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惜命
最快更新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昌廉解释道:“玉宜的年纪一天天的大了,为了避免有人打玉宜的主意,玉宜留在京城最好。”

     昌廉话里的意思,董氏心里一紧,这边太复杂,闺女不仅仅是通判家的女儿,还是户部尚书的孙女,玉宜在京城的名声很容易打探,她要是接过来才是害了闺女。

     董氏脸色不好看,“年后就有人问我为何不接孩子们过来。”

     昌廉,“问没问玉宜是否定亲?”

     董氏的脸色就更差了,“问了,我都全凭娘做主。”

     昌廉点头,“日后也这么回,至于为何不接玉宜过来,你就说娘留玉宜在京,我会和娘写信说清楚。”

     董氏想了想,“那玉娇要不要也留在京城?”

     昌廉摇头,“玉娇年纪还小接过来一两年没事,而且玉娇离开玉宜也能让这孩子成长一些。”

     董氏,“好,听你的。”

     京城书院,昌忠在家自由惯了,一直都享受单独教育,他在书院读书真不习惯,对,他在乙字班,明明他想去甲字班的,爹却以他年纪还小的理由拒绝,他要窝在乙字班。

     昌忠在书院读书有些时日,却一个朋友都没交到,家里的董展侄子,已经去了甲字班,宁侯府的几个孩子,宁昭去了甲字班,宁旸和宁暝倒是在乙字班。

     可惜昌忠更喜欢与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人交往,而明辉的底子没昌忠好,要晚一年入书院,昌忠的小尾巴没了,更觉得书院没意思。

     今日乙字班来了新人,昌忠一看眼熟啊,温家的傲孔雀温霄!

     温霄也看到了周昌忠,本来就不情愿的脸一下子更黑了,转身想走又想到爷爷的话,硬生生的止住了步子,面无表情的做了介绍。

     昌忠摸着下巴,温氏一族有族学的,他不得不怀疑,温霄来书院是因为他,不打不相识的桥段吗?

     周家,竹兰逗着双胞胎女娃娃,“两个孩子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又瘦了。”

     姚瑶也愁,“这两个孩子生下来就比正常孩子体弱一些,每次换季都要大病一场,一到换季我这心就揪着,深怕两个孩子有什么闪失。”

     儿子是假身体不好,闺女是真身体不好。

     她和相公一到换季就提心吊胆的,去年冬日小的差点没挺过去,当时她跟着一起去的心都有了。

     竹兰也愁,古代生双胞胎平平安安长大是天大的福气,所以古代知道怀了多胎,一家子都心惊胆战的。

     竹兰注视着妹妹,心里也难受,这孩子活到现在不容易,“太医怎么说?”

     姚瑶叹气,“话都没变过,让仔细调养大一些就好了。”

     竹兰又问,“恩卿不是寻名医吗?寻到了吗?”

     姚瑶道:“请秦王查了登记的名医,也请了几个回来和太医的话差不多,都是让仔细养着。”

     竹兰安慰道:“只能慢慢来了。”

     姚瑶点头,“侯爷又派人去接名医了,希望这次的有办法。”

     竹兰看着姚瑶,“你也照顾好自己,我瞧你比过年时候瘦了一圈。”

     姚瑶笑着,“两个丫头好了,我也能放宽一些心,调养几日就能恢复。”

     其实相公才瘦的厉害,没生双胞胎的时候,相公应酬多肚子都起来了,现在孩子一生病,他们两口子就吃不好睡不好,都偏瘦。

     关注公 众号

     姚瑶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次来我是想请您帮我们说句话。”

     竹兰好奇了,“对谁说?”

     姚瑶道:“我想请宋婆子去侯府帮着照顾双胞胎一年,所以想请您帮说句话。”

     “宋婆子的确有本事。”

     姚瑶不好意思,“我和侯爷也请了一些人回来,只是不尽人意,我们就想到了宋婆子,她是从周府出来又是您身边的人,我就厚着脸皮来了。”

     竹兰理解姚瑶的心思,都是为了孩子,“帮着说话没问题,只是宋婆子同不同意,我不会强求,她到底是从周府出去的。”

     她了解宋婆子,宋婆子会愿意帮着照顾一年,不为别的,为了谨言的孩子,宋婆子也会谋算。

     姚瑶明白,“我明白。”

     竹兰叫来了宋婆子,果然如她猜的,宋婆子愿意去照顾。

     晚上,周书仁回来知道温霄去了书院,对着儿子道:“你读你自己的书就好。”

     昌忠是有自己院子的,今日他又赖在主院不愿意走,“他就坐在儿子身边,今日儿子听了一天的哼哼。”

     周书仁,“你就当没听见。”

     昌忠揉着自己的脸,“儿子当没听见,他哼哼的声音更大,哎,还真是孩子啊,想吸引我注意力的方法都这么幼稚。”

     竹兰无语了,“你也是个孩子。”

     昌忠抬着下巴,“我的辈分比他高,我是长辈。”

     周书仁笑着,“好,好,你是长辈,所以你该回自己院子了。”

     昌忠不愿意,“我想留在主院住。”

     竹兰见儿子渴望的眼神,心软了,昌忠的院子不小,又是自己一人的确孤单,“好。”

     昌忠哦了一声,“娘,那我去睡觉了,爹娘也早些休息。”

     周书仁无奈,“你也太惯着他了,这个月一半时间住在主院。”

     竹兰斜了一眼,“谁最惯着他你心里没数吗?”

     周书仁咳嗽一声,“海军已经离开平港南下了。”

     竹兰,“准备了这么久,最近你会很忙吧。”

     周书仁,“嗯。”

     竹兰担心的道:“这会不会影响昌义他们的出使的使臣。”

     周书仁摸着胡子,“不会,皇上与乔伊王子有合作,我估计乔伊王子也要行动了。”

     竹兰,“皇上还真是走一步算十步。”

     “皇帝没有简单的。”

     “嗯。”

     国外使馆,昌义听到敲门声,“请进。”

     古卓民推门进来,“乔伊王子的人到了。”

     昌义揉了揉脸,他出使就是来搞事情的,“我们这边准备的差不多了,算着日子,海军南下了。”

     古卓民心脏咚咚直跳,他以为普通的出使,没想到这么危险,“嗯,你该换衣服了。”

     昌义拿起桌子上的假发带上,又换了一身衣服,最后披着斗篷出去,“这里就交给你了。”

     古卓民张了张嘴,最后道:“我在使馆等你。”

     昌义,“放心,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

     他可惜命的很,他还等着回去升官,所以不会有意外。