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85章 买布(二更)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数了数今天赚的钱,一共五百文,路过绸缎庄的时候,简又又拽着陆彩云就进去了,小二一见生意上门,忙热情的招呼着。

     “二位姑娘请随便看,我们这里的料子都是整个宏沛县最好的。”

     陆彩云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跳,拉着简又又就往外跑,那模样显然是嫌贵,小二神情一顿,倒也没有拿轻视的目光去看两人,让简又又大有好感。

     最怕的就是狗眼看人低,到时候就算把钱都甩他脸上,大呼一声全买了,心里是顺畅了,可对方更得意,银子赚进口袋,谁管你态度好不好。

     “又又,你买布做啥?”

     这里都是上等的绸缎面料,一眼望去光鲜亮丽甚是好看,可也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做衣服做鞋子啊。”简又又重新将陆彩云拽了回来,没有去看绸缎,而是转向另一边的棉布。

     他们身上穿的大多是棉布,里面夹杂着些许麻,所以有些偏硬,真正好的棉布又柔软又舒适还耐穿,但是价格也要比他们穿的贵上一些,乡下人大多穷,哪有那个钱买好料子,有的穿就不错了,家里孩子多的,大的穿玩小的继续穿,又不容易破损,穿个几年破了缝个补丁上去还能穿,所以好多人家最小的那个身上几乎看不见新衣服。

     陆彩云穿的虽然没有补丁,但也是洗的发旧发白了,到了夏天,天气热的时候穿棉的最舒服了,更别说曾经的简又又在简家过的那种日子,哪里会有好衣服穿,一年四季加起来也不过四件衣服,缝了补补了缝,去了陆家,彩云将她的旧衣服找出来给她穿,可也该换了。

     再者家里的棉被也要重新弹,抱在手里沉沉甸甸的,里面的棉絮都发硬了,夏天再盖着这样的被子,她肯定受不了,这里又没有空调,得重新弹几条薄的,就算大热天不用盖被子,这两天晚上盖着也比那*的舒服。

     她还打算做几条被面,这样拆洗就方便许多了。

     一边想着,一边指着几匹她看中的布让小二帮她裁好。

     衣服做不多,也得做两套替换着,陆伯母的,彩云的,她的,那竹叶青的跟灰色的两种颜色就给陆大哥做衣裳,对了,再给季老做个一身,都住在家里了,虽然白吃白喝,但之前教训方俊豪出了不少力,也不再乎少这一身。

     陆彩云不过眨眼的功夫,简又又就挑了不少颜色的布,素面的,碎花的,直将陆彩云惊的不行:“又又,你买太多了……”

     简又又一脸的无所谓:“不多,咱家这么多人呢。”

     陆彩云心中一暖,不过却还是道:“可也太多了吧,这么多布,得做多少身衣裳啊。”

     “每人两身替换总要的吧。”

     “我跟娘跟大哥不用这么多,我还有好多旧衣裳呢。”陆彩云说道,每人两身衣裳,这做下来得花多少钱啊。

     简又又像个土财主似的拍着陆彩云的肩膀:“咱赚了钱不就是为了过更好的日子么,陆大哥今年也老大不小了,我之前都听说相了几个都没成,正好做两身衣裳好去相亲,若是成了,今年过年说不定咱家就有喜事了。”

     陆彩云冏,又又说这话,这是对大哥一点意思都没有哇。

     “那给娘跟大哥做吧,我就不要了。”她衣裳够穿,这么好的料子,一身下来可不得便宜。

     简又又佯怒的插着腰:“陆彩云,你拿我当外人是吧。”

     “又又,我不是那意思。”

     “那就别啰嗦,等咱赚了大钱,以后每个月都来做新衣裳。”

     都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都缺一件衣服,每个季节打开柜子都在感叹怎么又没衣服穿了,好像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是裸着身子过来的。

     古代自然也不例外,看看那些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隔三差五的就做新衣,有的更是每天都穿不重样的,什么时候出了新料子也要做上几身,她们没有那条件,可做两件衣裳的钱还是有的。

     又不是穿那绫罗绸缎,啥舍得不舍得的。

     陆彩云看着简又又,心里头淌过一阵一阵的暖流,钱是又又赚的,却大多花在了他们家,他们身上,这让她咋过意的去呢。

     简又又也不管陆彩云的纠结,拉着她又选了几块颜色鲜艳的布料准备当被面。

     结帐,这么多布一共花了三两银子,惊的陆彩云猛抽冷气,直呼好贵好贵。

     简又又给的爽快,也不心疼,她花自己赚的钱,高兴。

     两人手里都抱着叠得整整齐齐的布走出来,小二笑的嘴角都咧到了耳根,一直笑着送到门口,还嚷着下回再来。

     还以为穷苦人家的女儿,只看看不会买,没想到买了这么多,虽然都是棉布,但她们买的多,算下来也赚了不少。

     “回去就做衣裳,多下来的料子正好做鞋子,彩云,我不会这手艺,就交给你啦。”简又又将东西放上驴车,笑着道。

     陆彩云摸着手里软软的料子,爱不释手,有些苦恼的抬头道:“我也不太会,怕做的不好浪费了这些料子,还是让娘来吧。”

     “这么多人的衣裳,陆伯母可得忙坏了吧,咱们村有谁技术好?咱们让她来做,可以给手工费,也顺便让人家赚些私房钱,最好还会绣花的,这素面的布料上面绣上喜欢的图案,更好看。”

     陆彩云一听花钱让别人做,一时有些不舍得,但想到让娘一个人做这么多衣裳的确太累人了,想了想,便道:“咱们村大多姑娘会做衣裳,上次我去义山叔家看见王立雪在绣花,可逼真了,她的绣活在咱们村也是说的着的,要不让她来做吧。”

     “成,那一会回去了就去问问,陆大哥跟季爷爷的就让陆伯母来做吧。”男子的衣服大多都是自己亲近之人来做,让别人做要说闲话。

     “恩,好。”

     简又又坐上驴车,拿起一旁盖东西的布将买的新布都盖上,免得太打眼。

     这一次回去的时候,季老在城门口等着,手里拎着两只烧鸡,一见张虎的驴车,忙挥手:“等你们老半天了,可算来了,呐,别说我老头子不厚道,在你们那白吃白喝这么久,这烧鸡是这县城里最出名的,闻着可香了,我一直忍着就等你们一起回家吃呢。”

     说是说让季老帮忙看家,不过乡下小贼不多,也不会时不时的有人猫到他们家来偷东西,以前咸鱼是晾在外面让方俊豪跟崔氏他们有机可趁,现在米酒酿了放在屋子里,他们就是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更何况现在米酒都送去了颜记酒坊,家里更没有啥能遭贼惦记的,这季老的看家也就成了个形势,又不像人家家里的下人随时使唤,再说,他们也不敢使唤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哇,可不成了白吃白喝还白住么。

     烧鸡还是冒着热气,季老一坐上驴车,几人都能闻到那香味,今天他们卖的快,也没留在县城吃午饭,眼看到了正中午,正是肚子饿的时候,再被这香味一引诱,肚子里的谗虫可不就造反了。

     “季爷爷,你咋有钱买烧鸡?”这烧鸡可得好一百文一只呢,他还一下子买了两只,谁家有钱也不舍得这么花啊,张虎看得眼睛都直了,直叹真有钱。

     季老被他那没见识的小眼神给打败了,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能有点出息不,这一只是给你的,你一会拎回去。”

     买个烧鸡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么。

     张虎猝然一惊,随即是浓浓的惊喜,他真没想到这两只烧鸡,还有一只是给他的,忙谢道:“谢谢季爷爷。”

     简又又闻着那烧鸡也直咽口水,她是会做菜,但也不能夸自己天下无敌,何况这古代总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美食的特色,这烧鸡味闻着可真是香,让她来做,或许也香,但绝不是这么个味了。

     季老一看简又又这谗样,心里顿时得意起来了,总算在这小丫头面前撑着点面子了:“咋样,香吧?”

     “香。”简又又点点头,恨不得立即回家切成块来吃。

     别说她,驴车的每个人都恨不得归心似箭,最好现在就坐在桌旁吃午饭,张虎赶驴车的速度,也稍微加快了一些。

     而与此同时,崔氏带着简洁又上了陆家。

     陆母正在干活,听见崔氏在门口叫,忙起身开让她进来了:“是简单他娘啊,快进屋坐。”

     崔氏昂头挺胸的进了院子,四下好一翻打量,好似领导视查一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到一旁的牛时,眼睛略微沉了一下,这牛本该是他们家的才对。

     陆母请崔氏坐,崔氏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便斜眼睨着陆母:“如今你们家这日子过的可是真好啊。”

     一直听说陆家买了牛,之前没觉得啥,如今想来肯定是简又又那小贱人买的,有钱了就会给陆家好处,一点也不想着他们。

     陆母温柔的笑了一笑,也不去在意崔氏那带刺的语气:“简单他娘说客气话了,一直都是这样过。”

     崔氏的脸色不好,陆母再傻也能明白几分,可不敢往她的枪口上撞,更不敢提简又又在他们家做了些什么。

     “你们能有今天的日子,都是我女儿给的。”崔氏冷哼一声,凉嗖嗖的语气说道。

     ------题外话------

     二更送上,么么哒

     谢谢会员亲亲省国旅—安琪送了5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