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娱乐之唯一传说 > 第1166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最快更新娱乐之唯一传说 !
    “哎呀,回嘛~,羽宝宝~~”
     “咦,不要恶心我,我要吃早餐。”
     “回去一起过年不好么,你一个人留在这做什么呢?”
     “我要工作啊,哪像你那么闲。”
     “不要上班了,跟我回家,以后我养你!”
     “呵,你有钱么?先拿出来给我看看?顺便结算一下,我的床全是酒气,你必须赔我一张新床!”
     “......”
     帅比语塞,“咳咳,那个,今天没带......明天!明天我用钞票叠一张床给你睡!”
     “嘁,那就是没有咯,说什么明天。”
     “我不管,不跟我回去我就满地打滚。”
     “哦,那你滚吧,我巴不得呢。”
     “......”
     帅比再语塞。
     宫羽不再理会苏落,旁若无人的享用起美食,夹起碗里的热气腾腾的“大元宝”,吹一吹,一大口下去,猫一样眯着眼睛细嚼慢咽。
     再轻盈地抓住了汤匙的末端舀起一勺香气弥漫的汤浅尝一口,浑身一颤,唇齿间荡漾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香味......
     小样,厨艺还阔以......
     美人如馐、美食如嫣,青花和汤勺轻轻地碰撞着,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就像演奏一支和谐悦耳的曲。
     当秀色可餐之美人与令人垂涎之美食相遇,双重诱惑谁能挡?
     苏落看着看着,一时间竟走了神。
     唉,这小妞有点难搞啊,居然连本帅比撒娇卖萌满地打滚这种绝招都免疫了。
     难不成,我世间最美情郎的名号,今天就要这么折在她手上了?
     不可能!
     “砰”!
     苏落猛地重重拍了下桌子:“宫羽童鞋,请摆正你的态度,现在组织对你很不满意!我奉劝你不要误判形势,不要低估我将你带回家的坚定决心和坚定意志,立即停止错误做法,不要一错再错!
     我强烈敦促你,悬崖勒马,认清并尊重你是我女人的事实,摒弃冷战思维,同我相向而行,不要再采取任何可能使事态复杂化和扩大化的行为,不要再负隅顽抗,否则,我方不排除动武,若你一意孤行,无异于以卵击石,必将灰飞烟灭!”
     “......”
     靠,一惊一乍的吓老娘一跳,汤都洒了,宫羽翻了个白眼,就你会?
     “不知道你那是啥组织,但我对你这种颠倒是非、鹿指为马的无耻行径和极限施压做法表示坚决反对、决不接受。
     我要再次提醒你,老娘根本不吃你威胁恫吓这一套,同样奉劝你认清楚形势,否则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帅比再再语塞。
     “嘁,你不是说不排除动武吗?倒是动啊,我就想看看到底谁是石头谁是卵!”
     宫羽眼皮都没抬一下,哼,弱鸡,动武?你动一个给我看看?
     看出来了,今天这妞就是想把自己活活噎死,妈个鸡,要不是本帅比今天实在是有点虚弱,我会和你多废话?直接给你抱上飞机!
     好吧......
     认清现实,抱不动。
     “哎,我认真的,别倔了好不好?大家都在等我们回去呢。”
     “呵呵,不见得吧?”
     “哟嗬,这我还能颠倒是非指鹿为马不成?来来来,给你听听群众的呼声。”
     苏落嚷嚷着拿起桌上的手机,咳咳,没办法了呀,搞不定,只能求援了。
     我说服不了你,我就不信大家一起上还说服不了你了!
     打给谁呢?
     夏子涵和冷雨萱是不能打的,这电话一接通怕是一场战争......
     杨宝贝?
     不行啊,本来就够笨了,再加上一孕傻三年,打给她指定毁!
     炮哥也算了,嗯,智商也高不到哪去,小刀子应该没问题,绝对是架顶级僚机!
     才拨通电话,那边就响起了小刀子的急切的声音,“喂怎么样?那家伙醒了没?”
     “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家伙。”苏落说。
     “靠,你大爷的,想吓死人?烧退没?没事吧?”
     “别废话,我刚刚和咱们家羽宝宝进行了真诚坦率的交谈,充分的交换了意见,增进了双方的了解......”
     “懂了懂了,真诚坦率的交谈意思就是分歧很大,无法沟通,充分交换意见就是你俩各说各的,没有达成协议吵得厉害。”
     “咳!”
     苏落重重咳嗽一声,不错,靠谱,那你他喵的还不干活?
     “行了,你把电话给她。”小刀子说。
     算你懂事,苏落直接按了个免提,把手机放桌面上,往宫羽那一推,挑衅的挑了挑眉头:“来,听听群众的呼声!”
     “喂,宫羽啊?内个,要辛苦你了,别管那个废物说啥,家里不需要他担心,他要是不肯吃药就绑起来硬灌,身体没养好之前别让他乱跑......”
     “卧槽!”
     苏落大叫一声,飞扑过去直接按掉电话,这家伙卖我!
     “喂!”
     宫羽瞪着苏落,“我还没说话呢,手机拿来,这活我不接,赶紧叫他把你领走,凭什么啊,辛苦两个字就想打发我了?”
     “咳咳,失误,失误!这是叛乱分子,已经脱离群众了,他说的不算!”
     苏落满头大汗,心里暗骂一万句我们中出了个叛徒,靠了!
     说好的帮我说好话呢,还想不想我带人回去了?
     当上梦工厂一把手你飘了是吧?
     这笔帐先记着,赶紧拨通师父的电话,老爷子出马肯定行,宫羽一定听他的!
     “喂,师父啊?”
     “啊?小落子啊?哎哟,怎么样,没啥事吧?你说你,哎,真的是,过年别急着回来了哈,米国那边医疗水平还是要好一些的,你就留在那边先治好病,小羽呢?把电话给羽儿,我交代她几句.......”
     “滴”
     赶紧按掉,这个节奏不对!
     靠,老爷子你还要不要抱徒孙了嘛!
     治病在哪里不能治?
     先帮我把宫羽骗回去不行么,说好的师徒默契呢?
     师徒默契?
     对!
     打给大师姐!
     只有大师姐才是自己人了!
     “歪?”
     “歪?噢,师虎~~~,师公师公,师父打电话来啦!”
     “等下!先别给电话你师公,宝贝徒弟,你想不想师父啊?”
     “想~~,师父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苏落泪流满面,到底还是徒弟靠谱啊!
     “真乖,我马上就回!是不是想吃师父做的年夜饭了呀?”
     “想!呃......不想!我答应师公今年我来做饭了!麻麻说你病了,我本来买了机票想去米国看你哒,但麻麻说你在米国有宫羽姐姐照顾,我要去了就没人照顾师公了,所以......”
     “喂?喂!是不是有人在旁边威胁......”
     “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敢挂我电话?你......”
     电话那头又传来了老爷子暴躁的声音,直接挂掉,手机也丢掉,妈的,烫手!
     “群众的呼声呢?”
     宫羽不屑的问道。
     “没有群众了,都是叛徒......”
     苏落心塞塞的,拖着软绵无力的四肢落寞的走到客厅,沙发上一躺,绝望。
     说好的等我带宫羽回去一起吃年夜饭呢?
     都是叛徒!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绕了一大圈,原来我才是那个小丑。
     形势已经变了,打给谁都没用......
     收到苏落在米国病倒的消息,家里是直接爆炸的。
     还过个屁的年,他的病情才是最要命的,而现在还能压制苏落这个肆意妄为之徒的,大概也就只有宫羽了。
     没说的,连大师姐都被按住了,不然小丫头真就自己去米国了,傻乎乎的自己打个计程车就往机场跑,让人哭笑不得......
     “认清楚形势没?”
     “认清了......”
     “是谁以卵击石?”
     “我......”
     “是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
     “你少来!怂巴巴的装可怜就以为没事了?我才是最冤枉的好吗?我答应过要收留你了?直接就把你丢给我,问过我意见了?你说,这账该怎么算!”
     靓女咆哮,很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