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47章 你们吃肉我喝汤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娘,今天晚上咱们吃馄饨,又又下厨喔。”陆彩云一进家门,便嚷嚷开了,陆母从屋里出来,看到两人吃力的搬着木桶,便过来帮忙。

     “又又是客,怎能让她动手?”陆母嗔怪的瞪了陆彩云一眼,随即又问:“你们想吃什么馅的馄饨?”

     农村人大多吃的素菜馅的,陆母也没想过要在菜里放上猪肉。

     陆彩云对着陆母贼笑一声:“娘,这你就不懂了吧,你把又又当客她该不自在了,咱们应该把她当一家人,一家人做晚饭还分什么该不该么,我已经叫大哥晚上回来吃晚饭了,至于吃什么馅,嘿嘿,猪肉馅的,而且又又还买了骨头,到时候再煲一锅大骨头汤……哧溜……”

     光是想,陆彩云就忍不住流口水,陆母则惊的下巴都快要掉地上了。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猪肉馅的馄饨?还有肉骨头汤?

     “又又,这……这肉可贵了吧。”陆母有些局促的看着简又又,只是一想,便能猜到他们买猪肉的钱定是熬的草莓酱卖出去了,这都是简又又的功劳,怎好意思让她花钱买肉给他们吃呢。

     “陆伯母,彩云帮了我许多,你也别跟我见外,我喜欢彩云说的那句把我当做一家人,以后咱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简又又微笑着看着陆母说。

     “诶,好,好。”陆母连连点头,心中越发怜惜简又又。

     两人将东西搬进厨房,便提着篮子去了山脚下。

     这里的野菜没人来挖,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多的数不胜清,简又又将该挖的野菜的的品种指给陆彩云看,免得真把野草给挖回去。

     吃过一次野草面疙瘩汤后,陆彩云也爱上了这味道,想到那鲜味做出来的馄饨,口水又在嘴里泛滥了。

     足足挑了两篮子,两人才满意的回了陆家。

     陆母早在家里把面和好了,就等醒过之后擀成皮子,在这里,没有饺子跟馄饨的区别,因为除了地方不同叫法不同,其实做法都是一样的,不像现代的馄饨皮皮薄,饺子皮厚,吃在嘴里口感不同,这里都是人工擀皮,不能做到那么薄。

     陆彩云洗野草,简又又便将那条剩下来的鱼给杀了,开膛剖肚动作利索直将陆彩云看得眼都直了。

     在等鱼去鱼腥味的时候,简又又把骨头放在开水里焯过一遍,去其油跟血水,然后再加入一些调料,熬骨头汤。

     醒面的时候,陆母将肉跺碎,砧板上呯呯啪啪的声音很是欢快,陆母闻着锅里飘散出来的肉香味,笑的连眼角的皱纹也出来了,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家里过的本就拮据,以往彩云偶尔还要给又又送些粮食吃的去,日子更是不好过,现在整个家的都靠儿子给要打家具赚先钱,过年的时候也只是买一些尝个鲜,哪里一下子吃过这么多肉,更别说还有这么香的骨头汤。

     当初彩云为又又做的那些,如今这是得到了回报啊,果然,好人还是有好报的。

     在这个吃肉都都奢侈的农村,稍稍有一点的肉味飘出来,人的鼻子就跟狗似的那么灵,所以陆家门口,时不时的就有人或经过,或笑眯眯的探个脑袋进来问:“哟,逍云他娘,你这是发了呀,这么浓的肉味真是谗死个人,你们家逍云最近赚了不少钱吧。”

     “你说你吃肉,咱们这左邻右舍的也想分点汤喝喝呢。”

     陆母面对这些人无赖的嘴脸,哭笑不得。

     陆彩云举着菜刀冲到了门口,怒道:“我们家吃没吃肉,赚没赚钱关你们什么事,有本事自己也去买啊,眼谗别人家的东西,你们也好意思啊。”

     如果是心存善意的打趣,这无伤大雅,陆彩云也不会这么激动。

     可说这些话的女人,个个都在背地里陆寡妇陆寡妇的叫,骂她娘是勾引人的狐狸精,自己看不牢男人,却都把错怪在她娘的头上,都是一群嘴碎的刁妇。

     “陆彩云,你这是要杀人呐,不就是你家能吃肉吗,嚣张什么呀你。”说这话的,是陆彩云的堂婶,徐氏,她见陆彩云拿着刀冲出来,早就吓的往后退,指着陆彩云颤抖着叫嚣道。

     陆彩云拿着菜刀在门框上敲得哐哐作响:“我就是嚣张了,怎么样?想喝我家的肉汤,我先把你的手砍下来给你炖汤喝。”

     “陆彩云,你大逆不道,我可是你长辈。”徐氏又往后退了一步,不甘心的吼道,哪怕明知陆彩云真不敢将自己怎么样,可是看那明闪闪的刀在眼前晃着,就怕陆彩云一个不慎手抖一下伤着自己了。

     陆彩云举着菜刀面色一狠:“再不走,我真要对你大逆不道了。”

     “你就是有娘生没爹教的泼妇。”徐氏狠狠的骂了一口,这才逃也似的离开了。

     几个看热闹的人见状,也无趣的撇了撇嘴各自回家了。

     陆母在村里在儿子长年不在家还能如此安稳,也多亏了陆彩云的彪悍,村里人虽然对他们不屑,却也不敢在陆彩云跟前闹的太过,这丫头发起疯来,还真是会六亲不认的。

     一丢丢大的时候,就因为王光有媳妇赵氏骂了她娘,当场跟人干架拼命,伤痕累累那赵氏也没讨到好处,你说问陆家赔医药费,没看见人家孩子命都去了大半了吗,再者一个大人打一个孩子,就算王有光是村长亲大哥,村长也不可能偏私到这种地步,否则云岭村村民还不得造反啊。

     虽然大了不曾这么跟人打架,但越来越彪悍的性格也让人望而怯步。

     对于陆彩云的做法,陆母刚开始不赞同,但时间久了,便觉得心疼,是她这个当娘的没用,才会让女儿反过来保护自己,于是到今天,只要陆彩云不杀人放火,再大逆不道的事情干了,陆母也不会责怪半句。

     何况那徐氏就是个欠收拾的主,若不是她本性软弱不喜与人争,若换了粗暴一些的性子怕也要打上去了。

     直到门口围观的人都走了个干干净净,陆彩云才冷哼一声,回头进了院子,只是还没走两步,却听身后一道尖利的嗓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