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我也有技术
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 !
    不得不承认,轩辕不器这话,真的是哔格满满,亮了自家的名号,又解释了出头的原因。
     杜无翰当然要领情,于是深施一礼,“感谢轩辕大君主持公道,还请大君明察……杜家在阴域一事上,并无半点虚言。”
     “嗯,”轩辕不器轻哼一声,竟然直接没了下文。
     怒目真仙却是气得好悬炸了肺,不是因为轩辕家的真君小看他,而是对方说出了事实。
     他是不是格局不够,这个不好说,但真的是两千多岁了,才元婴八层。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要不是真的打不过,他就想玩命了。
     可就这他也咽不下这口气,不敢怼轩辕家的真君,可是他有师妹不是?
     反正只为了维护无极派的面子,他也不能善罢甘休,“藏菁师妹,阴域的形成煞是可疑。”
     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他不上头,不针对真君,直接说杜家的小话。
     “怒目师兄,”藏菁真仙很无语地看着他,“你是我师兄,冒犯的话我不想说,请你不要只想着把宗门和家族分开……主位面同时征战好几个位面,两家分不开的,都是天琴修者。”
     怒目真仙被说得有点讪讪,“藏菁长老,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他已经主动把“师妹”替换成了“长老”,但是藏菁真仙脸一沉,“怒目师兄,若是轩辕大君要较真的话,那条噬灵寻宝蛇出自无极派前人,他可不可以镇押整个无极派?”
     “镇押整个无极派……”怒目真仙忍不住重复了一遍,又翻个白眼。
     “你若是不以为意,我会请瀚海大尊来跟你解释,”藏菁的脸色越发地铁青了,“我同行的几位道友……都认识瀚海大尊。”
     “师妹,是我的不是,”怒目真仙真不敢硬撑着了,背靠玄水门,他面对外面的真君,还能存着侥幸心理,但是本门的瀚海大尊,他是绝对不敢忽视。
     瀚海大尊其实非常护短,才一出关,听说冯君在本门的地盘上被偷袭,直接就杀上了万幻门,但是同时,玄水弟子有不合适的行为被他发现,惩戒也相当地严。
     藏菁真仙其实很清楚瀚海真尊的行事风格,本门弟子欺压家族修者,那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被冯君或者轩辕不器抓了典型的话,他为了自己的面子,惩戒起来绝不会手软。
     怒目真仙对瀚海真尊的脾气了解得不多,但是他知道瀚海是个狠人就够了,“你说的情况,我回去一定仔细内省,还是不要跟瀚海……师叔讲了。”
     其实瀚海的年纪比他小了一半,他也一直倔强着不愿意尊称对方,天琴并不强调修为高的人辈分就该高——一如团团真人和无秀真仙,但是这一刻,他要借此来证明服软了。
     “唉,”藏菁摇摇头,不再跟他说话,而是侧头看向冯君,“冯山主,还有事吗?”
     冯君看一眼千重,“前辈手里的魂液,洗练一下吧,带着不好赶路。”
     “魂液?”后面赶来的修者闻言,齐齐看向那个晶莹透明的球体,他们好奇好久了,但是一直没机会……后来是没胆子问。
     “噬灵寻宝蛇的魂液,”藏菁淡淡地发话,这种宝物按说不该声张,但是两名真君获得这些东西,谁又敢来抢?“你们没事的话,就离开吧。”
     众人皆是沉默不语,不知道是不是害怕不敬,反正没有人率先离开。
     倒是杜无翰沉吟一下,冲着轩辕不器一拱手,恭敬地发问,“敢问大尊,这阴域以后?”
     轩辕不器不做声,冯君见状出声,“阴域以后没了,噬灵寻宝蛇消散,它也就消散了。”
     秦无敌听到这话,老大的不舒服了,你这不是把屎盆子全扣到了秦家了?虽然对方跟真君们在一起,但终归不过是个金丹中阶,他不服气地发问,“敢问小友怎么称呼?”
     “我……”冯君有点无奈,合着在你们眼里,只有我是软柿子?“昆浩界白砾滩冯君,要不要我带你去认个门?”
     “冯山主你说什么呢,”藏菁真仙赶忙出声打岔,然后看一眼秦无敌,“他跟真君交好,瀚海大尊称为小友,五十岁不到的金丹中阶……秦长老问他的名字做什么?”
     “咝,”秦无敌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脸色也变得煞白,藏菁长老介绍了此人三句,每一句都是令人胆战心惊——根本是他招惹不起的存在。
     他抬手拱了一拱,“唐突了,我不忿冯山主将阴域罪名归咎先祖,是我的不是。”
     他这态度真的太诚恳了,而且为先祖正名,这是价值观正确,冯君也不好说什么。
     倒是杜无翰冷笑一声,上前一拱手,“原来是以推演闻名的昆浩冯山主……真是少年英才前途无量,见面胜似闻名,多谢冯山主帮着说了公道话,杜家日后自有回报。”
     秘境家族里,消息传递得还是相对快的,毕竟家族修者之间联姻者极多,这种消息也不值得封锁,正经是宗门之间隔阂更多一点,而且宗门修者更傲气。
     冯君也抬手拱一拱,正色发话,“无翰真仙客气了,我的推演水平不算强,旁边的颐玦仙子,就强过我百倍。”
     他可不是轩辕不器,不器真君不理人,那是身份在那里摆着,至于他冯某人……懂得一点谦让不好吗?
     颐玦白了他一眼,冷冷地发话,“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才金丹初阶,推演更是不如。”
     杜无翰还有心说点什么,却发现再说也是尴尬,唯一说得上话的冯君,身份也微妙得很,于是举起手来,左右作了一个罗圈揖,一言不发地走人了。
     他一退,无极派的怒目真仙也作了一个罗圈揖,转身走人,身后的无极派弟子纷纷跟上。
     秦无敌一行人是最后离开的,神情有些恍惚,显然还没有接受今天的变化。
     轩辕不器则是接过千重手里的魂液,开始了洗练,明明是晶莹透明的圆球,居然冒出了一缕缕灰黑色的烟雾,扭动的烟雾仿佛有生命一般,内里隐约还传来了一些哀嚎。
     “怨气不算太重,”阴魂大佬慢吞吞地点评,“今天这事情的变化,颇出乎我的意料,感觉也是挺开眼的。”
     “都在你的算计内呢,”冯君调侃它,“我有点担心,下一个秘藏等待咱们的会是什么?”
     “我感觉自己最近在走背字运,”阴魂大佬说起这个来,也是满腔的无奈,“要不咱们等上几年,没准能换换手气?”
     “等几年倒是没关系,”冯君轻描淡写地表示,“但是有些秘藏,可能会被人收走。”
     “那我无所谓的,”大佬比他还沉得住气,“够用就行了,多了还不是便宜你?”
     冯君摸出一根烟来点燃,抽了两口才发问,“如果不够用了呢?”
     大佬默然,好半天才不服气地表示,“明明我比你富有,为什么你比我还沉得住气?”
     “因为我有技术傍身,”冯君有恃无恐地回答,“而你的秘藏,被人偷一处就少一处……我估计这一份秘藏,也有不少泄露,否则不至于培养出来出窍期的魂体。”
     轩辕不器认为,出窍魂体是被人供奉出来的,但是冯君可不会这么认为,他知道大佬的秘藏中好东西有多少——起码他不认为那是唯一的原因,此前不过不合适这么说罢了。
     无独有偶,大佬也是这么认为的,它郁闷地叹口气,“唉,估计损失又不小,可惜刚才当着大家,不方便一一盘点。”
     没错,冯君收秘藏的时候,动作都异常地迅速,连盘点都顾不上,虽然同行者都是知根知底的可靠人,但是……何必轻易考验人心呢?
     不过这一次,他倒是匆忙地检查了一点,“只有一颗出窍丹……有点少。”
     “极灵也少,才五块,”大佬也百忙之中观察了一下,不无遗憾地表示。
     但是下一刻,它又兴奋了起来,“不过我也不是坐吃山空,我发现了,我也有技术傍身……别的不说,我懂得上古秘术,就像方才传你的小术。”
     它越说越兴奋,“他们都愿意花灵石买的,对吧?只要你努力经营,认真地谈价钱,咱们还是能收获很多灵石的……一定要极灵交易,你说呢?”
     冯君顿时默然,好半天才发问,“可是你不是一直担心,被别人发现根脚吗?懂得上古秘术的人真的很少很少,我不断地拿出上古秘术来,会不会引来你的仇家?”
     “亏你还好意思说,”大佬居然有点脾气了,它振振有词地表示,“说到底还是你弱小,当初的你,连四派五台都不敢招惹吧?万一人家有点怀疑,找上门来,你扛得住吗?”
     “现在的你当然就不同了,与真君为伴,摇真尊助阵,元婴都要看你的脸色行事……虽然你的修为依旧很垃圾,但是别人可能因为一些上古秘术,就来为难你吗?”
     “并不是我胆小,而是以前的你,实在太不中用啊~”
     大佬绝对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语言也有点刻薄,不过冯君并没有计较,反而是沉思了起来:难道……这才是阴魂大佬的正确打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