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二年
最快更新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两年的时间对有些人过得很快,对有些人来说,每一日都过得很慢。

     其中的典型就是昌义和古卓民等出使官员,出使四年,比预期晚了一年回京,昌义也错了过了女儿的成亲。

     回航的船舰上,昌义扶着栏杆眺望着家的方向,直到眼睛被海风吹的干涩,他才收回了目光。

     昌义听到脚步声,低头揉了下眼睛,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背处,一条很长的疤痕,两年前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当日他跟着乔伊王子的人走,一场预谋已久的政变,怎么可能没有死伤,杀人,当时他跟着杀了不少人,在国外他每日都在锻炼自己,结果还是大意了,如果当时不是用手挡了下,伤的就是脸,那是他再一次如此近的接触死亡。

     古卓民头上的白发更明显,国外的几年惊险,人也老得快,扶着栏杆,“你又眺望京城。”

     昌义思绪收回,“是啊,离家四年之久,我们终于回家了。”

     古卓民有些受了凉气,轻咳嗽一声,“可惜我们没赶上流枫成亲。”

     说道这里,古卓民余光扫着周昌义,如果不是尚书大人厚道,周昌义的意思是等他回京,啧啧,真等他们回京成亲,流枫都过二十了。

     昌义的周身气压低了,长女出嫁,他这个当爹的不在,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想想就心塞,看古卓民也不顺眼了。

     古卓民失笑,“流枫已经是举人,明年又是一年春闱,也不知道流枫能不能中。”

     昌义想要离开的脚步顿住,“他准备这么多年如果还不中,呵。”

     古卓民心道,周昌义这个岳父的眼里,流枫现在是抢走闺女的敌人,他也不准备帮流枫,娶了周家闺女这么大的福气,被刁难是应该的。

     京城,竹兰怀里抱着文月,全名周文月,明云的长女,盛辉三年四月末出生,今年盛辉五年夏日,小家伙已经两周岁。

     小姑娘长的六分像冉婉,四分像明云,最小的辈分,又是软糯的女娃娃,全家都宠着。

     竹兰也喜欢抱着肉呼呼的小姑娘,小姑娘被奶奶的好厨艺喂的胖胖的。

     文月因为家里人多,每个人都喜欢逗她,这孩子说话特别早,现在小嘴十分的利索,对话多了,小家伙条理也很清晰。

     文月吃完了手里的糕糕,“老祖宗,奶奶在干什么?”

     竹兰给小家伙擦手,“你奶奶给你玉露姑姑核对嫁妆单子。”

     文月疑惑,“嫁妆?”

     李氏头晕脑胀的从嫁妆单上移开,看到孙女脑子瞬间轻松,慈爱的道:“文月也有嫁妆,你爹娘从你出生就给你攒了。”

     文月,“也是长长的单子吗?”

     面前的单子好长,好长的单子。

     竹兰勾着嘴角,“对。”

     李氏看着孙女,心里一阵抽,啊,她不是嫁了闺女就完事了,还有孙女,未来孙女可不会少,她要像婆婆一样给每个孙女添一份嫁妆,李氏都不敢算了,大房的儿子可多了!

     李氏注视着桌子上的嫁妆单子,眼前有些发黑,“娘,我还是要死命的攒银子。”

     竹兰幽幽的道:“你才哪到哪,我拿出来的才更多。”

     她也给文月准备了一份,只要她活着有重孙女出生,她都会给一份。

     李氏咂舌,“娘,不用,文月这一辈应该是我们出。”

     竹兰抬起手,“我心里有数。”

     李氏想到了玉霜成亲,婆婆对孙女真是大手笔,玉霜第一个出嫁的,婆婆给的第一份就是标准,日后玉露几个出嫁都会是这个标准。

     当时婆婆给了压箱底的银子一万两,头面六套,一箱子的各样首饰,还有一小匣子的宝石,古董字画也都准备不少,送的都是成对的。

     一笔不小的嫁妆,加上二房本就家大业大,昌义在国外也没闲着,每年都会送回来不少好东西给玉霜添嫁妆。

     当时玉霜成亲送嫁的时候,虽然比不过小姑子出嫁,嫁妆也是让人津津乐道的。

     有的人甚至说流枫娶了个金疙瘩回家,当然也有恶毒语言,什么吃软饭等等。

     流枫是好的,从不在意流言,成亲后对玉霜宝贝的不行。

     竹兰和李氏说了一会话,怀里的小姑娘脑袋一点一点的,竹兰失笑,“小孩子吃饱了就困,行了,你也别忙了,孩子交给你,我先回去了。”

     李氏接过孙女,“娘,我送你。”

     竹兰摆手,“不用了。”

     说着,竹兰就出了屋子,今年夏日没有出现太高的温度,雨水充足,气温并不高,竹兰挺喜欢出来走走的。

     出了大房的院子,竹兰就见到了冉婉,“回来了。”

     冉婉回娘家了,最近一些日子齐氏身体不舒服。

     冉婉,“嗯,奶奶回主院?”

     “是啊,文月刚睡着,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冉婉伸出手去扶着奶奶,“我送奶奶回去再休息。”

     竹兰拍了拍冉婉的手,“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冉婉也没多在意,“可能是最近休息不好,过一阵子就好了。”

     竹兰知道齐氏为什么病了,齐氏是和她大儿媳妇生气,冉婉的堂嫂水氏好不容易怀孕了,结果被气的早产,孩子生下来弱的很,闹开了,齐氏就气病了。

     竹兰问,“你奶奶可好些了?”

     冉婉苦笑了下,“已经好多了。”

     只是心里依旧有气,大伯母想要嫡孙,说大嫂能怀孕就是生子方的功劳,要给大嫂吃生儿子的方子,大嫂难得硬气,结果大伯母也是厉害,都八个多月快九个月,愣是买通了大嫂身边的丫头送汤药,被大嫂身边的婆子发现,闹了起来,气早产了。

     户部,周书仁正与王大人喝茶,“你我共事几年,我是真舍不得你离开。”

     王逸拿着茶杯,“下官来户部,大人是知道下官不会久待的,现在有了合适的人,下官也到了离开的时候。”

     周书仁是真不舍,王逸事不多,办事效率还高,很多的事邱延不行,他都丢给王逸,这两年他能这么轻松,王逸真的是好下属。

     周书仁,“休沐的时候请你喝茶。”

     王逸,“好。”

     他这次要离京去南方,正三品升为从二品,这是好事,等回京就是正二品,这是他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