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血蓑衣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郁结难舒
最快更新血蓑衣 !

    “卖弄亲情……不择手段……”

     柳寻衣话里有话的威胁,令云追月勃然大怒,一股阴寒刺骨的杀气逸散而出,势如凶龙恶虎直扑柳寻衣的面门。

     “柳寻衣,你竟敢威胁我?”

     然而,面对怒不可遏的云追月,柳寻衣却处变不惊,依旧稳若泰山地坐在桌旁,目光平和而淡然,表情更是看不出一丝波澜。

     “云圣主,我可是在好言好语地和你商量。如果你认为我在威胁你……”言至于此,柳寻衣的眼中猛然闪过一道骇人精光,似乎不愿再与其逞口舌之争,故而兴趣缺缺地说道,“也罢!你说威胁就是威胁,希望你好自为之。”

     云追月万万没有料到,一向“以理服人”的柳寻衣今日竟会如此强硬,难免一时错愕,怒气更盛。

     “如果你有本事让他们舍弃骨肉至亲,也可以大张旗鼓地威胁我。”柳寻衣不急不缓地说道,“到时,我就算跪在地上求你也是自作自受,断不会像你现在这样……既输人又输阵!”

     “你……”

     未等云追月驳斥,柳寻衣蓦然起身,一股若有似无的青黑之气自其周身弥漫升腾,眨眼将云追月的杀气抵消大半。

     “柳寻衣,你不是在和我商量,而是在向我传达你的决定。”

     “不敢!我只是给你一个好聚好散的机会……”

     “呵!我云追月纵横江湖数十载,需要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我机会?我本以为你和洛天瑾不一样。殊不知,你们骨子里竟然同样卑鄙。”

     “云追月,你辱我太甚!”

     “你……”

     当云追月近距离面对怒从心起,恶向胆生的柳寻衣时,他才真正体会到昨日清风与柳寻衣抗衡时的震撼与绝望。

     今时今日的柳寻衣,内力之雄浑、气势之罡猛、劲道之恐怖皆远远超出云追月的想象。与此同时,他也渐渐明白一向谦逊保守的柳寻衣为何突然变得强势激进?因为他确有傲视群雄,俾睨天下的资本。

     交流好书  。现在关注 可领现金红包!

     即使如此,云追月仍未在柳寻衣面前表露出半分怯懦。他疯狂地调动自己的内力,纵使双脚已微微陷入地面,他仍以针锋相对之势与柳寻衣僵持不休,竭尽所能地不让自己在这场无形较量中沦落下风。

     不算宽敞的房间内,两股强悍的内劲相互撕扯纠缠,直令桌椅板凳剧烈摇晃,东倒西歪。壶碟杯碗七零八落,叮咣乱响。

     “洛天瑾啊洛天瑾,你真是阴魂不散!当年,你横刀夺爱,迫使我离开湘西。如今,你儿子又逼我与柔儿划清界限。我杜襄上辈子究竟欠你什么?竟值得你们父子轮番与我为敌,时隔二十多年仍不肯让我得到安宁?”云追月仰天长啸,声音中满含悲愤与懊恼,“早知如此,当年的我就不该妇人之仁,更不该对你儿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心生恻隐。如果我将其扼杀于襁褓之中,又岂会有今日之祸?”

     “云追月,我对你、对龙象山已是仁至义尽,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面对柳寻衣的辩驳,云追月怒极而笑,“昨日的‘锄奸大会’,若不是我将计就计,帮你揭发清风父女的丑恶嘴脸,你如何能在天下人面前洗脱‘弑父’的罪名?眼下,你刚刚死里逃生就迫不及待地过河拆桥,甚至恬不知耻地美其名曰‘仁至义尽,问心无愧’,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莫非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恩将仇报也算仁至义尽?”

     “如果我想过河拆桥,就不会一个人站在这里!我刚刚已经说过,会尽我所能地补偿……”

     “补偿什么?地盘、钱财、武功秘籍……如果我看中这些东西,昨天就不会帮你对付清风,因为他许给我的好处远比你口中的‘补偿’丰厚不知几何?”云追月毫不客气地打断柳寻衣的辩解,“你明明知道我和你娘的关系、明明知道我对你娘的感情、明明知道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比性命更加重要……你现在却让我离开她?”

     不知是不是被云追月的叱责戳中软肋,柳寻衣的眼神悄然一变,萦绕在半空的青黑之气于刹那间消散一空,令顿失压力的云追月暗松一口气。

     待云追月缓缓挺直身躯,不着痕迹地活动几下筋骨,才发现自己早已满身大汗,喘息如牛。

     “实不相瞒,从你们母子重逢的那一刻,我对你已再无恶意。”见柳寻衣心思动摇,云追月灵机一动,化悲愤为柔和,言辞变得甚是恳切,“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甚至……有心将你当成自己的儿子,做你的继父。刚刚你说我厌恶你是因为仇恨洛天瑾,此话……倒也不假。可如今洛天瑾已死,你与柔儿母子相认,我再也不会将你当成洛天瑾的化身,只会将你视为柔儿的心头肉。因此,我不会再‘恶其余胥’,只会‘爱屋及乌’……”

     “云圣主!”柳寻衣眉头一皱,匆忙打断云追月向自己表明心志,“我早已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别人的照顾,更不需要什么……继父。你刚刚说的那些……着实有些肉麻。”

     “这些矫揉造作之词从我口中说出,我又何尝不觉得做作?”云追月苦涩道,“可为了让你理解我的心意,理解我对你娘的执着……”

     “够了!”柳寻衣连连摆手,“你我两个大男人共处一室,开口闭口谈什么‘心意’……实在奇怪。你对萧谷主的心意我何尝不知?只不过……”

     “柳寻衣,你当真恨我入骨?”云追月愤懑道,“当真容不下我?殊不知,我现在的所作所为无异于厚着脸皮向你求情,我不是离不开你,而是离不开……”

     “我刚刚已经说过,过去的事不必再提。我对你有气却无怒,有怨却无恨。”柳寻衣神情一禀,缓缓摇头,“我与你划清界限,不仅仅因为我对你介怀难消,更因为我和你志不同、道不合,贤王府和龙象山亦天差地别,迥然不同。你刚刚说我们是一类人,其实大错特错,因为我们根本不一样。我对龙象山的态度无关能不能‘容下’,正如我对陆府、青城、峨眉的态度,既不想与之为敌,亦不想与之为友。”

     “此言差矣!你岂能将我和陆庭湘之流相提并论?又岂能将龙象山和陆府、青城、峨眉混为一谈?”云追月猛然向前一步,语气分外不悦,“他们是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的小人,而我……虽然不是君子,但至少能够从一而终,对你娘不离不弃。就凭这……你也不能将我和他们并为一谈。”

     “我说的不是‘锄奸大会’,更不是儿女情长……”

     “那你说的是什么?”面对支吾其词的柳寻衣,云追月似乎有些恼羞成怒。

     “我说的是……江湖道义,善行仁心。”面对云追月的咄咄逼问,心乱如麻的柳寻衣沉吟再三,终于摒弃顾虑,将自己埋藏在心底的郁结向他和盘托出,“虽然大家同为江湖中人,打打杀杀在所难免,但有些人打打杀杀是为替天行道,为民除害。而有些人……往往是一时兴起,不分情由。更有甚者,是为图谋不轨,戕害无辜……”

     “你的意思是……你柳寻衣是温良恭俭的好人?我云追月是无恶不作的坏人?”云追月蔑笑道,“休要忘记,清风为你列举的四大罪状至今仍在江湖中口口相传……”

     “不!我柳寻衣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双手早已沾满鲜血,又岂敢妄称‘好人’。”言至于此,柳寻衣眼神一暗,语气变得分外悲凉,“但贤王府也好、湘西腾族也罢,哪怕是昔日同为江湖异教的绝情谷……都不曾像龙象山那般嗜血如命,杀人如麻。传闻,龙象山弟子若想出人头地,靠的不是德行深浅、武功高低,而是狠辣与否、杀人多寡。江湖有言‘龙象百使砌碑楼,十大无常血海游,四大护**流座,千人万人不到头’。如此暴戾恣睢,如此骇人听闻,又如何不令人……敬而远之?”

     “天下之大,谁人没有离经叛道的邪念?谁人没有不堪回首的往事?曾记得,你爹……也就是洛天瑾夺下武林盟主宝座的时候,曾当众洗脱龙象山与绝情谷的异教之名,承认我们在中原武林的正统地位。自那时起,龙象山的一举一动始终在你外公的‘严密监视’之下,至于你说的那些作奸犯科、滥杀无辜……早已是陈年旧事。”

     “对你而言是陈年旧事,但对那些被你伤害的人却是永生难忘。”

     “哼!说来说去,你无非担心和龙象山走的太近会辱没自己的清誉!”云追月怒声反问,“那少秦王呢?你做西律武宗的副宗主,心甘情愿地替异域外族卖命,难道就不怕天下汉人戳你的脊梁骨?”

     “清誉是小,情义是大!如果有朝一日少秦王做出和龙象山一样残忍的事,胆敢堂而皇之地伤害我的朋友,我同样会和他一刀两断。”

     “残忍的事?你的朋友?”云追月渐渐洞悉柳寻衣的症结所在,将信将疑道,“不知龙象山伤害过你……哪位朋友?”

     “云圣主真是‘贵人多忘事’。是不是这些年杀人太多,连你自己也记不清楚?”柳寻衣眼神一寒,冷笑中掺杂着一丝鄙夷之情,“可否记得颍川潘家是如何家破人亡?潘八爷又是如何含恨而死?潘姑娘屡次三番救我于危难,眼下她就在这座丹枫园,与你我近在咫尺。如果我只顾自己得意,对你的心狠手辣既往不咎,对龙象山的累累血债置若罔闻,试问我如何向潘姑娘解释?又如何向九泉之下的潘八爷交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