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16章 卖鱼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瞬间想到昨晚她被陆彩云跟张虎救回云岭村,坐的不就是辆驴车,想到张虎对陆彩云的情意,简又又没有犹豫的点头:“行,你跟虎子商量一下,若能卖了这些鱼,赚的钱咱算他一份。”

     “好咧。”陆彩云应道。

     妥善安置好了鱼,简又又这才回去了。

     整个简家一片漆黑,就连简单屋里的灯也灭了,借着月光,简又又回了自己的屋——

     睡在潮湿略带霉味的被褥上,简又又浑身难受,所以寅时就起来了,拿着陆彩云给她的面粉,简单的做了碗面疙瘩填了下肚子便出去了。

     她先去了山上,随意的转了转,挖了些野蘑菇。

     崔氏有种菜,虽然只是简单的蔬菜,但就是一根葱也没有简又又的份,以前的简又又可不会吃,有什么便吃什么,什么半生不熟要求高,能填饱肚子就谢天谢地了,更别说想法子来山里找吃的。

     何况在如今的简又又看来山里的东西都是鲜美的好东西,可在这里的人眼里,那野菜就是连猪都不吃的玩意。

     她不敢把蘑菇放回家里,指不定崔氏跟张巧蓉会不会都给她抢了去,于是抱着满满一兜的蘑菇直接去了陆彩云家。

     山上随便转一圈便是半个时辰,卯时的时候,到了陆家,正巧看到陆彩云的屋里有微弱的烛光亮着,想来是起了。

     简又又在外面等了片刻,便听到开门声,就见陆彩云走了出来。

     陆彩云看到简又又,一脸的吃惊:“又又,你什么时候来的?等多久了?冷不冷?”

     “我也是刚到没多久。”

     不过陆彩云显然不相信简又又的话:“你应该叫我才是,早上露水重,冻坏了可咋办?”

     简又又握了握陆彩云的手,笑道:“我没那么脆弱,你现在是去找虎子吗?”

     “恩,你去我屋坐会,暖一暖,我很快就回来。”

     简又又摇摇头:“不了,我跟你一起去。”

     张虎他爹以打猎为生,在整个云岭村,生活条件算不错的了,动物的皮毛肉可以卖钱,皮毛也能卖钱,有的时候猎到大家伙,像胆啊筋啊也能卖钱,不过大家伙毕竟凶猛,能猎到也要看运气。

     但哪怕猎些小家伙,张家也能赚不少钱,而且隔三差五也能吃上一顿肉。

     最近正是春季,山里动物开始活跃,于是最近几天张虎跟他爹晚上便是设陷井,隔天一早天未亮去山里收猎物,为的就是怕自己猎到的东西被别人发现而夺了去。

     陆彩云显然很了解张虎的行踪,踩着点到了张家门口,果见张虎跟他爹张宏山正在关门,准备出去。

     “虎子。”陆彩云喊了一声。

     张虎一听这声音,整个人虎躯一震,扭头欣喜的看向陆彩云,在简又又看来,就跟打了鸡血那么兴奋:“彩云。”

     他抬腿便向陆彩云走来,看到身旁的简又又时,表情瞬间一凝,只一眼,又挪开,再看向陆彩云时笑得跟朵菊花似的:“这么早你们做啥去?”

     “找你有事。”

     张虎漆黑的眸子在听到这话时一亮一亮,就像那满天的星辰,好似陆彩云找他办事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爹,你上山去吧,我跟彩云有事。”

     张宏山黝黑的脸上对陆彩云跟简又又露出一抹和蔼的笑容,点点头:“成,你们小心着点。”

     也不问是什么事,说完便拿着一个竹筐往云岭山走去。

     “彩云,你的我啥事?”张虎搓了搓手,兴奋的有些找不着东南西北。

     陆彩云无视张虎那放光的异样小眼神,只催促道:“把你家驴车牵上,咱们去县城。”

     “啊?”张虎傻不愣登的看着陆彩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陆彩云俏脸一瞪:“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

     “喔喔,好,你等我下,我马上套驴车。”张虎见陆彩云露出一丝愠怒的不耐烦,忙不跌地应道,也不问原因了。

     反正彩云说什么,他照做就是了。

     简又又满脸兴味的看着两人,两小无猜的感情啊,年少时的青涩恋爱什么的,最有爱了。

     “彩云,咱要温柔。”简又又小手摸着上巴,一脸暧昧的笑道。

     陆彩云被她看得头皮发麻,搓着身上的鸡皮疙瘩往一旁走了两步:“你快别笑了,渗得慌。”

     温柔?温柔是什么,能当饭吃吗?

     她陆彩云什么都有,可就没那玩意。

     张虎的速度很快,有陆彩云在,他也不敢放,没一会就听到“笃笃”的赶驴声,依旧是一根胡萝卜钓在驴的前面,诱惑着驴不要停的往前走。

     陆彩云拉着简又又跳上马车:“先去我家。”

     有张虎在,陆彩云很理所当然的将张虎当成了免费的劳动力,将那一桶鱼搬上了板车。

     去往县城的路上,陆彩云将简又又的想法说了一遍,惹来张虎一而再,再而三的打量。

     “别看了,再看我也变不成了朵花。”简又又忍着被颠成几瓣的屁股,打趣道。

     张虎抿了抿唇,不说话,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发觉,简又又变了,莫非是被卖了一遍,打了一顿后转的性子。

     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驴车走了一个时辰不到,到了沛宏县,彼时,天已大亮。

     沛宏县隶属苍城,周围有无数个小村庄,村里人赶集,买卖东西都要到沛宏县来,因此虽然只是个县,但很热闹。

     张虎将驴车赶到菜市这边,寻了个空地,便将木桶搬了下来。

     “又又,咱们接下来怎么做?”陆彩云看着周围摆摊卖菜的人,束手无策的问。

     简又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陆彩云跟张虎,然后就扯着嗓子大声喊了起来:“卖鱼咧,新鲜肥美的大活鱼,三十文一条,先来先挑,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陆彩云的小脸,随着简又又的嚷嚷,不好意思的红了。

     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吆喝,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做过,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张虎的嘴角一抽一抽的很是古怪,这还是他认识的简又又么,太颠覆了。

     简又又的吆喝声,在清晨很是响亮,菜市虽然热闹,但还没有谁这以扯着嗓子喊的,当下便引来了不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