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 第370章 我,倾世医妃,打钱!
最快更新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

    荣诗诗离开后,林止风回到主屋躺下,开始思考七天后的医术交流会。

     她知道荣诗诗求皇后举办大会的目的,无非是想扬名天下,顺便引起靖亲王鲜景然的注意。

     让林止风不解的是,皇后为什么会同意。

     “明明不想老皇帝好起来,表面上广纳良医,实际上进宫的都是徒有虚名之辈,否则老皇帝不会一直卧病在床。为什么这回偏偏同意了?”

     皇后不可能傻到在交流会名次上作假,那么多人看着,她但凡做点儿手脚,就会背上迫害皇上的罪名。

     “除非皇后有把握让信任的人赢得第一。荣诗诗那点儿医术不会被皇后看在眼里,会是谁呢......”

     林止风把剧情里擅长医术的人全部挑选出来,一一排除后,最终把嫌疑放在了鬼仙和姚灵儿身上。

     唯有这两人身上出现了变故,既拥有能轻松得第一的医术,也能让皇后信任。

     “姚灵儿的父亲姚太医以皇后马首是瞻,他女儿继续跟随皇后实属正常。鬼仙经过上次的折磨,多半会生出寻找靠山的心思,投靠育有三皇子的皇后是最佳选择。”

     林止风想通疑点就生出睡意,毫不在乎大会的比试方式,更不在乎拥有金手指的三人。不管怎么折腾,她都拿定了第一名。

     她要进宫亲自把老皇帝治醒,让他下旨清除宫里的障碍,让他恢复顾府清名,然后再一把将他推入深渊。

     -

     五天后,盛京城。

     高高挂在街道两头的红灯笼,把夕阳光辉都映衬得黯淡,街上每个角落都看得清清楚楚,照得心怀不轨的贼人心中胆怯。

     为了举办医术交流会,宫里下旨整顿风气,白日黑夜都有兵士巡逻,以免涌入城中的百姓生出乱子。

     林止风一早就接到单府的帖子,请她前来盛京小住几日。她没有拒绝,今天一大早就带着医馆所有人来到京中。

     这次来京,不仅要参加交流大会,还要把三皇子府欠她的两万两银子拿到手。昨天下午,鲜昭派人前来邀请,说是今天午夜时分在醉仙船上见面。

     林止风知道,这是鲜昭犯了第一次咳嗽,找不到解药解毒,只能耐着性子先把她哄过去再说。她不担心拿不到银子,就算没有银票,珍宝也要给她抵够!

     来到京中,林止风先找了一家客栈安顿好樊老、余曼儿和几个男卫,只带着四个女卫来到单府居住。

     她老远就看到单禄亲自站在大门口等待,搞得隔壁几家都忍不住探头来瞧,好奇是谁这么大的面子,竟能惊动单大管家出面。

     林止风和四个女卫御马而来,快到门口时五人利落翻身下马,稳稳当当落在地面,看得一群探头探脑的人差点惊叫。

     “顾神医好身手!”单禄面上带笑,眼中有几分惊奇,他知道神医有武艺在身,但没亲眼看到前还以为是三脚猫功夫。

     “谬赞了。”林止风顺手抱了抱拳,话音刚落下,里面就传来了单玉婵的声音。

     “是顾妹妹来了么?”单玉婵一路急匆匆地小跑,让一群丫鬟不住娇声劝阻。

     她跑得满头大汗,来到门口看到林止风,立马露出了笑容。

     “早就想邀你来家中玩耍,只是我与母亲前几日受了惊吓,身子都有点不好,这才拖到现在。”

     林止风看到笑容中还有些歉疚,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

     “你现在好些了吗?要不要我帮你看看脉?”

     单玉婵一边带着她往里面走,一边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什么大病症,就是心里难受,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那天的情景,夜里惊梦盗汗,看到什么旧物就忍不住要哭一场,所幸什么都不敢看了,屋子里的东西全都换了个遍。”

     除了这些状况,单玉婵还有些疑神疑鬼,走在自家府里的路上,都忍不住四处张望,生怕哪里窜出一条蛇来。

     “唉,安神的药没少喝,还是不对症。府里的云先生说我这是心病。”

     林止风一看就明白过来,她这确实不属于身体上的病症,而是科技时代所说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心理上的毛病,靠药物只能得到缓解,最终还是需要自己走出来。

     不过她倒是可以用针法配合安神药,再辅以催眠术让单玉婵恢复个七七八八。“你要是信得过,就让我来试试。”林止风决定助人助到底。

     单玉婵毫不迟疑地应道:“我当然信得过你。”她最近可是没少听说燕尾镇的顾神医事迹,据说十里八乡好些重症病人,都在她的治疗下有了好转。

     两人一路说着病症详情来到正院,单夫人早就在屋中等待,看到林止风与女儿有说有笑,心里惊讶的同时又松了口气。

     最近女儿愁眉不展,饮食睡眠不佳,弄得她也跟着一起病了过去,现在看到她展欢颜,心中就对林止风存了许多好感。

     “玉蝉,你天天念叨的顾妹妹来了,还不取出你屋里的好茶招待。”

     听到母亲的打趣,单玉婵抿嘴一笑,让贴身丫鬟赶紧去取好茶来。

     三人客套寒暄了一阵,单夫人听说林止风要为女儿看病,眼中露出欣喜之情,嘴上仍是客套道:“原是邀你前来玩耍,结果却要劳烦你。”

     林止风微微一笑,十分坦荡地应道:“我在京中孤立无援,救人便是救己。”

     单夫人没料到她如此直白,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便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好好,你这孩子性子直,我喜欢!要是你不嫌弃,就常来府里跟你三姐姐玩耍。”

     抽红包!

     林止风毫不客气地点头应下,随后说了说治疗方案,让她们先派人去准备。等安排好单玉婵的治疗,她才转而看向单夫人。

     “夫人是不是常常胸闷肋痛,头晕目眩,食欲不佳,还容易动怒?”

     单夫人惊讶地点点头,哪怕知道她有真本事,也没想到她无需把脉就能看出病症。“正是如此,喝了不少药还是不见好。”

     “夫人常喝的是不是安神汤和补气汤?”林止风这回倒不是猜,而是从剧情里照搬的信息。

     “正是!顾神医真是慧眼!”单夫人不知所以然,只当她神妙无双,信服得不住点头,心中完全把她当作了天下第一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