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365章:第三次去小黑煤窑
最快更新秘战无声 !

    嘉陵江畔,船只如云,岸边行人匆匆,南来北往的,每个人脸上都大写着“疲倦”两个字。

     麻木,没有情绪。

     这就是山城最底层百姓的生活写照。

     江水湍急,眼看天边黑了下来,一场秋雨很快就要不期而至。

     为了避免货物淋湿了,造成的损失,码头上干活的工人们,都在拼命的加快速度,码头上除了吆喝声,就是工人们喊号子的声音了。

     嘟……

     一声汽笛声由远及近,从东边上游过来一艘汽轮,船上甲板上可见站了不少人,男的,女的,一个个穿的光裳靓丽的,都是有钱人。

     轮船叫太平号,据说是从上海过来的。

     为什么它能通过日本人的长江封锁,能一路安然的进入巴蜀,这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理解的了。

     至少,中日两国都打成这样了,国土大半沦丧,国府都还没有对日正式宣战呢,很奇怪吧?

     政治就是这样,跟普通人的恩仇是不一样的。

     这年头,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不稀奇,就是你说,铁树开花,那都有人信,还能跟你掰扯出一二三来。

     码头上聚集了一批穿西装打领带的人,很多还有洋面孔,脖子下面还挂着照相机,翘首以盼。

     汽轮船渐渐靠近码头,码头上也出现了一些身穿黑衣制服的警察,他们并未配枪,但手里都拿了警棍,将百姓驱散,形成了一条通道。

     轮船终于靠岸了。

     甲板上的人群开始动了起来,男男女女的,各自提着行礼,准备下船,岸边镁光灯不停的闪烁。

     船上的人陆续上岸。

     关注公 众号

     上岸的人中,一道靓丽的杏黄色倩影拖着一个沉重的大箱子缓缓的走上码头,苏颖儿,从静海的来的电影小明星,应邀来山城拍摄一部电影。

     “颖儿,颖儿……”岸边,一个头戴鸭舌帽,穿着帆布吊带裤的文艺青年范儿,高举着一块牌子。

     身着杏黄色的低胸洋裙的苏颖儿一个人提着一口大皮箱子,跟着上岸的人流,终于踏上了朝天门码头。

     “颖儿,你终于来了。”戴鸭舌帽的青年,举着牌子在人群中穿梭,一边走,一边还高声喊着。

     望着前来接自己的青年,苏颖儿露出一抹甜蜜的微笑,掏出手帕轻轻的擦去了青年额头上的汗水。

     咔嚓!

     这一幕温情的动作,被一个摄影师迅速的摁下了快门。

     这张取名《恋人·重逢》的照片,很快就被刊登在山城一家画报之上,苏颖儿这个名字一下子成了山城家喻户晓的人物。

     一个静海来的小明星,参与拍摄过几部电影,只能说小有名气,演技青涩,资源也有限。

     但因为一张照片,她一下子成了一个小角儿,这也是始料未及的。

     人的际遇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

     “耀哥,明天周末,陪我去看一场电影?”

     “看电影,不去。”罗耀现在哪有闲情逸致去看电影,工作都还忙不过来呢。

     “电影票我都买了。”宫慧将两张电影票在罗耀面前晃了一下,说道,“明天这个片子很好看的,票很难买。”

     “要不然,你让姜筱雨陪你去?”

     “她陪我去看电影,算什么?”宫慧不满道,“你自己算算,有多久没有陪我逛街看电影了?”

     “这个,就我们俩的关系,好像没有义务吧?”

     “那以前呢?”

     “以前是为了工作。”

     “反正电影票我给你了,你爱去不去。”宫慧生气的将电影票放在罗耀的桌上,气鼓鼓的出去了。

     罗耀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工作。

     咚咚……

     “请进。”

     “攸宁,晚上一起吃饭,我安排了,叫上小慧一起。”沈彧推门从外面进来,他是“兽医站”的常客,所有人都知道他跟罗耀的关系,除非特别交代,一般情况下,没人阻拦。

     “六哥,怎么突然请客吃饭?”

     “就是偶尔小聚一下,增加一下感情。”沈彧道,“对了,那个乔治·凯文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也不知道对‘白狐’这个案子有没有帮助,笔录我给你带来了,你看一下。”

     “哦,好。”罗耀埋头演算,手头的工作更重要。

     “国泰戏院的电影票,明天上午九点的,《绿野仙踪》,听说是一部相当好看的电影,山城也能看到了?”沈彧看到桌上两张电影票,惊讶的说道。

     “六哥喜欢的话,拿去看,刚好两张票,你跟嫂子一起去。”罗耀满不在乎的说道,反正他是不会去看的。

     “真的,我还愁明天周末带你嫂子去哪儿呢,这下好了,有了这两张电影票,不用想了。”沈彧欢喜的将两张电影票揣进了口袋里。

     “那个,笔录你先看着,有什么发现,记得跟我说。”沈彧生怕罗耀反悔,“晚上,记得吃饭。”

     罗耀点了点头,不就吃个饭。

     演算完手里的工作,罗耀这才想起来沈彧带过来的那份乔治·凯文的笔录,拿起来翻看起来。

     大多数都没什么价值,但其中一条却让罗耀的目光停留在上面,乔治·凯文提到一条,当初徐贞去香港的确是他安排的,但是背后的却是“蝰蛇”。

     “蝰蛇”明知道汪氏不在香港,为什么要让乔治·凯文欺骗徐贞,让她去香港呢,这说不通呀?

     除非让徐贞去香港是另有目的。

     看来又要去一趟小黑煤窑了,亲自问一下“蝰蛇”才行,不然这里面的谜团是解不开的。

     “小伍,把我的车加满油,明天我要出去一趟。”罗耀想了一下,把秘书小伍叫进来,吩咐一声。

     “好的,站长。”

     ……

     空山新雨后,空气特别的清新,就是山路不太好走,容易打滑,一场秋雨过后,气温降下了一些。

     尤其是山里的温度要比城市凉快多了,一早,罗耀就开车进山了。

     一个人。

     小黑煤窑监狱是军统的秘密监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过去的。

     上一回带了些吃的,这一回过去,罗耀带了些生活用品,国外进口过来的,外面普通人买不到的。

     刘成和宋淼热情接待。

     第三次见到“蝰蛇”高桥敏夫,他仿佛老了十多岁,整个一个风烛残年的模样。

     “上次罗长官来过后,这家伙就病了一场,高烧三天,幸亏发现的早,咱们给他用上了药,才把人给救过来。”刘成在罗耀耳边小声说道。

     “脑子没烧坏吧?”罗耀大吃一惊,这要是把脑子烧坏了,他这一趟过来,怕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应该没有,病好了后,除了一个人坐在监房发呆,其他一切正常。”刘成说道。

     “行,我知道了。”

     “那您问着,今儿个中午在咱们这儿吃饭,我让厨子备几个菜?”刘成点了点头,询问道。

     “好,那就叨扰刘典狱长了。”罗耀答应下来,来了几次了,每次人家都盛情相邀,总不能每次面子都不给。

     “蝰蛇,咱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有什么话,我就直接问了。”面对高桥敏夫,罗耀直接道,“日耳曼大厦的徐贞徐小姐你认识吗?”

     高桥敏夫点了点头:“认识。”

     “徐贞今年三月份去香港,是你通过乔治·凯文安排的,对吗?”罗耀继续问道。

     “是的。”

     “为什么?”

     “我是接到上峰的指令做出的安排,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高桥敏夫摇了摇头,回答道。

     “参谋本部第二部?”

     “不,是派遣军司令部参谋部情报处,今井武夫大佐。”高桥敏夫说道。

     “关于徐贞,你还知道什么?”罗耀决定放开问。

     “我知晓的不多,只知道,她是汪氏包养的情.人,他去日耳曼大厦的次数很少,但每次给的生活费都不低,徐贞的生活在日耳曼大厦中住的女子当中也算是最好的几个之一,她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女人,能够跟汪氏谈的来,跟那种以色娱人的女子不同。”高桥敏夫回忆了一下说道。

     “看来你对她的评价还不低?”

     “我在乔治·凯文的引荐之下见过一次,她的气质和谈吐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高桥敏夫说道。

     “你应该知道,汪氏当时并不在香港,而是在河内,你就没怀疑过,今井武夫为什么要发一封这样的电报给你,安排一个不想干的女人去香港?”罗耀问道。

     高桥敏夫迟疑了一下道:“据我后来了解的情况,今井武夫阁下当时就在香港。”

     “哦?”

     “长官,我所知道的就这些。”高桥敏夫道。

     “‘桐’工作对吧,这是你们内部的代号?”罗耀决定冒险刺探一下,把“桐工作”的代号说了出来。

     其实“桐工作”是后来才解密的,现在在日军内部也是绝对的高度机密,除了参与的人之外,外人都是不知道的,

     高桥敏夫身子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很明显,他根本没想到罗耀会知道他们内部这么机密的消息。

     这项工作还在准备当中,今井武夫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契机和人选,罗耀其实也是在使用诈术。

     徐贞应该不会牵扯这么机密的行动,日本人不可能相信一个中国人,而且还是一个风.尘女子。

     但是日方很可能在物色一个合适的沟通对象,这个才是最重要的,选错了人,很可能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备注:桐工作是39年11月份开始的,但前期准备工作很长,日军占领武汉、广州之后,就一直寻求一个直接跟国府谈判的渠道,其中因为影佐策划汪氏出走而被搁置,(影佐和今井对解决中国问题是有巨大分歧的,影佐支持汪氏,而今井则觉得直接招降老蒋更直接,两人各行其是,暗中较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