我有自己的家,不去你家。”给人当厨娘,拿着月银,就是给人当下人,她有自由自在的生活,虽然有点穷有点苦,但富贵不都是人用双手造出来的,去了大户人家规矩也多,她才不要去受那个拘束。

     男孩小脸一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惹得街上不少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像是简又又欺压小孩子似的。

     简又又拿出手帕替他擦干眼泪,拉着他的手对陆彩云道:“我先把他送去衙门吧。”

     “好,快去快回。”陆彩云忙不跌的点头,说罢轻轻瞪了男孩一眼。

     这小屁孩,一点点大居然敢挖她的人,又又要去给他做饭吃,那她岂不是没有好吃的吃了。

     赶紧送走,真是讨厌。

     衙门很好找,拐过两个街道,便看到县衙了。

     门口有衙差看守着,简又又拉着男孩走了过去,因为之前来过一趟,县太爷又带着他们亲自去云岭村找窃匪,这么大的阵仗可都是这个小姑娘的一句话,衙门里的衙差几乎都认得她了。

     “姑娘,这次来又有什么冤情了吗?”

     自那云岭村回来之后,县太爷高兴了好一阵,连他们底下当差的也得了好处,对简又又自然给了几分好脸色,说话也带着打趣。

     简又又笑了笑,道:“这次没有冤情,就是在路边看到一群人欺负一个孩子,似乎跟家人走散了,也问不出家在哪里,就想着领到衙门里来,让帮着找一找,也快!”

     衙差打量着简又又身后,咬着手指的孩子,脸上露出一丝迷惑。

     “这孩子瞧着有点眼熟?”

     “是吗?看这孩子的打扮像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只是那一身衣服被人给抢了,估计衙差大哥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或许见过,那就麻烦你们帮着找找了。”对于有钱人,大多数人是不愿意得罪的,在衙门里当差的这些衙役更不愿意得罪了。

     如今换做是个穷人家的孩子,怕是早就被不耐烦的给打发了。

     衙差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姑娘放心吧,谁家丢了孩子肯定着急,我们也不敢耽搁。”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打量着男孩,心底的疑虑更大。

     真的很眼熟啊,而且还是种诡异的眼熟。

     简又又将男孩留在了衙门,离开了。

     衙差带着孩子往里走去,若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走丢了,这事就不能草率了,得禀报了大人赶紧的发告示。

     虽说衙门是办公的地方,但除了公堂之外,还有县太爷处理事务的书房,存放各年档案的屋子,另外还有卧房,方便县太爷处理事务晚了留宿。

     而大多时候,县太爷都会在房间里面睡觉,如果没有什么大事,一般没人会来打扰他。

     才走到房间门口,便听到屋里传来女子的哭喊声,还有县太爷焦急的低吼声。

     “大人!”

     秦庸没好气的吼了一声:“什么事?”

     “小人有事禀报。”

     “滚进来。”

     衙差推门而入,见到的就是哭的梨花带雨的县太爷夫人,还有一脸阴沉的县太爷,吓的腿子狠狠的抖了一下,见县太爷一道凌厉的视线瞥来,忙道:“回大人,刚刚有人领来一个小孩,可能是谁家走丢的,让咱们……”

     话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一旁原本哭的凄惨的县太爷夫人一声尖叫:“宝宝?!”然后整个人往他这边扑来,吓的他一个激灵往旁边一闪,露出跟在身后的小男孩。

     县太爷夫人冯氏一把抱住儿子,哭的喊:“宝宝,宝宝——”

     衙差惊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久久回不了神,他这是歪打正着把县太爷的儿子给领过来了,他就说咋那么眼熟,隐隐有种诡异的感觉,原来这娃是县太爷的儿子啊。

     只是县太爷本身长的并不俊俏,但他这儿子却是真的漂亮,看样子都是遗传了两人的好的一面。

     一直就听说县太爷有个儿子,但从未见过,一直被养在府里保护的很好。

     秦庸一见儿子,整个脸色也缓和了下来,上前左摸摸,右摸摸,见除了衣裳不见了,有点脏之外,其他都完好无缺。

     “你刚说谁把宝宝领来的?”秦庸检查完儿子,这才问衙差。

     “回大人,就是上回击鼓替大人鸣冤的姑娘。”

     这么一说,秦庸瞬间明白衙差说的是谁了,眼睛一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冯氏在一旁抹了抹泪,抬头道:“老爷,这姑娘心善,替咱们把宝宝找了回来,咱们得好好谢谢人家才是。”

     秦庸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思索着简又又做这件事的动机。

     莫非她知道宝宝是他的儿子,所以才将人带来的县衙,为的就是让他念着她的恩情,以后好以此来要求他做什么事?

     “宝宝,告诉爹爹,你是怎么跟那个姐姐说的,让她来这里找爹爹?”

     男孩,大名秦诏,咬着手指将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宝宝不知道哇,姐姐自己带宝宝来这里的,她也没说来找爹爹,爹爹,她做的东西好好吃,你把她带回家,天天给宝宝做好吃的。”

     若说别人家的小孩子可能因为给点好处就撒谎,但宝宝绝对不会,因为他的脑子被烧坏,一直停留在幼儿阶段,是不懂得这些的,问他什么,回答什么。

     秦庸顿时不解了,难道真是巧合?那小姑娘没有任何企图?

     如果简又又在这里,大概要喷他一脸的口水了,要不是看他是县太爷的份上,上次会把这么好的事情留给他,一个庸碌无为的小贪官,没什么政绩多少年了还守在这宏沛县,她能有多少大的企图,真是把她想的太坏了。

     最多她不想以后让县太爷动不动就找自己的麻烦,给自己添堵罢了。

     看着儿子眼巴巴期盼自己的目光,秦庸心底顿时不乐意了,那丫头片子给儿子灌了啥*汤,不过是见了一面而已,竟想着把人弄到家里来。

     “爹不是告诉过你,外人的东西不能吃吗?”秦庸扳着脸,训斥道。

     秦诏忽闪着大眼睛,可爱极了:“可是姐姐也没有把我卖了呀。”

     秦庸一噎,有种跟儿子讲不通道理的挫败感。

     冯氏见秦庸这态度,脸色顿时不好了:“你怎么回事,人家把咱儿子送回来,你不说感激,还在那训斥儿子不该吃人家的东西,要不是她想到把儿子送来衙门让衙差帮着找丢儿子的人家,咱们到现在都像没头苍蝇一样呢,儿子喜欢那姑娘,你去请一趟不就成了。”

     秦庸见媳妇发怒,忙堆了一脸的讨好的笑容:“夫人,你别生气,我也没说她什么坏话呀,我这就派人去找她。”

     说着,正要吩咐屋里的衙差,一扭头,见人都没了,想来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秦庸眼底略微露出满意之色。

     是个识相的小子,知道回避!

     而离开的衙差走到外面时还忍不住抹了一把冷汗,天哪,他看到了什么,一向威严的县太爷竟然对夫人这么谄媚,低声下气的模样简直令人下巴都快要掉出来了,不知他跑的快不快,县太爷会不会找他麻烦。

     简又又回到摊位的时候,陆彩云跟张虎两人已经把汤圆都卖完了,正在一旁数钱,见简又又回来,忙把钱都装她特制的兜里。

     “又又,东西卖完了,咱们回家吧。”陆彩云说道,一点也没问刚刚那孩子的去向,敢打又又主意的人,都不是好东西。

     简又又帮忙将东西装上驴车,去了肉摊买了一块肉,张虎也买了块肉回去。

     陆彩云指着排骨,笑的一脸垂涎:“又又,再来块排骨吧。”糖醋排骨了什么的,味道实在棒极了。

     简又又爽快的买了两根排骨,再拿了些大骨头。

     “又又,这骨头有啥好吃的?”张虎看简又又买的多,问。似乎他不只一次看又又买骨头了。

     以前可以理解家里钱不够,所以买些便宜的骨头,好歹上面还有些肉的,只是现在又又不是吃不起肉,咋还买这么多骨头呢。

     陆彩云得意的对张虎扬了扬头:“那是你不懂得骨头的好。”

     张虎抓了抓头,心里的好奇被陆彩云勾的更大了,骨头他不是没吃过,有啥味?还不如肉吃着爽呢

     简又又拿着肉,拎着排骨,对张虎笑道:“今天买的多,晚上你来端一碗排骨回去尝尝。”

     “好咧。”张虎一听有吃的,忙不跌的点头。

     刚付完钱,简又又看到了被搁置在一旁的猪油板,眼睛顿时一亮:“大叔,这个咋卖?”

     卖猪肉的看眼简又又指的东西,忙道:“姑娘,你要吗?要的话二十文,都给你了。”这东西吃是能吃,但是太油腻了,也不像肥肉那般有嚼劲,一般人好不容易攒两钱买肉吃了,自然是买猪肉了,那猪油板现在越来越没人爱吃了。

     “要。”

     老板拿着油纸,帮简又又把猪油板包起来,简又又笑眯眯的接了过来,突然想到自己几次来都没有看到猪肠之类的内脏,于是又问:“大叔,你这里的猪大肠猪小肠有吗?”

     还有猪肝猪心猪肺之类的,她可是一回都没见过。

     老板闻言眉着不由得轻皱:“那玩意都是猪下水,姑娘你打听做什么?”

     “喔,没啥,就是问问。”简又又笑了笑,道:“我明天还来,能把当天杀猪留下的猪下水给我吗?”

     老板狐疑的看了看简又又,拿不定主意她要做什么,不过既然她要,自己打开门做生意的,那东西扔了也是扔了,何不给她。

     “那成。”

     得了应,简又又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三人一人吃了一碗鸡丝面,买了几个肉包子。

     一路上,陆彩云跟张虎的问题像个倒竹豆似的一个接着一个,问的简又又头都大了。

     “不管是啥,我做出来你们就知道了。”

     现在跟他们讲的再明白也无法理解猪大肠的美味,还有猪小肠的作用,上次一个鸡内脏就能将这些人给嫌弃的,那猪下水指不定怎么嫌弃呢。

     陆彩云跟张虎两人一听这话,也不再追问了,本来就是为了好奇问上一问,至于啥味,又又做出来就知道了。

     一进村,后面便悄悄跟了个人影,忽闪忽闪的快的让人捕捉不到,若是细瞧,也只能看见一道黑色的影子穿来穿去。

     张母跟聂春花都回去吃午饭了,还没有来上工,家里只有陆母跟季老两人在,季老已经换上了陆母给做的新衣,而陆母此刻正坐在屋檐下替陆逍云做衣裳。

     “今天带啥好东西回来没?”季老眼尖的看到一个油纸包,以为给他带的好吃的,忙走了过去,打开一看,顿时满眼失望。

     简又又将肉包子拿出来:“有肉包子,要不要?”

     “要。”季老接过来,大大的咬了一口,嗷,彩云她娘的厨艺真是不能恭维,又又不在家,他连吃都吃不好了,肉包子好歹也还有肉,至少比他中午吃的强。

     简又又把剩下的肉包子给陆母,道:“我们买了很多,下午干娘把肉包子热一热,大家可以当小点心吃。”

     “诶,好。”陆母笑着应道,拿着包子进了厨房。

     季老几口就把肉包子吃完,鼓的嘴里满满的一个劲的嚼,突然看到门口站的人,一个没忍住,嘴里的包子全给喷了出来,咳个不停:“咳咳咳咳……你……你你你……”

     他的反应太激烈,一张脸咳的通红,简又又一边给他拍背顺气,一边顺着他指的方向向门口看去。

     阳光斜斜的打在门口那人的身上,仿佛踱了一层金光,看上去神圣而又不可侵犯,他眼尾斜挑,黑眸中流光四溢,那一脸惊喜的笑容间,神采夺目。

     “爷爷,我终于找到你了,孙儿寻的你好辛苦啊。”容璟之大步走了进来,俊美的脸上满是激动跟惊喜,几个大步走到季老跟前,紧紧的抓着他的手。

     季老还在咳,被容璟之这么一抓,疼的他恨不得骂娘:该死的小混蛋,竟敢给我来突袭。

     容璟之笑的见牙不见眼,一脸的终于找到亲人的喜悦之色,然瞪着季老的眼里却迸射出一道道凌利的光射向他:是你先说话不算话,就别怪爷自己找上门来。

     “爷爷,您没事就好,如今家里就剩咱们爷孙两人,你可千万不能再抛下孙儿啊。”

     阿呸,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孙子,早八百年就被气死了。

     季老在心里愤愤的骂道,脸上却强扯着大大的笑容:“孩子,爷爷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好啊,好啊。”

     老不死的,你才死了呢。

     容璟之狠狠瞪着季老,两人明明相看不顺眼,却偏偏要上演一出祖孙情深的戏码来。

     简又又看着眼前的一幕,错愕的张大了嘴巴,现在闹的是哪一出?

     这个男人,如果她没有记错,是当初跟她一起关在青楼的那个人吧。

     ------题外话------

     终于上架了,激动啊有木有,求首订哇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