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锦衣玉令 > 第498章 下聘(二合一)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看着他皱起的眉头,一脸疑问:“为何不去床上躺着,大人坐这里干什么?”

     赵胤瞥一眼她,“一个人躺着更痛。”

     一个人躺着更痛?难不成两个人躺着就不痛了?时雍觉得赵胤这话很有语病。无乩馆有一大堆人可以随叫随到,任由大都督差遣,陪聊陪睡皆可,怎会这副表情?

     时雍不和伤员争论,小心托住他的胳膊。

     “我扶你去床上躺着,再帮你看看,腰伤不是小事,大意不得。”

     赵胤淡淡嗯声,配合地倚着她站了起来,慢慢走向床榻。时雍个头娇小,力气却不小,赵胤走了几步,感觉她手臂的力量,斜睨她一眼,淡淡道:“阿拾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时雍撇了撇嘴,“别提了,苦不堪言。”她把顾虑和担心都告诉了赵胤,无奈一叹,“现如今,我是真怕陛下一病不起,我一颗头都不够砍的?”

     赵胤坐在床沿,“傻丫头,有爷在,何人敢砍你的头?”

     时雍哼声,斜斜剜他一眼,“你总不能时时刻刻护住我吧。更何况,治不好皇帝,谁知我又要担什么罪责……”

     赵胤没有回答,抬了抬腿,眼神淡淡看她,时雍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在他示意第二次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是叫她帮着脱鞋。

     “……你真是大爷!”

     时雍小心咕哝一下,弯下腰来,托住他的脚,小心翼翼地除去靴子,把他扶正躺好。岂料,赵胤似乎听到了她的埋怨,待她抬头时,幽怨地看她。

     “腰伤了,动不了。”

     时雍看他脸色,努了努嘴,“躺好,我帮你扎上几针,应该会好受一些。”

     赵胤轻唔一声,望着她一动不动。

     时雍弯腰托住他,“能翻身吗?”

     赵胤皱眉,试了试,身子僵硬着看她,“痛。”

     啧!扭个腰就变得弱小无助又可怜了?时雍看他片刻,手上稍稍用力,“我托住你,慢慢翻转过去。”

     “好。”

     赵胤答应得坦然,却在时雍托住他翻身时,一不小心拽住时雍的手腕,将她给带得趴了下去,整个人砸在他的身上。

     时雍呀一声,生怕弄痛他,掌心慌不迭地撑在身边,赵胤却顺势勒住了她的腰,狠狠一勾。

     女在上,男在下,二人四目相对,香帷暖榻呼吸生香,气氛很是微妙。

     时雍僵硬片刻,看着男人俊眸里荡出的波光,唇角微扬,轻轻一笑。

     “大人,腰不痛了?”

     赵胤黑眸流光,一言不发地看她片刻,突然抬高手臂,将她束发的簪子轻轻一抽,再搔搔她的头发,可怜时雍那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便散乱开来,慢慢垂落到了他的肩膀。

     时雍一怔,“大人?”

     她伸手去薅头发,想把垂落的头发挽起来,赵胤手臂却是一紧,扼住她往他靠过去,时雍单手撑不稳,身不由己倒在他身上,眼对眼,鼻对鼻,身子贴身子,男人的呼吸滚烫如灼,时雍紧张得心跳差一点停顿。

     “赵胤!”

     她一生气便直呼其名。

     “腰痛还来惹我……唔……”

     一句话没有说话,便被赵胤勒紧。

     赵胤不说话,抚着她后背的手,换到她的后脑勺,轻轻一按,吻住她。

     时雍震惊地看着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个不苟言笑到近乎僵硬刻板的男人会有如此孟浪的举动,以至于她忘了闭眼,就那么一眨不眨地盯住他,双眼圆瞪。

     “闭上眼。”

     赵胤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黑眸里带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时雍面颊微红,突然抬起手,胡乱地锤打他的肩膀。

     “你可恶……唔!”

     又一次,她的埋怨被吞进了赵胤的肚腹。这个吻,和风细雨,温软如春,时雍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撑在他肩膀上的手,慢慢揽上他的脖子,与他紧紧相拥,几乎忘了呼吸。

     “换气。”

     男人低低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喘意传入耳朵,时雍惊觉地睁眼,却见赵胤面不改色地看着她,眸底有一丝淡淡的笑痕。

     时雍惊觉自己的失神,又是恼火地想去锤打,“大人,你怎可如此轻薄……唔!”

     第三次,赵胤吻住她的嘴,不让她的埋怨出口,便是长驱直入。

     时雍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惊心动魄的吻,她感觉这个男人是要吃了她,那澎湃的情绪随着他急促的呼吸在彼此唇间辗转,几乎夺去了她的神智……

     她快要窒息了!

     “嘶!”火辣辣的刺痛传来,赵胤猝不及防,双手一松,黑眸深深地注视着面前气喘吁吁的女子。

     “明光郡主,你在谋杀亲夫?”

     时雍一口气差点没能喘过来,闻言黑眼珠子一横,睨视着他,重重呼吸一下,“郡马,你是要霸王硬上弓?”

     “……”

     郡马?

     赵胤大抵从未想过自己有这一层身份,喉结微微一动,抿了抿唇,指尖便捏住了时雍的小脸,动作宠溺温柔,语气却有几分凉意,一副恣意的姿态。

     “小妇人,你以为做了郡主,爷便制不住你了,嗯?”

     时雍狐疑地看着他,打量片刻,眉头蹙了起来,“大人,原来你是骗我的?”

     赵胤沉吟一下,便见时雍撑住他的肩膀直起身来,然后在他的腰上狠狠一锤。

     “腰不痛了?腿也不痛了?哪儿哪儿都好了?敢情我就是大人的灵丹妙药呀?”

     赵胤勾唇,看着她怒气冲冲的小模样儿,淡淡道:“冬葵青黛相思子,秋石紫苏七里香。六月雪、秋桑叶,金盏银盘夜明砂。灵丹妙药皆无用,唯阿拾,一剂当归救韶华。”

     好一张哄人的嘴!

     将中药名凑到一起,又说了他的相思,又说了他的委屈,又赞了时雍医术,又想将他的欺骗蒙混过去,还“一剂当归救韶华”,时雍听了,都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了。

     “我若不归,大人岂不是要痛到地老天荒?”

     赵胤皱眉沉思,“倒也不会。”

     哼!时雍斜他一眼,“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就知道你是哄人的……”

     抽红包!

     赵胤接着道:“不用等到地老天荒,爷便绑了你来。”

     时雍忍俊不禁:“绑来干什么?”

     赵胤道:“给我针灸。”

     时雍无语至极。

     在这个男人的眼里,她就只有针灸这么一点作用了么?那他方才搂着她又亲又吻,又“相思子”,又“六月雪”的是为了哪般?

     时雍不悦地哼声,将腕上银针慢慢启出,轻声慢语道:“我瞧着大人似是病得不轻,当归是治不了的,还得扎针才行。俗语有云,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今儿我就帮大人通一通瘀堵,散一散郁气,将大人痛上一痛,保管针到病除……”

     银针寒光闪闪,女子眼里狼气森森,赵胤抿唇看她片刻,默默将一只腿伸了出来。

     “扎吧。”

     时雍一怔。

     赵大人这乖顺的模样好像大黑犯了错,将狗蹄子伸给她,让她打的时候呀。

     她哼笑,俯下身将他的腿往上一抬,正要伸手去摁,眼前突然一个黑影闪过,呜的一声暴喝,咬住了赵胤的裤腿——

     时雍:……

     大黑什么时候进来的?

     这是为她抱不平了么?

     赵胤哭笑不得,“你是哪家恶犬,再不松嘴,一会便叫灶上大锅炖狗肉。”

     大黑仍然叼住赵胤的裤腿不放,不过两只黑葡萄似的眼睛却十分精灵的转过去看时雍的脸色。

     狗仗人势的东西。

     时雍上前拍拍大黑的嘴筒。

     “松!”

     大黑低低呜了两声,摇了摇尾巴,不服地看着她,好像在说,他欺负你,你就会欺负我。

     这狗子有时候是很任性的,认准了的事情,不像人一样能讲道理。

     时雍看它快要把赵胤的裤腿撕碎了,不得不沉下脸来教训。

     “大黑,不准咬裤腿,松开!”

     大黑听懂了,眼珠再又斜她一眼,便慢慢地松开了嘴巴。时雍刚松一口气,抬手想要去摸它的头表扬它做得对,大黑已经迅速地低头,叼起一只赵胤的靴子,飞快地跑了。

     “……”

     这狗子的报复心,真强!

     赵胤无奈地一叹,“本座竟被狗欺了!”

     时雍噗地一声,失笑地安抚他。

     “没事,大人习惯就好。”

     时雍花了半个时辰为赵胤针灸,这男人极是傲娇,宁愿用中药来代表心情,也绝对不会肉麻地说出想念她。因此,他的腿疾不是作假,腰有没有扭伤时雍不知道,反正她去拨弄,他就哼唧两声,很是配合,做出了病人的样子来,打死也不肯承认装病。

     这时的赵大人,像一只比大黑还皮的大狗,好在大狗虽皮,却可以随她收拾,翻来转去,很是乖顺,时雍暂且原谅了他,尽心尽力地针灸完,还为他按捏了片刻。

     当然,赵胤也有回报。

     满桌子的美食,极大程度的满足了时雍的口腹之欲。

     美食的香味飘出花窗,整个无乩馆都晴朗起来。朱九双手合十,直念了三遍“阿弥陀佛”,觉得自己欠下的二十五个板子,大概不会被执行了。

     不过,他学乖了,知道了主子的软肋,待时雍更是尽心,也更为迫切地想要“戴罪立功”,他将一壶温好的酒端进去,为对坐的二人斟满,离开时,还特地朝赵胤挤了挤眼睛。

     “爷,慢用。”

     朱九巴不得今晚这二位能酒后乱性,阿拾能留在无乩馆不走,主子爷能早日得偿所愿。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小酒一喝,阿拾倒是没有走,他家主子却是倒下了。

     这一次赵胤醉倒得毫无逻辑。

     时雍压根儿没有想到他两杯酒下肚,再同她亲热亲热就冷不丁倒下去不省人事了,与她上次打晕他的模样如出一辙。

     这就很神奇了。

     时雍想不明白赵胤是因为喝了酒醉过去了,还是因为亲了她“醉”过去的,反正怎么叫都叫不醒,从脉象上也瞧不出问题。

     最后,时雍只能当他是喝了酒,情绪又太过激动,导致供氧不足,气血冲脑来处理了。

     她写了个方子交给朱九,叮嘱道:“九哥,你照这方子抓药,亲自熬好了端来。”

     “是。”

     朱九欲哭无泪。

     原是想好心成全,哪料会是这番结果?等赵胤醒了,他的二十五个板子,会不会变成五十个?

     朱九将熬好的药端入房中时,时雍正撑着脑袋在床边打盹,而榻上的赵胤,双眼紧闭,仍然没有醒来。

     朱九紧张地咳嗽一声,见时雍睁眼,小心翼翼地将托盘呈上去。

     “阿拾,爷这是怎么回事?以前,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呀。”

     时雍侧脸看他,“大人从没喝醉过?”

     朱九摇头,“爷很少饮酒。偶尔一杯,不会醉的。”

     时雍哦了一声,“那就是了,很少饮酒,可能对酒不耐受,往后还是少碰为好。”

     朱九苦着脸,“早知如此,我便不为你们备酒助兴了。明儿等爷醒来,我就死定了。阿拾,你一定要为九哥美言几句。”

     时雍勾唇,“你放心吧,我会告诉大人,此事与酒有关,与九哥端酒的手无关。”

     “啊?”朱九哀嚎。

     ……

     三日后,大都督府的大定之礼便送到了鼓楼大街的宋家。这场婚礼,因为宋家的大姑娘被通宁公主收为义女,封为明光郡主,显得更为盛大和隆重。

     送聘的礼仪队伍,绵延了整条长街,浩浩荡荡地行来,吹吹打打好不热闹。郡主大婚,由礼部官员持礼单作引导,一应礼制比照皇家规格,数十台聘礼扎着红绸从长街而过,引来无数人驻足围观。

     数十抬礼箱里都装了些什么,是围观路人津津乐道的事情,但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当礼单落到时雍手上,她看到上面那些金银布料,珠宝首饰,还有各种稀珍之物,差一点吓出病来。

     她甚至怀疑,这赵无乩该不会也有贪墨之嫌吧?若不然,哪里来的这么多值钱的玩意,若不是家财万贯的人,又怎么舍得拿出这么多好物来送聘?

     送了聘,离大婚又近一步。

     这位宋家小姐再不是简单的人物了,但凡是与宋家沾亲带故的人,无不备礼上门恭贺,顺天府的同僚,哪怕是个点头之交,也不肯错过这种结交的机会,这络绎不绝的人潮,让王氏的饭馆生意也空前地好了起来。

     宋家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热闹,仿佛一夜之间就成了整个京师最为尊贵的人家,风头大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