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360章 杰克还是Pony?(二合一!)
最快更新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直到感觉双手有些麻木,沈赋这才放过自己的键盘。

     交流好书  。现在关注 可领现金红包!

     上午已经更新了四章8000字,稍微缓解了一下读者的怨言,但也只是稍微,读者现在有了新的骂人方式:看看人家ai那手速,再看看你!

     以前ai那个位置都是老鹰的,现在连老鹰都被这么骂,一天才两万字,垃圾!

     好在四章过后,跟ai写的东西差距越来越大,读者们可以讨论两个版本的差异不同,从而制造了不少话题,让本就很热闹的书评区变得更加喧嚣起来。

     没看过ai版本的读者只能自认倒霉,网上怎么都找不到。

     而且因为没有了别的“免费平台”,大部分读者只能含恨回归某点大本营,某点也趁机搞了一个充值赠币的活动,巩固一下新的付费读者。

     另外,因为《千古一仙》这部小说对网文的贡献,网站直接同一天内把开屏推、内置推、导读推、封推都给了它,让这本书短暂地称霸了销售榜。

     而对于如此密集地把推荐给一本书,其他作者不仅没有意见,还觉得给的少,因为这次事件是大家一起收益的,有些书的追订直接暴涨二分之一。

     大家都恨不得把沈王爷供起来了,除了一些订阅收益不强,专心IP运营的作者。

     伸了个腰,沈赋看看时间,都12点多了,怎么取个衣服还没取回来?

     他刚要给晓蝶打个电话问问,手机就响了,是朱天鹏的。

     “天鹏,什么事啊?”

     “哥,你不是让我关注一下丑橘的情绪吗,我看了下,情绪很稳定啊,心情还不错。”

     “哦?有什么具体表现。”

     “她办公室新弄了好几颗绿植。”

     “啥绿植啊?”

     “生菜和蒜苗。”

     “?”

     天鹏:“哦,还有啊,她主动把之前不用的轮椅借给我了,你看是不是特别像X教授。”

     天鹏给沈赋发了张照片,继续道,“她话说呢,如果需要义肢,她也有门路。”

     沈赋看着天鹏坐轮椅的照片,“兄弟,你这腿是不是好不了了,要不趁你大爷还在京城,让他给你会个诊。”

     “没呢,挺好啊!”天鹏坚定道,“这样小郭就能推着我上下班了,多好啊。”

     热恋中的男人啊,真是受不了。

     沈赋当即挂了电话,看来丑橘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这么快就从那段不成功的恋爱中走出来了。

     刚刚挂了这个电话,老爹的电话也打过来了。

     他就是告诉沈赋,小鹿的使命已经结束了,“我打算明天就走,今天回你那住一宿。”

     “好的,热烈欢迎,那小鹿呢?”

     老沈问,“你那边小货车能开进去吗?”

     “可以啊!”沈赋激动道,“你想让小鹿在家里住一晚是吧,可以可以,我这就去给它割草。”

     沈赋很开心,小鹿怎么说也是被自己骑了那么多年的兄弟,怎么可以过家门而不入呢。

     沈赋当即联系了自己的私人管家王小米,“我想问一下,我家前院的草坪是可以随便吃的吧。”

     “啊?”王小米怔了一下,犹犹豫豫问了一句,“那个,应该不会很好吃吧?”

     “不是我吃,招待客人的。”

     “沈先生,您跟您的客人有仇吧,那是草,又不是野菜~”王小米诧异。

     “吃的就是草,我的朋友是马。”

     “马?”王小米不禁浮想联翩,并对沈赋的人脉叹为观止,“那,是杰克马还是Pony马啊?”

     “真马!”

     看看时间,都中午一点了,沈赋差点忘了自己一开始准备给晓蝶打电话了。

     然而晓蝶没接电话,沈赋又给芊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还真的出事了,芊芊告诉老舅,“泰山受伤了,伤的挺重的,都瘸了,晓蝶,不对,应该是白喵喵在给它做手术。”

     “白喵喵都出来啦?”

     “是啊,她好像很愤怒,以前白喵喵都是笑里藏刀的,这次感觉就剩刀了,不藏了。”

     “她为什么愤怒啊,泰山是被人打伤的?”

     “嗯,”芊芊又说了一下前情提要,“我和晓蝶觉得应该是那个倪焰干的,白喵喵是后来才出现的,不过她估计能直接从泰山那里知道真相。”

     沈赋骂道,“我说什么来着,这娘们儿不是好人吧,这老陈也真是的,怎么放心让这种人去自己家。”

     “你们在哪儿,要不要我去接你们?”

     “不用了,手术已经做完了,喵喵已经带着泰山出来了。”

     沈赋奇怪,“白喵喵懂兽语也就罢了,竟然还会做手术?”

     “嗯,她说她可以的,不过宠物医院的医生也在旁边协助呢,”芊芊笑笑,“人家是德鲁伊,说不定念个咒,泰山就痊愈了。”

     沈赋:“那行吧,我给你们点上菜,回来直接吃饭,下午我爸也会过来。”

     沈赋刚放下手机,有客来访。

     下楼一看,是王小米,她不放心,特意过来看看,到底是哪个马,不会是真的马吧。

     结果,“就是真的马啊,不过你放心,不是长期饲养,就是在这里暂时住一宿,明天就是送回老家,总不能别人家能养羊驼,我家马连过个夜都不可以吧。”

     “当然可以,”王小米看着前院的草坪,“不过这草坪可不便宜。”

     沈赋摸了一下,“是真草,不是塑料就行,回头补上就是了,一晚上也吃不了多少。”

     “总听说有钱人的极致是玩赛马,今天才算是在现实中见到了。”

     沈赋摆摆手,“不不不,它可不是赛马。”

     “那是神马啊?”

     “种马!”

     沈赋和王小米正聊着种马的话题,一个女人悄然接近了他们,然后主动打招呼,“沈赋是吧,你好啊。”

     是倪焰,打扮的清纯漂亮,沈赋却懒得用正眼看她,冷漠道,“倪小姐,有何指教。”

     “没什么,你老婆不在家啊,你这是在搞外遇吗?”

     王小米的脸一下子就变白了,她可是很敬重白总的,然而这个女人她不能得罪。

     虽然对方没有正式在公司露面,但他们物业部上上下下都已经知道,大小姐昨天就入住了颐和明园!

     她很怕这个据说喜怒无常的大小姐,甚至连解释都不敢,直接装哑巴,希望对方不要关注自己。

     沈赋却不会惯着她,直接呵呵,“怎么,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在屋子外面站在一起都能联想成搞外遇,联想这么牛逼吗,那我们现在这算什么。”

     “双飞啊!”倪焰脱口而出,表情中甚至有些兴奋。

     沈赋被这女人的无耻惊道了,真特么有你的。

     既然她这么不含蓄,沈赋也直来直往了,“陈老爷子家里有一只猫,你是不是打伤它了!”

     “是啊!”倪焰竟然还有几分得意,“不用夸我,我知道自己干的很棒。”

     “干的很棒?!”沈赋气笑了,“陈老爷子借房子给你住,你却弄伤了他的猫,你还觉得自己的很棒!”

     “哎呀,那是他的猫啊,我不知道啊,”倪焰拿出拙劣到根本没想让人相信的演技,“我还以为是谁家的野猫呢,我见它趴在鱼缸上,还以为它要偷鱼吃呢。”

     “所以你就把它踢成了骨折!”

     “是呢,那只猫还挺贼的,不好抓,所以我就先从鱼缸里抓了一条鱼,扔到它面前,等它开始吃鱼,并对我产生信任,我才走到它面前,一脚踩了下去。”

     倪焰说的云淡风轻,还在沈赋家的草地上演示了一下是这么踩的,她还穿着高跟鞋,踩出了一个坑,脚下一个不稳,摇摇晃晃,险些摔倒。

     沈赋早早后退一步,省的惹上一身骚。

     而一旁低着头装鹌鹑的王小米听了,只觉不寒而栗,好可怕的女人,说的好像自己是为了保护鱼,结果为了伤猫,却直接弄死了一条鱼。

     恐怕对于她这位百亿千金,自己的工作,甚至小命也就是一条鱼吧。

     见倪焰还不想走,沈赋问她,“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陈老爷子?”

     “这有什么好怕的,”倪焰天真道,“如果我想,他八成会直接把那只大猫送给我,诶,你说我跟他要过来怎么样。”

     她一边说,一边走动,似乎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陈汉以前就是我们家的一条狗,他肯定不会反对的。”

     沈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对一个长辈说出这种话,他要是知道了该多难受啊。

     同时,沈赋也对陈汉跟倪家的关系产生了一些好奇。

     “倪小姐,如果没事你就回自己家吧,我老婆好像回来了。”沈赋看到了芊芊的车开过来。

     然而倪焰并不为所动,而且还走到了沈赋家门口。

     门是开着的,之前很少出来放风的瓜子像是闻到了亲人的味道,直接跳了出来。

     见到它,倪焰吓得一激灵,“啊,大老鼠!”

     是不是真的被吓到了不好说,反正这次演的很像,而且直接窜到了沈赋身边。

     哪怕沈赋一直故意躲着,还是被蹭到里,这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真浓,不拙劣,但浓烈。

     沈赋掩着鼻子有些受不了,晓蝶就从来不喷香水,好看的女孩子自有一股身体幽香。

     这一幕自然也被车里的芊芊和白喵喵看到了,隔着车窗玻璃看去,似乎两人关系很亲密。

     万紫芊担心地看着白喵喵,虽然不知道白喵喵跟老舅到什么地步了,不过她已经默认,所有副人格都是自己舅妈了。

     白喵喵的眼睛里似乎有怒火,芊芊担心这怒火烧到老舅身上,忙解释道,“我舅可讨厌这女人了,肯定是她硬要往老舅身上蹭的。”

     白喵喵没吭声,抱着泰山下了车,直接走了过去,泰山足有二十多斤,老大一只,但她抱着却很轻盈优雅。

     “晓蝶~”沈赋笑着准备把猫接过去,结果白喵喵却把猫递给了王小米。

     王小米受宠若惊,这是白总的信任啊!

     怀里空了之后,白喵喵转身看向倪焰,“它的腿是你踢的?”

     “我刚刚已经跟你老公解释过了,我也是好心办坏事,人家是为了保护鱼啊。”倪焰笑嘻嘻。

     见她这副嘴脸,白喵喵也笑了,变回了沈赋熟悉的白喵喵,“我就说嘛,这么可爱的小猫咪,这么漂亮的美人,怎么会故意伤害它呢。”

     “喵呜!”泰山有些气愤,还有些恐惧地看着倪焰。

     “这个小东西真可爱,哦,你家里还有一只,我能看看吗?”倪焰隔着门已经看到了白花花。

     “不太方便,怀孕了。”白喵喵笑着拦在门口,瓜子也爬到了她的肩头。

     倪焰见状也没有继续喊着“老鼠怕怕”之类的话。

     “哎呀,怀孕了啊,真好,”倪焰笑道,“可千万别流产啊,说不定就是一尸几命呢。”

     这听着很像是一种威胁。

     “不不不,顶多一尸两命,”白喵喵笑道,“我看过了,独生子。”

     沈赋芊芊现在才知道,白花花竟然怀的是一胎,这在猫里已经算是很少见的了,怪不得不怎么显肚子呢。

     “对了,我家灯泡坏了,能不能把你家老公借我用用啊,换个炮。”见白喵喵不让自己进门,倪焰又笑道。

     白喵喵看了看沈赋,摇头,“不借,我有用。”

     “你有什么用啊?”

     “我想怀孕,现在就想跟他上床。”白喵喵拉着沈赋,对芊芊道,“还不送客,我等不及了。”

     倪焰愣住了的,和白晓蝶有限的几次接触中,她应该就是自己最鄙视的那种乖乖女啊,感觉很好欺负的样子,怎么突然就开始这么彪了,这个女人,有点意思啊。

     白喵喵这已经是在下逐客令了,她拉着沈赋进了屋,然后芊芊也进去了,王小米看看自己怀里的大猫,咬咬牙也进去了。

     啪!

     门关上了,倪焰“哼”了一声,心说,难怪罗雯对这个女人那么恨,确实好讨厌啊。

     进去之后,白喵喵接过王小米手上的泰山,奇怪道,“你怎么也进来啦?”

     王小米:“??”

     这就很尴尬,沈赋忙道,“小米是来帮忙的,等会小鹿要来了,需要她帮忙疏通。”

     “小鹿来了!”白喵喵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真诚的喜色,“常住还是短住?”

     “只住一晚~”

     “那我们快点上楼生孩子吧,等小鹿来了我可没空陪你。”说着就拉沈赋上楼。

     芊芊像是习以为常,只留下王小米独自疑惑,“大白天的,就这么赶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