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53章 都买下来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就是不知这里有没有番茄,马上就要进入夏天了,如果能找到番茄,就能做番茄酱了,到时候再拿土豆炸个薯条,蘸着番茄酱,别有一番滋味啊。

     只是这里的人都没有听过番茄这东西,想来也不被人所知道,看来找到这东西也要花一阵功夫了,还不知道会不会有。

     陆彩云顿了一顿,了然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待明天去了县城,咱们自己买头牛回来吧,陆大哥在县城干活,田里的活虽不重但只有你跟陆伯母两人干实在有些吃力,我又帮不上什么忙,买头牛回来帮着犁地也能轻松一些。”

     陆彩云一惊,连连摇手:“又又,这可不行,田里的活我都干习惯了的,一点都不觉得累,还是别浪费了。”

     她们家因为又又的到来,日子过的直线上升,这可是她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简又又却坚持道:“如今我能信任且能帮我的人也只有你跟虎子了,不过虎子到底是男人,很多时候不方便,以后要你帮忙的地方更多了,所以你也得多空出时间来给我,更何况这一阵赚得的银子你一分都不肯要,所以牛必须买,不然我今天就不跟你回去了。”

     “又又……”陆彩云无耐的唤道。

     她虽然不要又又的钱,但是家里吃的用的几乎现在都是又又在买。

     “咱们不是好姐妹么,再客气可就太生疏了,我都不跟你客气将该你的那份钱留了下来,你也不能跟我客气。”

     “恩恩。”陆彩云感动的看着简又又,以前是她在照顾着简又又,如今反了过来,是简又又在照顾着他们家了,她陆彩云何其有幸,能得到简又又这样的好姐妹。

     不管又又做什么,她都会顶力相助的。

     又采了满满两背篓草莓,简又又跟陆彩云才往回走,看着所剩无几的草莓,简又又也不担心会被别人给摘了去,毕竟真正识此物的云岭村除了她还没有别人,否则这么大片地草莓也不会光放着等她来摘,而且这里已经比较靠里了,一般人也不敢擅自走进来,他们走过几次,自然熟悉路了,知道避开危险的地方。

     吃过午饭之后,村里渐渐热闹了起来,隐隐能听到不远处的人议论纷纷,说的大致无非是今天自己的鱼卖出去多少,赚了多少。

     有人欢喜有人愁,云岭村村民这么多,昨晚几乎大半个村都出动了,钓的鱼自然不少,归云楼就算再怎么来者不拒,也不能在一天之内一下子买下这么多鱼,于是也有几人是灰溜溜的回来的,因为他们不及别人速度快。

     虽然不至于一条没有卖出去,但跟那些第一天就顺顺利利全部卖掉的人相比,他们几个也真的是很倒霉了。

     简又又出去转了一圈,发现那些垂头丧气的人多半是村里太过老实本份只懂做苦力的人,也有几个实在是懒得出奇,早上起的晚所以比别人慢的。

     回了屋,简又又抓了一把铜钱又重新走了出去,陆彩云正在院里喂鸡,见状不由得问:“又又,你拿钱去哪里?”

     “去县城卖鱼的村民都回来了,我看不少人鱼都没卖掉,打算都买下来。”

     “你疯啦。”陆彩云倏地一蹦三丈高,扔下手中的东西就向简又又跑来:“那些鱼活不到明天一早,他们卖不掉是他们没本事,咱们就是再能吃鱼也不可能一下子吃这么多,买回来不也是浪费吗?”

     陆彩云觉得不甘心,这些鱼又又如果都买回来到时候就全部成死鱼了,这钱可就打了水漂:“帮人也要有个限度,你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若换了旁人,谁会愿意把好好赚钱的机会让出去。

     简又又对陆彩云狡黠一笑:“我看上去很像冤大头吗?”

     她虽然会同情村民不跟他们争这钓鱼去卖的机会,但可不表示她就是观音菩萨能普度众生。

     陆彩云一愣,显然没有回过神来:“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自然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她屈起食指,在陆彩云的额头上轻轻一弹,然后走了出去。

     陆彩云捂着额头,一脸的莫名奇莫,怔了一怔,忙跟了上去:“又又,你等等我。”

     她得看着又又,可不能辛苦赚来的钱白白给了别人。

     简又又最先去的,是张永河家,虽然同跟张虎家是同姓,却没有一点关系,此时的张家小院里,一片愁云惨淡,这钓鱼虽然不要什么本钱,但看着木桶里这么我活蹦乱跳的鱼,再看看同村的别人家都把鱼卖完了回来,张永河一家人能不失望吗?

     “罢了罢了,咱们也没有那赚钱的本事,还是老老实实种地吧,这些鱼,全部放回河里去吧。”张家老太太,张永河的母亲坐在门前,长嘘短叹道,一头银发很是耀眼,虽然年迈却精神抖擞,一点也看不出老态龙种的迟暮感。

     张永河重重的叹了一声:“娘,孩儿知道了。”

     这是赚钱的机会到了眼前,他也抓不住啊,可不就是不是这块料吗,这么多鱼若放在家里,一个晚上就要发臭了,还不如全部放生呢。

     张家媳妇跟三个孩子都坐在一旁默不吭声,眼里是对别人家的羡慕跟对自家的无耐。

     “娘,我想吃肉。”最小的儿子忽然扑到身上,嚷嚷着。

     张永河歉意的看了小儿子一眼,本想着能额外赚些钱,也能买些肉回来给孩子媳妇老娘补补,却不料弄成这样,都怪他没本事啊。

     “天瑞乖,赶明等你爹赚了钱,就给你买肉。”

     张永河媳妇,钱氏搂着儿子哄道。

     “永河叔。”突然,简又又的声音自门外传来,自哀自怜中的张永河后知后觉的才想起请简又又进来。

     “是又又啊,快请进。”

     钱氏立即进屋端了张矮凳出来。

     “张奶奶,张婶。”简又又规规矩矩矩的喊了一遍人,众人一一应道,虽然不是特别热情,但也不对她冷眼相待。

     “又又,坐。”钱氏对简又又笑道,只是笑容里多了几分苦涩,这个时候家里人的心情都不好,实在没法子对简又又抱以真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