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72章 打烂你的嘴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被老头气得一个倒仰,一双乌黑的眼珠子定定的看着老头,老头轻哼一声,扭过头去,身子往后边的酒缸一靠,两眼一闭,一脸的“你来弄死我吧”。

     别的东西他又不爱,谁会去偷,只是好不容易找到一种美酒,要让他这么放弃了实在太可惜了,虽然偷喝人家的酒实在不怎么道德。

     如果可以,简又又这会的鼻子一定会扑扑的冒着白烟。

     狠狠的吸了两口气,简又又这才道:“行,你给我看家,我给你酒喝。”

     老头闻言,眼睛蓦一亮,堆着一张菊花般的笑脸:“小丫头,别看老头我年纪大,身手可不凡,别人想请我都请不来呢,保你绝对不亏。”

     简又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嘴角直抽抽,还从没见过这么急着想把自己推销出去给人看家的人呢,这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抢手货啊。

     身手不凡她是不知道,不过有身手倒是肯定的,这晚上让他过来看个家,应该也不差,不要工钱只管酒,想想她也不亏。

     “不过我们家没有多余的房间,你晚上就只能将就着在这个屋里打个地铺了,至于白天你爱干麻就干麻,爱去哪就去哪。”

     老头连连点头:“酒管够?”

     简又又咬了咬牙:“管够。”

     “好咧,还是你这小丫头有远见,对了丫头,你叫什么名字?”老头的话音刚落,只见绑着他的绳子突然被他给绷断了。

     简又又猝然一惊,深知这是只在书里才能看到的,古代所谓的内力。

     若是这老头不是什么好人,这会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竟然心甘情愿被他们给绑着,也是个有担当的人,简又又的心里稍稍平衡了一点。

     “简又又。”简又自报家门,道。

     老头微微点头,笑容满面:“我姓季,你要不介意,叫我一声季爷爷怎么样?”被绑了这么久,他也算看出来了,这个家里看上去她最小,却是以她为主的,小小年纪又会酿酒,处事冷静,这份气度,就是京城里的世家小姐也未必有会有。

     季老在短短的时间里,对简又又升起了一股陌名的好感,就算不为了酒,他也想亲近亲近这小姑娘。

     简又又不知季老心里的想法,转身走了出去,季老活动活动四肢,也跟着走了出去,不说他健步如飞,却也是精神抖擞,红光满面,一点都不像云岭村里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弯腰驼背,步履蹒跚。

     陆彩云一见季老出来,忙拉着简又又到一旁咬耳朵:“又又,你咋把他放了,这万一以后再来偷喝酒咋办,这人一看就不是啥好人,依我看还是送官吧。”

     两人虽然是咬着耳朵说着悄悄话,却一点也不妨碍季老听了个一清二楚,气得季老胡子一翘一翘,指着陆彩云便道:“你这小女娃好不讲礼,老头我哪里看着不像个好人了。”

     简又又先是一愣,随即便了然了,能将绳子都给震断的内力,听个墙角什么的还是分分钟的事情。

     陆彩云显然没有想到那一层,也没明白季老怎么听见了她的话,只以为自己说的不够小声,也没有背后说人闲话被抓包的羞愧感,哼哼道:“半夜偷偷爬起我们家偷喝酒的人,能是好人么。”

     季老差点捶胸顿足,他这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能不能不要老挂在嘴边念啊。

     简又又安抚的拍了拍陆彩云的肩膀,陆彩云并不是故意争对季老,只是接二连三的家里准备用来赚钱的生路都遭人给偷了,菩萨都要有脾气了。

     “彩云,消消气,以后就让季爷爷给咱们看家防贼当补偿。”

     陆彩云颇为嫌弃的看了季老一眼:“他年纪这么大,能防贼吗?”

     “放心吧,能。”

     见简又又这么说了,也决定了,陆彩云也就闭上了嘴巴不说话了,转眼一想,又问:“那他从今往后就得住咱们家了吗?突然多出来个人怎么跟村里人交待?”

     简又又想了想,道:“就说是你家舅公,家里遇难前来投奔的。”

     季老都是他们的爷爷辈子,孤苦伶仃前来投靠小辈合情合理,也不会叫人说出什么闲话来。

     陆彩云侧着脑袋看了季老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去跟陆母商议了。

     陆母心善,虽然季老曾经偷喝了他们家的酒,不过人家都说了实在酒瘾上来没能控制的住,这不都愿意替他们看家防贼来将功补过了,自然不再拿冷眼去对着人家,简又又说到让季老在酿酒的屋里打地铺时,陆母一口回绝了让他住到了陆逍云的屋里。

     “反正逍云不常回来,那屋子空着也是空着,总不能让个老人家睡地上,万一着凉生病了可就麻烦了。”

     陆母是不太相信季老能替他们看家,不过想着人家也是本着一片好意想弥补点什么所以才会留下来。

     陆彩云接着道:“还不安全,他那么爱喝酒,别每回刚酿完就被他给喝了。”

     简又又给了陆彩云一个膜拜的眼神:高见!

     她咋就没想到这一茬。

     于是,在陆母的善心跟陆彩云的防备下,季老意外的得到了床的待遇。

     张母来陆家干活,看到了季老的存在,诧异了一下,听到陆母的解释,也就了然的点了点头。

     “逍云他娘,你家这位舅老爷看上去精神不去啊,这一大早就在院子里锻炼开了。”干活的时候,张母闲来无事,跟陆母唠着磕。

     陆母笑道:“他身体是挺硬朗的。”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门口传来徐氏尖酸刻薄的嗓音:“哟,陆寡妇,你就算再不堪寂寞,也不能找这么个糟老头子啊。”

     徐氏倚在陆家的门框上,手里抓着一把瓜子,一边磕一边说道。

     陆母的脸,在徐氏的话音刚落下时刷的一下子变得苍白,她抬头,恨恨的瞪着徐氏:“你乱说啥。”

     张母腾一下子站了起来,怒道:“徐氏,你个嘴碎的妖婆子,咋能糊乱诬蔑别人的清白。”

     “嗤,是我诬蔑吗?这人都带回家里来了还怕人说呀。”徐氏冷笑一声,将两人的怒视当作没看见。

     这陆寡妇不买她家的地,害她白白损失了十两银子,这口气她到现在还咽不下去呢,这一段日子就见张虎他娘老往陆家跑,帮着干活隐约还闻到什么香味,也不知在鼓捣些啥,是不是靠这东西陆寡妇才有钱买地。

     一系列的疑惑让徐氏的心里像猫挠似的痒,问不出什么让她心里堵的慌,这不找着机会来刺陆寡妇一下,否则她都快要给憋死了。

     徐氏的话音刚落,突然感觉膝盖一疼,整个人没站稳狠狠的往地上栽去,这个时候,简又又跟陆彩云从后屋跑了过来,看见的就是徐氏狗吃屎似的姿势。

     “哎哟哎哟,来人哪,杀人啦!”徐氏疼的直嚷嚷,爬起来捧着膝盖坐在地上开始耍无赖:“老娘这腿都断了,赶紧赔医药费,否则我就去衙门告你们杀人。”

     众人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尤其以季老最甚,手里的石子又“咻”的一下弹到了徐氏的腰上,用内力弹出去的东西,可不比一棍子打在身上,徐氏又是一阵尖叫,整个人往地上倒去,这回是连爬都爬不起来了,一手扶着腰直哼哼,脸上也随即浮现出一丝恐慌。

     这些人都站着没动,却能接二连三对她下痛手,第一次她还能以为是自己没站稳突然脚抽筋了,可这一下却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重物打在腰上的刺痛,疼的她龇牙咧嘴。

     “你……你们……”徐氏这么一吓,连嘴巴也不利索了。

     季老冷眼看着徐氏:“造,有种的给我继续造,看我是先打掉你的牙齿还是打烂你的嘴。”明明只是这么淡淡的看着,却让人有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那是一种长年上位者的自然而散发出来的凌厉气息,徐氏这种乡下妇人哪里见过这么充满煞气的人物,当即脸色一白不敢再说一个字了。

     她压根就没看到这老头是怎么出手的。

     除了简又又比较淡定,其余三人皆是一脸错愕的看着季老,脸上的怔愣让他们久久回不了神。

     这是……高手啊!

     “陆家婶子,做人都要有个度,你这样编排陆伯母的清白,就不怕他日有一天这脏水泼到自己的身上吗,有句话叫人在做,天在看,今日这不过是小小教训,若你还不知闭嘴,我们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真正的教训。”

     简又又上前一步,低着头望着徐氏,那乌黑幽邃的眼眼睛就这么直直看着她,透着一股森森的寒意,让徐氏心里直打突,下意识的生起了一股惧意。

     季老站在后面,看着简又又那摄人的气势满意的直点头,呜,好想抢回家当自己孙女啊。

     徐氏张了张嘴,还想再讨要医药费,却被季老跟眼前的简又又给吓住了,愣是一个字都憋不出来,最后只能愤愤的涨红了脸,灰溜溜的一瘸一拐回了自己的家。

     “季爷爷,你好厉害,谢谢你出手。”陆彩云回过神来便对着季老谢道,徐氏那个女人早就该教训一顿了,可徐氏是她堂婶,她跟大哥是晚辈,谁教训都轮不到他们,而自己的娘又性子又弱,一直被徐氏欺压着,今天总算出了口恶气了。

     季老摸着雪白的胡子,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恩恩,算你这小丫头还懂点事。”

     打发了徐氏,陆彩云跟简又又重新回到后院,先前买来的种都种上了,这个夏天能吃点不同的蔬菜,等到了秋天,忙完地里的收成,屋后面几块地就都不种菜了,要准备盖屋,但光盖屋没田种菜也不行,得再想法子买地才是。

     ------题外话------

     谢谢会员亲亲20032312送了1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