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363章:海胆同志
最快更新秘战无声 !

    罗耀挂了电话。

     这伤者应该就是老吴了,也不道伤的怎么样,他也不好多问,免得日后让宫慧起疑心。知道人没事就行了。

     “我来总机房的事情,别跟宫副站长说,听到了吗?”

     “是,站长。”

     接线员抿嘴一笑,答应一声。

     罗耀走后,听见那接线员跟同事说道:“站长明明关心宫副站长,却不让她知道,真是奇怪。”

     “大人物的事,不懂别瞎议论,咱们军统家规,抗战期间不准结婚,咱们站里,喜欢站长的人多了去了……”

     “你是不是也暗恋站长?”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要是让宫副站长知道了,她饶不了你,谁不知道,这站长是这宫女魔的禁脔?”

     “还禁脔,你要死呀……”

     罗耀差点儿一个脚下一个趔趄,没事偷听两个女人讲悄悄话干什么,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算一下时间,下午去的,处理好医院的事情,差不多应该回来了。

     罗耀决定回小院儿等她。

     回到慈恩寺,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正准备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不能形成依赖性。

     宫慧从外头回来了。

     这奔波了一个下午,又开车,脸上明显呈现出一丝疲倦。

     “回来了?”

     “嗯,耀哥。”宫慧掏钥匙准备开门,看到罗耀在洗衣服,“衣服放在那儿,明早我一块儿洗。”

     “不用,就两件换洗衣服,我自己洗一下就可以了。”罗耀一边搓衣服,一边回答道。

     片刻后,宫慧脱了外套,穿着白衬衣,撸着袖子拿着脸盆从屋内走了出来,准备从井里打水。

     “晚饭吃了吗?”

     “外头吃了点儿,跟筱雨一起。”宫慧从井里打了一桶水上来,问答,“你咋不问我们去那儿呢?”

     “去山城红十字总院了呗。”

     “行呀,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这回来,发现你不在,找人问了一下,说是你跟姜筱雨下午急急忙忙出去了,什么原因,我不得调查一下?”罗耀嘿嘿一笑解释道。

     宫慧点了点头:“姜筱雨家那个仆人今天下午在采办货物的时候,让一匹受惊的马给撞了,左小腿粉碎性骨折,他在江城也没别的亲人,救护车送到医院的时候,人都昏迷不醒了,就找到一个电话,还是无线电学校老苏的,老苏把电话打过来,我们才知道的。”

     “人怎么样?”

     “老苏打电话让医院先给做手术,我们到的时候,人已经推进手术室了,挺严重的,好在送得快,不然,还真不好说。”宫慧叹了一口气道。

     “这咋回事呀,山城这山路九曲十八弯的,还能跑马不成?”罗耀问道。

     “据目击者说,是为了救一个孩子,到也是个心善之人。”宫慧道,“不过,这后续会不会残疾就不好说了。”

     “有什么困难吗?”

     “医药费,还有,他现在肯定不能自理,得请一个护工,护工费,护理费,都不少,估计那个被救的孩子家里也出不起这笔钱,这钱还的咱们先给他垫上。”宫慧说道,“也真是的,都说让他早点儿回去,他非要在这边采买一些东西回去,谁知道摊上这么一个事儿。”

     “行吧,这个事儿你看着处理吧。”罗耀将衣服拧干了,晾在了晒衣服的绳子上,“我睡了,你也早点儿睡吧。”

     ……

     回屋,躺下。

     宫慧说的也不知道真假,倒是是老吴设计的,还是真就是个意外呢,若是真意外,救人一命,顺带还帮了自己,倒也一石二鸟。

     只要宫慧不去怀疑老吴的伤就是了,这留在山城的借口就算是有了,至少不用操心了。

     左小腿粉碎性骨折!

     光想想都觉得疼。

     这有段时间不能跟老吴见面了,一旦有什么情况,就需要通过姜筱雨传递了,还不能让姜筱雨知道自己身份。

     自己决不能医院,再者说,姜筱雨不过是他过去潜伏江城隐藏身份的同事,她若是出事儿,自己去看望一下,倒还说得过去,这她家里的仆人,非亲非故的,他自然是没理由去了。

     姜筱雨也怕他跟老吴见面吧。

     ……

     “筱雨,你今天咋这么晚才回来?”同宿的女孩辛小月问道。

     这一天,姜筱雨是累的不轻,突如其来的状况令她是猝手不及。接头人居然出现这样的意外,这对她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陪宫副站长出去了一趟。”姜筱雨回答道。

     “咱们同一期来的十个人,就你现在最出息了,被宫副站长挑选去当了秘书。”辛小月羡慕道。

     “还不是一样,相比而言,你们的工作反而简单些,我这可就忙多了,几乎没有休息时间,这宫副站长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可是不好伺候。”姜筱雨道。

     “至少能见到咱们英俊帅气的站长不是?”辛小月嘿嘿一笑,两人感情不错,不然,姜筱雨绝不会这么说话,不然,被人打小报告到宫慧那边,就得被穿小鞋了。

     “花痴。”

     “咱们站长虽然不是什么美男子,但也绝对是特耐看的那种,而且特别有本事,年纪轻轻的就已经身居高位,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这要是能嫁给这样的男人,后半辈子就不愁了……”

     “省省吧,你没机会的。”姜筱雨准备洗澡,将屋角的帘子拉了起来,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区域。

     “筱雨,你在三楼,有没有听说一些,宫副站长到底跟站长是不是一对儿?”辛小月问道。

     “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不知道。”姜筱雨说道,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不想在背后嚼人舌根。

     宫慧跟罗耀的关系,在“密译室”很少有人主动谈论的,这虽然不是忌讳,但也都知道说这个不好。

     “不说算了,反正,我可听不少人,宫副站长喜欢站长,从他们在临训班的时候就开始了,后来还一起执行任务,两人感情很深,但不知道为什么,站长一直没跟宫副站长在一起,现在军统颁布禁令了,抗战期间任何人都不能结婚,这下好了,哎。”辛小月唉声叹气一声。

     姜筱雨摇了摇头,辛小月就是一个对爱情有着美好憧憬的小姑娘,她对这个世道的理解还很浅,甚至有些幼稚。

     幼稚,单纯也好,起码不用那么多的烦恼,洗完澡,躺在床上,姜筱雨心事重重,不知道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室友辛小月轻微的鼾声已经传来。

     ……

     半夜,山城红十字总院骨科特护病房。

     老吴左小腿已经被打了石膏,固定在床上,粉碎性骨折,必须先手术把碎骨取出,正位,打入固定的钢钉后然后固定。

     运气好的,恢复理想的话,今后并不会对生活有太大的影响,但总归跟之前还是有区别的。

     麻药劲儿已经过去了,钻心的疼痛从左腿上传了上来,本来昏睡过去的老吴被疼醒了,一动,额头上就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屋内没有其他人,护工也不在,他嗓子渴的都快冒烟儿了,嘴唇也干裂开来,但是膀胱却胀的快要开裂来了,想爬起来,却因为左腿固定在架子上,根本动弹不得。

     关注公 众号

     想叫人,奈何一张嘴,喉咙发出的声音还不如外面的虫鸣声。

     忍了许久,终于就要忍不住的时候,就听得门“吱嘎”一声,进来一个人影,借着窗外折射进来的月光。

     老吴看清楚人脸,大吃一惊:“老周,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你受了重伤,在这里,我就悄悄的找了个机会过来了。”老周摘下帽子,放在床头柜子上,问道,“你怎么样,海胆同志。”

     “还好,老周,你快扶我起来,我要方便一下……”老吴急忙说道,他在组织内出了一个数字呼号之外,还有一个代号,那就是海胆。

     这是他来山城工作后,组织上给他取的。

     “你慢点儿。”在老周的帮助下,老吴终于把最急的内急给解决了,不然,他一个控制不住,真的会尿床了。

     在这叫停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病房内,他一个人真是没办法。

     “舒服了,谢谢你,老周,今天要不是你来,我明儿个可就要出丑了。”老吴感慨一声道。

     “你就没给自己请一个护工?”

     “没来及。”老吴解释道,“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还跑过来看我?”老周是他在山城的上级,他汇报的情况都是通过老周,但是老周并不知道“罗耀”的情况,这也是为了保证“罗耀”潜伏的安全。

     “说来也巧了,我是刚好出来办事儿,看到你被那惊马撞飞的一幕,后来悄然打听了一下,听说伤者被送到山城红十字总院来了,我就想着趁夜深人静的时候过来看一下。”老周解释道。

     “山城就这么大,这可真是巧了。”老吴点了点头,他本来是打算弄个车祸什么的,谁知道让他碰到这样的事情,眼看那惊马就要把孩子撞飞,他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把那个孩子往马路边上一推,他自己被撞飞了,左小腿是甩在路边一根电线杆上,才撞了一个粉碎性骨折。

     这也算是求仁得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