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51章 酿米酒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陆彩云一脸振奋摩拳擦掌:“又又,咱们酿什么酒?”

     以往只买过酒,也尝过酒的味道,辛辣醇厚,却从未亲自酿过酒,想着即将自己酿酒,她的心里就忍不住的激动。

     简又又抬头看了三人一眼,微微一笑:“先酿最简单的,米酒。”

     米酒,故名思义,以糯米酿制而成,在现代是最为普遍的家庭制做,酿制工艺最简单,口味香甜醇美,而且还能在制做菜肴上做为重要调味料使用。

     之前去颜记酒坊,她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个时代大致卖的酒,以黄酒和白酒为主,花雕,状元红,女儿红,杜康酒等都是名酒,颜记酒坊在宏沛县已站稳了脚跟,她若再跟着酿一样的根本没有市场,所以要酿就酿这个时代不曾出产的,能让人接受的。

     不管黄酒,还是白酒,品种都很多,各种口味亦是多变,简又又有绝对的自信,能够超越颜记酒坊,不过这个时候,她酿制出来的酒,还是得靠着颜记酒坊帮着打开销路。

     陆彩云跟陆逍云两人面面相觑,米酒两个字是听见了,但还是没有听懂。

     “光是大米也能酿酒吗?虽然我没看过别人怎么酿酒,不过偶尔也听说过,总觉得很复杂似的,你说的简单,真的简单吗?”陆逍云不确定的问道。

     他在县城干了几年的活,或多或少听了一些,但总觉得没有简又又说的那么简单吧。

     简又又给了陆逍云一个放心的笑容:“陆大哥,有的时候,往往最简单的做法,也能做出最美味的东西。”

     越复杂的工续酿制出来的酒味道的确越醇厚,越美味,也倍受人的欢迎,但现在他们不是条件不够么,若是有足够的条件,颜记酒坊里酿的酒可是不够瞧的。

     这么一想,简又又的心里顿时干劲十足,大有要将颜记酒坊干倒的趋势。

     陆彩云绝对百分之百的支持简又又,没好气的白了自家大哥一眼:“大哥,又又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又又说什么都是对的。

     看着妹子几近盲目的崇拜,陆逍云嘴角微微抽搐。

     糯米之前买了不少,第一次只是试验,不用酿太多,也足够了。

     于是,一整个下午,陆家大门紧闭,陆彩云三人都在简又又的指挥下帮着酿酒。

     先将糯米淘洗干净,用冷水泡一个时辰左右,锅上放上笼屉,笼屉上放干净的屉布,将米直接放在屉布上蒸熟,蒸熟的米放在干净的缸里,等待冷却降温,然后再按比例放入酒曲。

     这便是整个酿酒过程中最关键的步骤了,酒曲的多少直接关系到酒的味道,简又又一边做,一边跟三人细细的讲解,若是成功了,以后酿酒必须要人帮忙,陆家是她如今以来最信任的,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只要法子在她们自己的手上,就不怕被人学了去。

     加入酒曲的糯米要不断的搅拌,直到搅匀,然后用力压紧,在中意挖一个洞,这样在出酒的时候便更容易看见了。

     直到忙完,天已经擦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简又又一脸愧疚的对陆逍云说:“陆大哥,看来今晚是来不急给你做好吃的了,如果不介意,吃面怎么样?”

     陆逍云回来吃饭让简又又动手做本就有些不好意思,哪里好再开口嫌弃什么,连连点头:“恩恩,我都好,都好。”

     陆彩云更没有意见,连最最清淡吃起来无味的面疙瘩汤煮出来味道都如此美味,煮个面肯定也不差。

     “我去拿几个鸡蛋。”陆母也不客气,实在是简又又的厨艺太好了,忙笑呵呵的去了鸡舍捡蛋。

     “我来擀面。”简又又笑道,对着陆彩云说:“这个时节的鸡毛菜最好,你去挑一篮子下面。”

     “好咧。”陆彩云应了一声,欢喜的奔去了后院。

     陆逍云看看没他什么事,站在厨房里有些无措:“那个又又,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陆大哥帮我烧火吧。”

     “诶,好。”

     这里不像现代,有干面,想要吃面了就得和面擀出来,又粗又厚,简又又想了想,拉面了什么难度太高,刀削面味道也不错。

     陆母拿了几个鸡蛋过来,简又又煎成了荷包蛋装在一边的盆里。

     冬天,农村人都会做酱,只是这酱跟现代吃的味道差了许多,咸味很浓,却极少有辣味,想来多半是辣椒放少了,亦或是品种不对,简又又想着有空也要了解一下。

     在这落后的时代,不管什么只要能细心发现,都是可以用来赚钱的。

     肴一小勺辣酱,简又又在锅里加少许油翻炒,然后再加一些上次在街上买的调味料,就算不够辣,也比光吃这辣酱来得强。

     和面,醒面,然后将整个面团放在手臂上,一手拿刀片出薄薄的一小片,落在煮得沸腾的锅里。

     待面煮得快熟时,将洗好的鸡毛菜放进去,稍微一烫便能吃了,拿着筷子搅拌一下,放上盐跟味精便成了。

     拿着大碗,盛了四碗,将荷包蛋跟酱端上桌,四人围着桌子便开吃了。

     陆彩云盯着桌子中间的一碗酱,拿筷子蘸了点放在嘴里:“哇,娘,没有霉味耶,味道真好,又又,怎么吃?拌面里吗?”

     陆母满头黑线,无语的看着自家一点面子也不给的女儿。

     她不会做酱,每一回总有一股霉味,但是有的时候放在菜里炒炒改改口味还是能凑和的,她要不要这么直接哇。

     简又又看着惊叹连连的陆彩云,笑道:“光这么吃你也不怕咸死。”

     酱的味道改变了许多,但还是以咸为主,不过就是咸的,简又又也有自信咸出不一样的味道来。

     挖了一筷子到碗里,跟面拌匀,吃在嘴里还是挺不错的。

     众人依样照做,呼噜呼噜的吃的不亦乐乎,简又又下了不少,陆彩云的食量本就比她大,似乎在她做饭以后吃的更多了,陆逍云一个大男人本就吃的多,所以简又又煮了不少的面,最后却还是吃了个精光,连汤渣都不剩。

     陆彩云摸摸圆滚滚的肚子,再伸手捏捏自己的脸蛋:“我才几天哪,我发现已经长肉了。”

     ------题外话------

     晚一些还有一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