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两千六百五十六章 首重人品
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 !
    杜家表完态,就该轮到秦家了,秦家来的不是家主,而是一个元婴七层的长老秦无敌。
     秦无敌却没有杜无翰那么小心翼翼,虽然他也很正式地见过了藏菁真仙,却是非常不见外地提出了一个问题,“敢问藏菁长老,那三只出窍阴魂何在?那些元婴阴魂呢?”
     藏菁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确定我是长老,但这么没规矩……”
     “藏菁师妹,”怒目真仙赶忙出声发话,“师妹饶我这一次,秦家先祖曾是无极派长老,为下派立下了赫赫功勋,现在秦家也多有子弟,在无极别院修行。”
     “无极下派也有别院?倒是好生生发了,”藏菁有一点微微的愕然,此前她曾经说过,从来没有来过白炁界,也就是最近才跟着冯君来了两趟,所以不知道详情并不奇怪。
     考虑到对方基本上算是无极派的附属家族,而不是真正的家族势力,藏菁也愿意网开一面,原谅对方的冒犯,“没有下一次了啊,两名真君当面……三只出窍小丑算得了什么?”
     你们都擦亮眼睛、竖起耳朵,旁边两个是分神真君!真以为是我要为难你们?
     在场的人闻言,脸色是齐齐一片刷白,虽然他们真不敢冒犯分神真君,但是实在忍不住,全部看向了千重和轩辕不器。
     轩辕不器不愧是老大的做派,摸出一颗阴魂珠来抛一抛,然后很随意地发话,“这是出窍阴魂珠,藏菁小友……赶紧说正事。”
     藏菁真仙看向秦无敌,淡淡地发话,“秦长老,你可以起誓了,或者就说一说……秦家如何供奉魂体的。”
     秦长老怔了一怔,然后才缓缓发话,眼神也有点茫然,“供奉魂体……秦家真的没有那么做,不过万余年前,秦家老祖秦无炁陨落在万余里开外,我们持续祭祀了三千年。”
     “秦无炁就是无极派的长老,”怒目真仙忍不住插句嘴,虽然这么做的风险很大,但是……藏菁终究是玄水门的长老,多少有点面子的吧?“元婴巅峰,陨落于天魔入侵。”
     “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藏菁有点不高兴,不过下一刻,她又是微微一皱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这就是我秦家的供奉了,”秦无敌一摊双手,很坦然地承认,“万里之遥,对出窍期……其实对元婴期来说,也不算多少距离,所以我肯定要讲明白。”
     藏菁的眉头皱一皱,“你家祭祀用的是什么?”
     “白炁界的惯例,六牲起……无炁老祖元婴巅峰,”秦无敌硬着头皮回答,“其时秦家萎靡不振,所以我们用的是七七四十九牲,最少是灵兽以上,一年供奉十五次。”
     这时候不得不感叹一句,祭拜祖先,秦家真的是用心的。
     但这也并不是偶然现象,有些有条件的家族,祭祀祖先更夸张,别说七七四十九牲,九十九牲祭祀的也不罕见,曾经还有人办过九百九十九牲的活祭。
     而秦家也有这么做的动机,元婴巅峰的老祖挂了,家族一蹶不振,祭祀规模大很正常。
     藏菁真仙闻言,又是皱一皱眉发问,“活祭?”
     “活祭,”秦无敌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回答,“反正祭祀活动之后,还可以拿回来吃,沾一沾老祖的气运……主要那时候挺困顿,自然不能浪费。”
     天琴主位面下面有诸多小界,除了天道规则有细微差异之外,风俗也各有不同,在有的小界里,祭祖的祭品绝对不能食用,而有的小界里,祭祖的祭品必须食用。
     但是白炁界跟大多数小界一样,没有那么极端,祭祖的祭品能不吃是最好的,吃了也无所谓——多少有点丢人,所以秦无敌解释一下……那时候有点困顿。
     也正是因为如此,能解释他们为什么可以持续祭祀三千年……反正就是选个地方集中杀灵兽,祭祀完了带回去吃。
     破案了!藏菁也清楚了,每年祭祀十五次,持续祭祀了三千年,供奉出一个出窍的魂体还真的有可能,最难得的是,不是人族精血供奉的。
     不过她还是要问一句,“无炁前辈……可是有什么兽宠?”
     秦无敌想了好一阵,然后摇摇头,迟疑地表示,“家族记录里……没有!”
     “问题不是你这么问的,”轩辕不器忍受不住了,他出声发话,“我们杀死的魂体,是一条出窍的噬灵寻宝蛇……有记忆吗?”
     “这就没错了!”秦无敌一拍大腿,“无恙老祖身边,确实有一条元婴期的噬灵寻宝蛇魂体,不过,我们一直以为它也陨落了。”
     冯君等人闻言,面面相觑,原来是这么档子事儿。
     “破案了啊,”怒目真仙闻言也长出一口气,两名真君坐镇,要查出某些不合理的东西,给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而且他也想象得到,问题的根源在哪里,“还好不是人族精血。”
     拿人族精血供奉异兽或者魂体的话,那是邪修行为,肯定要查,谁拦着都不顶用。
     这时有人轻咳一声,却是一名无极派的元婴初阶,他看着杜无翰,若有所思地发话,“两位真君、藏菁长老、颐玦仙子……您几位能推演出,这阴域是如何形成的吗?”
     “你的秘藏,”冯君用神念勾连大佬,“前辈,你说你办的都是些什么事吧。”
     “关我屁事,”大佬的嘴就是属鸭子的,“那时我怎么能想到,万里之外还有一条魂体?”
     冯君一行人也不做声,大家其实都猜到了,是那个秘藏把噬灵寻宝蛇勾过来的,虽然已经是魂体了,但是寻宝是它的天性,这实在太好理解了。
     不过大家没办法说这事儿,等了一等之后,发誓不泄露秘密的藏菁硬着头皮发话了,“我们有没有推演出来,你们不要问,这位师弟……你似乎有自己的见解?”
     “首先发现阴域的是杜家,”元婴初阶指一指杜无翰一群人,正色发话,“阴域可以适度地历练修者,他们一度据为己有了,这里面也许有内情。”
     “你放……你不要血口喷人,”杜无翰闻言大怒,但是考虑到藏菁一方除了三个没暴露身份的,剩下两个都是宗门修者,他硬生生地忍住了脏话。
     “杜家子弟发现的机缘,凭什么不能据为己有?到最后,秦家不还是硬插了一杠子?”
     “我是就事论事,”元婴初阶直视着对方,“你杜家霸占阴域数百年,若不是秦家祖地曾经位于此附近,你们会让吗?有这几百年时间……什么手尾也收拾干净了!”
     杜无翰闻言大怒,转头看向藏菁长老,“藏菁仙子,若是你任由下派弟子血口喷人,我杜家可也要请人来主持公道了!”
     他想得很明白,藏菁是上门长老又如何?玄水门绝对不可能一次性出两个真君来白炁界——两个真尊都不可能,也就是说……现场起码有一个真君不是出身玄水门。
     他相信,真君还是有自己的体面的,有些事情就算会悄悄地做,也不会大明大方地说。
     “哦?”轩辕不器来了兴致,“这位小友,你打算找什么人来主持公道?”
     “启禀真君,我无意挑拨家族和宗门修者搞对立,”杜无翰一摊双手,先声明一下自己的原则,“但我杜家也是秘境家族一份子,轩辕家、姬家、洛家……那都是有真君的。”
     轩辕不器笑一笑,不做声了。
     “这位无极派师弟,”藏菁真仙轻咳一声,“有证据你就拿证据,没有证据不要乱讲,宗门修者和家族修者,都是天琴的修者……你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元婴初阶愣了一愣,咬牙切齿地发话,“阴域里可能有斩获,但也死了不少人,我师姐就陨落其中……杜家子弟陨落得却是不多。”
     “啧,”颐玦轻叹一声,“怪不得阴域的阴气这么重,原来是有积累的。”
     杜无翰却是大怒,“我家子弟知道分寸,恪守家规,所以死的人少……你居然怪我们?”
     那元婴初阶抬眼望天,也不回答,一副怒气难消的模样。
     “怒目师兄,”藏菁长老抬手指一指怒目真仙,“你们无极下派培养出的子弟,不太像话……你回头惩戒一下,玄水门培养弟子,首重人品!”
     “首重人品……这是何意?”怒目真仙愕然地看着她,“这位师弟只是有些郁结在心,不用理会就好了吧?”
     “我也有些郁结在心,”轩辕不器冷笑一声,蓦地放出了气势,“那我揍你一顿,你甘心不甘心?”
     怒目真仙越发地愕然了,顿了一顿,才壮起胆子发话,“前辈是……家族真君?”
     “所以你也就是这点境界了,”轩辕不器冷哼一声,“坐看门下弟子欺凌他人,怪不得两千好几百岁了,才是个元婴八层!”
     怒目真仙气得好悬一口血喷出去,杜无翰却是大喜,抬手一拱,毕恭毕敬地发话,“多谢前辈主持公道,不知大君可否赐下尊号,杜家子弟日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用你赴汤蹈火,”轩辕不器淡淡地看他一眼,“我本不欲多事,不过你既然第一个记得的是轩辕家,我也不能坐看你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