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361章 做姐姐的感觉,真爽!(二合一!)
最快更新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王小米感觉每次见白总,她都向自己展现了不同的一面,霸道、活泼,还有火热。

     她有些尴尬,不知道自己是该走还是留,毕竟楼上炮火连天,自己在这里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恰好这时,外卖来了,万紫芊招呼她道,“小米你吃午饭了吗,没有就留下来一起吃吧。”

     “啊,这不会合适吧。”她有身为私人管家的自觉。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

     不过万紫芊这种小姑娘是没有什么阶级观念的,直接拉着她坐下,“没吃就一起吃,不用管那两个家伙。”

     王小米是吃了的,不过傻子也知道这时候不应该拒绝对方的好意。

     两人吃着饭,而桌子下面,白花花看着瘸腿的泰山,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还给它舔了舔毛。

     自从怀孕之后,白花花就把泰山这个工具人一脚踢开,再也没有好脸色了,对瓜子这只耗子都比对它好。

     看到白花花艰难又坚决地舔着泰山身上的长毛,还骑着它舔,两只猫咪姿态非常之妖娆,王小米感觉楼上应该会更激烈吧。

     楼上,一进屋沈赋就开始脱衣服了,“不是要造人吗,抓紧的吧,我还没吃饭呢。”

     白喵喵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看的沈赋把脱到一半的衣服又穿了回去,“合着你逗我玩呢。”

     白喵喵坐下后翘着二郎腿,“你还真信了白姗姗的鬼话,觉得我主动给你做那种事啊。”

     说这话的时候,白喵喵瞅了瞅沈赋的腰带。

     关于之前的“辣根”事件,白姗姗否认是自己做的,还说是白喵喵干的,后来白喵喵也没有主动出来澄清过,沈赋也就这么默认了。

     “所以不是吗?”

     “当然不是!”白喵喵,“我闲的做那种事干嘛,我虽然没有白纸画那么洁癖,也知道那里成天不见天日,不知道多脏呢。”

     沈赋却不禁想到了几天前,白纸画已经做过那种事了,为了自己,她牺牲真的很大。

     咳咳,沈赋觉得喵喵应该也不至于撒谎,“所以难道是未知人格?”

     “是的。”

     “这么肯定?”

     “因为我已经跟她们接触过了。”

     白喵喵一句话石破天惊,沈赋惊道,“她们有多少人,都什么职业?”

     “108个,为首的那个人送外号及时雨……”

     沈赋制止了她,“白喵喵,你过分了啊,能不能说点实话。”

     白喵喵:“实话就是我不知道她们有几个人,也不知道她们的职业,我只知道,她很强,本来我和姗姗是随时可以切换的,现在却不可以了,这就是她干的。”

     “什么?!”

     白喵喵闭上眼睛,说了一句,“姗姗出来!”

     然后睁开眼睛,“你看,没效果,以前我让她出来就出来,让她回去就回去。”

     “哎呀,那你们的记忆呢?”沈赋问。

     “记忆还是共通的,上次她为你吃了不少辣椒,我现在都不想看到辣椒。”

     白喵喵刚说完,眼睛眨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扑进沈赋怀里,声音很甜,带着一股子娇憨,“沈赋~”

     沈赋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姗姗?”

     “嗯,你好厉害,一下子就认出我了,对了,我的辣椒奖杯呢?”她转了一圈,没发现。

     沈赋从抽屉里给她拿出来,“在这里呢,我怕放在桌子上白花花推下去,猫这玩意儿都手欠。”

     白姗姗看了心满意足,沈赋又问,“刚刚喵喵来了,说她接触了未知人格,那你见了吗?”

     “没有啊,”姗姗道,“不过我和喵喵之间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这样。”

     白姗姗这次主动亲上了沈赋,然而她刚刚伸出舌头,却一把推开沈赋,惊讶地看着沈赋,“怎么会这样?!”

     沈赋诧异地看着她,“喵喵?”

     白喵喵嫌弃地抹着嘴巴,刚要出声,脸蛋瞬间切换,变成了白姗姗,她得意洋洋道,“厉害吧,我就说了,我是姐姐,我们两个我说了算!”

     沈赋惊叹,“所以现在是你拥有了之前白喵喵的能力?!”

     姗姗点头狂喜,“做姐姐的感觉,真爽!”

     不过她也懒得再折腾喵喵,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是不是开饭了?我闻到香味了!”

     沈赋差点忘了,“我点了外卖,要不下去吃点。”

     白姗姗拉着沈赋就要下楼,“再不去就要被她们吃光了!”

     当沈赋他们下楼的时候,王小米已经不在了,说是要去小区门口等着沈老先生。

     见到芊芊,白姗姗不客气地坐在她对面,“吃饭也不叫我,不厚道。”

     “是姗姗吧,”芊芊见到这个小吃货很开心,“我这不是怕打扰我舅和白喵喵亲热嘛,刚刚白喵喵急匆匆地拉着我舅上楼,说什么要生孩子呢。”

     干饭的白姗姗并没有被轻易挑拨离间,“没有啊,我来的时候都穿着衣服呢。”

     万紫芊:“会不会是已经结束啦?”

     白姗姗:“这么快?”

     沈赋听不下去了,“如果你吃完了就上楼拿一下猫砂盆,让泰山以后在楼下方便。”

     “泰山?”白姗姗这才发现了角落里那只败犬一般的大猫,虽然她对猫咪无感,但还是放慢了夹菜的速度,关心问,“怎么瘸了?”

     “被一个坏女人踢的!”万紫芊恨恨道。

     白姗姗看看那只猫,突然加快了干饭速度,“我吃完饭就让喵喵来吧,她应该有话说。”

     桌子下面,沈赋摸着她的大腿,“现在还真是你说了算啊。”

     “当然了!”姗姗顽皮地夹住沈赋的手,一字钳羊马!

     她看着泰山可怜的样子,“估计喵喵会帮她报仇吧,这件事交给她吧,我是没那个本事的。”

     万紫芊也觉得这件事应该给倪焰一个教训,这属于很恶劣的虐猫行为了,这要是在网上曝光一下,够她受的。

     “对了舅,魔镜现在能干活儿了吗?”万紫芊觉得这时候应该借助魔镜的力量。

     沈赋的手从姗姗的腿上移,来到了衣兜那里,找到了晓蝶的手机,摇摇头,“还是不行啊,黎曼猜想太难了,一个问题直接卡死了~”

     “这是什么啊?”白姗姗忙里偷闲地问了一句,然后继续干饭。

     沈赋解释了一下魔镜是如何出现的,以及她的强大能力。

     白姗姗听了一阵惊喜,“这么厉害,那以后找馆子就不用问大众点评,也不用看米其林啦!”

     沈赋点了点她的脑袋瓜,“看看人家考儿,知道魔镜后关心的是困扰人类百年的数学难题,那高度,再看看你,关心的是老百姓衣食住行里最重要的食品问题,同样很优秀啊。”

     白姗姗以为沈赋要批评自己只知道吃呢,没想到自己也是一个很有优秀的人。

     她心情美美地吃完了这段饭,发现都是自己爱吃的,好奇问了沈赋。

     沈赋说,“我知道白喵喵来了,感觉她应该会放你出来吃个午饭,所以多点了几道,都是你平时爱吃的。”

     白姗姗心里美美的,特别想再跟沈赋亲一口,不过万紫芊在场,她是不好意思的,于是道,“那我把喵喵叫出来了,大猫的事听她的就好。”

     万紫芊紧紧盯着白姗姗,只见她眼睛一闭一睁,白喵喵就出场了。

     现在她就像是一只膨胀的河豚,气鼓鼓,还有刺儿,嘴里叨叨着,“可恶,原来被人随意切换这么难受啊!”

     沈赋笑道,“喵喵,你能将心比心,我很欣慰,现在你知道姗姗曾经的痛苦了吧。”

     白喵喵:“我……”

     “哎呀,”白姗姗道,“光顾着吃饭,那道汤我还没喝呢。”

     万紫芊:这是又换人了?!

     见沈赋奇怪地看着她,白姗姗不好意思地摸摸肚子,“我就尝一口,尝尝味儿。”

     沈赋给她盛了一小碗,姗姗边喝边问,“刚刚喵喵跟你说什么呢?”

     沈赋:“她在道歉,说自己以前不该那么对你,原来你总是被她切换打断,肯定很痛苦。”

     不愧是亲姐妹,听到这,白姗姗有些感动道,“其实我没有生她的气,毕竟我是姐姐嘛,在我心中,她永远都是个孩子。”

     说完,白姗姗又眨眨眼,把身体让给白喵喵。

     知道现在是喵喵,沈赋笑道,“姗姗回来喝了个汤,你继续。”

     “我……”白喵喵想要继续刚刚的话题,然而被打岔后怎么都想不起自己要干什么。

     沈赋帮她起了个头,指着地上的泰山,“不如就说说这件事怎么办吧。”

     白喵喵一拍大腿,“对,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诶,我腿上怎么这么油~”

     沈赋放下手上的炸鸡腿,淡然道,“你怎么做我不关心,但有一点,不能杀人。”

     ~

     11号别墅内,倪焰刚刚砸了一个茶杯,那对狗男女太气人了,一个无视自己的美貌,一个阴阳怪气的,也不像好人!

     正当她站在阳台上,想看看能不能看到沈赋家的时候,却意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

     金玉莲!

     那不是罗雯的妈妈吗!

     而且这个女人身边还陪着一个强壮的年轻男子,倪焰不认识大春这个保镖,一下子就误解了两人的关系。

     好家伙,一个五十岁的风情熟妇,一个二十多岁身强体壮的棒小伙,金阿姨很会玩啊!

     倪焰忙缩回客厅,给罗雯打了个电话,想把这件事跟她分享一下,反正这又不是她亲妈。

     倪焰现在无法直接打给罗雯,她的手机在院方那里,接电话的是护士,护士确定此时的病人罗雯没有睡觉,这才把手机交给罗雯。

     倪焰用视频模式对目光呆滞,嘴里念叨着“永昊”的罗雯说话。

     “雯雯你放心,你儿……弟弟在家里被保姆照顾的很好,就是你那个妈啊,不好好在家照顾孩子,竟然跟一个年轻男人在大中午的做那种事!”

     倪焰也不说哪种事,她想让罗雯问自己,但她现在这个样子,呆呆傻傻的,根本不给自己捧哏,倪焰无奈,只好重新走到阳台,调转摄像头,让她看到了在外面散步的美妇夫人和精壮保镖。

     罗雯是知道大春的,嘴角闪过一丝讥诮,倪焰还在那逼逼赖赖,“你放心,我会帮你弄他们的!”

     电话结束,罗雯把手机一扔,闭上眼睛,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啊。

     ~

     倪焰挂了手机后,继续监视潘金莲和西门庆,然后就看到一辆小箱货来到沈赋家门口,还有刚刚那个王小米,很热闹的样子。

     很快,厢货车的门打开,一只神采飞扬的公马跳了出来,至于为什么是公马,倪焰表示特征那么明显,都没用望远镜就看出来了。

     好家伙,难怪有“潘驴邓小闲”这么一句古话,驴如此,马也不差吧。

     倪焰吞了口吐沫,准备下去看看。

     ~

     沈赋他们也出来了,老爹牵着把小鹿,司机师傅把小鹿的草料和橛子放好,还把橛子钉在草坪上,用来拴着小鹿。

     沈傲天对司机师傅道谢后,就由王小米把人带出去了。

     白喵喵都没叫人,直接搂住了小鹿的大长脸,“小伙子辛苦了!”

     小鹿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昂着脖子叫了一声,感觉特骄傲。

     沈赋问老爹,“爸,吃饭了吗?”

     “吃了,吃的驴肉火烧和驴肉汤。”沈傲天笑道。

     白喵喵立即捂住小鹿的耳朵,仿佛像是怕被它听到一样,小鹿可是交往过母驴的。

     这就体现出姐妹的不一样了,如果是白姗姗听到这话,肯定要问:爸,你就没给我带两个烧饼?

     这时金玉莲和大春走了过来,沈赋给这位邻居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家人,包括小鹿。

     金玉莲好奇,“你要在这里养马啊?”

     沈赋笑道,“马是在老家养的,明天就回去了。”

     “这马真漂亮,突然想骑马了。”金玉莲摸着小鹿的鬃毛。

     大春心想:夫人,我可以当牛做马!

     沈赋表示没问题,“金夫人要骑一下吗,它很乖的。”

     “骑就不必了,我穿的裙子不方便,可以合个影吗。”金玉莲提议,然后让大春给她和小鹿拍了张照片。

     大春拍完觉得不雅,这种照片如果发朋友圈要打马赛克的,于是又换了个角度。

     小鹿的出现在小区引起了一阵小轰动,好多邻居都走出来,来到沈赋家,这也让沈赋认识了很多之前只是在群里交流过的邻居。

     这些邻居里还真有骑马爱好者,对小鹿的品相赞不绝口,倪焰也混迹在人群中,偷偷打量着小鹿,眼珠乱转,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而白喵喵则微笑地看着她,仿佛已经锁死了她。

     喵喵看了看时间,距离天黑还有四个小时,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