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91章 一直做着这勾当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离开颜府的时候,简又又的手里多了几盒糕点,还有一大块牛肉,颜明玉这一顿午饭吃的满心欢喜,府里没有女主人,女孩儿家的金银首饰也都没有,想了半天没想出该送简又又什么好,给赏银又觉得像是把简又又当下人厨娘一样看了,于是便将府里最好的点心装了几盒,又切了一大块牛肉给她。

     牛肉可是个贵重东西,普通老百姓可是没有机会尝到的,所以给简又又也不算低看了她。

     简又又本就没想过要颜明玉的东西,这下子还得了这么多的好处,心里也是乐的不行,这牛肉可是好东西,就是古代没有咖喱,不然做个咖喱土豆炖牛腩,想想那咖喱味,简又又就忍不住口水泛滥。

     陆彩云两眼冒着光彩,时不时看着简又又手里的那一大块牛肉,盘算着一会怎么吃。

     又要开始酿米酒,简又又便去买糯米跟需要的村料,想到那青梅酒最后她也是用米酒酿出来的,便决定多买些,反正糯米放在家里也不会坏,至于其他的材料,到时候可以让虎子再来买。

     于是这一次回村,驴车上几乎是装的满满当当的,很是打眼,不少人看得都稀奇的不行,纷纷问他们买了什么。

     简又又好脾气的笑道:“糯米。”

     “哇,买这么多糯米,定不是自己吃的吧。”

     “肯定不是啊,自己吃得吃到什么时候,又又,该不会你准备用来酿酒的吧。”

     “我看像,上一回就拉了好几缸去县城,也就酿酒需要这么多糯米了。”

     “又又,你也太能干了,酿这么多米酒,能赚不少钱吧。”

     众人纷纷羡慕的问题,个个眼红的不行,想着简又又究竟能赚多少。

     有人大胆的猜测:“我猜少说也能赚个好几十两呢。”

     简又又抿唇笑笑,并不回答,她干麻跟这些人透家底,眼下看着个个都很热情,也不知道有多少坏心眼的。

     突然,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凭这两妮子能去县城卖钱,该不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得来的机会吧。”

     这话说的也不算隐诲,不少人脸色都变了,呵呵笑的看着方俊豪的娘,牛氏。

     陆彩云乌黑的大眼一瞪,骂道:“你个老妖婆子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你到是说说看我们做啥见不得人的事了,少在这里满嘴喷粪胡乱冤枉人。”

     “陆彩云你个小贱人,怎么跟我说话呢。”牛氏指着陆彩云就骂。

     有人目光不善的看向牛氏:“方德家的,大家都是女人,这随意毁人家姑娘的清白,你这嘴巴也忒缺德了。”

     牛氏见有人矛头指向自己,剜了对方一眼:“这两贱丫头给你啥好处了你帮着她们说话,没有做那下贱事情,凭个乡下丫头有什么能耐。”

     简又又阴森森的目光看向牛氏,没有怒火,小脸满是平静之色:“方家婶子张嘴就说我们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看来婶子对此很是了解,敢情婶子一直做着这种勾当?”

     噗嗤——

     周围有人喷笑出来,不怀好意的看着牛氏。

     牛氏顿时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骂道:“小贱人,你说什么,你敢诬蔑我,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简又又淡淡的扬唇,笑的一脸的谦和:“话是婶子先说的,我又不知道婶子张口就来的我们做的勾当是什么,当然得不耻下问的问上一句,怎么就成了诬蔑呢,婶子可千万别误会啊。”

     “你……你个小贱人……”牛氏怒瞪着简又又,气得接上不话。

     简又又买了一大车的东西回来,本就围着不少人,这会见简又又三言两语偏还恭恭敬敬的两句话,将牛氏本该羞辱他们的话原原本本的还回去了。

     你说人家做了啥见不得人的勾当,倒是有本事直接说出来,就你了解的最清楚,莫非就一直做着这种下作的事情?

     什么勾当,大家伙心里都清楚,那种出卖色相换来的做生意的机会,也不是没有,只是这话真能随便揣测的么,毁的可是一个姑娘家的名声,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也该要被人治治了。

     牛氏嘴上讨不着她,骂骂咧咧的说着要简又又好看的话走了。

     不少人围着简又又恭维了起来,什么能说会道,临危不乱,就牛氏这样嘴巴缺德的玩意就该狠狠的治她才是。

     简又又微微笑着应对着众人,一直磨蹭了很久张虎才挤出一条道赶着驴车去了陆家。

     陆彩云看着身后还在津津乐道的众人,有些不满的瞥了瞥嘴:“也不知有多少人跟那牛氏一样心思恶毒的。”

     她说的,自然不是包括所有人,本来不管什么样的地方,人的性格都是各有不同的,有些打着主意有点心眼的,也不能说对方是个坏人。

     简又又看着陆彩云气鼓鼓的小脸,伸手揉了揉她的脸蛋:“行了行了,别气了,再气就不漂亮了,嘴长在别人身上,怎么说咱也管不到。”

     陆彩云扒拉下简又又的手:“就你心态好,也不为这种人生气。”

     “当然了,不能狗咬了我一口,我还得再去咬狗一口吧。”那牛氏就是见不得人好,嘴巴坏,自己又不能跟她打一架,反正到后来那牛氏不也没讨到好么。

     张虎回头看了一眼陆彩云,看她气得不行眼里心疼,忙安慰道:“是啊彩云,跟牛氏那种人生气,气坏的是我自个的身体,多划不来。”

     陆彩云对着张虎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抬脚就蹿了他一下:“现到倒会劝我了,刚才咋不说话。”

     张虎苦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陆彩云。

     简又又无耐的笑了笑,彩云的脾气有点泼辣,对虎子更是谈不上什么温柔,也亏得虎子一直这么依着她,这丫头的情商还真是不高,居然到现在也没发现虎子对她的情意。

     “虎子,这一块牛肉,你拿回去吃。”

     驴车在陆家门口停下,张虎帮着将车上的东西卸在院子里,卸完之后,简又又便拎着一块切好的牛肉递给他。

     张虎愣了一下,摇手直说不要,简又又强行塞到了他的怀里:“再啰嗦,下回不用你家驴车了。”

     张虎挠挠头,不好意思的接了过来,道了声谢赶着驴车回家了。

     陆家的门口,隔壁的徐氏最先凑过来,刚要开口说什么,陆彩云当着她的面,在她开口之前呯的一声将门给重重的关上了。

     说是用砸的也不为过。

     “你这该死小贱人,对长辈一点都不尊敬,小心以后找不到婆家,贱人,敢把我关在门外,我可是你堂婶,一点规矩都没有,还不给我开门。”徐氏在外面叫骂,把门啪的呯呯作响。

     “堂婶,你可轻着点,我家的门不牢,若拍坏了你可是要赔的,还是说你打算把手拍断了再来我找我们要医药费,堂叔可决定把你的命卖给我们了?”

     陆彩云在院子里冷冰冰的回道。

     拍门的声音一顿,随即便听徐氏一口一个小贱人骂着走了。

     “我呸,动不动就骂贱人,我看就她最贱最不要脸。”陆彩云呸了一声,气呼呼的往凳子上一坐,看得陆母一愣一愣的。

     季老拉了拉简又又的衣袖:“这丫头今个气性有点大啊。”

     平时虽然也没温柔到哪里去。

     “又又,是不是你们碰上啥事了?”陆母问。

     简又又道:“干娘,没啥事,就是在村口碰到了方家婶子。”

     陆母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起来,那方家的牛氏嘴巴有多坏她不是没有见识过,上次儿子被季老打了一顿,可是气着他们家呢,遇上她准没好事。

     看她担忧,简又又劝道:“干娘,你放心吧,那牛氏也没讨到好。”

     在这里她不能一手遮天,也没有强悍到让人闻风丧胆,这农村里最多的不就是家长里短,摩擦碰撞么,她不是女强人,却也不会任人欺负了她,欺负彩云娘俩的。

     陆彩云生了会气,便气消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头一回被人用言语辱骂,何况又又还给了那牛氏脸色看的。

     阴转多云,陆彩云便笑嘻嘻的凑过来问:“又又,牛肉晚上咋烧?”

     季老一听牛肉,有些吃惊:“哟,这次去县城可是下了本钱了,连牛肉都买上啦。”

     “不是,颜记酒坊的东家送的,又又给他做了一顿午饭,还有这些点心呢。”陆彩云说道。

     陆母一听不是买的,提着的心才落了地,这牛肉可是大价格,若是买她还真是舍不得又又花这个钱呢。

     季老的目光落在那几盒点心上面,颇为不屑的抿了抿唇,就这破点心也叫好的么,真是没见识。

     简又又看了看那么多点心,想了想道:“干娘,这么多点心咱们也吃不完,天又热,怕是没几天就要坏了,给别人家送点吧。”

     “好,你说给谁送好?”这村里人多,有的送的好,会感激你一番,送的不好还会背后骂你说一顿。

     简又又想了想,在这里她还真没有什么特别交好的人家,最近走的多的,也不过是赵顺叔家跟王义山叔家,虎子家是肯定要送的。

     王义山叔家里人最多,赵顺叔家的赵一明是小孩子,最喜欢这甜点,多送点也不怕吃不完,这三家送下来也差不多了。

     这里的点心跟现代的甜点可真是没法比,所以简又又就算喜欢甜食也不会吃太多,不过干娘跟彩云没吃过,得多留点他们吃,再给大哥留些。

     陆彩云捏着一块小口的吃着,看简又又分点心的时候总忍不住叫道:“又又,太多啦,少拿两块,留着咱们吃。”

     简又又无耐的看了她一眼,笑着又放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