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57章 不请自来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马车在云岭村一路招摇而过,待到陆家的时候,几乎一半个村里的人知道了有位老爷赶着马车去找简又又。

     于是有人不由得猜测,是不是简又又的亲生父亲来找她了。

     崔氏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惊了一下,随即而来的是浓浓的不甘:“这怎么可能呢,这么多年都没听说找过来,怎么她一离开这个家,就有人上门认亲了呢。”

     早知道如此,她就不会把简又又赶出去,说不定这个时候还能问他们多要点钱。

     崔氏悔的肠子都青了。

     简洁嫉妒的咬着唇,抬头看着崔氏道:“娘,我现在就去陆家打探一下情况看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简又又的命也太好了。

     “行,你快去快回。”崔氏急着催促道,若是真的,她可得想想法子,别便宜了陆家那一家子。

     马车在陆家家门口停下,不用人上前寻问,里面的人听到动静就已经走了出来。

     陆母看着这不算豪华却大气在村里从未见过的马车,一时间惊愕不已:“请问……请问你们有事吗?”

     车帘掀开,郝正端着胖呼呼的身体走了下来,对着陆母作了个揖,笑道:“请问这位夫人,这里可是陆家?”

     “是……是啊。”

     “太好了。”郝正激动的往里面看了一眼,问:“那请问简又又是住在这里吧?”

     “恩,没错,你?”陆母打量的看了郝正一眼:“你是找又又的。”

     “对,在下郝正,归云楼主厨,找简姑娘谈点事情。”郝正自报家门,让陆母放松警惕。

     陆母闻言,更是惊诧不已,归云楼,即使他们这些人没有进过,却也是听说过的,宏沛县的大酒楼,这酒楼里的主厨竟然亲自来找又又了,想到这一阵子简又又在家里弄出来的不同的吃的,陆母很快想到了关键,双手在身上擦了擦,局促又热情的道:“又又在家里,郝主厨,请屋里坐。”

     “好。”

     陆母一边领着郝正进门,一边喊道:“又又,又又,来客人了。”

     简又又听到声音立即从厨房里走出来,一出门就看到了郝正,猝然一惊:“郝主厨,你怎么来了?”

     “简姑娘。”郝正客气的唤道:“我在归云楼等了两日不见你来,这不自己跑来了,不请自来,还请姑娘千万别见怪才是。”

     “哪里的话,郝主厨叫我又又就好,不知郝主厨亲自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虽然这么问,但简又又隐隐直觉,郝正怕是为了这咸鱼而来。

     果然,郝正很快看到了院子的一角,挂在竹竿上晾晒的咸鱼,眼底露出一抹惊喜,几个大步走了过去,指着咸鱼问:“简……又又,我想问,这咸鱼你卖么?”

     “卖的,郝主厨感兴趣吗?”简又又笑着问道。

     郝正连连点头:“有兴趣,太有兴趣了,前两天庄夫人请我吃饭,饭桌上烧了这咸鱼,味道甚好,我问起她这咸鱼怎么做的,她说是你给她的,我便在想你会不会这两天带了咸鱼上归云楼来找我,见你不来,又怕这咸鱼没有了,这便急急的跑来了。”

     口味是重了些,但是胜在稀奇,若烧的好,也不比一般的鱼差,这可是商机,身为主厨,长久研究厨艺,郝正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美食。

     “我也是想请庄婶替我尝尝味道,若可以的话替我推荐给郝主厨,我过几天再带着咸鱼去归云楼找郝主厨,却不料郝主厨亲自跑来了,麻烦郝主厨了。”

     郝正一听这话,顿时满心欢喜,这说明简又又是诚心想把好东西留给他的:“你也不要郝主厨郝主厨的叫了,叫我一声郝叔如何,其实以后你若有什么好东西,可以直接来归云楼找我,价格你放心,绝对不会亏待了你的。”

     “多谢郝叔,那我就不客气了。”

     郝正比庄婶还要小上十岁左右,看不去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似乎当归云楼的主厨吃的不错,所以身材发福,有些胖,而他的厨艺有一部份是承自于庄婶,庄婶无意收徒,所以两人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你这咸鱼怎么卖法?”郝正问。

     “二十文。”

     简又又的话音一落,陆母便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反应过来自己的举止万一给又又带来不好的影响而失了郝主厨这个客户,于是忙捂住自己的嘴。

     郝主厨看着一截截的咸,低头想了想,半晌才点头道:“没问题。”说着,从腰间取下一个钱袋子,取出五两银子递给简又又:“这些我都要了,剩下的就当订金,你下一批腌制好了,就直接送来归云楼。”

     “好。”简又又笑眯眯的接下银子。

     郝正招手让外面的仆人进来收鱼,陆母拿了两个篮子给他们装鱼。

     没有多留,郝正便离开了。

     他早上出来,马车走的快到县城正好中午,这咸鱼正好可以加入菜单里。

     郝正走后,陆母看着简又又手里的五两银子两眼发直,这还是她第一次实实在在的看到别人一下子给五两银子呢,就这么一些腌制的咸鱼,一条咸鱼分了三段,小一些的分了两段,竟能卖到二十文,听说村里的人去卖鱼,也不过是十五文一条啊,而又又这一算下来,一整条咸鱼卖了六十文,这可是旁人的几倍不只哇。

     陆彩云回到家的时候,听说了这事,惊的嘴巴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紧接着便抱着简又又上蹦下跳,笑得合不拢嘴。

     “又又,你太厉害了。”

     简又又心情也格外好,斜眼睨着陆彩云:“这回总相信我了吧。”

     陆彩云嘿嘿一笑:“信,信,信。”她一直都相信又又的哇,只是难免会有点担忧,毕竟这钱又又赚起来很不容易。

     “如今我手里有六十两左右,陆伯母,你问问咱们隔壁的两户人家愿不愿把邻近咱们家的地卖给我,我看那两块地他们也不种,就荒在那里,如果同意的话,我愿意出十两银子。”

     陆母犹豫了一下,答:“好,我下午就去问问。”

     陆彩云原本还笑容满面的表情瞬间阴云密布:“赵顺叔家还好说话一些,就怕堂叔家……”

     “陆伯母去试试看,如果陆广叔不愿意,咱也不免强。”简又又说道。

     陆广,陆彩云的堂叔,虽然是亲戚,但却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当年陆彩云爹去逝,身为堂弟的他没少欺负陆母,这陆家有不少东西被他夺了去,年轻时陆母不懂得据理力争,但陆彩云懂事后没少跟他们吵架,虽然住在隔壁,相距不远,但两家的关系可以说是恶劣的很,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

     简又又可以想见,陆广一家得知陆母伯要买地,怕是要刁难她了,这事多半成不了。

     真不卖的话就算了,实在不行她可以把陆家的菜田给挪到别处去,把那一块空出来建房子,如果是简单的屋子花费不大,若是要建个大点的两进四合院,怕是这点银子还不够呢。

     简又又,加油!

     她从刚穿越过来身无分文,到现在有六十两银子,早晚会赚得更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